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南
首发于十字星南
《天龙八部》是哪八部

《天龙八部》是哪八部

以前看《天龙八部》,最后萧峰自杀而死,心中很是伤心。安慰自己说,一共有八部,这才是第一部。第二部里肯定会说,萧峰其实没死。事后证明,这纯粹是自欺欺人。


八部出处见于书前《释名》一节。

“天龙八部”这名词出于佛经。许多大乘佛经叙述佛陀向诸菩萨、比丘等说法时,常有天龙八部参与听法。如《法华经·提婆达多品》:“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非人”是形貌似人而实际不是人的众生。“天龙八部”都是“非人”,包括八种神道怪物,因为以“天”及“龙”为首,所以称为“天龙八部”。八部者,一天,二龙,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

大家历来对天龙八部对应哪几位有所讨论, 我是没这本事。看了很多说法,觉得大家说的都很有道理,特来参考下,结合下自己想法。因为是粗浅简介,再加上我释名事后多饮用一些自己喜欢的段落,心有旁骛,故名“小释”。

本文引文很多(也没人算稿费,所以随便嘛),当然也牵涉到很多剧透。


金庸还说:

天龙八部这八种神道精怪,各有奇特个性和神通,虽是人间之外的众生,却也有尘世的欢喜和悲苦。这部小说里没有神道精怪,只是借用这个佛经名词,以象征一些现世人物,就像《水浒》中有母夜叉孙二娘、摩云金翅欧鹏。

  佛教认为:世间一切无常,终生(包括天、人、阿修罗、畜生、恶鬼、地狱)除非修成“阿罗汉”,否则心中都有“贪、嗔、痴”三毒,难免无常之苦。本书所叙的人物都是常人(喜、怒、哀、乐、爱、恶、悲、愁等感情不异常人),书中所述史事大致正确,人物有真有假,故事则为虚构,人物的感情力求真实。但书中人物很多身具特异武功或内功(有许多是超现实的,实际人生中所不可能的),又颇有超现实的遭遇(有些人性格极奇极怪),因此以“天龙八部”为书名,强调这不是现实主义的,而是带有魔幻性质、放纵想象力的作品(许多武侠小说都是这样)。
  “天龙八部”本来就是神话性的,佛陀说法也多半以神话性的人物作譬喻,有一种比较抽象的含义。抽象则内容较为广泛,包含的范围较大,不像具体之人与事有特定所指。   本书内容常涉及佛教,但不是宗教性小说,主旨也不在宣扬佛教。因书中角色信仰佛教者甚多,且有出家之僧侣,因之故事不能不带到佛教。大乘佛教含义极广,不单以人世为然,天上地下,无所不包。做人固然苦,做牛做马、做鬼做神也都苦。大乘佛法原是从印度部派佛法的“大众部”演变而来,其中包含了不少古印度民间的原始传说和信仰,现代人或觉其若干部分为迷信而不可信,但古老信仰常为象征,往往含有更广泛的真义。


《天龙八部》人物众多,故事情节复杂。人物和八部之间未必便是一一对应关系,但我尽量对应。


1. 乾达婆

“乾达婆”是一种不吃酒肉、只寻香气作为滋养的神,是服侍帝释的乐神之一,身上发出浓冽的香气。“乾达婆”在梵语中又是“变幻莫测”的意思,魔术师也叫“乾达婆”,海市蜃楼叫做“乾达婆城”。香气和音乐都是缥缈隐约,难以捉摸。

阿朱。

乾达婆是隐喻非常明显的部众之一。特征有三。


第一,变幻莫测。阿朱善易容,书中多次易容,对应的就是变幻莫测。


第二,香气,乾达婆“身上发出浓冽的香气”。

阿朱初次登场便是以易容姿态登场。鸠摩智抓住段誉去燕子坞,要杀了段誉祭慕容复。阿朱捉弄他们。同去的鸠摩智和崔百泉被骗了,但段誉看穿了她,看穿的方式是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

他说到这里,段誉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心中一动:
"奇怪,奇怪。"
当先前那老仆来到小厅,段誉便闻到一阵幽雅的香气。这香气依稀与木婉清身上的体香有些相似,虽然颇为不同,然而总之是女儿之香。起初段誉还道这香气发自阿碧身上,也不以为意,可是那老仆一走出厅堂,这股香气就此消失,待那自称为孙三的管家走进厅来,段誉又闻到了这股香气,这才领会到,先前自己所以大觉别扭,原来是为了在一个八九十岁老公公身上,闻到了十七八岁小姑娘的体香,寻思:"莫非后堂种植了什么奇花异卉,有谁从后堂出来,身上便带有幽香?要不然那老仆和这瘦子都是女子扮的。"


连阿碧身上都没有这股香气。


另外,阿朱的住所名字就叫“听香水榭”。她很喜欢各种花露。

段誉远远望去,见一个小洲上八九间房屋,其中两座是楼房,每间房子窗中都有灯火映出来。他心道:"阿朱所住之处叫做'听香水榭',想来和阿碧的'琴韵小筑'差不多。听香水榭中处处红烛高烧,想是因为阿朱姊姊爱玩热闹。"
小船离听香水榭约莫里许时,阿朱停住了桨,说道:"王姑娘,我家里来了敌人。"王语嫣吃了一惊,道:"什么?来了敌人?你怎知道?是谁?"阿朱道:"是什么敌人,那可不知。不过你闻啊,这般酒气熏天的,定是许多恶客乱搅出来的。"王语嫣和阿碧用力嗅了几下,都嗅不出什么。段誉辨得出的只是少女体香,别的也就与常人无异。
阿朱的鼻子却特别灵敏,说道:"糟啦,糟啦!他们打翻了我的茉莉花露、玫瑰花露,啊哟不好,我的寒梅花露也给他们糟蹋了......"说到后来,几乎要哭出声来。
段誉大是奇怪,问道:"你眼睛这么好,瞧见了么?"阿朱哽咽道:"不是的。我闻得到。我花了很多心思,才浸成了这些花露,这些恶客定是当酒来喝了!"


