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做保理就好像瞎子在摸象!

  一位在台灣銀行貿易金融部任職20餘年好友前天來訪,隨他一起來的還有他兩位得力部屬.喝茶閒談中聊到了對方的工作,朋友說銀行的工作枯燥乏味,成天都在數字中打轉,唯一的變化就是平均一兩個月會去一趟大陸出差,跟大陸銀行同業交換一些案件,回來後寫寫報告交交差.朋友說:「這幾年來大陸銀行的保理業務發展停滯,很多案子我們談了將近半年都沒有任何進度」「不過我在大陸常遇到銀行保理部門的人說經常看您的文章,從中學了很多保理的業務技巧呢!」「我覺得你應該把你顧問服務的重心多放一些在大陸的銀行或是保理公司上面,多傳授一些貿易金融的技巧給對岸銀行,讓對方的觀念與知識上來之後,這樣以後我銀行的生意也好做一些!」

  博主聽完後反問他一句:「瞎子摸象的故事你知道吧?」「要教瞎子知道大象長甚麼樣,你們會怎麼做?」

  朋友說:「帶著他從象鼻子摸到象尾巴?」部屬A說:「先告訴他大象大致長甚麼樣,然後再帶著他親自去摸一遍!」部署B說:「先讓瞎子騎上象背去感受一下...」

  大家眾說紛紜之際,博主說:「我覺得應該先把瞎子的眼睛治好,讓他能看得見...」一說完現場就是一陣大笑,都說博主這個方式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的解決方案.

  那些說訂單可以做保理的人,可能只摸到了象鼻子;說「用商承背書轉讓」能做保理的人可能只摸到了象耳朵;說保理是買賣應收帳款的人可能是只摸到象腿;說應收租金可以做保理的人,可能只是摸到象尾巴;說學費、裝修費可以做保理的人應該是踩到了象大便...!保理是大象,大陸的保理商們這些年來摸啊摸的,都只摸到「融資」這一項功能,所以大家都以為保理就是「以企業應收帳款資產為標的,提供融資的一種業務」.因為只看到一種功能,所以保理很多有用的東西都不懂也不知道.

  常看博主文章的讀者應該都對大連那兩家保理公司的王曉寧、張海鈞等人不陌生,博主在多篇文章提到他們是如何靈活的運用保理「非融資」的那一部分功能,設計出收益率高、風險低的產品!2012年博主與簡老師應他們的邀請去擔任該公司顧問,與他們一起設計了許多產品,而且好幾家台灣銀行也都成為他們的合作夥伴;另外,在重慶的某保理團隊在2014年也有類似的優秀表現,用保理「非融資」的功能創造了年化達20%的收益,現在這組團隊在重慶依然相當活躍,前兩年也來過台灣金融研訓院跟幾十家台灣銀行一起參加兩岸保理的研討會並擔任嘉賓(重慶也是台商電子業的大本營)!

  有一年秋天,博主與簡老師應北京某家保理公司邀請去做一周的內訓,到機場時對方的產品經理前來接機,在去培訓場地的路途上就問:「兩位老師是專家,可否惠賜甚麼"葵花寶典"之類的秘笈讓我們讀了之後可以成為江湖高手的?」博主開玩笑說:「學葵花寶典前要自宮喔,你若願意我們馬上安排!」

  博主講的「自宮」不是去宮裡做公公的那一種,意思是要懂得捨去眼前的小草(眼前小利),才能看到前方的芳草(永續發展的機會)!東方不敗說:「我當初剛接任教主可說是意氣風發,說甚麼文成武德、中興聖教,當真是不要臉的胡吹法螺」「直到後來修習葵花寶典之後,才慢慢悟到人生妙諦,日後勤修內功,數年之後終於明白天人化生萬物滋長的道理!」

  東方不敗這句話,大連的曉寧兄跟我說過類似的話是:「我當初剛接任保理公司董事長時,手上握有幾十億的資金,真可說是意氣風發,覺得光是給集團上下游供應商融資的生意就做不完,還準備發債再做大一點以振興東北的經濟,真是不要臉的胡吹牛B」「直到後來跟隨老師修習大法之後,才慢慢悟到保理的妙諦,明白保理不以融資為目的出發的道理,日後勤修內功,終於明白以保證取代融資的奧妙!」

  博主聽完曉寧的話,感覺到渾身飄飄然觸不到地!又覺得好像是一口喝乾了一杯陳年茅台,全身毛細孔瞬間大開!所以那段時間博主逢人就得意洋洋的說:「你知道嗎!東方不敗就是我教出來的!」

编辑于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