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邀20位媒体人一起聊了聊红板报,它真是高端读者和媒体运营者更好的选择?

我们邀20位媒体人一起聊了聊红板报,它真是高端读者和媒体运营者更好的选择?

迷路学研社「趋势与决策」第7期

主讲人:高雅洁(Flipboard 中国副总裁)



迷路学研社按:


今年夏天,老牌阅读器 Flipboard 在中国卷土重来,起了个非常中国特色的名字「红板报」。当下中国的阅读器市场今日头条、腾讯、阿里、网易、搜狐等列强逐鹿,红板报有胜算吗?

我们决定邀请 Flipboard 中国副总裁高雅洁作客「迷路学研社」,同时我们还邀请了迷路传媒朋友圈的朋友们,从90后传媒新鲜人到资深媒体人、决策者、创始人等不同专业与履历的朋友,一起来研讨。

本文共9100字,传媒人不可错过的干货。




主讲嘉宾:

高雅洁(Flipboard 中国副总裁)


主持人:

宋宇航(财新传媒「世界说」创始人之一、主编)


研讨嘉宾(以姓氏拼音为序):


柴继军(视觉中国创始人、执行董事)

常河(梨视频副总裁)

傅蓓梦(Buzzfeed 编辑)

韩萌(自由撰稿人、导演、摄影师,前新京报、SixthTone 资深记者)

黄姗(界面国际新闻编辑,驻纽约)

胡坤(凤凰网的直播业务负责人)

权立(腾讯企鹅内容开放平台视频运营总监)

任悦(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策展人,评论人)

单增辉(媒体人创业平台南友圈联合创始人)

邵思睿(Mergermarket 记者,驻纽约)

魏传举(腾讯新闻编委、原创策划中心副总监)

魏肖迪(百度百家号新闻内容运营负责人)

闻煊(网易新闻高级主编)

徐和谦(财新国际新闻部主任、财新网主编(国际))

严志刚(东方IC副总裁、图虫网总经理)

翟红刚(新浪图片总监)

张家惠(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研究员)



以下为研讨全文重编版:


目录:


变革篇

从 Flipboard 到红板报

全面重构有多全面?


产品篇

算法上有哪些独到之处?

如何平衡用户体验?


用户篇

市占率、用户画像和市场容量

如何培养用户粘性?


内容篇

内容侧重点是什么?

算法,还是人工编辑?

视频准备怎么玩?


运营篇

怎样获取优质内容源?

怎样引进国际版权内容源?

全网独家合作是怎样操作的?

自媒体怎样入驻红板报?


资金篇

关于融资与盈利


目标篇

阶段性目标是什么?打算如何达成?



正文:


宋宇航:大家好,我是财新世界说的宋宇航,感谢有这个机会请教高雅洁老师,也很荣幸能和各位前辈一起讨论红板报在中国重新出发。


高雅洁:感谢各位关注 Flipboard 红板报,花时间一起来交流,多给我们些建议和探讨。


宋宇航:好。我在世界说做国际资讯,角色相当于是content provider,所以七月看到红板报全新落地中国的消息很激动,我的第一反应是,入驻![表情]


高雅洁:已经入驻啦[Peace]


宋宇航:哈哈是!的确在信息过载、劣质资讯泛滥的今天,我们需要一个高质量的内容分发平台。


但红板报比较特殊,一个是相较于今日头条、天天快报这样的资讯平台,目标受众其实变窄了,那怎么运营怎么商业化?


另一方面,这是一个美国产品的本土化的新尝试,如何适应中国读者,和之前的版本相比变化在哪里,又有哪些本土化经验,今天的访谈主要想围绕这两个问题。



变革篇


从 Flipboard 到红板报


宋宇航:首先能否先请高老师介绍一下Flipboard和红板报。


高雅洁:Flipboard大家可能都知道了,2010年硅谷成立的新闻聚合app,目前依旧是全球最大的资讯聚合平台。那其实12年-16年,一直是以外资在中国分公司的形式存在,我们叫Flipboard中国。


17年我们成立了独立的公司,开始全力做中国市场,7月份我们推出了新的app,有了中文名字,红板报。


我们认为优质的产品和内容在中国内容消费升级的当口有需求,有潜力。基于Flipboard 的基因和优势,我们从优质的人群需求切入,希望做一款既有颜值,也有品质的新闻聚合app。


柴继军:独立公司的含义是?