第三,是服侍帝释的乐神之一。帝释是天龙八部之首“天”的领袖,书中对应的就是萧峰,后面说。阿朱曾经“服侍”过萧峰。


可能因为电视剧的影响,很多人都觉得阿朱就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姑娘。这样说也没错,但并不全面。阿朱其实更多只是一个十六七岁调皮的小姑娘。她之所以温柔更多的是因为寄情于萧峰。她初学易容改扮纯粹是为了好玩。化妆进少林寺以身犯险结果差点命都没了,却完全是任性行为。

乔峰道:"我先问你,你到少林寺去干什么?"阿朱笑道:"唉,说出来你可别笑我胡闹,我听说我家公子到了少林寺,想去找他,跟他说王姑娘的事。哪知道我好好的进寺去,守山门的那个止清和尚凶霸霸的说道,女子不能进少林寺。我跟他争吵,他反而骂我。我偏偏要进去,而且还扮作了他的模样,瞧他有什么法子?"
乔峰微微一笑,说道:"你易容改装,终于进了少林寺,那些大和尚们可并不知你是女子啊。最好你进去之后,再以本来面目给那些大和尚们瞧瞧。他们气破了肚子,可半点奈何你不得。"他本来对少林寺极是尊敬,但一来玄苦已死,二来群僧不问青红皂白,便冤枉他弑父、弑母、弑师,犯了天下最恶的三件大罪,心下自不免气恼。
阿朱坐起身来,拍手笑道:"乔大爷,你这主意真高。待我身子好了,我便男装进寺,再改穿女装,大摇大摆的走到大雄宝殿去居中一坐,让个个和尚气得在地下打滚,那才好玩呢!啊......"她一口气接不上来,身子软软的弯倒,伏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后来薛神医救得她姓名,她并没有感恩戴德,对薛神医多敬重。

乔峰问道:"你如何脱险,又是白长老救你的么?"阿朱微笑道:"那可不是了。你记得我曾经扮过少林寺的和尚,是不是?连他们的师兄弟也认不出来。"乔峰道:"不错,你这门顽皮的本事当真不错。"阿朱道:"那日我的伤势大好了,薛神医说道不用再加医治,只须休养七八天,便能复元。我编造那些故事,渐渐破绽越来越多,编得也有些腻了,又记挂着你,于是这天晚上,我乔装改扮了一个人。"乔峰道:"又扮人?却扮了谁?"
阿朱道:"我扮作薛神医。"
乔峰微微一惊,道:"你扮薛神医,那怎么扮得?"阿朱道:"他天天跟我见面,说话最多,他的模样神态我看得最熟,而且只有他时常跟我单独在一起。那天晚上我假装晕倒,他来给我搭脉,我反手一扣,就抓住了他的脉门。他动弹不得,只好由我摆布。"
乔峰不禁好笑,心想:"这薛神医只顾治病,哪想到这小鬼头有诈。"
阿朱道:"我点了他的穴道,除下他的衣衫鞋袜。我的点穴功夫不高明,生怕他自己冲开穴道,于是撕了被单,再将他手脚都绑了起来,放在床上,用被子盖住了他,有人从窗外看见,只道我在蒙头大睡,谁也不会疑心。我穿上他的衣衫鞋帽,在脸上堆起皱纹,便有七分像了。只是缺一把胡子。"
乔峰道:"嗯,薛神医的胡子半黑半白,倒不容易假造。"
阿朱道:"假造的不像,终究是用真的好。"乔峰奇道:"用真的?"阿朱道:"是啊,用真的。我从他药箱中取出一把小刀,将他的胡子剃了下来,一根根都黏在我脸上,颜色模样,没半点不对。薛神医心里定是气得要命,可是他有什么法子?他治我伤势,非出本心。我剃他胡子,也算不得是恩将仇报。何况他剃了胡子之后,似乎年轻了十多岁,相貌英俊得多了。"

2. 天

"天"是指天神。在佛教中,天神的地位并非至高无上,只不过比人能享受到更大、更长久的福报而已。佛教认为一切事物无常,天神的寿命终了之后,也是要死的。天神临死之前有五种征状:衣裳垢腻、头上花萎、身体臭秽、腋下汗出、不乐本座(第五个征状或说是"玉女离散"),这就是所谓"天人五衰",是天神最大的悲哀。帝释是众天神的领袖。


维基百科帝释天条目:

帝释天(梵语:शक्र,Śakra,巴利语:Sakka),又称天帝释、帝释,全名为释提桓因陀罗(梵文:Śakro devānām indraḥ,巴利文:Sakko devānaṃ indo)或释提桓因达罗,简称释提桓因。原为印度教神明,即因陀罗(Indra),主管雷电与战斗,统领天界,后为佛教所吸收,成为佛教的护法神。
佛教认为他是忉利天之主,座骑为六牙白象。他经常率领天人,与阿修罗战斗。
帝释天,梵文全名 Śakro devānām indraḥ,音译为“释提桓因陀罗”、“释提桓因达罗”,意译为能天帝。在梵语中,释加(Śakra),意思是能够、有能力,佛教相传这是他的姓。提婆(deva),是天人、神明的意思。而因陀罗(Indra),是王者、征服者、最胜者的意思。名称意为“能够为天界诸神的主宰者”。按其原文,原应翻译为释天帝,但在汉译时,为顺从汉语语顺,将梵语顺序反转,称其为帝释天,又称帝释、释天、天帝。在《杂阿含经》中,曾列举帝释天的名称,有释提桓因、富兰陀罗、摩伽婆、娑婆婆、憍尸迦、舍脂钵低、千眼、因提利。


萧峰无疑 。


全书最能打的就是萧峰。管对手内力如何,手段如何,名气如何。真打起来没有一个是萧峰的对手。基本上见了他先害怕三分。是金庸小说中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


出场一句没说直接吓的段誉酒杯都掉了。

西首座上一条大汉回过头来,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脸上转了两转。段誉见这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段誉心底暗暗喝了声采:"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论江南或是大理,都不会有这等人物。包不同自吹自擂什么英气勃勃,似这条大汉,才称得上'英气勃勃'四字!"

那大汉桌上放着一盘熟牛肉,一大碗汤,两大壶酒,此外更无别物,可见他便是吃喝,也是十分的豪迈自在。
那大汉向段誉瞧了两眼,便即转过头去,自行吃喝。段誉正感寂寞无聊,有心要结交朋友,便招呼跑堂过来,指着那大汉的背心说道:"这位爷台的酒菜都算在我这儿。"
那大汉听到段誉吩咐,回头微笑,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段誉有心要和他攀谈几句,以解心中寂寞,却不得其便。
........
那大汉有意无意的又向段誉一瞥,见他低头沉思,显是听到了自己的说话,突然间双目中精光暴亮,重重哼了一声。
段誉吃了一惊,左手一颤,当的一响,酒杯掉在地下,摔得粉碎。那大汉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兄台何事惊慌?请过来同饮一杯如何?"


金庸在全书前写了五首词,对应五卷书。每章前取三两句做为回目。和段誉喝酒这一章叫做“剧饮千杯男儿事”,好男儿!


