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可乐就能随便喝了?其实你对它一无所知

上篇文章里讲到:因为高糖饮食的流行,中国目前已经成为糖尿病世界第一大国,每两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已经患上,或者即将患上糖尿病。

肥胖与糖尿病的蔓延,和现代人的高糖饮食密不可分。

很多人们通常认为非常健康的食物,其实都包含了大量的糖。

比如果汁、酸奶、早餐麦片、粥等,都属于能够引起血糖快速升高的高糖食品。经常食用,容易导致肥胖、甚至引发胰岛素抵抗,也就是 2 型糖尿病。

「不能喝果汁,不能喝酸奶,可乐雪碧这些含糖饮料更不能喝。但是,我们还可以喝零度可乐啊!」

「当我馋糖的时候,我就喝一瓶零度来安慰一下自己。」

你真的以为零度可乐就可以随便喝了吗?

呵呵,你想得太简单了。

零度可乐是来自可口可乐公司的经典产品。一直以来,以「0 糖分」、「0 卡路里」的标签受到广大健身减肥人士们的欢迎,被认为是控制体重的神器。

零度可乐的确是不含糖的,如果去看零度可乐瓶身上的标签,你会发现碳水化合物一栏为 0。

不含糖,那零度可乐为什么还能那么甜呢?

那是因为里面加入了一种神奇的物质:阿斯巴甜

阿斯巴甜的化学结构

阿斯巴甜是一种零卡路里的代糖,属于人造甜味剂中的一种。类似的人造甜味剂还包括:糖精,甜蜜素,乙酰磺胺酸,三氯蔗糖等。

由于阿斯巴甜是蔗糖甜度的 200 倍左右,又比一般蔗糖含有更少的热量(1 克阿斯巴甜约有 4 千卡的热量。想要让人感受到甜味,只需要非常少量的阿斯巴甜,以致于可忽略其所含的热量),因此后来被广泛地作为蔗糖的代替品。

阿斯巴甜真的不会让人长胖吗?吃这种人工甜味剂会对人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回答这些问题,要先从它充满争议的诞生历史说起。


充满争议和怀疑的历史

阿斯巴甜从诞生以来,一方面受到了各大食品企业和减肥人士们的热烈欢迎,而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大量的争议和质疑。

大量的争议主要集中在阿斯巴甜的安全性上面。

阿斯巴甜的化学名是「天门冬酰苯丙氨酸甲酯」,由化学家 James M. Schlatter 于 1965 年为 G.D. Searle 制药公司工作时发现。

他在合成制作抑制溃疡药物时,无意间舔到手指上的白色粉末,发现这种物质具有很高的甜度。后来,就将这种物质命名为阿斯巴甜(Aspartame)。

最初的检测中,阿斯巴甜被认为跟神经毒性、体重增加以及脑肿瘤有关,这也使得 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迟迟没有批准它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

1975 年,FDA 组织了一个特别调查组对早期研究阿斯巴甜的实验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发现,很多认为阿斯巴甜安全无害的实验「有意地误传所发现的事实,隐瞒实质性事实并做虚假陈述」,也就是说:

实验受到了利益集团的操纵。

于是,1977 年 FDA 通过美国律师办公室对阿斯巴甜的专利所有方 G.D. Searle 公司提起了诉讼,但后来却莫名其妙地因为主控官拖延审讯,造成这一指控的诉讼时效期满,最终被迫终止起诉。

而从 1981 年开始,FDA 却又开始逐渐批准了阿斯巴甜在各种食物中的使用。直到1996 年,FDA 彻底取消了对阿斯巴甜的限制,允许它在任何食品中使用。

本来如此反对阿斯巴甜的 FDA 为何在几年之内,态度发生了 180° 的大转弯呢?