高雅洁:中国团队独立主导业务。


宋宇航:高老师之前运作了不少媒体的中国落地,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高雅洁:外媒和外资公司,在中国落地很大的问题是 比较难像中国公司一样 高效的执行,部分原因来自文化差异,总部的真正信任,和业务发展的支持。


宋宇航:红板报的属地是?


高雅洁:红板报 was born in BEIJING.



全面重构有多全面?



宋宇航:Flipboard中国CEO赵晶曾说,中国目前大众的新闻阅读软件“都不好看”,这一次从技术构架、推荐算法和用户体验进行地全面重构,能着重介绍一下吗?你们定义的“好看”是什么?


高雅洁:对,其实大家表面看到的是一个新app,一个新名字,但其实我们还是做了一个小的创新,真正由中国团队主导产品开发,运营,为的是更好的更快速的适用中国市场。


我们把服务器搬到国内(解决速度慢的问题 etc),用Flipboard的原件,重新搭建了一个全新的app,从设计,到算法,到产品,到体验。


宋宇航:筹备了多长时间呢?


高雅洁:红板报动手开始做是7个月的时间,但能有红板报这个产品,以及全部的重构,16年花了很长的时间。


单增辉:Flipboard的设计确实漂亮,ui很好,我觉得在iPad大屏效果更好,我以前也是iPad下了Flipboard,在手机屏幕上,优势似乎不是很明显。


高雅洁:这个确实是的,但手机的设计现在已经和pad完全不一样了,就是为了更好的适应小屏幕。


严师傅:不好看毋宁死。


黄姗:今年Flipboard独立改版以后,团队做了哪些调整?最大的变化是哪儿?


高雅洁:最大变化是以前是外企,现在是创业[表情]。独立后,决策全部在中国,团队小幅扩张支持快速发展,每个人的工作能动性更强,但依旧开放扁平化工作,朝目标挺进。



产品篇


算法上有哪些独到之处?


严志刚:我刚刚下载了,才发现之前下过,然后卸载了。产品的冷启动,感觉是通过兴趣的选择,推送符合兴趣标签的内容,引发关注。除了优质内容源的控制,红板报在算法上有什么真正独到之处么?


宋宇航:我比较好奇算法的部分。


权立:同样好奇算法。


高雅洁:问运营的人算法,来吧[表情]


宋宇航:好看的算法是什么样的[偷笑]


高雅洁:其实好看是我们主打的一个市场概念,但我们认为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好看的算法是帮你发现高品质内容。


闻烜:算法的价值观?有意思啊,求展开讲讲。


单增辉:[偷笑]都想知道算法。求展开。


高雅洁:我先扯个大概念哈….Flipboard美国的理念和一直坚持的:Great story moves the world. 就是我们相信 专业,优秀的内容,新闻故事对于人和社会的影响。


中国也一样,我们对这个理念深信不疑。


那怎么能找到 move world的 great story呢?怎么可以做一个平台,用技术,设计,帮助好的内容产生和发现?


这个就是我们选择 10万+,点击率作为算法的标准,更多曝光这样的内容?还是如果一篇文章被分享、收藏更多,来判断文章的价值和质量?


我们更多选择后者作为权重更高的算法标准。这个和我们的定位,我们的目标人群都有关系。产品,设计,内容源,以及算法,都要支持这个点,好看这个点。


宋宇航:还想接着算法问,这里面编辑的比重有多大?现在资讯平台虽然是机器分发,但编辑还是有很大的决定权,只不过比重不一样。


高雅洁:我们还是一家技术,靠算法的公司,我们只有2个全职编辑。


宋宇航:除了收藏、分享,还有其他推荐的指标嘛?


高雅洁:算法是基础,编辑是调性的把握,二者缺一不可。我们算法工程师和我说,我们有上百个指标[Moue] 但刚说的这两个是个小例子,来指导我们有品质的理念。

其实我们和其他巨头干的不太是一回事。目标人群不一样,内容凸显不一样,算法的价值观不一样,广告主也不一样。在这个链条上,很多用户和广告主没有被很好的满足。


单增辉:算法可以识别图片质量嘛?