萧峰拳脚功夫大展身手,一是聚贤庄,一是少林寺。聚贤庄对手虽然多,但人物混杂,少林寺大战打得却都是一等一高手。

少林寺大战那张章回目就叫“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老魔就是星宿老怪丁春秋,三招“亢龙有悔”打得他没一点脾气。小丑是游坦之,单打完胜。“胜之不武”说的是慕容复暗算段誉。之后被萧峰一把抓住摔了出去,差点自杀。中间以一对丁春秋,游坦之和慕容复三人也丝毫不惧。像其他低级别选手一点还手余地都没有,秒杀。


打丁春秋。

萧峰心下又是痛惜,又是愤怒,当即大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丁春秋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一招"亢龙有悔",他出掌之时,与丁春秋相距尚有十五六丈,但说到便到,力自掌生之际,两人相距已不过七八丈。
天下武术之中,任你掌力再强,也决无一掌可击到五丈以外的。丁春秋素闻"北乔峰,南慕容"的大名,对他决无半点小觑之心,然见他在十五六丈之外出掌,万料不到此掌是针对自己而发。殊不料萧峰一掌既出,身子已抢到离他三四丈处,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后掌推前掌,双掌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只一瞬之间,丁春秋便觉气息窒滞,对方掌力竟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又如是一堵无形的高墙,向自己身前疾冲。
他大惊之下,哪里还有余裕筹思对策,但知若是单掌出迎,势必断臂腕折,说不定全身筋骨尽碎,百忙中将阿紫向前急抛,双掌连画三个半圆护住身前,同时足尖着力,飘身后退。
萧峰跟着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前招掌力未消,次招掌力又至。丁春秋不敢正面直撄其锋,右掌斜斜挥出,与萧峰掌力的偏势一触,但觉右臂酸麻,胸中气息登时沉浊,当即乘势纵出三丈之外,唯恐敌人又再追击,竖掌当胸,暗暗将毒气凝到掌上。萧峰轻伸猿臂,将从半空中堕下的阿紫接住,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萧峰只要一出现,很多人还没打都要先怕上三分。

萧峰来到山上之时,群雄立时耸动。那日聚贤庄一战,他孤身一人连毙数十名好手,当真是威震天下。中原群雄恨之切齿,却也是闻之落胆,这时又见他突然上少室山来,均想恶战又是势所难免。当日曾参与聚贤庄之会的,回思其时庄中大厅上血肉横飞的惨状,兀自心有余悸,不寒而栗。待见他仅以一招"亢龙有悔",便将那不可一世的星宿老怪打得落荒而逃,心中更增惊惧,一时山上群雄面面相觑,肃然无语。


一打三。

萧峰一瞥眼间,看到爱马在临死之对眼望自己,流露出恋主的凄凉之色,想到乘坐此马日久,千里南下,更是朝夕不离,不料却于此处丧于奸人之手,胸口热血上涌,激发了英雄肝胆,一声长啸,说道:"慕容公子、庄帮主、丁老怪,你们便三位齐上,萧某何惧?"他恼恨星宿派手段阴毒,呼的一掌,向丁春秋猛击出去。
丁春秋领教过他掌力的厉害,双掌齐出,全力抵御。萧峰顺势一带,将己彼二人的掌力都引了开来,斜斜劈向慕容复。慕容复最擅长本领是"斗转星移"之技,将对方使来的招数转换方位,反施于对方,但萧峰一招挟着二人的掌力,力道太过雄浑,同时掌力急速回旋,实不知他击向何处,势在无法牵引,当即凝运内力,双掌推出,同时向后飘开了三丈。
萧峰身子微侧,避开慕容复的掌力,大喝一声,犹似半空响了个霹雳,右拳向游坦之击出。他身材魁伟,比游坦之足足高了一个头,这一拳打将出去,正对准了他面门。游坦之对他本存惧意,听到这一声大喝宛如雷震,更是心惊。萧峰这一拳来得好快,掌击丁春秋,斜劈慕容复,拳打游坦之,虽说有先后之分,但三招接连而施,快如闪电,游坦之待要招架,拳力已及门面,总算他勤练《易筋经》后,体内自然而然的生出反应,脑袋向后急仰,两个空心筋斗向后翻出,这才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这千斤一击。
游坦之脸上一凉,只听得群雄"咦"的一声,但见一片片碎布如蝴蝶般四散飞开。游坦之蒙在脸上的面幕竟被萧峰这一掌击得粉碎。旁观众人见这丐帮帮主一张脸凹凹凸凸,一块红,一块黑,满是创伤疤痕,五官糜烂,丑陋可怖已极,无不骇然。
萧峰于三招之间,逼退了当世的三大高手,豪气勃发,大声道:"拿酒来!"


虐慕容复。

段正淳和南海鳄神眼见情势不对,又再双双扑上,此外又加上了巴天石和崔百泉。这一次慕容复决意要杀段誉,宁可自己身受重伤,也决不肯有丝毫缓手,因此竟不理会段正淳等四人的攻击,眼见钢钩的钩尖便要触及段誉后脑,突然间背后"神道穴"上一麻,身子被人凌空提起。"神道穴"要穴被抓,登时双手酸麻,再也抓不住判官笔和钢钩,只听得萧峰厉声喝道:"人家饶你性命,你反下毒手,算甚么英雄好汉?"
原来萧峰见慕容复猛扑而至,门户大开,破绽毕露,料想段誉无形剑气使出,一招便取了他性命,万没想到段誉竟会在这当儿住手,慕容复来势奇速,虽以萧峰出手之快,竟也不及解救那一笔之厄。但慕容复跟着使出那一招"大海捞针"时,萧峰便即出手,一把抓住他后心的"神道穴"。本来慕容复的武功虽较萧峰稍弱,也不至一招之间便为所擒,只因其时愤懑填膺,一心一意要杀段誉,全没顾到自身。萧峰这一下又是精妙之极的擒拿手法,一把抓住了要穴,慕容复再也动弹不得。
萧峰身形魁伟,手长脚长,将慕容复提在半空,其势直如老鹰捉小鸡一般。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四人齐叫:"休伤我家公子!"一齐奔上。王语嫣也从人丛中抢出,叫道:"表哥,表哥!"慕容复恨不得立时死去,免受这难当羞辱。
萧峰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手臂一振,将他掷了出去。
慕容复直飞出七八丈外,腰板一挺,便欲站起,不料萧峰抓他神道穴之时,内力直透诸处经脉,他无法在这瞬息之间解除手足的麻痹,砰的一声,背脊着地,只摔得狼狈不堪。


旁白都忍不住了“本来慕容复的武功虽较萧峰稍弱”。

慕容博一声长笑,纵身而起,疾向山上窜去。萧远山和萧峰齐喝:"追!"分从左右追上山去。这三人都是登峰造极的武功,晃眼之间,便已去得老远。慕容复叫道:"爹爹,爹爹!"跟着也追上山。他轻功也甚了得,但比之前面三人,却显得不如了。但见慕容博、萧远山、萧峰一前二后,三人竟向少林寺奔去。一条灰影,两条黑影,霎时间都隐没在少林寺的黄墙碧瓦之间。


后来去西夏 ,虽然没打,但依然霸气侧漏。

一行人将出宾馆门口,巴天石忽然叫道:"啊哟,险些误了大事!那慕容复也要去争为驸马,他是认得段公子的,这便如何是好?"萧峰微微一笑,说道:"巴兄不必多虑,慕容公子和段三弟一模一样,也已不别而行。适才我去探过,邓百川、包不同他们正急得犹如热锅上蚂蚁相似。"众人大喜,都道:"这倒巧了。"
朱丹臣赞道:"萧大侠思虑周全,竟去探查慕容公子的下落。"萧峰微笑道:"我倒不是思虑周全,我想慕容公子人品俊雅,武艺高强,倒是木姑娘的劲敌,嘿嘿,嘿嘿!"巴天石笑道:"原来萧大侠是想去劝他今晚不必赴宴了。"钟灵睁大了眼睛,说道:"他千里迢迢的赶来,为的是要做驸马,怎么肯听你劝告?萧大侠,你和这位慕容公子交情很好么?"巴天石笑道:"萧大侠和这人交情也不怎么样,只不过萧大侠拳脚上的口才很好,他是非听不可的。"钟灵这才明白,笑道:"出到拳脚去好言相劝,人家自须听从了。"


