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友苏小妍,轻舟万重山

题图:请JOO给小妍画的,《刺猬致公子妍:谢谢你》 这几年的工作遇到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们,在分别的时候,让我写两笔。

这小妮子的韧劲与坚持,即使是我们这群大老爷们,都尊敬的。


文:P社巴渣嘿殿

头图:JOO


生日那天约了几个朋友在满胧春小聚。

店是以前blog时代的朋友程鸡鸡开的,鸡鸡写优而媒体、再到公关,再到开这家店的时候,他就职于CD Projekt Red。当时在座的朋友里,恰有两个是巫师和昆特牌硬核的忠诚拥趸,激动到站起来一定要跟“活的CDprojkt的人”合影——这俩游戏宅最激动的那个叫泽元,另一个叫长毛。

公子妍坐在靠窗的位置,就站起来给这三位的合影让出空,然后挤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她对面坐着余霜,脸上波澜不惊:老夫老妻了嘛,泽元喜欢什么她还能不知道?

那天是2018年1月中旬的开头,新赛季尚未开始,主客场已经落定。这餐饭更像是大家新赛季开始前的一次聚会——一旦赛季开始,赛事就绵延不断。所以约了这么一次小聚,聊聊过去风云变幻,谈谈饮食男女的蜚短流长,然后才好彼此迎头准备,扛住新一年的大小赛事。

台前/幕后其实一体,行业里的人自然更了解相互的努力和付出,而这些了解,又构成彼此信任的基础。所以当有温酒、小笼,当有欣喜、谢意——对于在座的我们来说,2017是个不凡的年头:从两年的低迷里终于达成一些突破,来年更进一步也有了方向。

略有些黯然的是——我知她要离开了。



公子妍来吃饭之前再三叮嘱我:别说漏嘴了啊!

她指今年要辞去解说工作。

她的性子是这样:不想引起什么波澜,既不想成为话题焦点,也不想大家心心念念,不想刻意做什么道别,只是自己决定了、准备好了,然后安然就去做。


我说18年的3月正好是LPL的五周年,wawa、米勒和你,就是从最初一起走过来的LPL解说啊,就不能留在那之后再辞?考试的话,全年都可以啊?

她讲如果还留着做解说,就一定没办法好好复习,因为一定会把所有的比赛都看(再满本满本的做笔记),“你知道我基础不是太好”——所以还是决定在农历年前和官方正式提辞职,安心准备考试,安心地退出解说台,以一个“玩家”的身份继续关注LPL。

她对自己一直有很冷静的判断,不高估,不浮躁。


“哎……”,这是我。

“哈哈之后还是能常联系啊!”公子跟我打哈哈。

“不一样,之前是大家在同一个行业里打拼嘛,”我说,“你懂的。”

“以后就各自奋斗了嘛哈哈,不也挺好“

“嗯。你要加油。”

“说不定十年后,又合作了呢?”

“我草,要不要这么久,真是的。”


跨过这么几年后,尤其觉得行业内的人才之难能可贵,何况又彼此信任。



公子妍的微信里有个粉红色的蝴蝶结,最初这蝴蝶结出现在我们的微信后台。

“能请问一下你们这个‘突袭’的数据是怎么来的吗?”

“就是GANK,我们把它翻译成突袭,和支援、蹲守这些放在一起做的行为定义。”

“致命控制是怎么统计的?”

……

我们15年成立之后没多久,关注者还寥寥无几。偶尔会有读者通过微信后台来和我们聊天,讨论关于数据、关于选手——但绝大多数都是男的——那时我们的工作还不算太密集,也因此深夜常常通过后台和读者聊天。

粉红色蝴蝶结当然就是个妹子,显得尤其特别,直到15年北京德杯我问腾讯的同事,“小妍很认真,也做功课,把她微信能给我?”

加微信时候就发现同样的粉红色蝴蝶结名字,“是你?”

“哈哈哈哈是呀是我。”

这下就自然熟,连介绍都不用介绍,天然信任。


有了妍公子,微笑就不远了。

——于是在15年周年庆的深圳木棉花酒店,我们与小妍、微笑共进午餐。这应该是大多数LOL老粉丝心目中都最欣赏的一对:他在国外大杀四方时,她在解说台为其声援,郎才女貌、共同进退。且:不折腾、不喧嚣、勤勉又专注。

在余霜和泽元配对成功之前,这一对就是电竞行业的恋爱模范。

公司的签名墙上,还挂着他们分手之前写下的“小妍 ❤ 微笑”。公司里的老人们都是先爱上微笑,然后因为微笑也爱上小妍;公司里的新人们则是爱上小妍,然后发现原来微笑当年这么不错。

本以为这一对小吵着小吵着最后走向婚姻,再等个15年他们生对龙凤胎:一个做选手,一个做解说,岂不S20世界赛的一大看点?

所以他们的分手,最受伤害的其实是站这对CP的人们,比如我们……

有时候忍不住嘴欠还是会讲几句,比如,“年夜饭来一起吃吧小妍?“

“好!”她说。

“如果有新男友就带上,如果没有的话——带以前那个也行的”。

公子妍就表情包轰炸:“你这人怎么又开始胡说八道”。

只能摊手,“哎抱歉,你知道的,我正经说话不能超过十句”

“呵呵呵,这倒是没错!”

站CP的我们真苦。


和微笑分手之后的小妍,进入到一个连我们肉眼都能看出的“更专注状态”。

除了解说,她把自己的时间排得相当满,各种读书上课。

“你的课几点结束啊?赶得及么?去芬兰给你带了个小礼物。”

“尽量吧我就,不能的话就下次见面把礼物给你”

“你什么课啊?”

“泰拳~!”

得……?泰拳原来是真的?



