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湖的诱惑,有些地方光听名字就会让人意乱情迷~

妖女湖的诱惑,有些地方光听名字就会让人意乱情迷~

▲当听到妖女湖这个名字时,我脑海里的画面是酱紫:)


第一次听说年保玉则,是2013年有一次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的时候,我和铁人水姐边跑边聊各自最近的旅行,水姐说她刚刚去过年保玉则,妖女湖的花海特别美,推荐我们在繁花盛开的时节去徒步。

妖女湖,光听这个妩媚妖娆的名字已经让人无限遐想,我几乎是立刻就把徒步年保玉则徒步列入旅行愿望清单。一年之后我开始自己的间隔年旅行,安排好时间赶在7月中旬的时候到达四川青海交界处的巴颜喀拉山,正是年保玉则花海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我们徒步的队伍一共五人,除来自成都的驴友鸵鸟是网上招募外,其他三人都是我在旅途中认识:三年前徒步北疆的队友美术老师东东,几个月前在印度德里偶遇的建筑师阿宽以及在尼泊尔博卡拉认识且搭伴走了中尼公路的拾玖姑娘。

虽然已经徒步过安娜普尔纳大环线那样的高海拔长距离,但年保玉则之旅对我来说并不轻松,这也是我第一次带队走重装徒步路线。参照磨房上的攻略,我们选择自西南向正北反穿的路线,全程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

▲反穿路线图和海拔高度图,来自【磨房】


第一天比较顺利,天气不算太差,巴颜喀拉山脉特有的山形地貌辨识度很高,山峰岩石风化得很厉害,但线条锋利像是从高山草甸之中窜出来直冲云霄,草甸低洼处便是清澈如镜的高原海子——下文错和上文错,黄色的野花成簇地点缀在山坡草场。

▲下文错

下午开始变天,乌云从西边我们来时的路上掩杀过来,几乎一瞬间暴雨倾盆,我们运气不错,刚巧路过一处牧民帐篷,被热心的藏族同胞们邀请进屋避雨,顺便把淋湿的衣物烘干,女主人吹着口琴,我们跟着节奏拍手哼歌,不着急赶路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傍晚天黑前,大伙儿涉水过了一条小溪之后到达阿尔加措湖畔的草滩扎营。

▲牧区藏民帐篷里避雨

晚饭有紫菜汤,回锅肉罐头,泡菜和香肠,我们特意带了高压锅煮米饭。夜晚,无聊却也浪漫,盛夏的银河闪着水波荡漾一般的光芒,的确如水姐当年所说,年保玉则的星空有着让人窒息的美丽。

星河之美令人心情愉悦,但高海拔山区寒冷的夜晚却让我觉得黑夜如此漫长,原本天真的计划是我和拾玖把睡袋当被子盖,但睡袋不能展开,只能让拾玖姑娘一个人裹着,而且棉睡袋温标不够让她觉得很冷。我就更惨了,没有睡袋只好穿上所有的衣服,哆哆嗦嗦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驱走寒冷,山谷里的云是丝带状,飘在湖水与山峦之间,有点梦幻,晴好天气没持续多久,翻越第一个垭口的路上,连续下了很长时间的雨,我们甚至不得不缩在石头缝里避雨,非常狼狈,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德格木错的湖光倒影。

▲德格木错


至今我还记得阿宽眼镜上全是雨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雨停之后,大家攀上垭口直接在海拔4350米的地方生火做饭,画面一度比较尴尬——香喷喷的香肠米饭的锅旁边就是大家潮湿的臭鞋垫和湿袜子,顾不了那么多,午饭后还要继续赶路。

在垭口已经能远眺山谷之中的上日干错和下日干错,而两个湖泊中间的牧场就是今晚的营地。然而从垭口下到湖边的路非常陡峭,一开始是在暴露感极强的岩石上手脚并用地下撤,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而后边在树林中面对泥泞湿滑的山路,几乎站不住脚,很多时候只能屁股着地,一点点挪下去。

遇到几个正穿的驴友,他们爬山也爬得相当绝望,总会问我们距离垭口还有多远,为了不打击他们的信心,我只能善意地告知我们下来大约用了多长时间。

▲远眺上日干错


下到山谷之后沿着上日干错湖畔走就都是平路了,我跟东东一路捡了很多枯树枝干,铁了心今晚必须在营地升火取暖,这也成为一身湿冷疲惫的队员们走完最后一段路的动力。

到达营地之前遇见几个采川贝的牧民,都是附近阿坝州的藏族同胞,他们非常热心,不仅陪我们一起走到扎营的地方,还帮我们升起一堆篝火。经历了一天的湿冷煎熬,大家围坐在火堆旁烤火取暖,喝着热腾腾的紫菜蛋花汤,幸福感爆棚。

入夜,两个姑娘早早钻了帐篷休息,我和阿宽,东东则继续坐在火堆旁,烘烤衣服,听歌聊天,阿宽给我们传递着装满威士忌的酒壶,一大口灌下去,仿佛身体里也开始熊熊燃烧,来自甘肃陇南的东东给我递了根兰州......