电视剧是扫地僧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但在书里却不是。

萧峰大惊,这老僧既能一掌打死慕容博,也能打死父亲,大声喝道:"住手!"双掌齐出,向那老僧当胸猛击过去。他对那老僧本来十分敬仰,但这时为了相救父亲,只有全力奋击。那老僧伸出左掌,将萧峰双掌推来之力一挡,右掌却仍是拍向萧远山头顶。
萧远山全没想到抵御,眼见那老僧的右掌正要碰到他脑门,那老僧突然大声一喝,右掌改向萧峰击去。
萧峰双掌之力正与他左掌相持,突见他右掌转而袭击自己,当即抽出左掌抵挡,同时叫道:"爹爹,快走,快走!"不料那老僧右掌这一招中途变向,纯系虚招,只是要引开萧峰双掌中的一掌之力,以减轻推向自己的力道。萧峰左掌一回,那老僧的右掌立即圈转,波的一声轻响,已击中了萧远山的顶门。
便在此时,萧峰的右掌已跟着击到,砰的一声响,重重打中那老僧胸口,跟着喀喇喇几声,肋骨断了几根。那老僧微微一笑,道:"好俊的功夫!降龙十八掌,果然天下第一。"
这个"一"字一说出,口中一股鲜血跟着直喷了出来。
萧峰一呆之下,过去扶住父亲,但见他呼吸停闭,心不再跳,已然气绝身亡,一时悲痛填膺,浑没了主意。


少林寺一战的回目很是霸气,其他章节关于萧峰的回目名也很好!这一章前面的回目“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非常有气势。其他关于萧峰的回目有“虽万千人吾往矣”,“赤手屠熊搏虎,金戈荡寇鏖兵”, “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萧峰全身上下都是战斗光环。

金庸解释“天”时没提战斗,倒是说“天人五衰”,其中有“玉女离散”。这已经暗示了萧峰最后的悲剧。所谓“玉女离散”指的就是萧峰杀死阿朱。


萧峰和阿朱也不是一开始就一往情深,很长一段时间内,阿朱都是叫乔峰“乔大爷”,知道乔峰其实姓萧后也还是叫“萧大爷”。阿朱建议萧峰去塞外放牧打猎,萧峰还问她会不会来看望他。可见,他那时是没想到要和阿朱厮守终生的,直到阿朱亮明心思。

阿朱忽道:"萧大爷,我有几句不知进退的话,说了你可别见怪。"萧峰道:"怎地这等客气起来?我当然不会见怪。"
阿朱道:"我想智光大师写在地下的那几句话,倒也很有道理。什么"汉人契丹,亦幻亦真。恩怨荣辱,俱化灰尘"。其实你是汉人也好,是契丹人也好,又有什么分别?江湖上刀头上的生涯,想来你也过得厌了,不如便到雁门关外去打猎放牧,中原武林的恩怨荣辱,从此再也别理会了。"
萧峰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刀头上挣命的勾当,我的确过得厌了。在塞外草原中驰马放鹰,纵犬逐兔,从此无牵无挂,当真开心得多。阿朱,我在塞外,你来瞧我不瞧?"
阿朱脸上一红,低声道:"我不是说'放牧'么?你驰马打猎,我便放牛放羊。"说到这里,将头低了下去。
萧峰虽是个粗豪汉子,但她这几句话中的含意,却也听得明明白白,她是说要和自己终身在塞外厮守,再也不回中原了。萧峰初时救她,只不过一时意气,待得她追到雁门关外,偕赴卫辉、泰安、天台,千里奔波,日夕相亲,才处处感到了她的温柔亲切,此刻更听到她直言吐露心事,不由得心意激荡,伸出粗大的手掌,握住了她小手,说道:"阿朱,你对我这么好,不以我是契丹贱种而厌弃我么?"
阿朱道:"汉人是人,契丹人也是人,又有什么贵贱之分?我......我喜欢做契丹人,这是真心诚意,半点也不勉强。"说到后来,声音有如蚊鸣,细不可闻。
萧峰大喜,突然伸掌抓住她腰,将她身子抛上半空,待她跌了下来,然后轻轻接住,放在地下,笑眯眯的向她瞧了一眼,大声道:"阿朱,你以后跟着我骑马打猎、牧牛放羊,是永不后悔的了?"
阿朱正色道:"便跟着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永不后悔。跟着你吃尽千般苦楚,万种熬煎,也是欢欢喜喜。"
萧峰大声道:"萧某得有今日,别说要我重当丐帮帮主,就是叫我做大宋皇帝,我也不干。阿朱,这就到信阳找马夫人去,她肯说也罢,不肯说也罢,这是咱们最后要找的一个人了。一句话问过,咱们便到塞外打猎放羊去也!"
阿朱道:"萧大爷......"萧峰道:"从今而后,你别再叫我什么大爷、二爷了,你叫我大哥!"阿朱满脸通红,低声道:"我怎么配?"萧峰道:"你肯不肯叫?"阿朱微笑道:"千肯万肯,就是不敢。"萧峰笑道:"你姑且叫一声试试。"阿朱细声道:"大......大哥!"
萧峰哈哈大笑,说道:"是了!从今而后,萧某不再是孤孤单单、给人轻蔑鄙视的胡虏贱种,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有一个人......"一时不知如何说才是。
阿朱接口道:"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说得诚挚无比。
萧峰纵声长笑,四周山谷鸣响,他想到阿朱说"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她明知前途满是荆棘,却也甘受无悔,心中感激,虽满脸笑容,腮边却滚下了两行泪水。
前任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家住在河南信阳乡下。萧峰偕阿朱从江南天台山前赴信阳,千里迢迢,在途非止一日。
两人自从在天台山上互通心曲,两情缱绻,一路上按辔徐行,看出来风光骀荡,尽是醉人之意。阿朱本来不善饮酒,为了助萧峰之兴,也总勉强陪他喝上几杯,娇脸生晕,更增温馨。萧峰本来满怀愤激,但经阿朱言笑晏晏,说不尽的妙语解颐,悲愤之意也就减了大半。这一番从江南北上中州,比之当日从雁门关外趋疾山东,心情是大不相同了。萧峰有时回想,这数千里的行程,迷迷惘惘,直如一场大梦,初时噩梦不断,终于转成了美梦,若不是这娇俏可喜的小阿朱便在身衅,真要怀疑此刻兀自身在梦中。

