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系角色阿库娅——浅谈《素晴》中返璞归真的角色定位

对于《素晴》中阿库娅角色定位问题,其实我一直很困惑。毫无疑问,阿库娅的原型是牡丹


,但显然,从角色定位角度,两者差别还是很大的。最近我终于灵光乍现,这不是典型的妈系角色吗?怀念一下当初的经典,是否似曾相识?


葛城美里的个性和阿库娅非常类似,废萌、暴言、不拘小节,但必要的时候又会尽自己所能扛下重担。有些人可能会质疑,那为啥不是姐系?这点,用一张图就能说明



当然,重点并不是葛城美里吻了 碇真嗣,而在于她吻完真嗣后临死前喊的是加持良治——如果是姐系,喊的就应该是碇真嗣。也正是这一点,奠定了葛城美里和碇真嗣畸恋主调。


妈系角色的第一点要素是阶级差异。以实母为例,首先是年龄,其次伦理(你是母亲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再次能力(现实世界以经济能力为主);阿库娅的年龄问题就不提了,她从现实召唤了死去的和真,能力(除了智力)也是远超和真;葛城美里年龄也可以勉强当碇真嗣的妈,又是她把碇真嗣带进了nerv,不考虑eva适应性的话能力也是远超过碇真嗣。阶级差异就意味着越级的禁忌,别看和真表面上对阿库娅百无禁忌,但又有什么时候敢真的骚扰她?一起睡马厩也只敢自己撸而已。有人把这种理解成阿库娅的角色定位是娘化基友,其实这个是不对的,和真对阿库娅是有敬畏的(虽然很少表现),这点对比厄里斯就很明显。同样是女神,和真对厄里斯就几乎是百无禁忌,因为他对厄里斯没有什么敬畏,因为阿库娅的表现让女神这个形象彻底崩了。而阿库娅的形象,虽然一直在劣化,但和真对阿库娅的感觉就像孩子对母亲一样,敬畏之心是从出生就刻在骨子里的,难以改变,然后,我们又要引出母系角色的另一个要素。


妈系角色的第二点要素是能力特化的废柴。爸系角色和妈系角色区别很明显,往往爸系要么完全废渣要么万能但只有一个缺点(比如不顾家);妈系什么都不会,但只有一个优点(比如会家务,甚至还有只会烧饭不会打扫的)。阿库娅这点就非常典型,基本上除了恢复系魔法啥都不会。但就好像,妈系角色会烧饭就决定了主角会不会饿死一样,阿库娅在涉及主角的生死问题上起着决定性作用。还是以eva为例的话,碇源堂的死活其实根本影响不到碇真嗣的生活,但葛城美里碇真嗣的影响就大了。所以说,和真对阿库娅的敬畏也不仅仅因为阿库娅是自己引路人,还是因为阿库娅掌握着和真的生命——虽然可能和真有时候宁愿重新投胎,但如果阿库娅强制把他复活又故意不“复活”和真的丁丁,那对和真来说真是生不如死。既然讲到了死的效应,我们就要引出了妈系角色生的效应。


妈系角色的第三点要素是情节制动闸。说到这点,有个最好反例,就是《友少》,《友少》就整篇来说是没有妈系角色的(哥特这个后妈身份定位实在太晚),导致所有的感情线都刹不住,后宫建成后只能马上拆宫。对比下《素晴》,其实到第10卷两位队友好感度其实都已经溢出了(所谓溢出就是要倒贴了),要不是阿库娅整天搅屎,估计早推了。当然,也许有人会觉得,修成正果也没啥不好的,问题是后面公主和厄里斯就不好写了,这不是砸作者饭碗么。当然,《素晴》在这点上确实也有不足,《友少》在后宫齐全之前基本不存在好感度溢出(倒贴)的情况,而《素晴》的公主线和厄里斯线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换句话说阿库娅仅仅制动而没有打退好感进度条——大多传统妈系角色会提出一些道德约束,诸如“太年轻啊”“要先结婚啊”等等,要不然,我们真要怀疑和真的能力问题了(魅魔姐姐的店光顾太多,见到真人反而不行了)。


最后我再谈下,为啥我要用“返璞归真”形容。其实妈系角色在20年前的ACG业界还是很多,但不知道为啥进入ACGN时代后,妈系角色就很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父母双亡(忙)。除素晴外,我记忆中时间最近的著名妈系角色就saber了。说实话,当初saber的补魔情节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违和感(凛和樱感觉还算正常),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是因为亚瑟王娘化的缘故,后来仔细想想,就是因为saber是妈系角色啊。难道你看到这图会觉得是女朋友来救我了?


Saber毫无疑问是妈系角色,年龄就不说了(外形误导),危急时刻救下土狼并带入圣杯战争(选肢不进入圣杯战争必然bad ending),战斗能力超强但其他一无是处。游戏中主角视点,saber完全是上位的存在,只可仰望。


saber是土狼后宫的起点,如果不是她的存在,凛和樱搬入和土狼同住那就纯属倒贴行为了(对比下,慧慧和达克尼斯入队的道理有类似之处);saber是土狼王道的起点,没有她的能力和坚持,凛根本不会考虑教他魔法(对比下,没有阿库娅的能力和厚脸皮,慧慧和达克尼斯也根本不会入队)。所以说,妈系角色在剧情初期进程中一般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也不得不否认,相对于完成度要求很高的作品(比如galgame),日轻其实完成度要求不高,早期引入妈系角色,可能会对后期续写产生诸多问题,这或许是也是妈系角色衰弱的原因吧。

发布于 2018-02-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