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那些晦涩难懂的性暗示

《金瓶梅》中那些晦涩难懂的性暗示

作为中国古代自然主义流派的代表作,《金瓶梅》一书,虽然并没有列入四大名著,但名气估计比四大名著还要高——这得益于书中充斥着的“你懂的”的片段。“艳名”之大,不夸张地说,许多人读《金瓶梅》,就是抱着看古代小黄书的心态去的。

然而绝大多数人一翻开书,就会发现,这本《水浒传》的同人小说,其细腻程度远超本体。尤其是里面的明代市井俚语,既生动又看不懂:比如第十三回出现的西门庆胯下的“银托子”是为何物,第二回王婆跟西门庆说的“疯话”到底何意等等。明明知道这些都是些“下三路”的暗示,偏偏晦涩难懂,不仅没有让人“脸红心跳”,反而“这是啥、这又是啥、这TM又是啥”。

作为一部通俗向的小说,这些“黄段子”在当时应该是很好理解的,但该书成书于明代隆庆至万历年间,距今已逾四百余年。时代变迁,使得彼时和今日的人们的生活环境、语言习惯发生了巨大变化。要想搞清楚这些,不如从《金瓶梅》的本土译本入手——满文版《金瓶梅》。


满文版《金瓶梅》成书于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相对今日大大接近原书成书时间,一些市井俚语、风俗之物的原貌能够得以重现;况且译者满汉文水平都很高,在翻译上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汁原味。这样,从满文译文入手,就能知道汉文原文到底在说什么了。

比如那“银托子”,第一次出现在第十三回。西门庆翻墙与李瓶儿幽会归来,被潘金莲发觉。后者质问西门庆之时,原文说:

.......说着一只手把他裤子扯开,只见那话软仃当,银托子还带在上面.......

原文中,我们能够羞涩地猜出,这个“银托子”应该是种情趣道具,但“托子”是什么,不得而知。在满文译文中,却直截了当地说明了这个“托子”就是“muheren”,意思就是“环”。“银托子”就是一个银环,套在“da ergi”(根部),用以“助兴”。当然,我们不建议小朋友进行模仿......

再比如著名的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之中,西门庆与潘金莲调情之际,让她叫自己“达达”。这“达达”何物?难道是达达狼(雾)?一看满文译文,真是劲爆——“haji ama”,就是“亲爸爸”之意——不仅是角色扮演,还是重口味的角色扮演。所以说,论起重口味,可不是今人的专利,古人也不遑多让啊.......

这其中,最惹人注意的,当属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中的王婆的“疯话”。西门庆有意勾搭潘金莲,又苦于没有门道,就在潘金莲家旁的王婆茶馆里进进出出,又跟王婆打听隔壁的潘金莲的信息。谁料到王婆早就心知肚明,直接回答说:

他家卖的拖煎阿满子,干巴子肉翻包着菜肉匾食饺,窝窝蛤蜊面,热烫温和大辣酥

这一看,啥玩意啊!就跟我看GRE卷子一样——拆开来每一个字都认识,连起来不知道啥意思。大体上能看出卖的都是吃的,可没一样听说过。而且,武大/潘金莲家明明是卖炊饼的,王婆怎么说了这么一堆东西?西门庆听完之后,又“笑道:‘你看这风婆子,只是风。’”,西门庆到底听懂了什么?

关于这段话,有这么一段逸闻。1979年,钱钟书先生随中国社会科学院代表团访美,曾至柏克莱加州大学东方语文学系座谈。张洪年教授就此向前者请教。钱先生回答说:

“这是一句玩笑话,也就是西洋修辞学上的所谓oxymoron,像是古董nonel antiques(古董雷管)便是。像河漏子既经蒸过,就不必再拖;大辣酥也不可能同时具有热荡温和两种特质。据此可以断定是王婆的一句风言风语,用来挑逗西门庆,同时也间接刻画出潘金莲在《水浒》中正反两种突兀的双重性性格。”

钱先生将王婆这段话认定为矛盾形容法,类似今天说的“高烧52度还坚持开演唱会”“双腿粉碎性骨折还坚持练舞”之类的高级黑段子。

这样解释,确实是很通顺的解释。但从满文译文上看,则也可以作出另一番解释。这段话的满文译文为:

“caruha a man zi sere efen, kataha fefe i gese fudarame yali sogi be do sindame araha ajige giyose, o o sere efen,tahvra yali sindaha hangse, halhvn wenjefi nesuken buluka oho darasu i jergi jaka kai”

这句话里,最触目惊心的就是“fefe”一词。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词儿啊,就是......女性的....某不可描述的部位(提一句,在传统相声《学满语》里,里面那句满语里就有“佛佛”二字。由于满语没有fofo一词,再考虑北方方言中经常将元音o发为e,说明可能当年相声前辈被骗了.....)。这个“干巴子肉翻包着菜肉匾食饺”就是“风干的(kataha)pussy一样的翻着包馅儿的(fudarame yali sogi be do sindame)小饺子”——具体形状读者可以自行想象,我不能再描述了,我才从小黑屋出来......

其他词也高雅不到哪去。“窝窝蛤蜊面”,就是放了蛤蜊肉(tahvra yali)的面条——蛤蜊比喻什么,老司机都懂的;再有,大辣酥(darasu)一词,来自于蒙古语,即动物奶酿成的酒——这味道,看过小黄文的都懂.....如此“形色味”三者结合,西门庆不笑就出鬼了。

由此可见,《金瓶梅》中那些今人看起来摸不着头脑的小玩意,还有晦涩难懂的性暗示,其实就和今天网上的老司机开车差不多。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当年的黄段子也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令后人生的不是戏笑而是困惑了。不过,这层面纱揭开好还是不揭开好,这些性暗示是晦涩一点还是翻译直白一点好,那就见仁见智了。



欢迎关注微信号“满语志”

编辑于 2018-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