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霞之丘诗羽.jpg

我永远喜欢霞之丘诗羽.jpg

我们创作者本质上都是自**狂。




“学姐……学姐?”

“怎么了……主人公君?”

“不要在这里睡啊。”

黑发的坏心眼女神,静悄悄地趴在木质的咖啡桌上,她微微抬起了头,眸子里带着丝丝倦意,与微微的戏谑。

“昨天晚上不是不让我睡吗?明明技术不好还要来三个回合……”

“其他人都不在哦,学姐是要说给谁听呢?”

“倒是不否认做了的部分吗?”

“我已经深知吐槽学姐是没有用的,反正学姐还是会继续我行我素的……咳……只是想说,学姐,我想上厕所,麻烦你让开。”

没有错,咖啡厅的角落里,明明是可以对着坐的座位,她却一定要把我堵在最角落里。

“……我和你一起去。”

“好意我心领了,谢谢,让开。”

“我和你一起去。”

“为什么?”

“确认一些某些地方的长度……还有,麻烦主人公君今晚把晚上九点到凌晨三点的时间留好。”

“……前半句我没听到哦?然后,后面的呢?为什么?”

“S○X的六小时浇灌——”

“好,我明白了,喂,110吗……”

***

“我说啊,学姐……今天是你提出的碰头吧?”

“嗯嗯。”

“那为什么……我们要早上十一点,坐在咖啡厅里?”

“因为还有想看的书没看完呀~”

“……”

我着实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

“♪~”

“所以,今天叫我过来是要干什么?”

“取材哦。”

“取材?”

“是的。约会的取材。”

“……学姐,一般来讲,约会的话一般不会从上午开始就坐在咖啡厅里吧?而且看你这样子还很早之前就来了,还在这里睡着了?”

“没事的,作家都是这样的,肆意妄为正是作家的本性。”

“我只是在讨论一般性啦,还有据我所知某个金发双马尾作家去到了游乐园约会哦?”

霞之丘诗羽立刻转变了神情,微笑变成了带着杀意的浅笑——

“在我的面前还敢想着别的女人,胆子很大呢……”

这种时候千万不要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以及动摇,要迅速地返回话题本身才行呢。

“所以,学姐有想好接下来要去哪儿吗?”

“……咕。”

“什么都没想?”

“约会去哪里这个问题不是男生那边来想吗!”

“……耍赖呢。”

“哼~”

她发出了娇蛮的声音,同时转过头去,将视线回归到手中的文库本上。

我所知道的霞之丘诗羽明明不是这样的,只要一扯到阅读的话,她应该是人类所无可企及的傲慢、愚蠢、还有纯粹。

我从兜里拿出了智能手机,打开了搜索浏览器。

“那么问题就来了,学姐。马上就要中午了,想吃什么?那之后有没有想做的事情?”

“等我先看完书再说……”

“……好。…………嗯?”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平时的话,她只要一沉到书的世界里的话,被人打断了思路,会像老虎一样咬上去,才是她的风格。

今天竟然出离的温顺。

“……学姐?”

“怎么了,主人公君?”

“……那你好好看书呀?”

学姐微微侧首,用手撑着脸,安静地迎上了我的目光。

“这样看着你,不行吗?”

“…………”

被她的目光审视着,我似乎不能再像往常一样,保持着平淡的心情和吐槽。

“……不,可,以,吗?”

——好近、好近、好近。

坏心眼的黑发女神,用她常有的,无比戏谑又高傲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总是让我觉得,在她的面前,好像什么藏不住。

“呐,主人公君,回答呢~?”

“……”

“可以吗~?不可以吗~?”

“……随、随你方便啦……”

“哼哼哼♪~”

“不要突然靠到我身上来啊!”

“这是约会的取材,主人公君今天要像男朋友一样才行。”

“……”

“现在可不会给你机会反悔了哦?”

……嗯,应该也不会反悔的才对啦。毕竟话已经说出口了。

***

“以前我就想说了……学姐。”

“……敢说我重的话,杀了你哦?”

“严重的体力不足呢。”

“体力不足是作家的天性。”

“高跟鞋那么难受一开始就不用穿出来呀。”

“……不解风情的混蛋。”

这么说着,她的手,轻轻地掐了一下我的肩膀。

是是,约会的话女生都会想要打扮自己的,我知道。可是你自己说这是取材的。

我现在,正背着她走在街道上。这个人的体力,在吃完饭休息了几十分钟之后,经过了三十分钟的步行,就又消耗殆尽了。

“好了。稍等我一下,学姐。”

走了几步,来到便利店的门口,我将她放下,在一旁的长椅上。接着,转身走了进去。

这个家伙是重度死宅这件事我已经清楚了。不仅如此,高跟鞋的皮面也很新,应该只有编辑部的年会之类的正式场合的时候,她才会把这双鞋子拿出来。

天气有些凉,给她买点什么好呢……我的话,矿泉水就可以了,也可以放进装书的袋子。

……说起来,她除了牛奶,咖啡牛奶之外,我好像没有见到她喝其他的饮料呢。

……默守陈规,好像有些无趣呢?