高雅洁:可以,你看现在红板报封面故事那条新闻的图片,总是很好看,而好几百家媒体的几万篇文章,95% 的图片都不适合做封面,我们的算法做了很多工作才能挑出图片好并且内容好的做封面。


单增辉:我还是蛮好奇算法对图片的判断能力的。我以为需要大量的人工干预。


宋宇航:哈大家对翻页功能的感觉还是很新鲜。


高雅洁:举个例子,我们的算法能识别图片上有几个人头,每个人头部的位置,保证在切割图片的时候不会从人头部切。我们也能识别图片上的文字是什么,文字多的就不好做封面图。我们有很多类似算法来做图像识别。


单增辉:大概纬度比较多吧。太细了就不问了[强]



如何平衡用户体验?



严志刚:在产品上,UI翻页设计很棒,但是一屏只能得到几条内容,根据我的理解,多一次点击或者滑动,对用户停留时长会不会有影响。在好看和用户体验方面如何平衡的?


傅蓓梦:对接严师傅(严志刚,编者注)的问题,今天尝试使用时,有遇到全屏广告,需要用户手动刷一页,也让我思考你们是如何平衡用户体验和广告效益的问题?

高雅洁:翻页是Flipboard标志性的交互,从用户数据反馈来看,翻页这个动画对留存有帮助。


红板报新版推出前,我们是翻一次只能看到一篇文章。阅读的关注点非常聚焦,页面极简。但阅读效率较低。红板报根据内容识别,每次翻页呈现1-4篇信息,增加了内容展现量,但同时保证有帅气大图的依旧单片全屏呈现。这个就是好看和用户体验上的平衡。


我给大家拽个我们的广告,你们看着:




像你看到的,红板报的广告是基于我们的翻页特性来设计的,也就是文章和文章翻页之间出现全屏广告。在一篇文章的阅读中间,并不会有广告的打扰,在文章和文章的阅读间隙,会有全屏广告出现。我们没有各种小 banner 广告,全屏大广告非常适合我们的目标广告客户的品牌展示。还有很多基于全屏广告的动态以及富媒体形式,深受品牌广告主喜爱。


宋宇航:视频竖屏好酷。


韩萌:一直用你们英文版,不太用惊悚标题。中文版会用那种惊悚标题吸引读者么?

高雅洁:谢谢支持。点击率是大家都追求的,但底线我们有,用户感受我们在意。

为什么放弃社交功能?


严志刚:为什么去掉国际版的社交杂志功能?基于什么考虑?


高雅洁:我们希望先把品质阅读这件事做好,简化产品功能,作为第一步。


常河:可以说是红板报在中国放弃了社交的这个部分,对吗?


高雅洁:准确说是还没有到做内容社交的时机,我们还是先把有品质的新闻阅读这件事先做好,未来还是有可能有社交新尝试的。



用户篇



市占率、用户画像和市场容量


宋宇航:目前的市场占有率、成长率怎么样?


Flipboard中国在过去几年,还是有比较好的用户积累,即便我们没有太多的推广。第三方的各种数据看,基本可以在新闻聚合类排在 6-8名的样子。


宋宇航:目标用户画像是怎样的?


高雅洁:用户画像,也是16年我们和益普索做了一次用户价值研究,一线城市为主,教育水平较高,消费能力强,比较有国际化视野。


宋宇航:这个群体大概有多少人?这一次红板报有预估用户体量吗?


高雅洁:据媒体报道,2020年,预估中国将有5亿中产阶级。Flipboard 到现在的红板报,其实会比较特殊,我们在过去进中国的几年中,累计下载大概超5000万用户,但确实中间流失了很多用户,所以找新和唤回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徐和谦:我也是之一[表情]


高雅洁:太好了[机智]成功唤回精英用户。



竞争导致成本高企,怎样获取用户?



胡坤:目前资讯app的格局感觉基本定型,而且获取一个app用户的成本很高,红板报在这方面有什么策略吗?


高雅洁:用户成本获取是非常高的,我们现在也经常被投资人问道。但在有红板报之前,Flipboard市场预算基本为0,但我们一样能拿到很多渠道的推荐,每天有不错的增长。我们觉得需要差异化的产品,有特质的产品,有口碑的产品,做以小博大的事情。


魏传举:品牌高端定位和辨识度都很棒,目标用户规模应该也不小。你们通过什么方法去获取和筛选你们的目标用户?