从阿朱在天台山亮明心思,到两人接近信阳。萧峰心情甚是放松。他们当时的打算时问不到谁是带头大哥就算了,这是最后一站。岂不是这短旅程就是最后的美好时光。后来两人误中康敏奸计。萧峰终于失手杀死阿朱。

想起来两个人的故事似乎荡气回肠,似乎充满了整本书。但其实两人从第十八章真正相识,到第二十三章萧峰打死阿朱,一共也才五章,占了全书十分之一。凄美。


3. 紧那罗

"紧那罗"在梵语中为"人非人"之意。他形状和人一样,但头上生一只角,所以称为"人非人",善于歌舞,是帝释的乐神。


指阿紫。


阿紫是人,但性格残忍,心狠手辣,“人非人”。紧那罗也是侍奉帝释天的。阿朱死后,服侍萧峰的就是阿紫。

阿紫似乎和音乐没啥关系,但书中有一处细节很有意思。阿紫想讨好萧峰,但萧峰很气她,干啥都不允许。

又行里许,阿紫道:"姊夫,我唱支曲儿给你听,好不好?"
萧峰打定了主意:"不管她出什么主意,我一概不允。给她钉子碰得越多,越对她有益。"便道:"不好。"阿紫嘟起了嘴道:"你这人真专横得紧。那么我说个笑话给你听,好不好?"萧峰道:"不好。"阿紫道:"我出个谜语请你猜,好不好?"萧峰道:"不好。"阿紫道:"那么你说个笑话给我听,好不好?"
萧峰道:"不好。"她连问十七八件事,萧峰想也不想,都是一口回绝。阿紫又道:"那么我不吹笛儿给你听,好不好?"萧峰仍道:"不好!"
这两字一出口,便知是上了当,她问的是"我不吹笛儿给你听",自己说"不好",那就是要她吹笛了。他话已出口,也就不加理会,心想你要吹笛,你就吹罢。
阿紫叹了口气,道:"你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真难侍候,可偏偏要我吹笛,也只有依你。"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根玉笛。
这玉笛短得出奇,只不过七寸来长,通体洁白,晶莹可爱。阿紫放到口边,轻轻一吹,一股尖锐的声音便远远送了出去。适才那狮鼻人离去之时,也曾发出这股尖锐的哨声,本来笛声清扬激越,但这根白玉笛中发出来的声音却十分凄厉,全非乐调。

又是唱曲,又是吹笛,看来阿紫倒是懂音乐的。勉强算得上是“乐神”吧。

论语里有“恶紫之夺朱也”。紫是恶,朱是善。名字已经暗示了阿朱和阿紫的性格和命运。


书里面让人印象很深的阿紫用毒针射萧峰,结果被萧峰误伤差点杀死。这段插曲几乎贯穿了萧峰和阿紫的相处。

阿紫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来,突然间樱口一张,一枚蓝晃晃的细针急喷而出,射向萧峰眉心。
萧峰和她相距不过尺许,说什么也想不到她竟会突施暗算,这根毒针来得甚是劲急,他武功再高,在仓卒之际、咫尺之间要想避去,也已万万不能。他想也不想,右手一扬,一股浑厚雄劲之极的掌风劈了出去。
这一掌实是他生平功力之所聚,这细细的一枚钢针在尺许之内急射过来,要以无形无质的掌风将之震开,所使的掌力自是大得惊人,他一掌击出,身子同时尽力向右斜出,只闻到一阵淡淡的腥臭之气,毒针已从他脸颊旁擦过,相距不过寸许,委实凶险绝伦。
便在此时,阿紫的身躯也被他这一掌推了出去,哼也不哼,身子平平飞出,拍的一声,摔在十余丈外。她身子落下后又在雪地上滑了数丈,这才停住。


阿紫不答,过了好一会,低声道:"姊夫,你那天为什么这么大力的出掌打我?"箫峰不愿重提旧事,摇头道:"这件事早就过去了,再提干么?阿紫,我将你伤成这般,好生过意不去,你恨不恨我?"阿紫道:"我自然不恨。我为什么恨你?我本来要你陪着我,现下你可不是陪着我了么?我开心得很呢。"
萧峰听她这么说,虽觉这小姑娘的念头很是古怪,但近来她为人确实很好,想是自己尽心服侍,已将她的戾气化去了不少,当下回去预备马匹、车辆、帐幕、干粮等物。
次日一早,两人便即西行。行出十余里,阿紫问道:"姊夫,你猜到了没有?"萧峰道:"猜到了什么?"阿紫道:"那天我忽然用毒针伤你,你知道是什么缘故?"萧峰摇了摇头,道:"你的心思神出鬼没,我怎猜得到?"阿紫叹了口气,道:"你既猜不到,那就不用猜了。姊夫,你看这许多大雁,为什么排成了队向南飞去?"
萧峰抬起头来,只见天边两队大雁,排成了"人"字形,正向南疾飞,便道:"天快冷了,大雁怕冷,到南方避寒。"阿紫道:"到了春天,它们为甚又飞回来?每年一来一去,岂不辛苦得很?它们要是怕冷,索性留在南方,便不用回来了。"
萧峰自来潜心武学,从来没去想过这些禽兽虫蚁的习性,给她这么一问,倒答不出来,摇头笑道:"我也不知它们为什么不怕辛苦,想来这些雁儿生于北方,留恋故乡之故。"
阿紫点头道:"定是这样了。你瞧最后这头雁儿,身子不大,却也向南飞去。将来它的爹爹、妈妈、姊姊、姊夫都回到北方,它自然也要跟着回来。"
萧峰听她说到"姊姊、姊夫"四字,心念一动,侧头向她瞧去,但见她抬头呆望着天边雁群,显然适才这句话是无心而发,寻思:"她随口一句话,便将我和她的亲生爹娘连在一起,可见在她心中,已将我当作了最亲的亲人。我可不能再随便离开她。待她病好之后,须将她送往大理,交在她父母手中,我肩上的担子方算是交卸了。"


萧峰伸出大手,抚摸她头发。阿紫重伤之余,头发脱落了大半,又黄又稀,萧峰轻叹一声,说道:"你年纪轻轻,却跟着我受苦。"阿紫道:"姊夫。我本来不明白,姊姊为什么这样喜欢你,后来我才懂了。"
萧峰心想:"你姊姊待我深情无限,你这小姑娘懂得什么。其实,阿朱为什么会爱上我这粗鲁汉子,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你又怎么知道?"想到此处,凄然摇头。
阿紫侧过头来,说道:"姊夫,你猜到了没有,为什么那天我向你发射毒针?我不是要射死你,我只是要你动弹不得,让我来服侍你。"萧峰奇道:"那有什么好?"阿紫微笑道:"你动弹不得,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否则的话,你心中瞧我不起,随时就抛开我,不理睬我。"


