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妖猫传》为例,聊一点怪力乱神题材的常见设定

以《妖猫传》为例,聊一点怪力乱神题材的常见设定

如题,从看完《妖猫传》以后,有一天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我脑袋里,打转了好几天,但就是一直懒得开头,这个念头也一直盘旋在脑海散不去,最后想想,可能还是要下定决心把念头付诸行动,才能解决自己这个有点强迫症的困扰。

看标题好像挺正经的哈?其实我只想凭着记忆随便写写,并不会很严谨地查询很多资料,虽然以前看过的相关题材很多,但我属于长期记忆力不太行的那种,绝大部分看过的作品都想不起来了,好在一些该题材下的概念留在脑子里,所以看《妖猫传》的时候,可能跟一些对此题材不感兴趣的观众相比起来,少了一点理解障碍吧。

啰嗦了一堆字的意思就是,我随意写写,你有话好好说,勿喷。欢迎交流指正纠错补充提供素材,希望这篇字能给一部分人在看类似题材时提供一点帮助,就酱。


首先,重复我之前的观点,跟白乐天与空海打交道的妖猫是白龙的鬼魂,所以妖猫传是一部正儿八经的鬼片。鬼片也能过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一是妖猫这个名字打了掩护,二是有部分看似混乱的情节模糊了设定,三是幻术概念的加入可以从表面上强行解释很多现象。

其实仔细抠一下情节,会发现强行解释是有问题的,但是足够作为应对广电审核的官方理由了,毕竟怪力乱神题材没有清晰明确的标准,原本不同宗教流派里的设定就有所不同,后来不断涌现的小说作者又可以天马行空进行再创造,但是看多了会发现常见设定还是有一些的。


鬼or鬼魂,是人死后的灵魂,人活着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造成的灵魂出窍,身体只会陷入昏迷,这时叫做生魂,而不是鬼魂。

鬼魂大多是要去投胎转世的,在我国传统的鬼故事里,通常先要被鬼差牛头马面带去阴曹地府见阎王爷,弄不好还要被罚受刑什么的。鬼差的设定在一些现代作品有了再创作,比如《幽游白书》里的灵界使者牡丹,还有《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带鬼魂搭“电梯”的职业化鬼差。

但也有很多鬼故事里会忽略这一层,像恐怖小说就常常不见提及鬼差,主要讲述厉鬼和驱魔人的故事。


除去特殊原因,鬼魂不去投胎通常只有一个原因,有执念。即心有不甘,愿望未达。

比如留恋人世和亲人、爱人,像鬼妈妈养孩子的故事,还有《胭脂扣》里苦等十二少的如花。

比如冤死鬼,不甘自己有冤未申,仇人逍遥法外的,像《乌盆记》里包青天审的那只乌盆内附身的冤鬼。

有怨念的鬼很容易化身厉鬼,比如含冤受屈大仇未报的,也有心术不正恶人变恶鬼的。厉鬼形成常常是死亡瞬间的事,比如周星驰《回魂夜》里的老太太。尤其穿红衣在深夜12点死去,更是怨气深重,这个设定《回魂夜》里也有展现,应该是老太太的儿媳妇吧。

当然也还有另一种设定,是一缕怨气久久不散,经年累月渐渐凝聚成形,能量强大。这个设定很多小说有,我一时想不起来代表作了,以后再补吧。怨灵这个概念似乎是源自日本,跟我国的冤鬼、厉鬼概念差不多,现在很多我国的恐怖小说里也会直接使用怨灵的概念。


小说里对鬼魂的处理,通常只有三个办法,一如愿,二镇压,三净化。

鬼魂因为执念留在人间,报仇也好报恩也罢,一旦还了心愿,就可以毫无遗憾地离开了。此外就是通过暴力镇压,由驱魔人施展法术,或收服或消灭,一般来说最惨的就是后者,魂飞魄散永世不得投胎。还有就是通过佛法对怨气进行强力净化,超度灵魂投胎升天去往西方极乐等等。这个在大量鬼故事、恐怖小说中均有提及,比如《冤鬼路》系列、

对应到《妖猫传》里,白龙开始不愿杀害无辜,在被蛊虫侵入后,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用小猫来救自己的命与贵妃的身体。但是到白龙真正要死去的一瞬间,对贵妃强烈不舍的念头,激发了他的求生欲,注意这时候白龙的眼睛闪光了(影片中眼睛闪光代表欲望)。这时御猫走向白龙有一个大特写,看起来是邀请与接纳的意味,这个特性可以解读为御猫也希望拯救白龙,请他跟自己一起守护贵妃,也可以理解为白龙的求生欲使他眼中的御猫看起来有了感情。