“咦……这个是……”

***

我将果袋果汁插上吸管,然后递给了学姐。

“……居然是橘子呢。”

“嗯。总觉得你现在应该喝不下牛奶或者咖啡那样腻的东西,就买果汁了。”

所谓果袋果汁,是鲜果的果仁被封装在带有开口的真空包装袋里,在喝完果汁之后可以将包装袋拆开,食用果仁的一种饮料。

“是吗?我还以为你一定是怀着一些特殊的心绪才选的橘子。”

“……啊?”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你还会中文?”

“朱自清,《背影》。我还以为你铁定想让我叫你爸爸呢……诶?主人公君原来是那种吗?脸上没有表情,嘴巴上说着不要,然后却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人家○得叫爸爸的那种?呀~这种事情……”

“……好了,闭嘴。”

我选择直接捂住学姐的嘴巴。

接着让她说下去,指不定还要遭受什么精神污染,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变态。

而她则是将我的手缓缓地拿了下来,然后望着我的手指头。

“性格很糟糕,害羞地像是个女生一样,偏偏手指修长纤细的部分,是男孩子呢。”

“……我觉得学姐你说的话的前半段用在你自己身上完全没问题呢。”

“我本来就是女生呢。”

“你有自知之明真是太好了。”

“啊!这根手指头……”

“……?”

她跟发现了宝物一样,细细玩弄着我的手指头。

“指甲也不长,修理的很干净,也没有指甲油……”

“男生一般不会涂指甲油吧?”

“放心,我会让它好好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我们走吧主人公君。”

“……去哪?”

“LoveHotel。”

“……学姐。”

“嗯?”

“我觉得警亭的猪排饭也挺好吃的,要不然我带你去吃一下?”

***

“……啊啊啊……”

“怎么了?”

学姐她,一副精神被污染了的样子。

“为什么……会这样呢?”

“……所以你为什么要看真人版电影?”

“因为,是那个作品啊,那个WHITE AL○UM2的真人电影哦?”

“……那个作品对你有什么巨大的意义吗?”

“没有它的话就没有我哦。”

“……这么巨大?!”

“我是指霞诗子的部分。”

“我中场的时候就说了……不想看的话直接离场不就好了。”

“前五分钟我还抱有些许期待,但是那之后我就只是单纯想看看能烂到什么程度而已。说到底IC的文字量要在两个小时的剧场版里呈现果然还是难度太大了,剧本本身没有错,都是载体的错……”

“……你们作家的脑回路恕我实在是理解不了。”

“现在几点了,主人公君?”

“下午五点。”

“好……走吧。”

“去哪里?”

“我家。”

“……?!”

“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放心吧,我的父母不在家哦。他们出去旅行了,要过两天才会回来。”

“……不对吧,这点反而更应该担心了吧!”

“……”

面对我下意识的吐槽,她的脸色完全没有平日里那般淡定清冷,或者是戏谑。

紧咬着嘴唇,低着头的样子……

“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学姐!我……”

“主人公君,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去吗……还是,不去?”

“……”

今天,是一月三十一日。

***

“怎么样?”

看着她在厨房努力的样子,我实在是有些揪心。

因为这个人……就只是做一个咖喱,把蔬菜和肉切好,闹出来的动静就跟打仗似的。接着,我十分担心她煮咖喱块的时候会不会把锅给烧穿了。

但她坚决不让我插手。

所以,我抱着或许咖喱会糊掉的心情,吃下了这一口。

……意外的,还不错。

“以初学者的水平来说我觉得很好了。”

“……就不能诚实一点说很好吗?”

“就是诚实才说是初学者水平。”

“我才没有说那个方面的事情。”

“……”

“我说的是,另外的事情……”

心脏跳得好快,脸色……会不会被她看穿呢?

还是说,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

……她的脸色,也不太正常。眼神四处飞散,完全没有以前那般气势……

…………………………

…………………

……尴尬。

“学姐,生日快乐。”

于是,我还是先开了口。

“啊……嗯,谢谢,主人公君。”

“我,不知道送什么……”

“……没有吗,礼物?”

“有…就是不知道学姐喜不喜欢。”

“礼物是送礼的人的心情啦……我这边会好好收下的……”

……使用社交辞令的话要好好地看着对方吧?

话虽这么说,我也不敢抬起头。接着,我从背包之中,取出了那本我一直背着的书。

“……你的名字?”

“嗯。我很喜欢这种故事……”

“……故事?”

“最后,能够走到一起……”

“……”

她沉默了半晌,然后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脸,眼神却严肃了起来。

“……主人公君,你觉得,起承转合,对故事来说重要吗?”

“当然是重要的吧……没有那些转折的话,读者就感受不到故事的厚度,还有角色的深度了。”

“那……对角色而言,起承转合,重要吗?”

“对角色而言?”

