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景山街道“百街千巷”谈遗产保护的意义:守护我们来时的路

从景山街道“百街千巷”谈遗产保护的意义:守护我们来时的路

导读:“遗产保护从来不是一件个人的事,而是一个群体的事。”我们就景山街道“百街千巷”环境整治项目采访项目负责人阎照时,她说道,“景山项目其实只是我们践行遗产保护基本原则和基本理想的基础工作中一个特别小的点,但从这个项目中,我们能找到遗产保护的意义。”

受访人:阎照,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遗产研究中心历史文化名城研究所副所长
采访人:少女W


Q、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景山街道“百街千巷”环境整治项目吗?有什么亮点是您觉得印象深刻的?

阎照:

“拆违以及封墙堵洞”之后,北京核心区很多街道都在做后续的修补、提升工作。我们负责的景山街道在北京中轴线附近,作为“文化精华区”有相应要求,所以这次的工作更多是从恢复街道风貌和胡同氛围的角度去做的。

项目区位图

本次项目中,需整治胡同共有58条,里面有很多类似于毛主席故居、京师大学堂文化点之类的地方,所以工作的第一步就是文化脉络的梳理。这些地区的风貌历史上是什么样的?这些街巷历史格局(比如对比乾隆地图的格局)有没有改变?各个街巷和院子有着怎样的历史故事和文化内涵?

文化脉络梳理

接着就是对每条胡同进行规划上的定位,哪些街道是皇城风貌彰显型,哪些是街区民生服务配套型,哪些是居民生活型等。

分类之后,那些对着、沿着景山的街巷,就需要做重点集中力量实现风貌提升,以传统特色展示为主;而像沙滩北街、沙滩后街那样的民生服务配套型街道,可能拆违和封堵之后,整个大片区都没有一个商业服务点,所以我们就按照居民的500米生活居住范围和15分钟生活圈做了一系列业态分析,梳理出11类必备的生活服务业态,并把这些业态科学地安置在街道里,凸显其作为承担居民生活保障的服务职能;还有一种类型,比如三眼井,它是一条既有文化内涵,又生活型的居民小街巷,在恢复风貌的同时,也会根据居民的需求,在风貌、小的街巷环境方面做一些小的整改。比如,将封堵后的墙面依据胡同传统风貌特点修复街巷环境,结合传统做法为居民解决残疾人坡道以及出入口坡道防滑设计等问题。

效果图

大家都知道规划项目难的不是技术,而是落地。既然统一做了规划,有些东西就必须按照规划来施行,墙是这样,门窗也是这样。墙比较好处理,但是门窗就不好做了。以前居民买的房门大部分都是欧式的,影响风貌,按照以往的设计流程一般是我们统一设计好门窗然后施工队统一安装,后来发现这种方式不好管控,同时居民也会有意见。所以这一次,我们尝试了一种新的互动方式:根据传统风貌特点和房屋尺寸,设计了多种院门、屋门样式和颜色让居民挑选。

三种不同样式的门,来源:北京东城

我们还专门定制了能内开内倒的窗户,它的通风面积和采光面积都比传统的推拉窗户大,能防盗防晒防雨淋,比之前他们用的那种设栏杆的老窗户要好很多,也同样做了不同的样式、颜色让居民挑选。

定制门、窗户效果

专门定制了入户调查表和样式选择图册一户一户的做意见征询,做完立刻施工,这样的效率很高,而且不是形式化,而确实是一步一步解决问题。如果居民还有别的要求,该为民服务就为民服务,施工队能顺搭帮忙做的,也给人家做做。

Q、这种项目有些什么难度?

