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特朗普一样,我们都是种族主义者

和特朗普一样,我们都是种族主义者

特朗普又一次因为大嘴巴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在最近的一次移民政策会议上,他提到不欢迎某些落后国家的移民,例如海地或一些非洲国家,更欢迎先进国家的移民,例如挪威。

本来这个说法没什么问题,但他用了一个形容词来形容那些贫穷落后的国家:“shithole country”(粪坑国家)。此言一出,举世哗然。

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在争相辩论,特朗普是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目前看来,肯定这一说法的舆论占了上风。有人已经把“shithole"(粪坑)一词的大字报贴到了川普酒店的建筑上。

特朗普到底是不是种族主义者?

为了能够解释清楚这一个问题,我先举一个例子。

最近,CNN在一档谈话节目中访问白宫顾问Stephen Miller,主持人Jake Tapper表现出一副不满意对方回答的神情,在对方还没说完话的时候,粗鲁地打断对方,意外地停止了访问。

很明显,CNN主持人的做法是非常不专业的、情绪化的,对来宾表现出极其的不尊重。

其实,这种行为就和特朗普总统的言论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特朗普被扣上了“种族主义者”的帽子,而CNN主持人安然无恙。不知道这位CNN主持人面对一个黑人受访者,敢不敢也这样。

几乎所有人都同意,特朗普是一个虽文化程度不高、但精明强干的无耻大奸商。对于这种人来说,道德的约束是非常小的,他并不在乎自己是否符合社会礼法,是否温良恭俭让,是否被人们看成流氓无赖。

作为一个大奸商,他一切都以利益为出发点,不怕得罪人,不怕说错话,也不怕睁眼说瞎话。

现在他当上了总统,表现出的仍然是一副这样的嘴脸,丝毫没有总统该有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专业,对其他国家和身边的人也不够尊重。

但有这种性格特点和为人处世哲学的人,很难会是一个种族主义分子。

种族主义者都是头脑发热之徒,衡量任何与种族相关议题倾向一棍子打死,这样才配得上种族主义者的称呼,比如宣扬种族灭绝的希特勒。

种族主义者才不会跟少数族裔理性分析利弊得失,也不会跟你精明算计生怕吃亏,非我族裔,其心必异,怎么会让黑人进入他的内阁?怎么会让华裔担任部长?怎么会雇佣少数族裔进入他的公司?

当然,你非要说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我也可以承认。我知道我可以找出他不是种族主义者的理由,你也可以找出他是种族主义者的理由。

因为按照对“种族主义”宽泛的定义,包括我们在内,每个人都一样,其实都可以算是种族主义者。

因为,我们每个人从内心深处,都会重视自己多于重视他人,重视与自己相近的人多于重视与自己迥异的人,这是由生存基因决定的人性。

扩展到种族和民族的范围,形成了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是非常自然的现象。

这种判断有进化论和遗传学的科学依据,用牛津大学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的话说,这反映出“基因的自私性”。

实际上,你的表情和行为会展示“自私的基因”,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种族主义或民族主义倾向。只不过,我们没有特朗普那么明显,那么口无遮拦而已。

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吧!

当你在深夜的纽约街头,见到一个壮硕的黑人男子迎面向你走来,难道你内心一点儿都不会产生恐惧感?当你跟他快要擦肩而过时,你的心会不会砰砰跳?

王朔曾经提到,他有一次晚上走在美国街头,见到对面来了一个黑人,他赶快跨过街道另一侧,没想到对方也打算从另一侧避开他这个黄种人。

如果以此论断,双方都是种族主义者,是不是显得有点可笑?

但是,当你见到黑人便感到恐惧,血压上升、心跳加快,这确实可以证明你是一个种族主义者,证明你歧视黑人同胞。

你扪心自问,如果对方是一个白人女孩,你会有同样的恐惧感吗?

你可能觉得冤枉,会解释说,这是因为对方性别和身材,而不是肤色问题,但这种解释在讨厌你的人那里,显得毫无说服力。

他们只会揪住你对待肤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和感觉,来指责你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这正是特朗普现在遇到的问题。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回到shithole这件事情上。

我不得不说,实在不好意思,跟挪威这样的高端国家比起来,非洲和中美洲某些极端贫穷和落后的国家,确实很“垃圾”,或者用特朗普的词,很“屎坑”,你一辈子都不会想去。

“屎坑”里的人,却在拼了命偷渡到美国去,冒着死亡的风险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住在“屎坑”里,生活在美国的人和已经移民到美国的人却不肯承认。

但是,你觉得“屎坑”脏乱差不想去,或者“屎坑”里的人想往外跑,并不代表居住在“屎坑”所有的种族都是该死的,都是低能的,不代表“屎坑”里一无是处,也不代表“屎坑”里的人到了别的地方不能有所成就。

我们知道,造成贫穷落后的因素非常之多,比如地理条件、历史原因、体制问题等等,种族原因可能根本排不上号。

很可惜,他们恰好是黑人为主的国家,而挪威等发达国家恰好是白人为主的国家。

很明显,特朗普所谓的”shithole“,说明的是经济差距、教育水平、国民素质的问题,根本没有提到种族,他更希望发达国家居民能移民来美国。

同时,他还特意提到了欢迎重视教育的亚洲国家的移民,但这一句话却被许多舆论有意忽视了。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许多媒体人不够客观中立。

