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硬糖
首发于娱乐硬糖
网剧、热搜、追星APP…那些你没听过的“小鲜肉”,是怎么量产的

网剧、热搜、追星APP…那些你没听过的“小鲜肉”,是怎么量产的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如今小鲜肉的更新速度,已经严重影响女性的自我感知。像硬糖君的中年少女,越来越困扰于“你知道xxx吗?就是在xxx剧里演男二的啊!”这样的问题。面对别人尖叫欢呼的小鲜肉,自己却认不出脸、叫不出名字,那种羞愤难当,丝毫不亚于脱发困扰。

当类似的灵魂拷问越来越多,明明每天都在努力追赶潮流的硬糖君也难免心生疑惑:难道真成老阿姨了?


其实有时候不是人易老,而是这年头的偶像已经多到超出了我们的精神容量。流量、热搜、粉丝,新型偶像们目标明确,定位垂直,而且越是深耕小众市场,越显得热度惊人。

他们的包装和走红路径,也显示出这个时代娱乐圈独特的操作手段和商业逻辑,并且带动了这条造星产业链上的大量媒介产品共同致富。

我们的目标是:线上登热搜、线下被接机

前阵子,朋友圈被“18岁”刷屏,人们还在感慨90后已全部成年,小鲜肉和小花们却早已将受众群体收紧到了“95后”。

1月11日,硬糖君应邀参加的QQ空间兴趣部落举办的“心赏之夜”,便是这样一场95后的盛典。对于已经被隔离出这一年龄圈层的硬糖君来说,则更像是一场脸盲大会。

本质上,“心赏之夜”是一场颁奖典礼,它为吸引来众多95后粉丝的“明星酋长”颁奖,30余位新生代偶像身着华服闪亮登场,包括黄景瑜、毛不易、徐海乔、王广允、马伯骞、YOUNG-G、姜潮、王一博等等。


上图的新生代偶像,你能认出几个?硬糖君简直觉得,这些青春的面孔和名字,都可以成为测试心理年龄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了。于是,出现了如下对80后非常“不友好”的稿件标题:


这些让老阿姨眼花缭乱的新生代艺人,虽然硬糖君既说不出他们的代表作,也分不清脸长啥样。但从台下为他们应援呐喊、气势狂飙的粉丝来看,TA们的确正在茁壮成长。

这类新生代艺人的走红路径,通常是因为一部玛丽苏网剧或一季萌娃综艺,因为高颜值、好人设或一次热搜,被精准输送到了95后面前。

2017年,视频平台一共上线了232部网剧,总播放量超过1483亿次;197档网综,总播放量超过552亿次,同比增长了120%。

与此同时,网剧相对合理的投资规划,让其不像电视剧那样可以请得起高价明星,自然而然就成了新人的表演舞台。如此一来,造星成功当然是喜事;即便是失败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与电视剧统治时代相比,今时今日的新人,确是多了很多出头的机会。

2017年的网生内容输出了太多新人。从《放开我北鼻》的侯明昊,到《双世宠妃》的邢昭林,以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胡一天。此外,《新射雕英雄传》、《你好,旧时光》、《花间提壶方大厨》、《将军在上》等等,都让一些籍籍无名的新人迅速蹿红。


由于这些爆发的网生内容,往往局限在恋爱、冒险等青春题材,那么这些作品推出的新人,自然也成了路人脸盲的对象。

尽管没有《爸爸去哪儿》、《人民的名义》的国民度,但这些内容在吸引年轻粉丝方面的效果却很显著。而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圈一波年轻粉丝,上热搜和被接机,对新生艺人来说,可能比靠作品赢得国民度更重要。

就像著名短租网站Airbnb创始人Brian Chesky的那个忠告:宁愿有100个“脑残粉”,也不要有100万人觉得你的产品还不错。

有时候,所谓的“路人好感”,真是最无用的东西。毕竟,即便将泛用户群扩展到上至八十老者下至三岁稚童,顶多是换台时说一句,“这个哥哥(小伙子)仿佛见过的”。

但团结一致的粉丝,却可以做数据、反黑、刷热搜、买代言……用饱满的热情和充足的流量,为爱豆撕来各种资源。

现代追星,自嗨就好

自吹自擂的通稿攻势,是偶像新人必备的自我修养,且总是那么几种固定句式:“气场碾压”,“甩出几条街”,“颜值堪比杨洋鹿晗”……虽然很多时候真的只是“自嗨”,但粉丝看了美滋滋,路人心理who care。