阿紫对萧峰的情意也十分让人感动。

阿紫嘟起了嘴,转过了身,道:"我早知在你心中,一千个我也及不上一个她,一万个活着的阿紫,也及不上一个不在人世的阿朱。看来只有我快快死了,你才会念着我一点儿。早知如此......我......我也不用这么远路来探望你。你......你几时又把人家放在心上了?"
萧峰听她话中大有幽怨之意,不由得怦然心惊,想起她当年发射毒针暗算自己,便是为要自己长陪在她身边,说道:"阿紫,你年纪小,就只顽皮淘气,不懂大人的事......"阿紫抢着道:"甚么大人小孩的,我早就不是小孩啦。你答应姊姊照顾我,你......你只照顾我有饭吃,有衣穿,可是......可是你几时照顾到我的心事了?你从来就不理会我心中想甚么。"
萧峰越听越惊,不敢接口。
阿紫转背了身子,续道:"那时候我眼睛瞎了,知道你决不会喜欢我,我也不来跟你亲近。现下我眼睛好了,你仍不来睬我。我......我甚么地方不及阿朱了?相貌没她好看么?人没她聪明么?只不过她已经死了,你就时时刻刻惦念着她。我......我恨不得那日就给你一掌打死了,你也就会像想念阿朱的一般的念着我......"
她说到伤心处,突然一转身,扑在萧峰怀里,大哭起来。
萧峰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说甚么才好。
阿紫呜咽一阵,又道:"我怎么是小孩子?在那小桥边的大雷雨之夜,我见到你打死我姊姊,哭得这么伤心,我心中就非常非常喜欢你。我心中说:'你不用这么难受。你没了阿朱,我也会像阿朱这样,真心真意的待你好。'我打定了主意,我一辈子要跟着你。可是你又偏偏不许,于是我心中说:'好罢,你不许我跟着你,那么我便将你弄得残废了,由我摆布,叫你一辈子跟着我。'"
萧峰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旧事,那也不用提了。"
阿紫叫道:"怎么是旧事?在我心里,就永远和今天的事一样新鲜。我又不是没跟你说过,你就从来不把我放在心上。"
萧峰轻轻抚摩阿紫的秀发,低声道:"阿紫,我年纪大了你一倍有余,只能像叔叔、哥哥这般的照顾你。我这一生只喜欢过一个女子,那就是你的姊姊。永远不会有第二个女子能代替阿朱,我也决计不会再去喜欢哪一个女子,皇上赐给我一百多名美女,我从来正眼也不去瞧上一眼。我关怀你,全是为了阿朱。"
阿紫又气又恼,突然伸起手来,拍的一声,重重打了他一记巴掌。萧峰若要闪避,这一掌如何能击到他脸上?只是见阿紫气得脸色惨白,全身发颤,目光中流露出凄苦之色,看了好生难受,终于不忍避开她这一掌。
阿紫一掌打过,好生后悔,叫道:"姊夫,是我不好,你......你打还我,打还我!"


最终两人葬身一处,也算是在一起了吧。


4. 龙

“龙”是指龙神。佛经中的龙,和我国传说中的龙大致差不多,不过没有脚,有时大蟒蛇也称为龙。事实上,中国人对龙和龙王的观念,一部分从佛经中而来。佛经中有五龙王、七龙王、八龙王等等名称。古印度人对龙很尊敬,认为水中生物以龙的力气最大,陆上生物以象的力气最大,因此对德行崇高的人尊称之为“龙象”,如“西来龙象”,那是指从西方来的高人、高僧。古印度人以为下雨是龙从大海中取水而洒下人间。中国人也接受了这种说法,历本上注明几龙取水,表示今年雨量的多寡。龙王之中,有一位叫做沙竭罗龙王,他的幼女八岁时到释迦牟尼所说法的灵鹫山前,转为男身,现成佛之相(印度人重男轻女,认为女身不能成佛,女子要成佛,须先转男身)。她成佛之时,为人及天龙八部所见。


段誉。

段誉是大理皇子,正是龙的象征。而大理又是佛教文化兴盛,历代帝王出家为荣。段誉本人也是饱读诗书,算是得道吧。段誉内功深厚,对应龙的力气大。

天龙八部以“天”和“龙”两部为首,所以称天龙八部。书中萧峰和段誉是全书戏份最多的人物。侧面也说明,段誉就是龙。

段誉是一个影视里很难演的角色。至少我觉得影视里的段誉表现很难到位。书中的段誉是一个天真可爱,外表阳光,内心闷骚的少年。一不小心很容易演矫情了,给人一种老黄瓜刷绿漆的感觉。

段誉可爱的段落太多,这里就不引用了。


5. 摩呼罗迦

"摩呼罗迦"是大蟒神,人身而蛇头。


这也解释的忒简单了。

很多地方提到如下释义,我没找到。

在《首楞严经》中对摩呼罗迦有以下解释:“摩呼罗伽,此云地龙,亦云蟒神,腹行之类也。由痴恚而感此身,聋呆无知,故乐脱伦。修慈修慧,挽回前因,脱彼伦类也。”


维基百科条目如下

摩睺罗伽(Mahoraga),佛教传说中的蟒蛇之神,也是音乐神,《维摩经略疏》称其为地龙,为无足腹行神,受世间神庙所供酒肉,是佛教神祇的天龙八部之一。该神原本是腹行类,但由于其智力较低而无知,反而能得道挽回前因,摆脱腹行类的命运,脱胎换骨成为神祇。其形象多为人身蛇首或蛇面,或者是人脸,但以一顶绘有蛇形的帽子表示,一手持笙,一手持鼓棒,腰上结有小鼓。


