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以色列基金JVP掌门人,全球科技创业还有哪些机会?

对话以色列基金JVP掌门人,全球科技创业还有哪些机会?

翻译/整理:孙雨晨

2018年1月16日 ,Preqin 公布了「投资表现最为稳健的风投基金管理人」(Most Consistent Performing Venture Capital Fund Managers)评比结果。这项排名极负盛名,此次共有138家风投公司和767支基金进入评选范围。JVP 以排名第六的成绩,成为唯一一家榜上有名的以色列风投公司。

近日,恰逢 JVP 创始人Dr. Erel Margalit 及其团队到访中国。新经济100人与他以及他的团队围绕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等前沿技术展开了一场对谈。

在分享这次采访实录之前,我们先来对JVP做一个简单了解。

成立于1993年的JVP,管理着一支11亿美元的基金,投资的项目不仅局限于以色列本土,也有欧美企业。投资的公司中有12家IPO,20家被并购或收购。最近成功退出的案例有:

· CyberArk—1999年成立,2001年获得JVP投资,2014年上市,是一家数据安全公司;

· CyActive —2013年成立,2013年获得JVP投资,2015年被 PayPal 收购,是一家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预测防范恶意邮件攻击的技术公司;

· Altar — 一家半导体公司,2016年被索尼以2.12亿美元价格收购;

· CyOptics—一家视觉芯片公司,成立于1999年,2004年获得JVP投资,2013年被新加坡公司Avago以4.4亿美元价格收购。

该基金的两家孵化器分别位于特拉维夫和Be'er Sheva。前者临近以色列大学,聚集了很多学术、政府资源,后者主要以计算机科学为主。

Dr. Erel Margalit 曾被福布斯杂志和以色列国内一家知名商业杂志评选为以色列有着「点金手」的风险投资第一人。他对知识有着广泛的兴趣,大学期间先学了哲学和数学,又学了文学和医学。在进入投资领域前,他曾是一名以色列内阁成员,任职期间(2013-2017年),Dr. Erel Margalit 负责「网络安全」特别工作组及「发展以色列北部南部」特别工作组的领导事务。他推动地中海沿岸国家及14个阿拉伯国家在农业、能源、水资源利用项目上运用创新技术。这些技术不仅推动了以色列本国的经济发展,也对周边地区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对话实录

新经济100人:据我们了解,JVP有50%的LP来自亚洲,您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有何期待?

Dr. Erel Margalit:中国与以色列在很多变革与创新中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整个世界正在经历重大变化,比如电子商务。中国的商业领袖,他们不仅有着成为中国领袖的雄心,同时也有志于成为国际化的商业领袖。如果AI是下一代零售业的核心,与中国相比,以色列是一个小国家,但我相信,如果我们一起合作,我们可以利用以色列先进的技术、管理战略改进中国企业现有的运作方式,同时使中国的品牌成为世界一流的领导品牌。

新经济100人:阿里巴巴曾向 JVP 投资了几千万美元,JVP是如何拿到这笔投资的?后续有哪些深度合作?

Dr. Erel Margalit :事实上没有那么多。不过,的确有几家中国领先的公司投资了JVP。为什么?因为我们不只是在一两家公司的投资上获得了成功,而是在若干个领域都保持着领先地位,比如网络安全、人工智能,并且我们很好地将这些技术与Fintech、保险、无人驾驶技术结合了起来。如果你作为一名商业领袖,有对未来的远见,那么你需要这些技术。而我们专注于跟我们的伙伴合作,我想这是他们选择投资我们的原因。

这些投资者同时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关心他们的技术需求,因为他们感兴趣的技术也是市场需要的技术。我们跟很多领域的公司都有合作,比如Tesco、GE、迪士尼,我们倾听他们的想法,也交流彼此对于趋势的看法。我们会分享我们在中国、美国、欧洲的见闻。通过听取大公司的需求,我们也收获了很多对于这个世界的新的认知。

新经济100人:据说以色列网络安全公司的融资占全世界同领域融资的比例超过了30%,但是中国的政策可能会限制一些国外的网络安全公司进入,您怎么看?

Dr. Erel Margalit:网络安全与很多业务息息相关,比如机场、银行、移动支付,所以网络安全不只是安全,而是一种能让你的生意安全运行的能力,是商业运行的基础。

新经济100人:JVP投资的网络安全公司有没有进入中国?有没有受到一些限制?

