广州,中国最后的探花第

不准百度,回答以下问题:

1.中国科举制度终结在何时?


答案是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甲辰。这一题没有难度,很多人都知道


2.那么,最后一位状元是?


难度上来了,有些记性好的,会说出“直隶河间刘春霖”的名头。


3.那好,那么最后一位榜眼、探花和传胪呢?


说不出来了吧?


好吧,今天就说一下我家附近的中国最后一位探花的探花第吧,我家住光塔路,和光塔路相交有条纸行路,原本只是一条小街而已,不过廿世纪30年代扩建马路的时候,纸行街和相接的木牌坊、诗书街等连成一体,成为纸行路。


在惠福路和光塔路之间的这一段纸行路,靠西侧有一条小巷叫莲花巷,这个名字起得比较突兀,广州老越秀老荔湾几乎每一条巷的名字都有来由,比如在解放北有街称莲花井,是因为当初在街内的确有一口称为莲花井的水井。而莲花巷附近没有任何和“莲花”扯得上关系的事物,回溯一百多年,这里是纸业和印刷业一条街,怎么就叫“莲花巷”了呢。


这和晚晴最后一位探花商衍鎏有关,这里曾是他的故居。



商衍鎏像

商衍鎏,字藻亭,号又章、冕臣、康乐老人、拙庵、玉莲园旧主人等,番禺人。

生于1874年,光绪三十年探花,留学日本法政大学,辛亥后历任总统府顾问,江西财政特派员,财政部秘书等职,曾赴德国汉堡大学讲授汉学。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江苏省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等。最后一代状元刘春霖和榜眼朱汝珍都在四十年代先后去世,只有商探花最后成为跨越大清、民国、新中国三个时代的著名文化人士。


商氏先祖在明末季移居沈阳,并在沈阳隶汉军籍,及清朝入关。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镶黄、正白、正黄上三旗驻防广州,商氏先人商国秀随汉军正白旗往广州驻防,从此商家在广州开枝散叶。


商衍鎏的父亲商廷焕,虽然师从陈兰甫,但和其恩师的命运一样,终其一生都只是个旗人穷秀才,七次参加科考皆不中,绝望之余,转而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为了有个安静的读书环境,商廷焕在广州住所的巷尾辟出一块地,莳花种竹,盖茅屋数间,取名玉莲园。二子也不辜负老父期望先后中秀才、举人。


作为商廷焕的长子,商衍瀛身上肩负了最重的责任和期待。1887年商廷焕病倒去世后,因为家贫,商衍瀛一边读书,一边在广州的书塾里教书,一个月能拿到4元支持家用;同时作为哥哥还要辅导帮助弟弟学习。


商衍鎏在光孝寺西华堂读书多年,后又入学海堂、菊坡精舍、应元书院。


清末应元书院,广州第二中学前身,门前为将军大鱼塘,即现省政府所在位置。

(肥仔曙按:此三家都是当时吾粤最好的学校,官办一府两县学宫从嘉庆起走下坡路而书院大兴,道光,同治年间创办的学海堂、菊坡精舍和应元书院,是广东最顶级的书院。应元书院(现广州市第二中学前身)相当于举人的研究生院,培养出状元、榜眼和数十位进士;学海堂和菊坡精舍则相当于博士导的专业研究生院,当时此三间书院在越秀山南麓一字排开,范围在今广州市第二中学校舍至广州市老干部休养所之间,自东向西排列顺序为:应元书院、菊坡精舍、学海堂(与菊坡精舍中间隔有龙王庙),相当壮观。)


1904年,商衍瀛与商衍鎏摄于北京,小童为商承祖


1903年,商衍瀛与弟弟商衍鎏一同上京同应会试,商衍瀛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而弟弟商衍鎏三甲未入,继续回家苦读。直到次年再考高中探花。


这次会试叫“甲辰恩科”,甲辰即光绪三十年,所谓“恩科”是增开的一次科举,当时为的是庆贺慈禧太后寿辰。甲辰恩科殿试阅卷官最初拟定的顺序是:朱汝珍第一,刘春霖第二,张启后第三,商衍鎏第四。传说慈禧对广东人没有好印象(洪秀全、康有为、孙中山都是广东人),而朱汝珍是广东人,故被拉下来,刘春霖因名字吉祥便被捧为第一。其实这是误传,当时最后审定的是已经亲政的光绪皇帝。他看卷后认为第二卷比第一卷好、第四卷比第三卷好,故钦定第一名(状元)是刘春霖,第二名(榜眼)是朱汝珍,第三名(探花)是商衍鎏,第四名(传胪)是张启后。当时的考卷姓名是密封的,按规定是看文章质量定名次后才开封,故不可能因名字而改名次。这事还有商衍鎏亲笔缮写文字的《商衍鎏诗书画集》为证。书中有本文开头引的诗,还有商衍鎏写在诗中的夹注:“廷对君本第一,刘春霖第二,张启后第三,余第四。进呈,君与刘易,余与张易。君降第二,余遂第三。”这是当事人的亲笔说明,又是对另一当事人说,应是符合实际的。


