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一家「没办法描述的公司」:EICO 联合创始人 Rokey 张伟

打造一家「没办法描述的公司」:EICO 联合创始人 Rokey 张伟

EICO Design 是一家业界颇具口碑的数字化咨询与产品设计公司。这个六十人左右的团队为不少明星产品做过设计,比如新浪微博、微博第三方客户端 Weico、魅族 Flyme OS ,以及最近的一加手机、摩拜单车。从 2004 年成立至今,EICO 经历了好几次转型 —— 从单纯的平面设计到交互设计再到打通线上、线下的体验设计。而每次转型背后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Rokey 张伟对于「设计」这个概念的重新定义和思考。他说,今天的 EICO 已经成为了一家「没办法描述的公司」。

▲ EICO 厦门分公司的办公室(图片来源:EICO 官网)


UI 设计的萌芽时代

今天如果你问身边的设计师朋友,设计和画画有什么区别,他们大概会立马给你一个嘲讽的眼神。然而,在 2000 年初,大部分设计师的职业生涯就是从画画开始的。Rokey 就是如此。从在杂志上发表插画作品,到临摹界面图标、发布在 ChinaUI(当时最火的设计论坛),再到被 ChinaUI 的站长、当时在金山做设计的郝晓伟发现并引荐到金山,Rokey 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真有这么一个行当叫作 UI 设计。

踏入设计的门槛后,Rokey 和这个同样年轻的行业一同快速成长着。2003 年,受网易创始人丁磊的邀请,Rokey 加入了网易,设计泡泡(当时和 QQ 竞争的一款即时通讯工具)。2004 年,他发表的插画作品打动了一位微软的经理,Rokey 也因此加入了当时的「中国互联网黄埔军校」。加入微软之初,Rokey 一心想要做风头正劲的桌面操作系统。一位研究院的副院长却建议他转去移动端,因为「移动才是未来」。于是他来到了 Windows 移动设备组,成为了最早一批钻研手机操作系统的设计师。

谈起在微软的那段时光,Rokey 是很怀念的 —— 「在微软的两年半里,我画了几千个图标,而且不停地维护它们。那时候没有微信、没有王者荣耀,你能够沉下心来,不会觉得耐心是一种能力」。Rokey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在微软养成的习惯:他会利用从工位走到洗手间的几分钟,放下手头的工作,反思自己的变化、环境的变化和周围人的变化。「你个人的进步是不是还在一个路径上,我觉得这是个需要不断去思考的一件事。」

Rokey 离开微软的念头也是在某一趟去洗手间的路上萌生的。他发现周围优秀的人都陆续离开了,他把这看作一个特别重要的信号。2007 年,苹果公司发布了第一代 iPhone,Rokey 以同行和竞争对手的身份见证了这个产品给世界带来的震撼和变革。他感觉到了外面潜藏着大量的机会,而自己在微软可以学到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 Rokey 2004 年的平面设计作品 (图片来源: 视觉同盟)


EICO 的诞生

Rokey 是在网上结识的后来的合伙人许士彦(Ricky)。Ricky 当时在一家新加坡公司做设计总监。2004 年,惺惺相惜的两人一起攒了一个网站,起名为 EICO studio。他们两人利用业余时间为创业者提供设计服务。现在回头看,EICO 的第一批客户和项目有不少都挺重量级的,比如蔡旋的超级兔子、黄一孟的 VeryCD、张小龙的 Foxmail。然而,对 EICO 而言,能够与这些后来名声大噪的创业者合作,并没有特别的玄机,更多的是水到渠成 —— 这些创业先驱更早地意识到了设计对于产品的价值,而 EICO 则是当时市面上为数不多的设计公司。

小试牛刀就获得了成功,两人便决定不再单打独斗。2007 年底,两人各自告别老东家,招揽了早期员工,开始公司化运作。市场的助推和优秀的团队让 EICO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就成为了拥有 30 多个设计师的、国内最大的独立设计公司。新浪、搜狐、Google、魅族、联想…… 这些响亮的名字出现在了 EICO 的客户名单上。

让 EICO 在大众市场打开知名度的是他们在 2010 年发布的 Weico 微博客户端。2009 年 9 月,新浪微博第一次内测,次年就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新浪微博最早的版本其实就是微博团队与 EICO 合作设计的。合作时,双方在手机端的体验设计上产生了分歧。新浪倾向于参照对标产品 Twitter 的方案,精简功能、做一款轻量级的手机客户端。EICO 团队则认为中国的消费者更希望手机端和桌面端拥有相同的体验。最终新浪决定采用 Twitter 的方案,毕竟前人成功的经验意味着更小的风险。