去年世界赛,广州,WE终于也杀入四强。

她在台上哭得稀里哗啦,哭完了解说们去吃饭,小妍霸气宣布买单。

深夜,我们去酒店不远的陆小凤喝茶。


15年在伦敦的时候,也是八强战结束,和解说们约好去吃饭,她一个人在酒店哭得各种崩溃,劝了半天终于下来。吃饭那阵子大家都很丧,点鸡肉的时候都自嘲“被淘汰了还有脸点肉?”有留学生来要求合影,小妍、小楼就缩在最角落里,长毛和娃娃主动承担了陪合影的重任:知道妹子哭过状态不好不适合。

16年在美国的时候,也是八强战后,又没了LPL队伍的事儿,而我们和她的工作都还要继续。我们在中餐馆吃饭,最后逛到布鲁克林桥下。望着明亮的曼哈顿,望着哈德逊远端小小的自由女神,身后是关闭的旋转木马——景色如此别致。

但败军之师,又怎能激荡起游客该有的兴致?


那两年我们相会,都在讲“大家加油”“继续加油啊”

——但怎么加油呢?

对于她而言,无非是几年如一的继续仔细准备功课,从不见懈怠;

对于我们而言,无非是更多的尝试做好分析,做好准备——以期如果当队伍需要的时候,能够帮到哪怕一点。

但输就是输,怎么互相打气,怎么加油,都好像有一种“置身事外的力不从心”。



17年的春季,大概是近几年里舆论环境最凄风苦雨的开局。

韩援潮的褪去,加两年低迷的成绩,LPL春季赛的开场又是全华班RNG的双败——“为LPL工作”这件事压根不是什么荣耀,而是低气旋里的高压力。

压力大到在这个行业里的人,都不能不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选错了行业,尤其风口浪尖的公众人物。

整个环境中戾气之盛行,很多时候能感受到的都尽是愤懑的情绪、相互的责难、彼此的攻讦……但这不能就怪在说什么“喷子不好”。毕竟成绩差,怎能没有喷,难道让人来打个职业才有发言资格?

所以有啥也只能行业自己扛着。要扛到什么时候?扛着到底有没用?万一之前还不是最低哪怎么办?……没人知道。


17年春我们把“高校公开课”OPENDAY放到了上戏:一直希望能够把高校公开课,做成关于电竞的校园TED,让玩家了解更多,或许戾气会少一些。邀请的嘉宾是老中青三代的选手:Meiko、baolan、kabe、rookie,还有微笑。略有忐忑,这样的沟通有用?

那次活动的主持是长毛和余霜,也是第一次和余霜深入合作,发现这妹子也大好:和小妍一样、“三观正+努力上进“气息。

那次活动,退役的微笑迎来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微笑在演讲时泣不成声。

我在台下,看着身边的大学生举着“大王巡山回来了”的牌子,忍不住有些眼眶:当年这一群拼过的选手,原来依旧还被玩家们所铭记。

——既然曾经的历史余温犹存,那些奋进的片段依旧鼓舞人心,那么现在的努力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然后就看到了WE新军的重新崛起;

然后等来了WE在里约的展翅,这支看似青涩重回世界的队伍,爆种击倒了天神一般的SKT;

然后看到了洲际赛的绝地反攻——四支队伍的教练们坐到了一起,四个队伍的选手们开始爆气。高雄最终取胜的那一刻,LPL光芒万丈!但依旧担心:激发了最强的对手,世界赛怎么办?

然后是汇聚在世界赛的广州,八强的铁壁之后,是需要决出的两个回到上海的名额。对于最终名次来说,八强之席微不足道;但对于LPL来说,上海是主场、是LPL的发源,不能突围的话,还谈什么中国主场?

WE和RNG做到了!

两年,破壁。


那天的小妍,在广州的解说台上放声痛哭

——过去被压抑着而不得解的那股力量,被一头撞碎。

终于能说是到了能和世界正式掰掰手腕的时候。

台前是LPL的选手们,幕后是所有的教练、分析师、支持团队、专业媒体等等的业者。

同样在台前的,其实还有比赛解说们。



那天深夜,我们在酒店不远的陆小凤喝茶。

小妍说:我曾经用了那么久的时间,要证明我可以做好解说。到现在,终于可以说,我的青春无悔。

茶是花茶,加了冰糖。滚烫、芬芳、清甜。



从那之后谈到未来,她会讲到她希望学到更多。

“专业方向?”

“计算机吧?”她说,还不太确定。


也是从那之后,谈到LPL——就更像是在回顾她的青春、她过去的梦想,她通过汗和泪浇灌完成的六年记忆。

她找到了新的、未来之路,如同曾经踏上解说之路这样认真,或许有很多的担忧和顾虑,但义无反顾。

她知道我们舍不得她走,她也知道我们会支持她的选择。


我们因为这份工作而认识了她;她也因为这份工作而认识我们。

最初认识她是因为欣赏微笑,然后了解她是值得信赖而敬业的同事。

我们和她,共同在LPL的不同岗位经历了从15-17年的工作,共同渡过这三年LPL从低谷、到重现巅峰竞争力的历程。

我们很早就做好了她终将告别这解说台的准备——但又依旧会心底黯然;

却又为她开心:轻舟已过万重山,那么未来再见。


谢谢。


编辑于 2018-02-0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战至天地分、河海枯、金石烂 嗷,这里是刺猬团所制作的关于LOL/电竞相关的专栏内容。我们有个公众号 LOLPentaQ,你可以关注。在这里给点建议意见啥的,或者一起来写,都可以啊~ “我们是玩着做的,但不是做着玩的~” 要转载或者合作,最好能私信我们先,不然翻脸哟

    丛林与大海。天人交战和自由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