这要归功于 G.D. Searle 公司强大的人脉资源和宣传能力。

1977年,G.D.Searle 公司聘请了曾任美国国防部长的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担任 CEO。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前美国国防部长

拉姆斯菲尔德在他多年的政治生涯中,积累了非常广泛的人脉。

1981年,罗纳德·里根总统上任之后,此时已经是 G.D.Searle 公司 CEO 的拉姆斯菲尔德,推荐了自己的好朋友 Arthur Hull Hayes 医生担任 FDA 部长。

Arthur Hull Hayes

Hayes 医生上任不久之后,就正式批准了阿斯巴甜可以使用在碳酸饮料中。

当时,FDA 内部有许多委员反对,但 Hayes 医生否决了这些反对意见,坚决批准使用阿斯巴甜。

后面的事情发生了更加戏剧化的进展。 Hayes 医生在立法批准阿斯巴甜可以作为代糖后不久,他就因为被传媒揭发收受利益而离职,然后很快跳槽到了 G.D. Searle 公司工作……

而阿斯巴甜正是由 G.D. Searle 公司发明,这家公司至少拥有 70 个阿斯巴甜的相关生产专利……

FDA 内部负责审批的高级官员,居然和阿斯巴甜的生产供应商有着如此深厚的利益关联,这不得不让人们对阿斯巴甜的安全性有了更多的疑虑。


人工甜味剂背后的大问题

虽然阿斯巴甜通过了 FDA 的审核,但近年来,关于人工甜味剂带来各种副作用的研究却不断从世界各地纷纷冒了出来。

比如,哈佛医学院曾经多次警示公众,不要用阿斯巴甜等人工甜味剂代替蔗糖,否则会增加肥胖和代谢紊乱的风险。

哈佛医学院文章《人工甜味剂:无糖,但会让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美国德州大学研究人员于 2009 年针对 6814 位成年人展开了为期 8 年的大规模跟踪调查,发现每天喝含有人工甜味剂的碳酸饮料的人群中 36% 具有患上代谢综合征的风险、67% 面临患上 2 型糖尿病风险。

2013年,法国研究人员报告了一项面向 66000 名法国女性、追踪长达 14 年的饮料习惯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不论是普通含糖饮料还是用了人工甜味剂的无糖饮料、都会增加糖尿病风险。

其中,令人震惊的是:每周喝无糖饮料 500 毫升的人群的糖尿病风险要比每周喝普通含糖饮料 500 毫升者反而还要高出 15%。若每周饮用含人工甜味剂饮料达 1.5 升者、风险更是要高出 59%!

2013 年,日本富山县报告了一项追踪在工厂工作的 2037 名男性(平均年龄 46.2 岁) 7 年的调查。结果同样发现:每周喝一罐以上加了人工甜味剂的无糖碳酸饮料的人,比起那些几乎不喝的人群、患上 2 型糖尿病的风险要高出 1.7 倍。

明明是 0 糖分,0 卡路里的甜味剂,为什么还会带来这么多的问题呢?


阿斯巴甜可能让你吃更多

哈佛附属波士顿儿童医院的肥胖和减肥专家 David Ludwig 博士指出:人体和大脑对阿斯巴甜这种人工合成的甜味剂的反应非常复杂。

长期频繁摄入阿斯巴甜,会刺激人们的大脑,让人不由自主地吃下更多的高糖食物。

David Ludwig 博士与其著作《Always Hungry?》

问题的核心,在于零度可乐引以为豪的「 0 卡路里」这一特点。

自然界中,甜味一般都代表着糖分和热量。正常情况下,当人吃到有甜味的东西的时候,身体会有获取到了能量的讯号,所以吃到一定量后,就会有能量充足的感觉。

但是,像零度可乐这种加入了人造甜味剂阿斯巴甜的无糖可乐,甜味非常高,但是又几乎没有热量。人在喝了这种奇怪的饮料之后,味觉感觉到了甜味,但是身体却没有获取到能量,这样就会诱使大脑找更多的能量来补充能量的空虚。