高雅洁:相对精准的渠道筛选用户,聪明的用户,“买不来”。



如何培养用户粘性?



傅蓓梦:如何培养用户使用粘性?比如我们知道分享的重要性是因为人们更相信、更爱阅读朋友分享的内容,而一旦脱离社交平台后的阅读就少了这一层动因。你们更注重朋友圈中的品牌效应,还是具体的应用程序用户增长数据?


高雅洁:只要用户在Flipboard里面发现有价值的文章,比如收藏,分享,他的留存就很好。所以要有粘性,就要持续帮他发现对他有价值的文章。


朋友圈品牌效应和用户增长,相辅相成。核心还是app的日活增长。



内容篇



关于内容侧重



邵思睿:想请教老师一下目前红板报的内容侧重点是在哪种类型的文章上?之后会有新的侧重点吗?


高雅洁:我们是聚合平台,内容领域分布在十几类里面。科技,商业,时尚,美食,视觉排在靠前的几类里面。国际化内容是我们正在进行和非常希望打造的一个亮点和差异化的点。


邵思睿:那如何做到差异化呢?


高雅洁:基于Flipboard美国的内容资源,国际化内容是我们优势所在。目前红板报可以看到余20家原汁原味的顶级英文源,分布在科技、商业、美食、时尚、健康等领域。


“全球热读榜”也是一档非常受欢迎的栏目。我们有Flipboard全球读者阅读大数据,可以看到全球哪些热点最受关注,经过编辑筛选,给出英文原文及中文概述,一周三次更新,帮助读者扩展视野。


未来还会做更多国际化内容的探索。



算法,还是人工编辑?



宋宇航:所以红板报还是有编辑在内容定调,再在不同主题里分发对吧?


高雅洁:编辑的问题,主要是定调。我们目前有200+个阅读主题,选什么的主题,靠编辑。200个主题信息流,主要靠算法+编辑调优。


我们的特色栏目,全球热读榜也是人工编辑会参与,刚也提到。


再举个编辑定调的例子:残奥会闭幕那天,是乔任梁八卦娱乐的顶峰。编辑选择了致敬残奥会运动员做封面。这个就是定调。







这个是刚才提到的全球热读榜,一个我们特色栏目。


宋宇航:全球读者大数据的问题是,内容是否match中国读者的兴趣?


高雅洁:这个就是编辑会做筛选,纯美国本地中国人一点不感兴趣的内容,我们就不会放进这个热读榜。


宋宇航:还会有其他国际资讯的特色栏目嘛?这些大牌媒体的内容,有些是没有中文版的,或者有些是翻墙的,如何进入红板报?


高雅洁:需要翻墙的,我们也不好收进红板报[Moue]


宋宇航:那只有两个全职编辑还蛮紧张的[调皮]


黄姗:两个全职编辑确实挺紧的感觉。


高雅洁:编辑就2人的问题,红板报公司一共25个全职,全球大概150人。我们需要持续锻炼以小博大的技能。[表情]


柴继军:200+个阅读主题,200个主题信息流;阅读主题、主题信息流区别,能具体说说吗?


宋宇航:同好奇200个阅读主题如何管理?


高雅洁:每个主题的内容都是以信息流形式呈现的。


胡坤:好像有个即刻,也是主题聚合,走小而美路线。


宋宇航:对,这么多主题的确和即刻有点像。


魏肖迪:关注的颗粒度还是有所区别,我觉着红板报很像是特征词,而即刻更像是兴趣点了。







高雅洁:#nasa大发现就是“主题”。主题信息流就是这个主题涵盖的文章列表。在红板报,一个你关注和喜爱的主题,你可以看到所有和这个主题相关的国内外一线优质媒体的报道和故事。


傅蓓梦:200+阅读主题,今年从开始试水到现在总结出最受欢迎的是什么样的内容版块?中国读者的阅读偏好和美国读者的区别?比如美国猫猫狗狗可爱宝贝好像一直很流行,中国好像就还好?


