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方法读《原则》(8):如鼠饮河

笨方法读《原则》(8):如鼠饮河

Ray Dalio:「我之所以未能预见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我对自我出生以来未曾发生过的而之前发生过很多次的事情感到惊奇。这个现实传递给我的信息是:你最好弄明白其他时间、其他地点、其他人身上发生的事,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发生在你身上,而且一旦发生在你身上,你将不知道如何应对。」

Ray Dalio 这一段未免啰嗦,核心意思是:以往只关注现在与未来带来了失败,要成功,就要多关注历史上的失败,避免失败发生自己身上。这种做法是前面提到失败假设思维的延续。
以此来理解中国智者喜欢读史就很轻松了,例如曾国藩一生都在读史,尤其是《资治通鉴》,因为历史上所有人犯过的大错都几乎包含在里面了。

同一件事,历史上的人是如何做的?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的?读史让你置身于足够长的时间与空间中思考,冷冷冰冰的数据让你会发现,历史何其相似,个人行为实在无足轻重,狂澜几乎无人可力挽,只能如鼠饮河。

所以,Ray Dalio 总结出投资原则不仅来自他自己他过去的失误,还来自历史综合的投资大数据,他的投资原则从未想过去改变大势,而是想去发现历史的正确规律,结合实践化为己用——发现利好就及时投资,预感衰退就准备对冲,这本《原则》是他的普适智慧,也是他的 《资治通鉴》。

Ray Dalio:「能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绝顶聪明的人做同学,我感到很兴奋。我的期望值很高,而真实体验更是超乎预料。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生活,我们一起在令人兴奋、多元化的环境中举行聚会。没有教师在黑板前告诉我们什么东西要记住,也没有考试测试我们有没有记住。相反,教师给我们的都是真实的案例研究,让我们进行阅读与分析。然后我们分成小组自由讨论,假如我们处在和案例中的人相同的情况下,我们会怎么做。这正是我喜欢的教学方式!」

如何判定一个人是否聪明?一个重要标准是好奇心。

Ray Dalio 在《原则》中屡次提到对于好奇心的论述:

  • 论述一:1984 年,我来到中国的唯一原因是好奇心驱使。
  • 论述二: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独立的思考者,追求大胆的目标。
  • 论述三:我知道我可能会错得离谱,又好奇为什么其他聪明的人对事情的认识与我不同,这促使我既从自己的视角看问题,也从别人的视角看问题。
  • 论述三:直到现在,我一直记不住没有内在逻辑的东西(如电话号码),而且我不喜欢听从别人的指示。同时,我的好奇心很强,喜欢自己把事情弄清楚,不过当时我并不像现在这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 论述四:1968 年披头士乐队访问印度,在玛哈瑞诗·玛哈士的静修所学习了“超觉冥想”,我对此很好奇,于是我也开始学习。我很喜欢冥想。在我的一生中,冥想对我帮助很大,因为冥想让我拥有平静的开放思维,让我可以更清晰、更有创造性地思考。
  • 论述五:我建议你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始终愿意去理解那些看问题与你不一样的人是怎么形成他们看问题的方式的。你将会发现这很有趣,而且益处无穷,而你获得的更丰富的视角将帮助你决定你应当怎么做。
  • 论述六:我发现塑造者通常有一些共同特征:极富好奇心;有把事情弄清楚的强烈冲动;近乎叛逆地独立思考;需要宏大别致的梦想;务实并坚毅地排除万难、实现目标;了解自己和其他人的长处和短处,所以能协调团队来实现目标。


本文是「笨方法学写作」习作:http://www.LearnWritingTheHardWay.cn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