至此,商家在广东科举史上有“禺山双凤”(商衍鎏、商衍瀛两个进士)的美誉,玉莲园故居也被称为“探花第”。



商衍鎏(左七)、商衍瀛(左六)摄于北京广东会馆,宣统二年


晚年的商衍鎏(左)、商衍瀛(右)兄弟


商衍瀛终此一生都是作为前清旧臣而活着,被弟弟的光芒盖过,中年后政治立场趋向保守,溥仪在《我的前半生》里提到,商衍瀛曾为溥仪复辟在张学良的奉系旧头目中活动过。


而商衍鎏先后授翰林院编修、秘书郎、国史馆协修、实录馆总校官等职。后被派到日本法政大学留学,毕业回国后,他志图变革社会,但其主张不为朝廷接受,便辞去官职。民国元年,他应聘到德国汉堡大学任汉文教授,任教四年。


一战爆发后,1917年随驻德使馆人员撤回国内。归国后先后任国民政府财政部秘书、江西省财政特派员等职。


抗日战争时期,辗转流离,商衍鎏与家人各散一方;先后居于重庆、成都、乐山等地,靠卖文卖字为生。时人喜分请甲辰科三鼎甲及传胪各写一条幅,合为清末四进士的四屏,珍藏鉴赏。商衍鎏的字多通过荣宝斋收转联系,代为卖出。商承祚教授回忆:“由于战时经济不振,润金不可能定得太高,扣除中间费用之后,所得不多,但毕竟开辟了一条财路,生活得以改善。”



商衍鎏的书法作品


抗战胜利后,他到南京居于其长子商承祖家。1948年冬回广州,次年迁居澳门,在香港举办个人书画展,颇得社会好评。


商衍鎏在抗战胜利后自号“玉莲园旧主人”,抗日战争时期,探花第在战火中被毁,战后复建成街巷,取玉莲园的“莲”、探花第的“花”,名为莲花巷。



周恩来总理签发的聘书

新中国成立之初加入民革,任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1954年,他开始撰写《清代科举考试述录》,由三联书店出版,为研究清代历史提供了重要史料。1956年,他的次子、广州中山大学教授商承祚接他回康乐园居住,从此后启用了最后一个自号:“康乐老人”。其楼上所住即是著名史学家陈寅恪。



1961年,商承祚教授和商衍鎏先生在中大家中


(肥仔曙按:康乐园和东晋著名旅行家康乐公谢灵运有关。)


同年11月,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为其拍摄新闻纪录片《探花晚年》,详细介绍其生平事迹及其生活片断。



八十八岁生日摄于中大康乐园家中

1963年8月28日在广州逝世,终年88岁。


据蔡国颂先生回忆,晚年的商探花喜欢到北京路仰忠街天马巷友人家聚会,此雅集除商衍鎏商承祚父子外,还有冼玉清教授、容庚教授等可谓群贤咸集,往来无白丁矣。诸位先生选中这里,一是靠近中山图书馆南馆,二是离古旧书店集中的文德北路极近,离三多轩、国营新华书店、古籍书店也不过步行15分钟,三是当时的14路公车从仰忠街口直达中大北门,交通方便。蔡先生和商衍鎏先生因而有交往,虽然大家都尊称其为“商老太爷”,但商衍鎏先生平易近人,从不以前辈自居。


商衍鎏在书法方面造诣甚深。中年以后转而致力草书,从章草下手,经过一个时期的临摹,勤习诸名家范本,使书体变化自如,飞逸多姿,60岁以后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出版有《商衍鎏诗书画集》等。除前述提到的《清代科举考试述录》外,另一部学术著作是《太平天国科举考试纪略》,是1956年回广州后所作。


长子商承祖精通德语,民国期间,曾任上海中央研究社社会科学研究所民族学组编辑,德国汉堡大学汉文研究所讲师,东京前国立中央大学文学院外文系教授,南京大学外文系教授。3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1959年加入中国作协。译著有《海涅散文选》等。


次子商承祚,字锡永,号契斋。楚文化考古的鼻祖,自幼好古成癖,1922年拜罗振玉为师,研习甲骨文、金文。22岁所撰著的《殷虚文字类编》是我国最早、最有建树的甲骨文字典之一,其后撰写的学术论文和著作多有创见,均为学界称道。商承祚的《长沙古物闻见记》、《长沙出土楚漆图录》更是开楚文化研究之先河,被称为湖南楚文化考古之传布和研究的开山鼻祖。


商承祚教授1991年辞世,商承祚教授的三位子女亦各有成就:长女商志男原是铁路中心医院眼科专家,长子商志馥原是广东文史馆专家,次子商志

子承父业,也是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知名教授。


商衍鎏临终的《垂暮自题》概括了自己的一生:


殉道殉身衷一是,唯从初念见其真。

杀机人发天反复,直道心存动鬼神。

稚柏能安冰刺骨,贞松宁畏麝成尘。

纷纷成败归元理,定论留将后世人。

肥仔按,今早重新造访莲花巷,探花第已经找不到一点痕迹,巷尾仅余基督教锡安堂后门而已。










END

发布于 2017-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