他的言论说明了两点:他并不反对移民、他看重移民的质量。

想起我当年留学时,曾给《渥太华公民报》投稿,呼吁加拿大借由日本福岛事件,号召不爱移民的日本人来移民,因为日本高素质人群的到来,可以大大提升加拿大由于落后地区来的难民太多而正在下降的国民素质,以及有助于加拿大的经济发展。

此文得到了该报编辑的赞赏,并没有人骂我“崇日媚外”或歧视落后地区的族裔,或反对其他少数族裔的难民。

她知道我在认真讲道理,她知道我是为了整体社会的利益考虑,她也知道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少数族裔。

稍微有脑子的人,都能明白特朗普想表达的意思,可为什么却还有这么多人因为“shithole”一词给特朗普扣上“种族主义者”的帽子?

原因很可能是:他们本来就讨厌特朗普这个奸商,只是借由此事来泄愤。

例如《纽约时报》刚刚发布一篇评论文章,两位作者列举了特朗普曾经的言论和行为,试图证明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作者的上纲上线,让我感到好笑。

在作者拿出的许多例子里,特朗普只不过是在谈论一些现象,例如暴力犯罪、教育缺失,或者是为了他自己的目的,无耻地攻击竞争对手。

但是,这些行为在作者眼里,却都跟种族挂上了钩,引申为特朗普是在歧视少数族裔。

读了这篇文章,我不得不怀疑,两位作者比特朗普更像是种族主义者。

我们详细地举其中一例,看看两位作者如何比特朗普更种族主义。

1989年,纽约中央公园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强奸案,受害者是一位正在公园慢跑的投资银行家,被强奸和殴打至重伤,在医院昏迷了12天,严重失忆。

随后,有五名黑帮成员被指控并认罪(后来证明实施强奸另有其人,但他们参与了其他多起袭击)。

当时,地产商特朗普一怒之下花费8万多美元,在《每日新闻》买下整版广告,要求恢复死刑、严惩罪犯。

在整版广告的开头,特朗普表达出对纽约治安问题的痛心疾首,他说:“许多的纽约的家庭,不论是白人、黑人、西班牙裔还是亚裔,全都不得不放弃在公园休闲的快乐……野蛮的畜生在社区肆虐,遇到谁就把他们扭曲的仇恨施加到受害者身上。”

整篇文章没有煽动歧视任何种族,纯粹是在谈司法体制的改革和加强纽约的治安,连这起案件都没有提到。

但是现在这两位作者为了给特朗普扣帽子,却偏偏故意强调受害人和嫌疑人的种族差别,以此来证明特朗普是一个种族主义者,证明他仇恨黑人和西班牙裔等少数族裔。

这种水平的文章能够在《纽约时报》出现,我实在没什么话好说了。

指控一个人是不是种族主义者,应该先定义什么是种族主义。如果是极端种族主义者,触犯宪法的核心价值,我们当然要强烈谴责。

不得不承认,在美国,种族歧视确实存在,我曾经在美国长大的同学也跟我讲过被歧视的经历,反对种族歧视的声音必须存在。

托马斯·索维尔在经典著作《美国种族简史》一书里写道:“肤色在决定美国人的命运方面,显然具有举足轻重的分量”。

但是,把种族主义扩大化、政治化,滥用种族主义的帽子,反而会适得其反。

说到底,所有人都可以被证明是种族主义者,关键还是一个程度问题。

最后,能被两党都相对尊重的共和党议员Rand Paul医生(很有名望的老牌议员Ron Paul之子)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

在接受NBC采访时他表示,虽然特朗普完全可以用更好的表达方式来表达同一个意思,例如“经济落差地区”,但是只因为他的说法比较难听,就给他扣上种族主义者的帽子,“这是不公平的”,扣帽子无助于两党达成移民政策的妥协。

Rand Paul认为,媒体上有太多反特朗普的人已经近乎疯狂了,失去了基本的理性思维和客观判断,这么做是在摧毁现有的解决方案,毫无积极的意义。

这种态度才是最理性的,情绪化只会造成更大的社会撕裂。

我以前只发现支持特朗普的人都很容易情绪化,轻易地就被煽动,有太多无知的美国农民,现在却又发现,反对特朗普的这群人,似乎也不遑多让。

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分析说,美国的各个种族在经济、生育、寿命、犯罪、智商及酗酒这些社会特征上都有相似的差异性。

也就是说,作者否定了对种族与收入之间因果关系的夸大。

看来,我们没必要把什么事情都归于种族歧视,非要把经济落后跟种族挂钩,这是一种表面化的思维方式。

这么做,只会忽略了更重要的、更根本的问题,更难以达成对社会有积极作用的解决办法。

奸商总统特朗普是不是种族主义者,真没那么重要,这种辩论无聊透顶。就像我们身体内“自私的基因”,也不是我们能够轻易消除的,根本不必多想。

我们应该真正关注于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如何通过心平气和的谈判与切实有效的政策,打造一个更文明、更高效、更自由、更平等的现代社会。


公子沈

2018年1月16日

防失联加个人微信号:gongzishen2016

首发于转世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I (id:gongzifantang2),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