高雅洁:透露一下我们最近一周较热门的阅读主题,大概有:心理学、创业、NASA大发现、LGBT、特朗普、美少女(很健康的)、星座、苹果公司、房价、谈恋爱、最热美剧 etc。


中美读者阅读差异,我了解国内优质用户群体更多些。这个还要请教提问的 Buzzfeed 同学,给我们再开一课,学习下。


我觉得中国猫猫狗狗最近很流行啊,我们公司基本每人家里都有一只猫或一只狗,已成标配。顺应此,我们也有猫奴,汪星人的主题阅读:)



视频准备怎么玩?



权立:视频准备怎么玩?


高雅洁:短视频我们开始尝试了,不同于图文内容聚合的形式,单独给视频内容定制了不同的界面,来达到最好的观看视频的视觉体验。iphone版红板报上已经有第一版了,你可以试试看。







黄姗:目前视频的点击情况如何?


高雅洁:每日视频精选,这个栏目是所有特色栏目里面用户访问最多的。



运营篇



怎样获取优质内容源?



常河:如何持续的获得高端用户关注的优质内容?


高雅洁:首先,优质内容还有很多有待开发,从团队的角度,我们的人非常少,目前只有一个人专门做内容版权合作。未来会通过技术和更多的人力,来持续发现优质内容。其实现在也有很多优质内容源会主动找到红板报。


常河:如何让这些内容和用户产生互动?


高雅洁:第一步我们是希望把品质阅读这个事做好,内容与用户的互动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也要多学习国内产品经验。


常河:如何让内容生产者高质量的变现?


高雅洁:红板报的商业化道路也才刚开始,帮助内容生产者获得高质量的读者是第一步,高质量的变现我们也在开始探索。


翟红刚:现在各大巨头都推出高额补贴策略,在获取优质内容方面,你们会有些什么措施?


高雅洁:现在还没有很好的补贴政策,但我们一样可以拿到 FT中文网和第一财经周刊的全网独家合作。


我觉得对我们来讲,和合作伙伴建立信任关系,有共同的理念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有了这个做基础,我们可以共同探索,建立一种很舒服的合作关系。


利益关系很重要,但也不稳定。不是说利益关系不好,我们一定要有所回报,才能长期发展。但在现阶段,也正是因为有特质的产品,理念一致,才能做到以小博大拿到独家的合作关系。


翟红刚:内容源少,会影响算法的效率吧?


高雅洁:内容源少会影响的。目前我们有700+内容源。


魏肖迪:红板报的优质内容的流量集中方面具体在如何做?内容编辑和运营在承担一个什么角色?另外我好奇的是,翻页的大幅图片推荐的这种方式对内容分发量有否影响?


高雅洁:我们产品和技术都努力让更优质的内容获得更多的曝光。内容运营和编辑帮助产品做内容方向上的策划、宏观的筛选,为产品注入调性。大图片对分发有影响。我们的算法喜欢挑图片质量好的内容。有意思的事,对图片要求高的内容通常文字质量也同样高。



怎样引进国际版权内容源?



魏传举:怎么解决优质内容源问题,国际媒体内容占比和中国媒体占比是多少?目标内容源筛选标准是?


高雅洁:我们是一家一家谈版权合作,有标准来选择媒体入驻。目前有国际媒体,因为Flipboard的国际版权优势,但只占很少一部分,且不敏感的源。


筛选标准是根据app定位和用户对内容需求,由内容合作和编辑人员对目标内容源进行内容扩展、审查和打分。


徐和谦:未来红板报的可订阅内容,会和Flipboard 的外国版内容局部打通吗?过去,我感觉中文版系统最大的缺憾,就是囿于言论尺度限制,删减了大量政治社会国别资讯等硬主题的内容,未来不知道红板报是否能有所突破?


高雅洁:国际版权是很大优势,但在中国,我们还是要保守一点[表情]


宋宇航:未来版权合作的预算或者补贴会加大吗?


高雅洁:与合作伙伴共赢的方式是多样化的,我们需要找到我们自己满足红板报核心竞争力的发展模式。目前,Flipboard全球的媒体版权合作都是免费的,包括所有媒体巨头NY Times, WSJ,你能知道的所有大牌媒体,当然在付费墙内容,广告分成也都有合作。



全网独家合作是怎样操作的?



柴继军:与FT中文网和第一财经周刊的全网独家合作的合作模式,介绍一下?