我更喜欢前者的意味,御猫虽是动物,却有一点似有若无的感情,比某些人类更有良心,绝不抛弃自己的主人,它也不堪独自承受来自贵妃死亡记忆的折磨,亦不想自己孤独地活着。(主要是因为很多宠物真的会保护主人,而且特别怕主人出门不带自己,留它自己在家时总是无精打采的)

不管按哪种思路理解,总之白龙在死去的一瞬间突然不想死了,并且找到了如何生存下去的方法,他的灵魂进入了御猫的身体。注意电影中的台词是“我的灵魂跟御猫融为一体后”,既可以理解为白龙的灵魂占据了御猫的身体(御猫无意识),也可以理解为白龙的灵魂跟御猫的意识合二为一。沿袭前面的思路,我更倾向于后者。

同样的,不管按哪种思路理解,当白龙的魂魄进入御猫的身体,御猫便不再是原来那只小猫了,此时的御猫由白龙的主观意识所控制,严格来说这也算是白龙的第一次杀生了,虽然方式比较特别。

从不忍杀猫到主动“杀”猫,情感转折合理,戏剧效果非常强烈。


灵魂占据他人的身体or尸体来复合,有个名词叫做夺舍,跟借尸还魂的意义还是不太一样的,夺舍一般是活人主动发起的,还魂顾名思义是鬼魂的行为。并不是随便什么鬼魂都能随便找个人or尸体就复生的,一般要有法术辅助,或是奉了阎王的意。《牡丹亭》里的杜丽娘,应该算是还魂了,用的是自己的尸体,也是死而复生。

夺舍活人是禁忌行为,夺舍后不会是双灵魂共存状态,原来的人被迫死去。有部电影《夺舍》,忘记有没有夺舍活人的情节了,似乎是有来着。白龙的行为更接近于夺舍,区别在于被夺舍的活体是猫,网上我只搜到了夺舍动物尸体的记载,毕竟鬼题材中似乎没听说有讲动物鬼魂的故事,所以这可能是电影剧本的再创作,有点类似于《画皮2》小唯跟靖公主的合二为一。

夺舍和还魂的结果是活,还有一种常见设定是附身,鬼魂暂时附着在活人或尸体上,控制躯体的意识和行为,但这只是寄居不是融合,并不是真正的活着。例如电影中妖猫附身丽香去给陈云谯下毒,妖猫离体后丽香便恢复清醒。与此类似的还有用法术将魂魄强行封在尸体内,控制躯体,例如《无心法师》中张显宗死后的情节,他能控制身体的行为,却不能阻止身体逐渐腐烂,于是岳绮罗号称要帮他找一具最好的身体。


白龙变御猫,这是一次类似于死的行为,毕竟灵魂真正的出过窍,也失去了原来的身体,是很痛苦的。但他在御猫的身体里复活了,这时的白龙并不是鬼,而是猫身人魂,这就是为什么白龙去报复玄宗时,只是用爪子抓瞎了玄宗的眼睛(并不是胡玉楼里挖掉金吾卫眼珠的操作)。因为他只能借助猫身的力量进行复仇,人的眼睛是最脆弱也最易下手的部位,并且此时的白龙心态上还是人,思想并不偏激,报仇程度并未超出仇人作恶的范畴。眼睛在本片中是很重要的象征,它象征人类的欲望,白龙抓眼到挖眼是报复的升级,也是对人类有眼无珠被欲望蒙蔽不识真善美的讽刺。

玄宗之所以被攻击成功,一则因为年纪老迈,二则因为见猫会说话威胁心中恐惧,三则因为提起旧事心中有亏。玄宗失明的事情,虽然世人不知,但总会有人知道,就像陈云谯家有猫的事被下人传出,所以陈玄礼才能提前布局免于一劫,反手使出毒鱼这一招,杀死猫身白龙。当然,他保得了自己,却害了儿子儿媳,造成更大祸端。