于是,你在喝完一罐零度可乐之后,会无法抑制地想要去吃更多的甜食。冰激凌、蛋糕、巧克力……

除此以外,阿斯巴甜还会让你的味觉对甜味的敏感度降低,这意味着你摄入的阿斯巴甜越频繁,你对甜味的要求就会越高,普通的甜品将越来越难以满足你的需要,你会想要吃更多更甜的食物。


肠道菌群和代谢异常

人体的肠道中存在着数千万的微生物和菌群组织,它们帮助我们处理消化吃到肚子里的食物,调节身体体内的各种新陈代谢,影响我们的饥饿感或者饱足感,被誉为人类的「第二个大脑」

2014年9月17日、以色列研究人员在顶级科学期刊 Nature 发表了一篇文献,报告了人工甜味剂可能作用于肠道菌群并引发人体代谢异常。

研究人员调查了 381 人的饮食状况、发现定期摄入人工甜味剂量越大者就越表现出糖耐量异常、空腹高血糖的倾向。

阿斯巴甜这种人工合成的甜味剂进入人体后,无法被人体识别为食物,不被肠胃吸收。因此,当人工甜味剂通过肠道时,可能会引发肠道菌群的变化。

肠道菌群和人工甜味剂这样的「新物质」发生了某种反应,或许是导致血糖上升的原因。

老年痴呆和中风

2017 年最新的一项研究发现,阿斯巴甜等人工甜味剂的摄入,与阿尔兹海默病(老年痴呆)和中风风险的提高有密切的关系。

研究人员分析了 2888 名 45 岁以上的中风患者以及 1484 名 60 岁以上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过去 10 年饮用人工甜味剂饮料的记录,发现每天饮用一罐以上的人中风的风险和患上阿尔兹海默症的风险都增加了将近 3 倍!

部分科学家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中风与阿尔兹海默症本质上都属于炎症性疾病。

当人体的肠道菌群频繁接触阿斯巴甜等人工甜味剂的话,会导致产生更多的慢性炎症,这就促使了中风和阿尔兹海默症的发病。


像阿斯巴甜这种完全由人工合成,诞生时间仅仅有几十年的全新化学物质,目前已有的报告都属于比较短期的研究,对人体的影响究竟会有多大,还需要未来更长时间的观察。

在此之前,作为一个对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负责任的人,我们建议你还是尽量少喝加了阿斯巴甜等人工甜味剂的含糖饮料,不要以身犯险。

如果你的确想要获得一些甜蜜的感觉,可以尝试类似甜叶菊、赤藓糖醇、罗汉果等从植物中提取的天然甜味剂。天然的甜味剂更安全,人体的适应性也更好。

想喝东西的时候,纯净水、绿茶、红茶、黑咖啡等都是更好的选择。

珍惜自己的健康,远离含糖饮料的同时,也要记得远离人工甜味剂。

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请转发给身边爱喝零度可乐的朋友们吧。


参考文献: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Diet soda intake and risk of incident metabolic syndrome and type 2 diabetes in the Multi-Ethnic Study of Atherosclerosis (MESA).」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Consumption of artificially and sugar-sweetened beverages and incident type 2 diabetes in the Etude Epidemiologique aupres des femmes de la Mutuelle Generale de l'Education Nationale-European Prospective Investigation into Cancer and Nutrition cohort.」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Sugar-sweetened beverage and diet soda consumption and the 7-year risk for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in middle-aged Japanese men.」

Nature「Artificial sweeteners induce glucose intolerance by altering the gut microbiota」


相关阅读:

素食排毒餐?你以为的佛系养生,小心反倒中毒

不抽烟、不喝酒、不爱吃肉,我怎么就脂肪肝了?这篇文章帮你找到真凶

把这些食物扔掉,从此远离痘痘,拥有让人羡慕的肌肤

有这么一种表,看懂就能瘦7斤

5分钟学会史上最快减肥法:除了低碳水饮食,还可以开外挂!

蔡康永震惊了,有一样食物可能导致抑郁,但我们天天都在吃


编辑于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