虚竹。


地龙也是龙,龙的力气大。和段誉一样,虚竹也是身怀绝技,内功深厚(怕是天龙八部里第一了吧)。


摩呼罗迦“智力较低而无知,反而能得道挽回前因”。这不说的正是虚竹傻人有傻福。

便在这时,对面路上,一个僧人大踏步走来,来到凉亭之外,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道:"众位施主,小僧行道渴了,要在亭中歇歇,喝一碗水。"那黑衣汉子笑道:"师父忒也多礼,大家都是过路人,这凉亭又不是我们起的,进来喝水罢。"
那僧人道:"阿弥陀佛,多谢了。"走进亭来。
这僧人二十五六岁年纪,浓眉大眼,一个大大的鼻子扁平下塌,容貌颇为丑陋,僧袍上打了许多补钉,却甚是干净。
他等那三人喝罢,这才走近清水缸,用瓦碗舀了一碗水,双手捧住,双目低垂,恭恭敬敬的说偈道:"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念咒道:"唵缚悉波罗摩尼莎诃。"念罢,端起碗来,就口喝水。
那黑衣人看得奇怪,问道:"小师父,你叽哩咕噜念什么咒?"那僧人道:"小僧念的是饮水咒。佛说每一碗水中,有八万四千条小虫,出家人戒杀,因此要念了饮水咒,这才喝得。"黑衣人哈哈大笑。说道:"这水干净得很,一条虫子也没有,小师父真会说笑。"那僧人道:"施主有所不知。我辈凡夫看来,水中自然无虫,但我佛以天眼看水,却看到水中小虫成千上万。"黑衣人笑问:"你念了饮水咒之后,将八万四千条小虫喝入肚中,那些小虫便不死了?"那僧人踌躇道:"这......这个......师父倒没教过,多半小虫便不死了。"
那黄衣人插口道:"非也,非也!小虫还是要死的,只不过小师父念咒之后,八万四千条小虫通统往生西天极乐世界,小师父喝一碗水,超度了八万四千名众生。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那僧人不知他所说是真是假,双手捧着那碗水呆呆出神,喃喃的着:"一举超度八万四千条性命?小僧万万没这么大的法力。"
黄衣人走到他身边,从他手中接过瓦碗,向碗中瞪目凝视,数道:"一、二、三、四、五、六.........一千、两千、一万、两万......非也、非也!小师父,这碗中共有八万三千九百九十九条小虫,你数多了一条。"
那僧人道:"南无阿弥陀佛。施主说笑了,施主也是凡夫,怎能有天眼的神通?"黄衣人道:"那么你有没有天眼的神通?"
那僧人道:"小僧自然没有。"黄衣人道:"非也,非也!我瞧你有天眼通,否则的话,怎地你只瞧了我一眼,便知我是凡夫俗子,不是菩萨下凡?"那僧人向他左看右看,满脸迷惘之色。
那身穿枣红色袍子的大汉走过去接过水碗,交回在那僧人手中,笑道:"师父请喝水罢!我这个把弟跟你开玩笑,当不得真。"那僧人接过水碗,恭恭敬敬的道:"多谢,多谢。"
心中拿不定主意,却不便喝。那大汉道:"我瞧小师父步履矫健,身有武功,请教上下如何称呼,在那一处宝刹出家。"
那僧人将水碗放在缸盖上,微微躬身,说道:"小僧虚竹,在少林寺出家。"

6. 迦楼罗

"迦楼罗"是一种大鸟,翅有种种庄严宝色,头上有一个大瘤,是如意珠。此鸟鸣声悲苦,以龙为食。旧说部中说岳飞是"大鹏金翅鸟"投胎转世,迦楼罗就是大鹏金翅鸟。它每天要吃一个龙王及五百条小龙。到它命终时,诸龙吐毒,无法再吃,于是上下翻飞七次,飞到金刚轮山顶上命终。因为它一生以龙(大毒蛇)为食物,体内积蓄毒气极多,临死时毒发自焚。肉身烧去后只余一心,作纯青琉璃色。


鸠摩智。


迦楼罗有庄严宝色。鸠摩智也是,虽然他是反面角色。

段誉心想:"这位大轮明王不知是何模样?"悄悄侧过头来,从枯荣大师身畔瞧了出去,只见西首蒲团上坐着一个僧人,身穿黄色僧袍。不到五十岁年纪,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段誉向他只瞧得几眼,便心生钦仰亲近之意。


以龙为食,正是鸠摩智欺负段誉或者大理段氏的表现。段誉是龙,大理段氏也差不多。他们出家的寺庙就叫天龙寺。鸠摩智一出场就是在天龙寺力战群僧,包括大理皇帝段正明。鸠摩智后来绑架段誉去燕子坞,在少林寺时还不忘阴段誉一下。

迦楼罗以为龙食,最终因龙龙太多,反而中毒而死。正对应了鸠摩智因为练少林寺七十二绝技而经脉错乱,几乎丧命,最终被段誉吸取内力。

迦楼罗“肉身烧去后只余一心,作纯青琉璃色”。鸠摩智大彻大悟,终成一代高僧。


7. 阿修罗

"阿修罗"这种神道非常特别,男的极丑陋,而女的极美丽。阿修罗王常常率部和帝释战斗,因为阿修罗有美女而无美好食物,帝释有美食而无美女,互相妒忌抢夺,每有恶战,总是打得天翻地覆。我们常称惨遭轰炸、尸横遍地的大战场为"修罗场",就是由此而来。大战的结果,阿修罗王往往打败,有一次他大败之后,上天下地,无处可逃,于是化身潜入藕的丝孔之中。阿修罗王性子暴躁、执拗而善妒。释迦牟尼说法,说"四念处",阿修罗王也说法,说"五念处";释迦牟尼说"三十七道品",阿修罗王偏又多一品,说"三十八道品"。佛经中的神话故事大都是譬喻。阿修罗王权力很大,能力很大,就是爱搞"老子不信邪"、"天下大乱,越乱越好"的事。阿修罗又疑心病很重,《大智度论·卷三十五》:"阿修罗其心不端故,常疑于佛,谓佛助天。佛为说'五众',谓有六众,不为说一;若说'四谛',谓有五谛,不说一事。" "五众"即"五蕴",五蕴、四谛是佛法中的基本观念。阿修罗听佛说法,疑心佛偏袒帝释,故意少说了一样。


慕容复。


概括起来,阿修罗(王)有这么几个特点。男丑女美,有美女而无美好食物;常常和帝释战斗,输多赢少;性子暴躁,执拗,善妒,多疑。权力很大,能力很大,喜欢天下大乱。

慕容复有美女(王语嫣),但是却不珍惜。和萧峰打架也打不过。性子执拗,刚愎自用,手下人劝告不停的时候居多,当段延庆干儿子这种事都能做得出。两次都想自杀,至少少林寺被萧峰击败想自杀那次确实执拗。多疑,怀疑王语嫣。能力很大,不和萧峰比,武功还是很高的。喜欢天下大乱,自不必说。

关于无美好食物,有一种说法说,慕容复以兴复大燕为己任,没有权力就是没有美好食物。反观萧峰,先是丐帮帮主,后来和大理王子,西夏驸马成为拜把子兄弟,和完颜阿骨打至交,官居辽国南院大王。反差巨大。虽然慕容复不丑,但慕容复确实是最符合阿修罗的了。


段正淳虽然身边美女多,但明显不是。有人说游坦之,因为他丑,但游坦之其他条件很难符合。倒是另外一个人也符合阿修罗的特点—段延庆。

段延庆当然丑。如果用权力比做美好食物,那段延庆确实是没有美好食物,并且非常希望得到美好食物。段延庆和萧峰也曾交过手,完败。希望天下大乱,确实如此。但段延庆性格不太能看得出来。虽然有个四大恶人的小圈子,倒没见“性子暴躁,执拗,善妒,多疑”等特点。但总体上来说,段延庆还是符合阿修罗的特点的。


慕容复和段延庆都还有个特点,杀过自己的小弟,慕容复杀包三哥包不同,段延庆杀南海鳄神岳老三。


再说回慕容复,书中虽然从头到尾“北乔峰南慕容”,但是慕容复其实出场极晚。第一卷扮作西夏武士李延宗不算,直到第四卷,也就是全书过了五分之三才在苏星河的珍珑棋局上出场。但金庸确实有讲未出场的人描写的无处不在的能力,《神雕侠侣》中的独孤求败从未出场也博粉丝无数,风清扬和东方不败也同样如此。