此阶段的白龙,虽然没有什么太强大的力量,但是一只会说话的猫,亦可称为妖猫,这是妖异、诡异的意思,一只动物会说人话会攻击人还不够诡异吗。但在被毒死后,这时的白龙才是第一次真正地严格意义上的死亡,并且是在意外之下的被阴招所杀而痛苦枉死,出于对贵妃的不舍和替贵妃报仇不成的心愿,故而心有不甘,外加死状凄惨无人收尸,故而心怀恨意,如影片中借春琴之口所述,“一缕冤魂不散”,因此白龙的魂魄三十年来仍旧守着贵妃,逐渐凝聚成灵力强大的妖物,其实也算是厉鬼吧,但是跟一般的厉鬼不同,妖猫懂的东西更多,偏激而不失理智。


鬼的设定大家应该也不少见。一种是虚无缥缈的,伸手摸不到的。有些设定为人眼不可见,比如《聊斋奇女子》里连城死后,乔生是看不到她的,《回魂夜》里需要涂了牛眼泪才能看到鬼魂的存在。也有些设定为能看见,常见于人鬼情不了的剧情,相爱不能相拥这样的催泪情节。好像还有些设定为鬼魂可以自己控制是否被人看见的,搞笑类故事居多,一时想不起例子了,电影《开心鬼》系列可能采用过。

另一种鬼的设定就是可以有实体了,还能跟人亲密接触,类似《倩女幽魂》这样,只不过这样的鬼通常会设定为怕见阳光,没有体温,也没有影子。不过我才重看了这电影,发现小倩被姥姥鞭打时不仅会痛,还会受伤流血,而且她还能给水里的宁采臣度气,简直跟人没多大区别。说起来妖猫的设定倒跟这个小倩有些相似,所以后来会吐血,死后还留下了个身体。妖猫在胡玉楼一段的出现和消失,是虚实两相的,凝聚成实的时候甚至有影子。

实体鬼的类似设定,是由怨气、怨灵凝聚成的实体,暂时想不起例子,大概类似于《海上牧云记》精神游丝凝聚成人的魅灵,但不完全一样。电影中为祸作乱的妖猫,设定就类似这种冤魂不散最终凝聚成形的实体,它是鬼,也是妖物。

第二次死后的白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妖猫。这时的妖猫不是猫身,而是猫形,在白龙丢弃自己身体的时候,已经暗示他对做人失望了,加上他的灵魂吸收了御猫的灵魂,所以在死后化作鬼魅时依然选择了猫形,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妖猫大闹胡玉楼一段,他的现身是如ppt幻灯片的汇聚式“渐入”效果,中刀后又以消散式“渐出”效果消失,当他抓伤陈云谯的脖子时用的是爪子也就是物理攻击,挖眼(无爪痕)反倒不是物理攻击,再加上能附身(丽香),又能隔空操纵物品(还原玉簪隔空倒酒),很明显妖猫并非人魂妖身,也不是猫修炼成精的妖怪,而是可实可虚、灵力强大的鬼魅。

一只猫不可能活过30年,即使有个人类灵魂住在里面。像《无心法师》中的岳绮罗,被钉在棺材里百年容颜不变,是因为道士修炼妖术后投胎,非但魂魄不死,更重要的是有高强的法术,本身已非普通人类的肉体凡胎。白龙生前虽然会一些幻术、蛊术,但终究还是个凡人,不过是比常人多些本事而已,他的魂还达不到进入猫身就凭空法力大增的能力。活着的时候尚且不太能打,才被偷袭断了一条腿,进了猫身反而大杀四方,这不合理,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再次死后形成的厉鬼。


厉鬼有哪些害人的本领?设定也有几种。

一种是阴气伤人,多见于书生女鬼的故事,有法师驱魔人一类的看出书生印堂发黑命不久矣什么的,跟妖气伤人类似,比如《新白娘子传奇》里小青和公子的恋情。

第二种也很常见,利用幻觉伤人,和附身活人伤人。这种设定下鬼自身没有法术和物理攻击能力,但可以用幻觉吓人致死,比如《回魂夜》里房间变作高温烤箱,这个设定貌似还有个现实依据,我没有考证来源是否真实,大概是说曾经有个人不小心被关在冷冻车里,但冷冻车被断电了,按说人不会死,可这个人却死于冻伤,于是科学研究说心理可以影响、欺骗人的大脑,使人按照被骗的迹象死亡,并形成相应生理症状。很多恐怖小说里,把鬼打墙现象也解释为利用幻觉欺骗人的大脑,使人看不到真实的景象,也找不到正确的出路,比如书雅续写小红肠近卫队44号的《挽留朋友的鬼故事》。附身伤人没什么可多说的了,非常普遍的设定,大家应该都见怪不怪了。