“嗯。”

“……学姐,我有点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那,等等。”

她急匆匆地收拾了好围裙,放下了棉布手套,然后往里面的房间走去。在我心情忐忑的等待之中,她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

“主人公君。”

“嗯……”

“看看,这两个故事吧。”

“好。”

***

“看完了?”

“嗯。”

“喜欢哪一个……”

“学姐。”

我终于明白了。

心情高涨地像是飞出了地球一样,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主人公君?”

“学姐。”

“嗯……”

她紧紧地攥着拳头,站在桌子的另一侧看着我。

“我根本不想追求什么起承转合的角色,虽然读者会喜欢,但是角色不会啊。所以,这两个故事我都不喜欢。会喜欢转的角色,就是想让自己认可自己吧?就是不自信吧?”

“……”

她露出复杂的表情,向后退了一步。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但是,为什么会把纱由加重新提上故事的结尾,让她得到青睐,得到幸福?

光是这个故事的存在本身,就让我心跳不已。

然后……把故事的原稿拿给我看这件事,更让我想要欢呼和雀跃。

还问我更喜欢哪个故事。

“为什么,学姐喜欢这么过分地对待自己的亲女儿角色呢?为什么学姐喜欢用技巧让别人哭出来呢?”

“……别说了!”

不对,我要说。我才不会就在这里停下来呢。

“学姐,是不是把自己也当成故事的角色了呢?”

“……”

“学姐……你……”

“……别说了……”

她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我就知道……果然是这样。

“学姐,纱由加的原型,果然是你吧。”

“……”

“纱由加才不期待着转呢。期待转的人,是你吧?”

“……”

“学姐……”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着我的伪装发起了进攻。

“你,喜欢我吗?”

“……”

看吧,果然不会说出口。

不管身体再怎么接触,不管再怎么接近,不好好说出来的话……

我怎么会知道啊……不对,我怎么敢确认啊。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

“你总是说我……但你自己应该也知道吧,那个道理。不说出来的话,意义可完全不一样哦?

“……”

“纱由加才不期待着转呢,学姐。我也不期待着什么起承转合之类的东西。学姐……学姐,既然你这么期待转的话……就由我来担任这个角色好了。”

“!!”

你终于肯看我了。

“告白的话,得让男孩子那边来吧?”

“主、主人公君……”

“学姐,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我喜欢你的长发,喜欢你冷清的笑容,我喜欢你的眼睛,我喜欢你的声音,我喜欢你写的故事,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一切!!请跟我交往吧,请陪着我吧!”

……………………………………

…………………………

………………

……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超级……大……的事情?

脸……烧得……好……红……啊……

“说点什么啊学姐!你不说话的话我会很想死的!!”

“……叫名字啊!”

“……霞、霞之丘……”

“那个名字啊!不要马上就逃回去了啊!叫我的名字啊!”

我们两个人现在,一定都烧坏了。

她恢复到了,比之前还要气势汹涌的状态,如猛虎下山一般,昂首阔步走到我的身边,紧紧的攥住了我的肩膀——

简直是想要让我不再逃跑一样。

“……诗羽。”

“再、再叫一次……”

“……诗羽……”

“再、再一遍!”

“……诗羽,诗羽……诗羽,诗羽,诗羽,诗羽,诗羽……”

“……把、把、把、把、把告白也加上!”

“会、会很想死的啊!”

“……不说的话,就不跟你交往。”

“……咕。”

“快!”

“……我、我喜欢你,诗羽……”

“……!再……再一遍!”

“……我……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诗羽!!”

“不要突然这么大声啊你要扰民吗!回头邻居告诉我双亲了怎么办啊!!”

“……不是你叫我说的吗?”

“没让你那么大声啦……”

距离,越来越近了。

她的脸庞,在我的视界里,不断放大。

如宝石般绯红的眸子已经闭上了,我能看见的,只有颤动着的睫毛,还有不断接近的距离……

“……嗯。”

“……”

然后,双唇,贴到了一起。

……诗羽她,害羞地,紧紧咬住了嘴巴。

到了这一步,我的理智也散去了许多。

进攻。

舌头,攻入了她的口腔之中……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十秒……十五秒……

“呼……啊!”

忽然,她将我推开了。

“笨蛋,你想憋死我吗?”

“对不起!!”

“……再一次。”

“……嗯。”

手指互相交缠,传来的温暖,好安心。

接着,那之后,以超越了十倍的时间。我们连离开彼此的嘴唇这件事都忘记了,就这样肆意笼络着彼此的种种。

“主人公君……你早上说了,不要让我在那种地方睡吧。”

“……嗯。”

“……那,我的房间?”

“等等……在那之前,好好叫我的名字啊……诗羽。”

“嗯……「主人公」。”

………………………………

……………………

……………………

……………………

……………………

……………………

……………………

……………………

……………………

……………………

……………………

……………………

















我从床上醒来,身旁一个人都没有。

“果然……是梦啊。”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