阎照:

专业不是问题,但是要让这些人能够达成共识,真的是个特别难的事。

比如,有些建筑我们都已经定好屋顶、墙等的修复工艺或者门窗样式,施工过程中实施得不对,我们就赶紧给街道沟通,街道再让施工队返工。其实对保护的重视程度和对风貌控制重要性的认识大家都有,但具体保护方法和手段的共识就得靠我们各方在具体实施阶段一点点磨合以及我们的坚持。

整治前后对比图,来源:北京东城

整个过程中,协调各个部门也是特别难的一件事,协调不好就是最大的浪费,协调好了就能最大程度地提高效率和节约。

比如我们街巷环境提升工作中不仅仅是铺地和街角绿地的改善,还涉及到管线入地、电信电表归置、植物配置、交通设施配套、多杆合一等工作,这些都对应不同的部门,虽然这些工作不在这次的工作范围内,但我们也充分沟通协调,在区里和街道的支持下实现各相关方操作时序和要点的无缝对接。我们整合了规划、建筑、景观三个专业共同工作,规划负责宏观层面的定位、历史研究、设计原则、明确每个地方的设计重点以及各相关方和实施程序的统筹;建筑处理建筑风貌,铺地、景观节点、花池小品就由景观出马。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协作模式,也是清华同衡专业协同的优势,从规划到建筑再到景观一次性解决,所以我们的工作推进很快,也得到了各方的认可。

景山项目某胡同实施后效果
整治前后对比图

Q、需要保护的老城和风貌远不止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很多偏远的乡县也有很多类似的文化遗产需要保护,但可能因为多方面的原因,很多珍贵文化遗产的保护面临巨大的压力,您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阎照:

很着急,也很痛心,所以我们做了“火塘计划”,到现在做了四年了。

这个项目的缘起,是我们在湖南做侗寨的申遗研究,但发现只有县里面重视这件事,到了乡和村民这儿,他们对村落保护的事不太关心,甚至不知道有这事。我们身在北京,也没办法像地方院那样天天待在那儿,所以就想有一个遗产教育和沟通的机制,把文化遗产的理念传播给他们,告诉他们侗寨是很有底蕴的,完全可以跟故宫、长城媲美。之后就做了这个计划,背着投影仪去宣讲遗产保护,带着志愿者去学习当地的文化技艺。一方面志愿者体验到文化遗产的魅力,另一方面,地方通过这种活动,会提升他们的文化自豪感,逐渐让他们自己形成这样的意识,甚至我们还为当地培养几个遗产保护的带头人,作为我们的在地“触角”。

“火塘计划”

有一次我们在一个申遗村寨听墨师(就是当地的木匠)讲工艺,现场有当地的县长、乡长、村长、墨师、寨老、款师,还有我们志愿者。突然就有学生站起来问,我们家就是隔壁县的一个寨子,也是个挺好看的苗寨,为什么我们寨子没有申遗?当时那个申遗村的人就特别自豪,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申遗,我们和你们如何不一样等等,我们就正好趁着这个点说,这就是你们的价值,你们村有够世界遗产的价值,所以你们能申遗。听了之后,自豪这俩字儿真的是写在当地村民的脸上。

其实规划本身就是具有社会属性的,所以公众参与和前期的价值观传播非常必要,统一共识,协调好各相关利益方,在后续实施中形成行动的合力等等都是这些前期工作所带来的益处。但现在我们发展的节奏太快,在各种项目和工作中有还能侥幸逃避这个必须付出的成本,或者说还没有认识到这个成本的重要性,但总有一天,这些都会是我们不得不去付出的。

Q、做文化遗产保护这样的项目需要注意些什么?

阎照:

我在做项目时,经常会跟甲方/政府交流一个内容,就是文化遗产保护要关注的三个关系:

1、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的关系

有人说“文化遗产保护”会影响到一部分人的个人利益,其实这从遗产的基本共识上是有说法的。

首先,文化遗产保护关乎公共利益比如世界遗产,它是为了全世界保留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遗产,它所关系到的是全世界范围内所有人的公共利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关系的是这个国家必须要传承延续的珍贵遗产,这是国家人民的利益;省级、市级文保是指它至少在这个文化区域范围内非常有代表的遗产,代表的是整个区域的公共利益。所以我们现在讲的历史街区、文物等等,这些遗产都是具有公共利益属性的,在这个前提下,住在这里的人也就需要牺牲一部分自己的利益来保障这部分公共利益。但是,不论从世界遗产还是遗产保护体系来说,就需要有针对那些牺牲个人利益群体的补偿机制以及保障机制,从而实现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的平衡。