第三种是实体攻击,鬼也能抓咬撕扯,或拿起工具伤人。比如妖猫在胡玉楼用利爪抓伤陈云谯。以下又是剧透,似乎有一部获奖小说《请把门锁好》就有这样的设定,印象中是死者身上or骨头上有好多牙印这样的情节,《十七栋男生宿舍》里有以斧杀人的情节,貌似小说灵感来自马加爵。

第三种就厉害了,一变鬼特别是厉鬼,瞬间能力超群,形式种类不限。对应到《妖猫传》里,修复折断玉簪,瞬间移动物体,隐身隔空倒酒,瞬间掀翻所有金吾卫,取一人眼珠于无形,一夜挖光一池鱼眼珠,让皇帝中邪七天七夜后暴毙,操纵乐师进而通过乐曲操纵他人,等等等等。并且厉鬼会继承活着时候的本领,所以妖猫可以施展幻术和蛊术。这个设定在恐怖小说很常见,提醒下后面一句是剧透,比如《冤鬼路》里就有驱魔人死后变成法力高强的厉鬼的情节。


《妖猫传》的一大主题是幻术,幻术不是魔术/戏法,不同于法术,不同于仙术。

幻术的特点是直接欺骗人的大脑,进而欺骗双眼。以卖瓜翁为例,只有一个瓜是真的,这个瓜是用来引导观众的幻觉里看到架子上的假瓜,也是在表演结束后切开示众让观众坚信幻术为真的,这就是空海所说的,“架子上的瓜只有一个是真的吧”。为了方便理解幻术,可以直接参考服致幻药or致幻毒蘑菇后,人会看见实际上不存在的画面,但这个画面多半也是有现实依据的。或者参考《黑客帝国》《盗梦空间》《黑镜》里,大脑会把虚拟当做难以分辨的真实。

那如何理解使用幻术的人呢?在古代文献里确实记载了一些关于方士、术士使用幻术的例子,按照我们科学唯物主义的观点给予现实的解释,他们可能是耍了戏法。

但在怪力乱神题材里,则不需要拘泥于现实,可以把幻术当做一种清醒状况下的催眠术。使用幻术的人,可以催眠其他人,让他们看到或看不到一些事物,比如黄鹤让人们看到并不存在的老虎和花瓣,白鹤少年让人们看见自己由人变成鹤(看不见自己并看见人化白鹤),妖猫让白乐天眼里看到的茶汤布满了蜘蛛网,比如丹龙让群众看到了不存在的西瓜,比如丹龙让空海把西瓜看成鱼头,干净的手看成了沾血的手,又比如丹龙让妖猫等人看不到躺在贵妃身旁的白龙尸首(幻术作障眼法来用)。

这个幻术跟前面所说的鬼魂害人的幻觉手法,差不多是一个意思,有些小说里会把鬼魂解释为一种能量,通过特殊的磁场来影响人的大脑,进而制造幻觉。

总之,幻术是无实物的,是虚幻的存在,只能看,却不能摸。一句话总结为,幻术不能改变物质守恒的规律,凭空创造或消灭物质。


法术,不太好解释,范围有点大。

像道士法师驱魔人的很多本领,非物理非实物的类似于需要加MP的那种,都可以叫做法术,比如《崂山道士》里的穿墙术,再比如《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南毛北马驱邪(对付鬼魂和僵尸)的本事。

但法术这个词的用处还挺广,再比如《济公》吧,大家知道济公是罗汉下凡,电视剧里老百姓都称呼他为神僧,会夸他有神通,法力无边,济公的各种神通,也可以称之为法术,受助的老百姓还会美称为仙术。

但法术不都是好的,也有害人的法术,也就是邪术,比如密咒诅咒、扎小人的巫蛊术什么的,所以法术是个中性词,而且是个挺大的范围,囊括了非实而虚的各类属灵的MP型的手段。


说到邪术,不得不提巫蛊之术(概念我直接引用百度百科了),即用以加害仇敌的巫术,起源于远古,包括诅咒、射偶人(偶人厌胜)和毒蛊等。毒蛊指用毒虫害人。又称蛊毒、放蛊、蛊术等。

这个概念大家在武侠和古装类小说、影视里都不少见了,像是写生辰八字扎小人诅咒什么的,《红楼梦》里赵姨娘就干过,用来诅咒贾宝玉,这是厌胜之术。

厌胜术在古代建筑木工里也有相关的学问,建筑风水什么的,见过一些小说专门写鲁班厌胜术的,这类小说通常会提醒不要得罪帮忙盖房、装修的泥瓦木匠,万一哪个懂厌胜术又存心报复,可能会搞得家宅不宁。