萧峰虽然没见过慕容复,但多次维护慕容复名声。第一次见段誉和他喝酒就是误以为他是慕容复。后来在杏子林,深处险境,也不愿栽赃慕容复,反而处处维护他。结果慕容复不识好歹,少林寺为了笼络人心,居然趁人之危,挑战萧峰,自取其辱。

公冶乾自在无锡与萧峰对掌赛酒之后,对他极是倾倒,力主出手相助。包不同和风波恶对萧峰也十分佩服,跃跃欲试的要上前助拳。慕容复却道:"众位兄长,咱们以兴复为第一要务,岂可为了萧峰一人而得罪天下英雄?"邓百川道:"公子之言甚是。咱们该当如何?" 慕容复道:"收揽人心,以为己助。"突然间长啸而出,朗声说道:"萧兄,你是契丹英雄,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想领教阁下高招。在下死在萧兄掌上,也算是为中原豪杰尽了一分微力,虽死犹荣。"他这几句话其实是说给中原豪杰听的,这么一来,不论胜败,中原豪杰自将姑苏慕容氏视作了生死之交。
群豪虽有一拚之心,却谁也不敢首先上前挑战。人人均知,虽然战到后来终于必能将他击毙,但头上数十人却非死不可,这时忽见慕容复上场,不由得大是欣慰,精神为之一振。"北乔峰,南慕容"二人向来齐名,慕容复抢先出手,就算最后不敌,也已大杀对方凶焰,耗去他不少内力。霎时间喝采之声,响彻四野。
萧峰忽听慕容复挺身挑战,也不由得一惊,双手一合,抱拳相见,说道:"素闻公子英名,今日得见高贤,大慰平生。"
段誉急道:"慕容兄,这可是你的不是了。我大哥和你初次相见,素无嫌隙,你又何必乘人之危?何况大家冤枉你之时,我大哥曾为你分辩?"慕容复冷冷一笑,说道:"段兄要做抱打不平的英雄好汉,一并上来赐教便是。"他对段誉纠缠王语嫣,不耐已久,此刻乘机发作了出来。段誉道:"我有甚么本领来赐教于你?只不过说句公道话罢了。"


想想萧峰心中一寒,却说"素闻公子英名,今日得见高贤,大慰平生"。实在是英雄豪迈。大家一开始对姑苏慕容确实都非常敬仰的,甚至段誉。只是慕容复实在不争取,打烂了一手好牌。


知乎网友评价慕容父子

慕容复
1 多次殴打大理国王子,法定继承人。
2 公然与大辽国南院大王敌对。
3 当众让灵鹫宫主虚竹先生下不来台,灵鹫宫及36洞72岛都欲杀之而后快。
注意,三主角最开始对慕容复都是推崇仰慕的,后来硬生生的被他自己把声望从尊敬刷成了敌对。
4 为了成为段延庆虚无缥缈的继承人杀掉忠心的下属,彻底摧毁自己的班底。

他父亲慕容博。
1 以为干掉一个辽国中级军官就能挑起宋辽争斗。
2 用暴露身份的方式屠戮少林高僧,武林大豪。
3 为了教训傻缺儿子暴露了隐藏多年的身份,使得谋反祸心昭然于天下。
4 最重要的是,妄图在山东起兵造反。要知道,宋朝时,宋辽前线在沧州真定一线,宋朝首都在开封,北京也是辽国的军事政治中心。一旦打起仗来,山东八成就是前线。而慕容家的根基在江苏,唯一的盟友在西藏。慕容博脑子抽了居然想在山东起兵。一旦打起来,他那所谓的义兵就是被宋辽碾碎的命。

慕容博不惜假死去少林寺偷学功夫,可能他觉得武功天下第一就能光复大燕吧。

虽然有几点夸张了,但这段让我读的实在哭笑不得。


8. 夜叉

"夜叉"是佛经中的一种鬼神,有"夜叉八大将"、"十六大夜叉将"等名词。"夜叉"的本义是能吃鬼的神,又有敏捷、勇健、轻灵、秘密等意思。《维摩经》注:"什曰:'夜叉有三种:一、在地,二、在空虚,三、天夜叉也。'"现在我们说到"夜叉"都是指恶鬼。但在佛经中,有很多夜叉是好的,夜叉八大将的任务是"维护众生界"。


夜叉就很难对应到具体的人身上了。“敏捷、勇健、轻灵、秘密”,"维护众生界",这些品质书中很多人都有。“夜叉”有八大将,十六大将,有好有坏,那更是可以把很多书中的非主角人物也囊括进去。


但如果要概括《天龙八部》中的众生,最好的却不是夜叉。


《天龙八部》书后附有陈世襄写给金庸的书信,其中说到:

读《天龙八部》必须不流读,牢记住楔子一章,就可见“冤孽与超度”都发挥尽致。书中的人物情节,可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要写到尽致非把常人常情都写成离奇不可;书中的世界是朗朗世界到处藏着魍魉和鬼蜮,随时予以惊奇的揭发与讽刺,要供出这样一个可怜芸芸众生的世界,如何能不教结构松散?这样的人物情节和世界,背后笼罩着佛法的无边大超脱,时而透露出来。而在每逢动人处,我们会感到希腊悲剧理论中所谓恐怖与怜悯,再说句更陈腐的话,所谓'离奇与松散',大概可叫做'形式与内容的统一'罢。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金庸既然把这封信附在后面,想必是很认可陈世襄的看法,想想书中人物故事恩怨情仇也确实如此。

段誉和王语嫣吃了一惊,两人手挽着手,隐身树后,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慕容复坐在一座土坟之上,头戴高高的纸冠,神色俨然。
七八名乡下小儿跪在坟前,乱七八糟的嚷道:"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面乱叫,一面跪拜,有的则伸出手来,叫道:"给我糖,给我糕饼!"
慕容复道:"众爱卿平身,朕既兴复大燕,身登大宝,人人皆有封赏。"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却是阿碧。她身穿浅绿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篮中
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了竹篮之中。
众小儿拍手欢呼而去,都道:"明天又来!"
王语嫣知道表哥神智已乱,富贵梦越做越深,不禁凄然。
段誉见到阿碧的神情,怜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和慕容复同去大理,妥为安顿,却见她瞧着慕容复的眼色中柔情无限,而慕容复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心中登时一凛:"各有各的缘法,慕容兄与阿碧如此,我觉得他们可怜,其实他们心中,焉知不是心满意足?我又何必多事?"轻轻拉了拉王语嫣的衣袖,做个手势。
众人都悄悄退了开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阿碧如此,他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大家各有各的缘法吧。


参考:

当初看了满多资料的,后来发现自己的观点基本就是这个:亦知墨:金庸为什么要让阿朱死掉?这个分析的很好。我只是联系了书中很多的细节。大家可以去不吝点赞。

吐槽慕容复的那个找不到出处了,也是知友的吐槽。

同步发于微信公众号:十字星南


博君一笑。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