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死宅是不玩白色相簿2的

优秀的死宅是不玩白色相簿2的

前几天我面基一个白学家,连续几个专业问题他都没答上来。

尴尬之余,我问他:「你没有什么理想吗?你现在最渴望的事情是什么?」

男孩转悠着大眼睛,不假思索道:「玩白色相簿2!」

真没想到在面基中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我问为什么这能成为现阶段最渴望的事情,他反问「你就没有孤独难耐的夜晚吗?寂寞长夜,总想玩个galgame,胃疼下自己啊。」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这么能说会道的死宅,一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于是,我决定:删了他的好友。

这几年,在斯特拉斯堡和深圳闯来闯去,原本内向型人格的我,做事风格也逐渐变得风风火火,在高强度快节奏下像个工作机器,不带一丝情感绝对执行工作计划。

无论是mad圈,还是gal圈,这两圈子的死宅各个都能独挡一面,久而久之,我认识了太多优秀的死宅,然后,我发现一个残酷的共同点——

他们都不玩白色相簿2。

不专业吗?一个个都很强,黑历史和各种梗都说的头头是道。

不独立吗?他们各个走南闯北,文能cos小姐姐武能驾驶高达,面对千军万马也无惧色。

我问过其中一个死宅,问:你渴望玩白色相簿2吗?

他说:废话,肯定渴望。

我问:为什么不玩?电脑带不动?

他叹气:不,太忙。

他意味深长道:优秀的死宅是不玩白色相簿2的。

跟我聊天的这个大神,本身就是个富二代,塑料小人都是几逸的那种,想换就换,在工作之余,他用几年的时间看完了几万部番。

他先前去斯特拉斯堡读研,在斯特拉斯堡工作了几年,回国后,并没有拿家里的钱,拿着在斯特拉斯堡工作存下的积蓄,自己跑到东京创业。

最开始半年,几乎把钱赔光了,死咬着牙不跟家里说,又死要面子不肯跟朋友借,他拿女装照片贷款,终于在又一个半年后,转亏为盈。

他还从来没有放弃过减肥、女装、搞基。

这样的死宅,恐怕绝大多数galgame想玩就玩。

我还认识一个Mader。

他是那种用爱剪辑都能做出静止系mad的人,浑身散发着大触的气质,这几年来,他的所有贵重物品,包括男朋友,都靠他用后期技术挣回来的。

mad这个圈子,大多数人都苦苦挣扎,能做到他这个程度的,基本上出场就是首页推荐,自带大佬属性,压根不像传统意义上大家印象里的后期狗。

然而这个mader却是圈子里的一股清流。

他最大的爱好便是在家里女装,说是可以提高填坑效率233倍,活得像是没听说过白色相簿2的小学生。

后期这个行业,只有走到金字塔塔尖才可以任性,他也一样,在圈子里有时候身不由己,会在奇葩甲方的要求做一些脑残视频。

同为二次元的人,在面对市场仍是庸俗当道的大环境时,绝大多数人都被迫无奈会去做一些无脑燃但偏偏就有广大受众的mad,久而久之,人都会变得浮躁。

他却不会受到影响。

我问他:你到底怎么保持一颗平常心的,别人都玩白色相簿2,你怎么能接着活得如此潇洒自在的玩nekopara,不会干扰到你的内心?

他笑,说:你小时候没写过作文啊?尤其是学校组织的那种征文?

我立刻懂了。

即便是不喜欢的东西,也可以用专业态度去应对,在适度妥协的同时,依旧保持自己本真的创作。

就好比在女装时,我们都有几套服装去打扮,保证自己不被摄影师、欧尼酱训斥后,依旧会在交易完后拿到自己想要的零花钱。

这种本真,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的,尤其是在出社会后,看尽繁华世界依旧不骄不躁,分得清妥协和执着的度,是非常难得的。

他在做完mad后,依然在默默吃着鸡,实在令人钦佩。

像他这样仿佛活成仙的死宅,对于gal,肯定不会有着庸俗的期待,他知道他会遇见怎样的gal,所以,他不着急。

我希望你明白,死宅的价值从来都是由自己的体重体现,而非由他玩的gal体现。

上周跟朋友吃饭,他说他认识的一些刚入门的白学家,总会认为白学家没必要太累去脱宅,应该多花些时间去选一瓶有效的胃药。

他跟我说,「可你不一样,你会一直提醒我,要我远离舒适区,要我不能把问题归咎在胃疼上,要我有危机意识,你好像特别看重死宅的独立思考。」

优秀的死宅,在撸管时,手当然会累,也会想去玩一下白色相簿2。

但是,若一个死宅真想成为他理想中的样子,仍是要不屈服于这个卖肉至上的庸俗时代,仍是要不妥协于这个白学横流的主流社会。

仍是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仍是要时时刻刻对美好满怀期待,对未来充满渴望,对经典心怀敬畏。

要记住啊,知世故而不世故,处江湖而远江湖,才是最善良的成熟。

编辑于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