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片笔记】《风筝》第一集 —— 曾墨怡受刑

【拉片笔记】《风筝》第一集 —— 曾墨怡受刑

作者:小 丑 / 本文同步发布在我的个人网站 jokeright.com,以及我的个人公众号【打字小丑】上


戏时长:7分钟

背景介绍:曾墨怡混迹在军统中搜索军统间谍特工的名单,在得手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被军统抓了起来,严刑逼供,但军统丝毫未得到半点消息。老六,人称鬼子六,是军统戴老板的得力助手,实际上真实身份是GC*D,戴老板开始怀疑老六,让老六亲自行刑。


以下内容是我在看完一遍,把这场戏记住后,按剧本写出来的,斜体字是我写完之后,做的修改,灰色部分是我的总结。(要说明的是,这不是剧本分析,只是我个人的学习笔记,所以我有错误的地方我会总结出来,没什么问题的,我不会特意指出。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现在的水平,问题是比较多的)


景:军统刑场 外

时:日

人:老四,监斩官,老六,刑场守卫(40人),行刑队10人,曾墨怡,老六副官


△刑场在一个四面环城墙内,40人刑场守卫在里面严正以待。

△老六坐在吉普车上,看似悠闲地剪指甲。

△老四和监斩官站在城墙上,密切关注着下面。

△老六一个不小心,竟然剪到了肉,流出血来。他不紧不慢,用嘴把血吸掉。

△城门开,一辆卡车驶入,卡车后箱站着10人行刑队,曾墨怡躺在中间。

△卡车驶入刑场,停下。

行刑兵:向后转!(众兵向后转)

副官:(下车到老六跟前)六哥,人给你带来啦。

老六:(见副官衣衫不整)把领带打好,把扣子系好。

原来我写的对白是“把扣子系上”,这么写当然意思没问题,可是就无法表现出老六的人物特点——讲究。在这个阶段,我们尤其要注意表现人物的特征。

副官:(嬉笑着)这是行刑,又不是结婚。

老六:我不喜欢邋遢的兵。

△卡车后箱门打开,行刑兵从车上跳下,列成一队。

△曾墨怡被拉下车。

老六戴上白手套。

这个小动作是我写剧本过程中落下的,但这个细微的动作,都是表现老六的重要描述,在后续无时无刻不体现着。

老六:去准备吧。

副官:(已经整容完毕,行礼)是!

△副官跑入队列

△老六掏出一个铝制烟盒,拿出一根烟。

老四和监斩官在城墙上注视着。

这一句当时被我忘掉了,但实际上,我们要时刻记住这场戏的人物关系,老四和监斩官是来监视老六的,所以,在剧本上要注意将这两人带上,虽然他们前期动作不多,但是可以体现出他们之间的人物关系。

副官:向左向右转!

行刑队转身。

副官:跑步走!

老六在烟盒上墩了墩烟。

这一段我在写的过程有些问题,只是写了动作,没有节奏感。那实际上,在写之前,应该想好,要给观众看后是什么感觉。首先,副官指挥行刑队,整体的运动会带来紧张气氛,所以前四个动作对白,为了营造仪式感。其次,要表现老六在紧张气氛中的状态,做一个动静的对比,那变动,老六这边静,一个小动作,表现他正在思考的状态。

△行刑队开始列队,转身。

△老五点上烟,开始回忆。

△闪回,蒙太奇

△审讯室中,老六从曾墨怡的刑椅下面拔下监听器,将监听器天线拔掉

细节问题。

△闪回现在

行刑队跑步前进,步伐整齐。

行刑队原地踏步。

副官:立定!

行刑队立正。

副官:向左向右转。

行刑队转身。

城墙上老四、监斩官注视着下面。

曾墨怡被带向枪决点。

这个闪回到现在,我原来只写了一句“曾墨怡被带至行刑点,老六在烟盒上墩了墩烟”,还是老问题,人物关系的缺失以及没有节奏感。还有一个新问题,那就是,处理蒙太奇的时候,这一段的结束,一定要考虑到下一段要表现什么。从这里开始,视角其实要转向曾墨怡了,所以我用老六的动作来结束,显然不合适。

△闪回审讯室

老六:你很聪明,(曾墨怡疑惑又紧张地看着老六)把胶卷粘在风扇的后面。(闪回曾墨怡被捕房间里,转着的风扇。)

△闪回现在

副官:把死刑犯曾墨怡,押上来!

△曾墨怡被押送的过程中,看着老六。

一写到主要人物,就容易把别的人忘了,这是我经常犯的错误。

△闪回审讯室

老六:那份名单就在交卷上,我已经把他上交给组织,并且送到了延安。国名党安插在我们当中的76个间谍特工,再也不能提供情报了。

这里是对白的一个问题,在上个审讯室的闪回里,我写的对白是“你很聪明,把藏有名单的胶卷粘在风扇后面”,这样写对白的话,就太过仓促,放在那里,曾墨怡的情绪也不可能被调动起来,反而是先说胶卷,会留下悬念,吸引观众看下去,到这里的时候,把胶卷到底是干嘛的讲出来,效果更好。

曾墨怡:你是谁?