说到风水,突然想起来怪力乱神题材下还有一个大类别,五行八卦风水玄学,具体怎么分类我也不清楚又懒得查,算命先生看相摸骨、测算风水什么的都在这个类别。说到这一类不得不提一提好些年前看过的一部小说叫《古术》,又名《传古奇术》,讲的就是玄学为主题的小说,写得还是很精彩的,顺便推荐一把吧,高冷英俊有安全感的小哥不是只有闷油瓶一个,还有朝歌。

玄学小说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观了,而且还有自己一套合理的解释,比如隐身法靠的是一套步伐,始终站在别人的视角盲点,达到隐身的目的。这个设定比起魔法世界简单直接的隐身斗篷来,还是蛮有趣的。

还有一些像《茅山后裔》《茅山道士》这样的玄学小说,印象不深了,应该是我不太喜欢看。书雅的《晋中鬼事》系列里,好像有一部关于分金定穴、墓地风水的,写得也很精彩。《寻龙诀》和《盗墓笔记》也有提及相关的内容。


话题回到巫蛊术,值得一提的是蛊术,这个概念看过武侠的都不陌生了,金庸小说《碧血剑》等出现的五毒教就会使用,像《芈月传》这样的古装历史同人剧里也有芈月中蛊的情节。

蛊是蛊虫,蛊的种类很多,一般是指各种毒物毒虫经过拼杀后留下的最终胜利者。虽然蛊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来,蛊就被认为是能飞游、变幻、发光,像鬼怪一样来去无踪的神秘之物。造蛊者可用法术遥控蛊虫给施术对象带来各种疾病甚至将其害死。对毒蛊致病的法术,古人深信不疑,许多著名医术中都有对中蛊的症状分析和治疗医方。

所以蛊的概念是非常神奇的,可以说具有虚实两相(像不像光的波粒二象性),用在《妖猫传》这部以虚实真假为主题的电影里,跟幻术一样都是很切合主题的,哦对了,还要加上一项,前面说过妖猫作为有实体的怨灵也是可虚可实的。

TVB剧《极度空灵》有一集,蔡少芬演了个苗疆少女吧,对爱人下了蛊(好像是情蛊来着),后来发现爱人是渣男,又给爱人的女朋友下蛊,整个下蛊过程没有什么身体接触,神不知鬼不觉的。所以蛊术的神奇就在这里,下蛊是悄无声息的,方法多样灵活。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怪力乱神or灵异题材好玩的地方就在这里,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天马行空。从过往一些作品看得出陈凯歌对这类题材也很感兴趣,我估计私底下也是个爱看志怪小说,各种神话、传奇、漫画和动画的主,跟徐克一样,心里住着个好奇宝宝加浪漫少年。


怪力乱神题材里,除了鬼以外,常见的是妖精、精怪题材。动物或植物经过漫长的修炼后,有了法力和灵性,并能化作人形,比如猫妖、狐妖、蛇精、鱼精、桃树精、花妖等等。

修炼不易,耗费时间长,有些设定里还需要渡劫,这个大家不陌生了,网上段子里常有。如果有佛祖熏陶,或得了宝贝,可加速修行,比如《白蛇传》某版传说里,白蛇抢先王八一步吃了吕洞宾卖的汤圆,《新白娘子传奇》里,则是白娘子偷了法海的丹药,《青蛇》里的蜘蛛精,则是在寺庙受了熏陶,有了灵性和佛性。

还有些题材拓展类的,像《犬夜叉》里的半妖是人跟妖(有人形的妖)的后代,诸如此类。

神仙类就不多说了,盘古女娲夸父嫦娥等各种神话,还有《西游记》《封神榜》《山海经》什么的,大家都不陌生。仙法也不多说了,似乎记得可以不符合物质守恒定律的,不像济公师父还要靠法术骗坏人的钱来帮助好人。

动植物等等各种非人类修炼,有时是为了做神仙,有时却是为了做人。比如《新白娘子传奇》里白素贞先是产子,生下来投胎的文曲星许士林,后来又被观音带上天,也算是修成正果了。《青蛇》里也特地强调了这一点,法海看到白蛇生下人类婴儿,警觉白蛇已经不再是妖而是个人,心中的震惊难以言喻。《海上牧云记》里的魅灵,也是幻化成人形,还能跟人类繁衍后代,只不过后代是半人半魅。《妖猫传》里在妖猫发现贵妃尸首被丹龙带走后,仰天长啸继而吐血,这里其实还是满奇怪的,鬼魅修出实体不代表修成生物,吐血太不应该了,可能是为了表现妖猫的急火攻心所以忽略了设定上的问题吧。