高雅洁:我拿一财周刊举个例子,大国企,财经top媒体,真的谈了很久,他们是拥抱新媒体的,但真的觉得做原创内容非常不易,各位媒体老师也会深有体会。


所以她们希望尝试分发,但真的希望找到可以呈现它们内容价值的平台,而不是淹没在10万+和算法里,只看到一个超级大的浏览量。


我们会和一财进行整合的合作,从我们的资源去帮助他们,做原创内容的媒体更好的在全球和中国目标用户触达。


柴继军: 具体点[憨笑]


高雅洁:周健工总的一段专访分享给大家一下:


和Flipboard合作源于对内容和数据有更高追求。

Flipboard:这次一财周刊选择和Flipboard独家合作,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周健工:我们有些内容放在某些聚合类平台上的文章点击量是非常低的,就是因为很多好内容被那些娱乐八卦鸡汤类内容淹没在长尾和角落里。这说明你的算法还不够好,还是在推情色一类的东西。我们希望有一家平台能够更多地呈现我们的优质内容,同时和我们及时分享用户数据和反馈,这是我们很在意的。我们放在其他聚合类平台上是看不到这些数据的,我们相信和Flipboard的合作能够帮助彼此做得更好。



高雅洁:说真的,理念一致,相互尊重,是我们合作的基础。形式上,我们帮yicaiglobal 在全球分发,一财周刊会把他们内容给到我们,我们会有更多的呈现和曝光机制。但真的是一种双方有需求,我们一起去探讨,未来会有很多尝试。


柴继军:反馈哪些数据?


高雅洁:用户阅读,媒体入驻的所有数据反馈。


柴继军:用户画像的数据会反馈吗?


高雅洁:目前没有到那么细。


宋宇航:目前和各个平台合作,的确用户画像的反馈非常不足。



自媒体怎样入驻红板报?



单增辉:Flipboard 会开放原创自媒体平台吗?媒体人入驻是怎么操作的?要求是什么?


黄姗:嗯,我也想知道这部分,除了与大媒体,原创媒体合作,自媒体合作形式如何?


宋宇航:恩 自媒体入驻需要哪些条件 会有编辑审核嘛?


高雅洁:关于原创自媒体,我们现在自媒体也占了很大比重。


高雅洁:自媒体半壁江山了,我们已经有很多优质自媒体入驻。我们目前自媒体的入驻全部是人工审核的。接入方式很简单。有需求的,我们可以之后对接哈。


黄姗:自媒体合作形成以后,后续是继续通过人工审核的方式来把控质量吗?在内容形式上红板报目前有何偏向?是否会有更多尝试?


高雅洁:我们会坚持人工审核自媒体入驻,这个短期不会改变。内容形式上我们已经在内部尝试扩充新的形式了,比如短视屏,会逐步在产品里推出的。



资金篇



关于融资与盈利



宋宇航:这次 Flipboard 改版背后有蓝标的投资,其中的战略考量、变现道路是什么呢?对商业化的愿景是什么?


高雅洁:和蓝标肯定是有战略协同作用,他们在广告行业有广泛的资源。

变现目前主要是依靠品牌广告,我们在过去大半年中已经成功的服务了一些奢侈品牌的客户。


宋宇航:广告产品或者商业化的产品会有占比吗?特质是什么?


高雅洁:广告是最直接的,Flipboard的广告大家也有看到,我们全部是全屏打广告,非常炫酷,适合展示高端产品品牌细节。


未来,红板报汇聚更多优质用户群,从他们的消费习惯,阅读趋势,或许我们可以有更多行洞察,未来都是可以发掘的。




单增辉:最主要的盈利点是广告吗?


黄姗:盈利点我也比较好奇[强]


宋宇航:高老师可以展开说下盈利模式[偷笑]


高雅洁:广告是目前主要盈利方式,我们也是刚开启,商业化。但商业化,广告产品我们也希望有自己的特质。



目标篇



权立:红板报的阶段性目标是什么?打算如何达成?


高雅洁:阶段性目标:当用户想找一个有品质的新闻客户端的时候,能想到下红板报。如何达成,这个正在思考[捂脸]


魏传举:在中国高端资讯阅读市场上,您觉得竞争对手是谁?


高雅洁:竞争对手是自己啦。


常河:你对Flipboard在中国的发展有信心吗?


高雅洁:创业就是赌,但信心必须有呀!一起加油[嘿哈]



<全文完>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