说到“自嗨”,就不能不提“买热搜”。微博热搜已然成为中国最大吃瓜集散地和娱乐圈花式营销大舞台。

最近由皮几万粉丝闹出的“紫光阁地沟油”热搜,就牵扯出了“买热搜”的一整条产业链,连价格表都被曝光了。据说只要花6万元,就可以在微博热搜前10名挂1个小时,5万元是前20名,4万元则是前50名。

不知是否和这一风波有关,新晋流量胡一天的工作室,甚至还发表了声明,澄清剧可爱工作室从未买过任何热搜和转评赞。


除了热搜,微博还可以给热门话题榜、名人热搜榜等等榜单“加塞”,单条热门微博、粉丝数、点赞数、阅读量,全都属于“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范畴。不仅可以买入,还可以脱手,即撤下登榜热搜。


去年3月15日,艾漫数据公布的明星“水军榜”就显示了明星热度数据9成注水的现实。微博官方曾表示:“多看热搜榜,只吃优质瓜”。而实际情况很可能是:多看热搜榜,只吃注水瓜。

热度全靠粉丝和水军注水,路人又从何感知艺人的热度?与此同时,各平台五花八门的奖项太多,也根本让人记不住,其含金量和评判标准也实在让人存疑,很多时候就是在看谁的粉丝多,谁的粉丝刷榜厉害。


现在除了没有公信力、可以花钱买的野鸡奖之外,还有人称“猪肉奖”的奖项新贵。该词来源于粤语俗语“太公分猪肉”,意指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分猪肉”能安抚粉丝,减少撕逼,你有我有大家都有,便于营造平台、明星、粉丝其乐融融的三方关系。最典型的就是各大视频网站颁出的奖项,几乎是见者有份,人人欢喜。

而圈地自萌的粉丝圈层,也形成了粉丝独特的活动平台,即各式与路人无缘的粉丝应援APP。

如为爱豆做应援集资的平台owhat;“净化反黑神器”魔饭生,可以净化爱豆的微博搜索;还有大量发布明星实时动态、影音资源、饭圈活动的综合型追星app如爱豆、偶扑、口袋FAN、超级星饭团、fansbook、阿里星球等等。


比起老牌的贴吧和粉丝网,新式的粉丝互动平台更加垂直,与粉丝组织有着很深的互动合作关系。在这些APP中,粉丝能完成应援、打榜、交换话题与资讯等追星必备活动,徘徊在外的路人,很难感受到其中的热情。

快餐式造星,过山车式人气

通过一部网剧或网综,靠一张自拍或一个角色上热搜,现在推新人的方式,既套路又迅速。当“一夜爆红”成为常态,换来的自然是过山车式人气循环。成名太简单,就要承担被源源不断的后继者赶超的风险。还没被路人认识,就已经消散在人海中。

好导演比不上流量充足的玛丽苏无脑剧,好剧本比不上一期《爸爸去哪儿》,但靠这些网剧和综艺火起来的艺人,一旦后劲不足,就很容易重回无人问津的状态。

事实上,网剧和网综结束后,参加艺人的热度指数必然出现断崖式下滑。而微博热搜的时效就更短了,可以说主要取决于“充钱”的速度。


不是人人都能像pgone那样,弄出个大新闻,“挽回”《中国有嘻哈》结束后归于平静的百度指数。


“海归派”吴亦凡、鹿晗、张艺兴、黄子韬,“本土派”杨洋、李易峰等人,作为初代小鲜肉,开辟了流量型艺人的全盛期。但当时红到“想糊都不知道怎么糊”的他们,不过两三年就已经集体陷入瓶颈。

在初代们拿不出新作,转型停滞的时候,二代的吴磊、张一山、韩东君、刘昊然、白敬亭、欧豪等已经打开了知名度,且普遍具有比一代更为进化升级的演技;而三代的邓伦、宋威龙、胡一天、侯明昊、陈飞宇等,则手握逆天资源紧随其后,更多不知名鲜肉,则被争先恐后摆上货架,那么,四代、五代还会远吗?


说到底,还是粉丝至上。这倒很像阿里星球的slogan,“世界之大,与我无关,我只在乎你在这里。”路人不知道不了解,是因为这是一个垂直深耕的市场,辐射外围不是重点,牢牢抓住会应援肯花钱的核心粉丝,才是“未闻花名”小鲜肉们的目标。

发布于 2018-01-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