2010 年,微博推出了第三方平台,在新浪官方的支持下,EICO 终于有机会将当时的提案变成真正的产品。Weico 微博客户端应运而生。Weico 不仅在功能上对微博做了补全和创新,还把自身最擅长的东西 —— 设计发挥到了极致,在用户体验、产品质感上都做了进一步的提升。Weico 上线的第三天,下载量便超过了 3 万次,在社交应用分类中排名第一。2011 年, Weico 在公司内部开始了独立运营, 最高日活一度达到 200 多万,占微博总流量的十分之一。

▲ Weico 在功能和设计上的创新 (图片来源:EICO 官网)

设计的边界

Weico 的成功,让 Rokey 和 Ricky 开始思考如何把 Weico 平台化,将流量导入自己的其他产品。EICO 进入了创业的高峰期。他们陆续发布了近十款独立运营的产品,从声控相机到类似 Instagram 的图片社交软件,甚至是游戏,却再没有像 Weico 这样的现象级产品出现。现在回头看那段激情燃烧的创业岁月,Rokey 有了更为冷静的思考:「当时你会(觉得)你的成功是自己的成功,但实际上,你只是在那个浪潮下、在那个大形势下做了一件符合趋势的事情」

如果说 Weico 的成功向行业证明了设计的驱动力,那么其他尝试的失败则让 Rokey 意识到了设计公司创业在运营和市场上的短板。「(传统定义下的)设计是有边界的,它在某些阶段下只是锦上添花,而不能雪中送碳」

重新审视自己身处的行业,Rokey 觉得人们到对于设计的定义常常过于片面,在他的心里设计应该有一个更广的边界。人们认为设计是与技术、商业相对的行业,更多地强调设计的人文主义价值:美学和共鸣。但他却认为设计的本质是带有人文色彩的技术工作设计的目标是通过逻辑思考、决策判断,寻找商业与技术环境变量下的最优解,然后通过人文的方式来把它表现出来。一旦把设计看作一门技术,你就会发现它和技术的相似之处 —— 一项成熟的技术是没有被再发明的必要的,设计一旦成熟,也同样就没有被再设计的必要了。「就好比今天一个人想在网上卖老家的核桃,他需要找设计师帮忙设计一套交易平台吗?不需要,网上早有模版了。设计已经成为了技术的一部分。」 并且,和技术岗位一样,设计师也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类型、分布在不同的行业:模型(经济、算法、技术构建)设计师、品牌设计师、动效设计师等等。设计的边界会被不断地拓展,在 Rokey 看来这是大势所趋,也是 EICO 的发展方向。


用设计的方法解决商业问题

2011 年到 2012 年,带着过去几年创业的经验和对行业的认识,EICO 开始从产品创业回归设计服务。

过去的几年里,EICO 帮助不少创业公司实现了从 0 到 1 的转变,比如蘑菇街、一加手机、小密圈以及最近的摩拜单车。他们也和不少身处红海的公司合作,为他们提供差异化创新的方案,比如三星手机、惠租车、浦发银行。他们还涉足了像餐饮、交通、房产这样的传统行业,帮助它们进行数字化转型。

到 2016年,EICO 还开展了设计投资的新业务。他们投资了十家左右的初创公司,陪创业者一起走过从 0 到 1 的这段旅程,和他们一起解决问题、一起成长。

Rokey 认为 EICO 的使命不应再局限于回答技术型的问题,比如界面如何设计、流程如何优化,更是要解决商业的问题 —— 当客户需要跨过商业目标中的一个坎时,设计服务如何能够帮助他们迈过去。在和客户接触的初期,EICO 的团队都会先了解项目的商业价值和模型。客户有时甚至会觉得「你们的问题怎么这么像投资人?」在 Rokey 看来,对商业目标的理解和认同是一切合作的基础。

▲ EICO 最近设计的一个 0 到 1 的产品 —— ParkBox 公园盒子(图片来源:EICO 官网)


用线上的思维做线下产品

2014 年以来,线上产品回归线下成为了一种趋势。EICO 为不少公司提供线上 + 线下结合的方案。EICO 的设计团队里也有了更多来自线下领域的设计师。一家做线上设计服务出身的公司,转做线下会不会成为短板?Rokey 并不这么想。他认为线上、线下产品的设计虽然属于不同的领域,知识体系却是可以打通的。许多线上产品设计的思维方式还可以为线下体验的设计带来创新。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 EICO 为丁香园所做的线下诊所的空间设计。和给软件功能定优先级一样,在为丁香诊所选择线下物料时,设计师先把诊所中所有可能需要的物料都列举出来 —— 水杯、宣传册、给小朋友的玩具,再到检验单、收据等等,然后根据业务的核心程度来排出优先级。