这是我所有旅行经历中最难忘的一个瞬间之一,套用北岛的话来说:那时我们有梦,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神山下,篝火旁,我们举杯痛饮,都是在路上的自由不羁。

晚上继续裹衣服睡,这次还盖上了阿宽和东东的冲锋衣,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困到昏睡过去,不超过半小时又被冻醒,如此反复,黎明时实在冷得全身僵硬,不得已靠做俯卧撑来发热。

第三天的早晨晴空万里,高原的紫外线将所有人的衣裤鞋袜晒得干燥暖和,沿着下日干错行进一会儿,开始翻山,这一段翻山路距离7km爬升600米,拾玖体力比较差身体也不舒服,我们三个男生已经分摊了她背包的绝大部分重量,但她还是爬不动,需要大伙儿连拖带拽。

▲下日干错,图片的左下方那些小点点都是徒步者


爬到一半时在山脊上居高临下看下日干错,青山绿水之间,那些花花绿绿的冲锋衣,渺小却很醒目,即便道路曲折艰险,只要坚持步履不停,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我们在下午两点之前到达海拔4550米的垭口,西南方向海拔5369米的年保玉则主峰终于出现在视线之中,莲花状的山巅嶙峋蹊跷,冰川就躺在花蕊般的冰斗中,此后便是一路下山到妖女湖畔扎营。

▲翻垭口路上回看下日干错

▲年宝玉则雪峰

▲远眺妖女湖


夜晚妖女湖畔的星空再一次让所有人着迷,我继续在帐篷里与寒冷作斗争时,东东却光着膀子裹在黑冰B700睡袋里直喊着好热好热,甚至把外账掀掉然后躺着看星星,真是太贱了。如果不考虑准备睡袋的低级失误,其实这次年保玉则的穿越之旅真的很完美。PS:这是人生第二寒冷的夜晚,最寒冷的夜晚是北疆那次——【忆北疆】冬夜迷路阿尔泰山

最后一天,也是风景最美的一天,年保玉则群峰倒映在乳蓝色的妖女湖中风姿绰约,各种颜色的高原花朵盛开在妖女湖和仙女湖之间的草原上,我从来没在大自然中见到过如此壮观的花海。

条裂黄堇、屋根草、毛茛铺开了原野上鲜黄的主色调,鸢尾、狼毒、筋骨草和轮叶马先蒿是姹紫嫣红的点缀,白色的则是银莲花、龙胆和蒲公英,还有很多我从没见过的古灵精怪花儿。

▲妖女湖倒映年宝玉则

一开始我还尽力避免踩到路边的花朵,但后来放弃了,因为行进的道路上全是野花怒放,四天三夜的负重行走之后,此刻终于可以放肆地躺在湖边花丛中好好享受悠闲时光,我们三个男生甚至脱了衣服跳进仙女湖中裸泳,水温很低,当是做了冷水浴的全身肌肉放松,反正午后的阳光猛烈,上岸后也能迅速恢复体温。

▲名副其实的花海

旅程快要结束,竟然有些意犹未尽,沿着仙女湖湖边走向景区正门,遇见的游客也越来越多,实际上大多数游客甚至都不会走到仙女湖南边的花海,更不会明白妖女湖究竟是怎样一番风情动人。

我更加庆幸能和伙伴们一起走过这段旅程,毕竟,伴随着路途艰辛产生的身体记忆比迷人的风光更加难忘。



个人公众号:白宇

ID:baiyu1984321

weixin.qq.com/r/FEj17WH (二维码自动识别)

----------------------------------------------------

知乎专栏:一群旅行体验师,做最会玩的集体专栏。欢迎申请加入体验师大本营,也欢迎大家投稿。

知乎机构号:KLOOK客路旅行,发现更好玩的世界,预订独一无二的旅行体验。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