△闪回现在

△老六抽烟,望向天空。

△行刑队压着曾墨怡走向枪决点。

△闪回审讯室

老六:听到这些消息,你还有什么遗憾的吗?

△闪回现在

△曾墨怡已经站在枪决点上。

△老六在吉普车前抽烟,很长的烟蒂掉了下来

这个小动作用来表现老六此刻的心情。同时视角已经回到老六身上。

△闪回审讯室

老六:送你上路的,是你的同志,求你,不要恨他。

△曾墨怡没说什么,只是感受着老六的悲怆。

△闪回现在

行刑队列成方队,转身。

这里关于行刑队的动作,我要特别说一下,我写的是“△行刑队已就位”,这里其实我是没想清楚就写了,这种问题一定要给自己敲个警钟,应该把这种细节想好,而且行刑队是做气氛的关键,不想好他们的动作,就说明没有意识到气氛要如何营造。

△曾墨怡看着老六。

△老六走向曾墨怡。

△城墙上的老四和监斩官注视着下面。

△老六走到曾墨怡身前。

老六:有人给你收尸么?

曾墨怡:(看着老六,没说话)

老六:没人的话,我会给你准备一口棺材,板子不会太薄,够你遮风挡雨的。

城墙上的老四和监斩官注视着下面。

曾墨怡:(没有说话)

老六:怜香惜玉,我也懂,不怕死吗?

曾墨怡:怕。

老六:年纪轻轻的,就死了,图什么呢?

曾墨怡:信仰!(铁骨铮铮)

对白问题,我写的是“老六:不怕死吗?曾墨怡:怕。老六:那为什么呢?曾墨怡:为了信仰!” 这个问题其实很明显了,两个人就像唱双簧了一样,知道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自己要配合一下,跟人物的当下的形势完全不符。在这里,老六要做那个让人讨厌的特务,曾墨怡要做那个恨不得千刀万剐老六的共党。他们的情绪,只能体现在隐蔽的地方,而不是对白上。

老六:好,两个选择。说出名单的下落,或者,你可以高呼共产党万岁了。

曾墨怡:(不屑爹看着老六,闭上了眼)

城墙上的老四和监斩官注视着下面。

△老六轻轻叹气,扭头离开。

副官:(OS)行刑队,向左向右转,(行刑队开始列队)一字排开!

△曾墨怡看着老六。

△老六从侧面离开。

△行刑队举枪。

△曾墨怡看着老六。

△老六渐行渐远。

△行刑队集体同时开枪。

△曾墨怡惨死在乱枪之中。

△城墙上。

监斩官:老四,你看这回局座该满意了吧。

老四:局座满不满意,不在于老六怎么做,在于你这个监斩官,回去怎么跟戴老板说。

监斩官:那是,就如实上报吧。

老四:不是自己人,怎么会对共党这么狠

人物关系问题,这一句对白,我是原先放在“老四:局座满不满意,不在于老六怎么做,在于你这个监斩官,回去怎么跟戴老板说”后面。这个是因为没想明白这里的人物关系。监斩官来监视的是老六,老四和老六关系好,老四自然要试探监斩官的意思,上去直接为老六辩护,那就成了贼鼠一窝。这一层关系没搞明白,后面的对白自然写不下去。

老四:(继续)以后怀疑人要有证据,不能听风就是雨,这万一是人老共的离间计呢?也不知哪个长舌妇,竟在背后嚼老六舌头。亲着痛仇者快的事,会令自家兄弟寒心的。话说回来,老六这么杀女人可有违人和,他和共党这仇,算是解不开了。

这一段单拿出来分析一下,这一段长对白真的很精彩,长对白要求很高,要有节奏感,首先老四在确定监斩官站在自己这一边,立刻来个下马威,“怀疑人要有证据!”接着diss那些“长舌妇”,可是这话说给监斩官听,逼近不合适,万一人家和“长舌妇”是朋友呢?“亲着痛仇者快的事,会令自家兄弟寒心的。”用这句话缓和一下,接着就马上转移话题了。从这些对白中,我们就发现,为什么老四和老六关系好却不会被军统的人怀疑,除了他的真实身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老四太会做人了!

监斩官:谁叫共党老想要他命呢,干我们这行的都得给自己留后路,可那也得有后路才行呀,谁像老六这么顾头不顾腚的。

这句“谁叫共党老想要他命呢”对白被我忽略掉了,实际上还是在表现人物关系。

老四:老六的投名状递来了,你赶紧回去,面见戴老板吧。


这场戏到这里结束,编剧真的非常棒,作为同行,在这里致以敬意。当然,我现在不知该对谁表敬意了,我只想说,贵圈真乱。


另外,我那篇关于【人物关系】的文章,还要托更一个月,嗯。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