Dr. Erel Margalit:华为刚刚收购了一家我们孵化的公司。任何一家网络公司都必须十分小心,以防范那些具有破坏性的技术,但是我觉得中国并不特殊,这些网络安全公司更多地是提供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而不是一种政府指令下的安全力量。

新经济100人:以色列超过90%的创业公司最终都是以被并购或收购的方式退出的,其回报率无法与上市相比,为什么以色列投资机构愿意接受这种退出方式呢?

Dr. Erel Margalit :JVP孵化的公司中有12家在纳斯达克上市。有时候有些公司需要独立,比如金融公司,但有时候被大玩家兼并收购也不是坏事。兼并退出还是上市需要依据公司的业务判断。比如CyberArk, 我们花了好多年孵化这家公司。9年后,我们收到邀约,有买家要以1.5亿美元收购这家公司,我们当时有这家公司30%的股权,但是我们拒绝了这次购买请求,不仅如此我们又从其他股东那里购买了一部分股权,后来这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一家市值20亿美元的公司,我们当时的所有权有49%。你需要耐心,有些时候你会在「陪跑」的路上犯错,我们也犯过,但是有的公司他有很了不起的想法,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给他支持,虽然不是100%,但你还是会有机会培养出一家独角兽公司。

新经济100人:以色列在芯片制造上非常强大,10年前以色列合作要找欧美,5年前要找日韩,现在是不是要找中国?以色列计划如何切入中国的消费电子领域?有没有考虑跟中国前四大手机厂商合作?

Dr. Erel Margalit :以色列在芯片设计上非常出色,所以英特尔、苹果、飞利浦的芯片都是在以色列设计的,而我们与中国的合作一直都非常紧密,因为大部分芯片都是在这里制造的。为了更大的突破,我认为我们需要一起协作。比如华为曾收购了我们 孵化的一家公司HexaTier ,这是一家适应云平台的数据库安全公司。未来我们要跟中国的投资者一起合作,不只是资本层面也包括战略层面,把一些伟大的想法变成现实。以前我们在美国这么做了,很成功,现在我们也要在中国实践这一套方法。

新经济100人:以色列公司Mobileye曾以153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未来以色列计划与中国的新能源智能汽车以怎样的方式合作?

Dr. Erel Margalit :无人驾驶的发展需要视觉技术、AI,原有的解决方案不错,但是还不够好,比如激光识别障碍需要一定距离,所以我们需要其他很多技术不断完善无人驾驶。大型的汽车制造厂商都在以色列设立了设计中心,我们也期待与中国公司有更多的合作,希望看到更多的中国汽车公司在以色列落户。

新经济100人:未来在人工智能领域,以色列的先进技术将如何与中国的巨大市场结合?

Dr. Erel Margalit :这正是我们在做的,也是我们来中国的原因。我们正在努力将垂直领域的领导者与掌握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公司连接起来。比如银行的反洗钱系统需要AI技术,我们孵化的一家公司就以此为方向。很多领域都需要AI,比如医疗、无人驾驶汽车。现在人们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精确诊断。但是这些想法需要互通有无。如果我在这里,你在那里,我们彼此没有交流,那我们便无法获知这项技术的最新进展。今天我们来了,那我们就能从彼此的交流中获得很多有价值的建议。

新经济100人:JVP稳健的投资风格是与哪些因素有关?

Fiona Darmon(JVP COO):这种稳健的投资风格不仅与我们的投资人期待稳定回报有关,也与我们的投资方式有关。一是我们会在一家公司很早期的时候就介入,一开始我们不会投特别多,等到公司的想法渐渐成熟,我们会不断追加投资,帮助它一直成为优秀的公司。我们跟其他投资机构不太像的地方是,我们「成就公司」,我们也帮他们选择、寻找最有利于他们发展的下一轮投资人。

我们能持续获得回报的第二个原因是,由于我们进入得早,我们往往拥有一家公司的很大一部分股权,我们扮演了联合创始人的角色。一家VC的成功不在于你投资的公司卖了多少钱,而在于你有一家公司的多少股权。假使一家公司卖了几百万美元,但是你只有5%的股权,那你的回报是没法跟拥有20%、30%,甚至是50%股权相比的。

第三个至关重要的点是,我们投资了很多关键领域,比如网络安全领域。

第四点是,我们跟许多全球性的大公司一起合作,他们的想法让我们知道我们该选择什么样的公司投资。我们的角色更像是连接市场需求和技术的桥梁。

此外,我们跟大学始终保持了很紧密的合作,我们有非常强大的咨询后盾。

所有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才让我们从众多的VC机构中获得了投资者的关注。

新经济100人:JPV 的 Cyber Labs跟美国的Y Combinator 这类孵化器有哪些相似和不同点,创业者是怎样利用这里的资源获得发展的?