遗产都是具有公共利益属性的,在这个前提下,住在这里的人也就需要牺牲一部分自己的利益来保障这部分公共利益。

目前在国内我们的相应机制还不够完善,但在国外这种机制是非常清晰的。比如在德国,居住在历史街区里,有一定风貌的建筑要修缮,居民如果满足政府对建筑修缮的规制、工艺、材料、技术等等,政府是会对他进行一定的政策补贴的。涉及到街区风貌的核心要素,比如关系到建筑结构、墙面、屋顶的修缮,就可能补贴到100%,对风貌稍微有一定影响的要素,可能就补贴50%或者30%等等。而这些补贴也并不是全由政府埋单,他们有非常多样的资金保障机制,比如慈善基金、文化基金、各种税收补助等等,是一个非常多元的组合方式,用一部分共同的利益来补偿这部分人。

2、短期和长期的关系

比如这次承担的快速恢复景山街道风貌的“百街千巷”环境整治项目,我们需要处理好短期和长期的关系。短期是快速恢复好风貌,奠定一个基础的胡同环境和风貌,但是长期来说,需要一个好的管控体系,这个管控体系就是保障环境整治后面实现应该如何管,不仅仅屋顶、墙这些要素,更是整个院子、整条街巷,居民房屋修缮应该如何管理、有什么标准、走什么程序等等,这才是能够长期保持风貌的长效机制。比如一个大爷想把他的房子改一改,他应该通过什么途径、什么渠道去审批,审批的那个人知道应当用什么标准来判断他能否过审。目前北京编制的各种导则,就是实现长期管控的非常重要的保障之一。

景山街道项目某胡同实施后效果

3、空间载体发展和文化软实力的关系

保护文化遗产的同时,也在保护这里面的人,这些人对这个地方有了文化认同,就会以住在这里为自豪,他们就代表这个地方的人的历史,其实这是硬性和软性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居住街区里面的居民,他们对这些胡同的前世今生如数家珍,这些都是他们生活的记忆,也是这些胡同的记忆。还有很多老的手艺人、老工匠等等他们都是这些胡同的活的文化。激发这些居民对胡同文化的弘扬,让他们成为胡同的讲解员和展示人也是彰显咱们胡同魅力非常重要的点。

这三点都非常关键,但该如何去渗透、落实,要花很长时间去研究的。所以我们也一直在通过一些方式去呼吁这些事。

Q、积累了这么多年的遗产保护工作经验,您有什么感触吗?

阎照:

景山项目其实只是我们整个遗产保护工作体系中一个特别小的点,但这个项目是我们践行遗产保护基本原则和基本理想的基础工作。

遗产保护本身不是一个学科,不是一个独立的东西,但它有很重要的意义。为什么这些东西要保留,为什么胡同不能拆,为什么要按照传统的形制去保护,因为拆了之后未来的人可能,就不会知道过去还有这样的居住模式,不知道老的四合院蕴藏着什么样的人居环境与智慧,不知道胡同包含着什么样特色的社会组织模式和社区精神。

如果要最大程度地阐释遗产保护的意义,我的导师刘克成当年说过的一段话我觉的非常恰当,大意是:

人类发展的进程就像在一个封闭的管道里面行走,其实是没有方向的,我们现在所说的发展和前进,只是我们所谓的“在往前走”,但是这个管道里具体的方向在哪,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努力地往前超、往前赶,但其实我们不能确定我们走的路是对的,如果有一天我们停下脚步了,回头想看我们来的路在哪,想看看这个方向是否能够纠正的时候,但发现根本找不到了,这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而我们这群做遗产保护的人,就是在人类小步快跑的节奏过程中,尽量地去记录它,保留它,让它的每个节点都能有一个印记,一个能够辨识我们走过来的历程的印记,这样也许某一天,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们能回顾自己来时的路,从过去来找到突破困境的可能。

我们要去记录和保留的就是这些基因,文化的基因。


文中配图处特殊标注外均由阎照所长提供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