互联网设计中的用户触点的概念也可以帮助物料的选择。从用户触点出发,思考哪些物料是目标受众更可能想要留存的,哪些传播效果会更好,哪些会对目标客户更有吸引力,设计师能够很快地找到切入点。比如,设计师发现儿童玩具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因为它很契合诊所的目标受众之一 —— 妇幼。之前丁香诊所使用的是从淘宝买来的画图纸,小朋友画完后就把它们扔掉了。为了提高玩具的留存度,设计师做了一套有家庭元素的贴纸,小朋友可以用它贴出爸爸、妈妈和自己的形象,也可以用字母贴出名字。画纸的背后还设计了后置板,撑开支架就可以变成小相册。加入这些细节都是为了增强品牌的留存,让客户想要把这些小东西带回家、陈列起来,看到的时候就会想起曾在丁香诊所就诊。车贴是设计师选择的另一个物料。因为丁香诊所的客户都是当地有一定消费能力的、有小孩的有车一族,设计师认为车贴的传播效应会很不错,就设计了一组带有方言的、亲子主题的车贴。

▲ EICO 为丁香诊所设计的儿童玩具和车贴 (图片来源:EICO 官网)

线上产品的思维也同样可以应用在空间的设计。一家诊所的室内设计不只需要考虑装潢风格、材料质感之类的美学元素,更要以打造品牌形象、提升商业价值为目标。在互联网的语境下,室内设计也是让品牌形象深入人心,使之能够被简单有效地记忆、转述和传播的媒介之一。「人们能不能从外观上快速识别出这是一家诊所,设计方案的成本控制如何,室内设计传达出来的品牌形象和价值又是否能够被客户发现并转述,线下传达出来的品牌形象与线上是否一致」,这些都是以往传统的建筑公司不太会考虑到的因素。

▲ EICO 也为丁香诊所做了建筑空间设计(图片来源:EICO 官网)


打造一家 「没办法描述的公司」

EICO 的公司规模一直稳定在 60 人左右。Rokey 认为这样的规模可以让公司保持对质量的把关。但同时,过去的几年里,公司里设计师的多样性大大增加了。EICO 现在不仅有用户体验设计师,还有字体设计师、品牌设计师、空间设计师、建筑设计师、摄影师等等。

用 Rokey 自己的话说,今天的 EICO 成为了一家 「没办法描述的公司」。如果你问 EICO 的客户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你会得到各式各样的答案:公关推广、品牌运营、界面设计、用户研究、室内设计,甚至有客户认为「这是一家装修公司」。

Rokey 用「汉堡」来比喻 EICO 的业务模型。汉堡的上面一片面包是数字产品,而下面的面包片则是物理空间。中间的肉饼是串联数字空间和物理空间的工作流,来完成人们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的交互过程。最后这个汉堡上面会插一面小旗子,那就是品牌。这四件事就是 EICO 服务的所有方面,它们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因为毕竟「汉堡要一口咬下去才好吃」。虽然并不是每一个项目都一定会涉及所有层面,但在需要公司「横着走」的时代,Rokey 认为 EICO 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具备从每一个层面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因为对于大多数的创业公司或者需要转型的传统公司而言,要自己补全这个汉堡,成本高、难度大,而 EICO 在横向领域的视野,能够帮助这些公司跨过这个坎。

EICO 的边界在哪里?这个 「汉堡」 的边界在哪里?这是 Rokey 还在持续思考的问题。他认为当设计越来越被技术化,将来每家公司都会变成自己领域的设计专家,做自己的 「汉堡」。到了那时,EICO 需要再次审视如何去描述公司的使命,重新定义 「汉堡」 的边界。Rokey 觉得这同样也是每个设计师都需要思考这个问题 —— 「 当你今天做的工作被技术化了之后,你今天的设计不再有被重新设计的需要之后,你的横向能力能够带你去哪里。」


参考链接

EICO Design


嘉宾联系方式

Rokey 的知乎


本期编辑:夏美鑫 、黑眼圈Chloe、吴艾蔚 、林濤 、shirley、Safei、帆阿帆


想收听更原汁原味的本期节目,可以戳节目链接:

苹果 Podcast | 网易云音乐 | 喜马拉雅


订阅 UX Coffee 微信公众号:uxcoffee,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新文章啦!除了大咖访谈,我们还会不定期更新设计干货、经验心得、设计师漫画~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一档关于用户体验的播客节目。我们邀请来自硅谷和国内的学者和职人来聊聊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和个人成长。微信公众号: ux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