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通社
首发于航通社
本故事并非虚构

本故事并非虚构

去年底, 暴走大事件一名员工发消息称自己是“王尼玛”的扮演者,并与老板维权 。此事虽然如今已经告一段落,但对暴走品牌造成的伤害却是长期不能消除的。

还记得当时有很多忠实观众留言,他们一直相信节目中所讲的,“王尼玛”本人是独立创作和构思选题,他的团队为他提供协助。而如今,却有人站出来说“王尼玛”是角色扮演,这种声音也许将永久植入在他们的潜意识当中。

对于人格化的 IP 而言,如果主人公与 IP 强力绑定,对整个品牌的长久发展,可以说弊多利少。最大的问题是,一旦 IP 形象持有者和创始团队发生了争执,其团队成员就算付出再多,也将失去更多利益。

通常,IP 和团队分开的结果有两种,一种是强势 IP 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只有团队成员默默吞下苦果,这次“王尼玛”“造反”和早前 罗振宇申音分家 都是如此。而另一种,就是整个 IP 一蹶不振,甚至从此被雪藏。

以下我们就来看这样的一个 IP 分家的悲剧。令此事悲剧色彩更为浓厚的是,事件主人公是一对闹离婚的夫妻。

在香港,有很多本地漫画家通过 Facebook 专页画条漫,讲当地故事,吸引本地读者。这其中的一员就是人气漫画《我的港女老婆》,作者网名为 Cuson,主要画的是他跟自己老婆 Caca 的生活趣事。

感情好的小夫妻在生活中经常会有令人忍俊不禁的小细节出现,而 Cuson 就抓住每一个这样的细节跟网友分享,同时大撒狗粮。

例如最简单的两格漫画,Cuson 路过厨房,发现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Caca 居然在洗碗池旁边忙碌,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岂料 Caca 回头对他笑说:“我已经帮你挤好洗洁精了,该你来洗碗啦!”

最难得的是,Cuson 创作《我的港女老婆》是随着与 Caca 相识至今,已有十年之久。在这期间,香港社会风云变幻,人心困倦,但 Cuson 的粉丝们在下班路上看看还有喜欢的漫画更新,也能抓住生命中点滴的幸福感。

《我的港女老婆》也引发很大的商业价值,夫妻俩都开设个人 Facebook 专页,而 Caca 的页面标题“我是港女”,也接过食物、美容、药品、钻饰的营销软文单子,两人日常生活坐地可赚钱,成为网络红人和网民眼中的神仙眷侣。

这样的日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了变故,网友发现《我的港女老婆》除了广告之外基本没有更新了,最要命的是,还有人发出了“港女老婆”Caca 怀疑有外遇的“实锤”, 一时间谣言四起

直到今年 1 月 29 日,Cuson 在专页发布声明 ,确认他和 Caca 已经离婚,同时《我的港女老婆》停止更新。虽然他措辞非常谨慎友好,但在网民看来,也算是间接证实了 Caca 的“偷吃”。于是,一个在香港本地持续了 10 年的 IP 品牌就这样宣布告一段落。

综合各方资料看来,Cuson 也算是一个标准的“好男人”,负责赚钱养家,似乎直到当地论坛爆料,才对自己老婆的问题有所察觉。而从察觉到问题到最终离开,他也挣扎了好久,对自己所爱可谓仁至义尽。至于 Caca 的作为,就让人联想到公开说过“能亲手毁掉自己的名气才是真本事”的李小璐了。

现在,问题最大的,在于由两人感情故事引发的《我的港女老婆》系列漫画的命运。它本身其实可以结合真实生活中的夫妻来看,也可以脱离实际仅仅作为虚构人物来看;很多读者也不愿将现实投射到漫画中,宁可相信漫画里的主人公依然恩爱如初,甚至为其画同人作品的也有。

然而作为官方作者的 Cuson 可能会视这漫画为感情的见证,它随着感情的破裂而同时变得尴尬,更不用说留着这一系列漫画,未来还可能影响到作者开始新的恋情。所以,他要毁掉自己亲手创设的 IP 也是合情合理的。

同时,《我的港女老婆》不适宜继续更新下去,另一个原因是 作者依靠本人经历作为灵感的来源,这才让他的故事有如此多的人信服 。今后 Cuson 就算要更新,可能也会被认为是“与世界分享你刚编的故事”,除非他公开说是用储备的素材什么的。

对比暴走大事件,“王尼玛”现在和真人之间的区隔已经做得相当好,因为他节目取材已经完全可以由团队完成,说的事情也并非和个人牢牢绑定。所以,“造反”风波后续对“王尼玛”的商业价值的打击不会是毁灭性的。在意“王尼玛”人设完整性的粉丝可能会离开,但更多人只是单纯因为节目好看或者所谓“敢言”而追随,他们所受的影响不大。

这种“我手写我口”式的自述性质 IP,是不是就没得做了呢? 也不完全是。就国内例子来看,如果 IP 创作者能力有限,只能主要依靠个人经历取材,也有两种方法可以规避风险。

一是像莫言那样,虽然“高密东北乡”系列故事脱不开家族历史和个人成长的烙印,但 有意识地声张“本故事纯属虚构”,让今后整合他人故事和规避责任等存在操作空间;一是像 Papi 酱、李子柒那样, 从出道一开始就有明显的团队策划意识 ,而不是等出名好多年了,再因为扩张需要而增补团队。

在香港,包括条漫在内的 IP 竞争和抢夺力度还没有内地这么激烈,斗争并不算刺刀见红,所以可以允许像《我的港女老婆》这样的夫妻店、粗放经营也获得发展。但内地的情况下,如果不接上专业的商业化运作,作品就可能没有更多曝光机会,连后续影响力都很难保证。

但即使在这样的竞争环境里,毕竟我们也有 “郊县天王老田” 这样的自我取材 IP 存在。所以,我们应该感谢像他们这样把自己的一部分人生分享出来给大家看的作者,他们贡献了自己真实的人生,而且和 48 系这种人造偶像相比,总归少了分刻意,保留了更多的真诚。

一个 IP 的停顿和消失从商业角度是令人惋惜的,但生活中比这重要的事情还有很多。像《我的港女老婆》的粉丝一样,我想抛开这个 IP 的成败,祝福 Cuson 未来的人生路顺畅一点,就像是祝福一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对门邻居。

文中图片引自 Cuson 的 Facebook 专页

发布于 2018-02-0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http://lishuhang.me 微博 @lishuhang 微信 lifeissohappy 版权及利益相关 http://dwz.cn/lj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