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最近读了一篇paper,Duplication and Partial Evaluation,讲的是一门很。。奇怪的语言,

这门语言,可以大致想象是有无数个interpreter,一个stack着一个,interpret下一个,在最下,则是被解释的用户输入的代码。

你可以更改各种built in function,或者打印出来。比如说,你可以更改第1层(第0层为用户代码,第n+1层解释第n层代码)的apply,输入值print一次,输出值print一次,这样就实现了简陋debugger了。又或者对第二层解释器这样做,运行代码的时候就知道内部执行了啥

实现方法自然不能靠构造无限个interpreter,所以要先上laziness,按需增加,然后任何时刻,都有一个被解释的解释器去解释当下代码,然后有个被编译的解释器解释前一个解释器,这样就只有两轮。但是,这样,如果你更改n+2的代码,不会由n+1暴露到n层(换句话说n层看不出有啥区别),因为n层的时候,n+1层是被预编译的解释器执行,只有在n+1层看的到。这样,就顶多是两个编译器的开销。

‘顶多’,双重编译很疼,于是用了下Partial Evaluation,手动优化成一个编译器。

什么鬼啊这是。

可以在The reflective language Black试试看。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