怪力乱神题材下有两个常见的主题,一个是追求至高的力量,一个是追求永生的能力。

前者无需多言了,标准的爆米花题材,什么黑暗势力大反派妄想统治世界,甚至精神洁癖想要清洗世界什么的,应该都见过不少了,这个主题在武侠、玄幻、科幻题材中也非常热门。

后者相对偏哲学些,通常是用生命的探讨了。有人为了长生,不惜修炼邪术,作乱害人,有人却因为无意获得永生的能力,一次次看爱人好友离世,永远忍受孤独,痛苦不堪一心求死。

随便举几个例子。

前面说过的《无心法师》,岳绮罗就是修炼邪术长生后害人作乐的妖道,无心则设定为隔段时间便会沉睡丧失记忆,才能抵御长生的日子里失去爱人好友的痛苦。

港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况天佑和山本一夫被僵尸王将臣咬后变为不死僵尸,山本一夫靠着财富和地位吸人血为食,况天佑却把消灭山本拯救世人作为唯一使命,在这个过程中一次次面临着是否要把生命垂危的爱人变为僵尸的痛苦选择。

日漫《人鱼之森》里,吃下人鱼肉可能变为怪物,也有个别体质的人会获得永生,这些人的肉又可以让人鱼吃下恢复青春。于是有人寻找捕杀人鱼以求长生,有获得长生的人在路上寻找正常衰老死亡的方法,有人拿着人鱼肉不惜害人也要为自己找个伴,而人鱼也反过来豢养人类以求重获青春。

我印象挺深刻的是论坛上有个没写完的连载小说叫《如果永生会怎样》,讲一个边陲小国的国王在大兵犯境前与魔鬼做了交易,从此这个神秘的小国消失在茫茫沙漠里。后来好像是唐代吧,一个大将军送公主去和亲,无意间走入沙漠找不到出去的路。再后来就是两个现代人,一个警察捉小偷,两人在追逐中也踏入了这片沙漠,看到许多神奇又诡异的事情。在这个叫做豁实枪凤的地方,人死后还能在大祭司做法下复生,也就是灵魂不灭,坏就坏在如果尸体完整还好说,如果灵魂在残缺的石块或白骨中复活可以说是很痛苦了。印象很深的是闯入的一个将军,因为杀人被当地人惩罚,用一种特殊的枪(似乎是枪身木棍会生根发芽)戳在身上不同位置,活活钉在墙上钉死,疼痛程度无以伦比,然后在大祭司的祭祀中反复活过来再痛死,想想就恐怖。

其实这个概念在《黑镜》里也有,比如最新的第四季第一集,虚拟宇宙游戏中的数码意识们是有痛感却不能死的,他们的生死都掌握在邪恶的程序员船长手里,最终那个父亲选择了救出同伴们,而自己将被困在这个宇宙里,被烈火永世烧灼,痛而不死,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不再被复制成数码意识接受船长的暴戾摧残。而他的儿子当初第一次被复制,就是被推出了飞船,急冻后碎裂(按设定也会痛而不死),后来他听命于船长,应该是换来了儿子的第一个复制品被船长赐予死亡。

在永生概念上,科幻走得更远。比起肉体永生不老不死,或记忆不灭的轮回投胎/灵魂夺舍,《攻壳机动队》里灵魂与网络结合的永生,还有《黑镜》里数码克隆意识在计算机程序内又或以全息形象永生,等等等等,已经脱离了肉体的束缚,上升到了对生存、意识、人、灵魂等问题的哲学探讨。

还有个类似永生的设定,比如《盗墓笔记》里暗示的续命,这个有点点敏感,就不多说了。

除了以上两个题材,还有些近似题材,类似《剑雨》中的大太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自己重新完整这样的,总归逃不开人的几层马斯洛需求啦。


哎呀,突然想不起还有哪些要写的了,睡觉前总是思路活跃想起很多东西,打开电脑就会通通忘掉,这篇也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天了,那么,先就到这吧。

期待看到更多有东方韵味的怪力乱神电影。

翻了翻发现本文写得怪长的,谢谢观看。

编辑于 2018-02-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