Yoav Tzruya(JVP Cyber Labs 负责人): 我们投资的方式不太一样。JVP每年要看500到1000家公司,但我们只选择6家投资。Y Combinator 的网撒得很大,这也是他们的投资策略。因为你投得多,总会投中好公司。从投资额来看,我们要投就投150万美元而不是5万美元。从孵化期来讲,我们的孵化器是18个月,而不是3个月。我们在研发、销售、人力、资本等各方面给予创业公司支持和指导,最后他们会有产品问世,会获得真正的客户,也会有投资人继续加入进来,使他们最终成为十亿、数十亿的公司。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整个孵化的过程,怎么帮他们找到好的合作伙伴,这对于他们的发展很重要。

新经济100人:JVP是如何挑选创始人的,你们的标准有哪些?

Yoav Tzruya: 我们要看他的综合能力,他是不是有很强的执行力,他对市场、对竞争格局、技术发展是不是有很深入的理解。另外,我们也得看看他是不是能一直合作的人,而不是那种有可能为了5000万美元就把公司卖掉的人。此外,我们觉得一个优秀的商业领导者应该有「聚人」的能力,他应该是一个值得伙伴追随的人。

Dr. Erel Margalit:我来补充一点。我们寻找的创始人,他应该有雄心,但同时需要懂得合作。有可能他是一个技术天才,但不一定擅长市场营销,当他跟一个营销天才一起共事时,他能不能把两个人的能力结合起来,这很重要。

投资不是投一个人,而是投一个团队。有时候我们遇到了很棒的方向,但可能团队中有的成员能力不够,我们需要作出一些改变,但一定要带着尊重去改变,因为这决定了公司发展的基调。有时候团队能力很出色但创业方向不怎么样,那我们可以较早地调整,而不是等已经损失了很多投资再去改变。作为投资人你需要对自己诚实,当你看到市场上有人做得更出色或者已经有大公司拿出了产品,这时候尽管你可能已经投资了一二十万美元,但还是应该尽管帮助团队调整方向。

新经济100人:如何在给创业公司支持的时候又不至于让他们成为温室里的花朵,而始终保持一种生存的危机感以及创新动力?

Yoav Tzruya:JVP一年要组织300次大公司与孵化项目的交流,来交流的不是中层管理者,而是真正的决策者。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如果这些公司能成为自己的第一个大客户,比如阿里巴巴、花旗银行,或者京东,那可能会产生一些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新经济100人:以色列地少人少,环境恶劣,为什么会在技术创新保持领先地位,其精神内核在哪里?

Dr. Erel Margalit:现实与未来在企业家的眼中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坚信会找到一种方法实现他们所设想的未来,并且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做到。从以色列诞生之日起,我们就有很多敌人。我们是个小国家,我们的人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我们的第一届领导人就提出,我们一定要变得强大,至少要变得跟我们周围的国家一样强大,而唯一的方法来自于思想,来自于技术,所以我们不断推动技术创新,一方面用于国防,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国家变得越来越先进。比如我们在农业领域的技术应用,解决了粮食问题,也解决了缺水的问题。我们的水资源有90%得到了再利用,而与我们临近的国家只有30%。还有新作物的研发,你不可能继续再种几百年前的作物了,因为气候太干旱了,所以我们有了滴灌技术。

我曾经在特种部队服役,经常会接到一些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们从不说「不」。合作让我们变得强大,也让我们变得更聪明。我们不做单打独斗的思考者,而是发挥群体的力量。因为当我们坐下来,你有一个想法,我有一个想法,我们会把一件事做得更好。

另外一个以色列创业公司成功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层级,而是扁平化的结构。比如我们孵化了一家电脑游戏公司,有一个22岁的年轻姑娘说,我看过一个漫画《饥饿游戏》非常棒,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我们听了她的想法,并根据这个漫画开发了一款游戏,这个游戏非常畅销,而所有的想法都是来自这个年轻的女孩。我想这就是我们有不断创新的原因。

▲新经济100人创始人兼CEO李志刚将其著作《创京东》英文版赠与JVP 创始人兼董事长 Dr. Erel Margalit

(王宇寒对本次对话亦有贡献)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微信公号:新经济100人 深度报道新经济各行业领导者的科技新媒体。由商业作家、《创京东》和《九败一胜》作者李志刚和他的小伙们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