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乐之文集
石翁传(十三)英雄救美

石翁传(十三)英雄救美

十三、英雄救美

从兰亭到周乐之老家,大概有六十里地。隔着将近四百年,别说城镇街市,就连河道走向都有很大改变,到第二天上午,周乐之一行人雇的船才来到大概位置。

虽然知道自己应该是到地方了,但是望着一片陌生的原生态风景,周乐之第一次对自己的方向感产生了怀疑。在旧时空,周乐之一直被叫做“活地图”。最令周乐之自豪的经历是在大学时期,有一次被一个妹子约出去唱K,唱到半夜出来后妹子说天黑迷路了,问要不要考虑在附近找个地方住。周乐之狠狠鄙视了那个妹子,硬是不开导航直接带妹子一路走回了学校。

新时空的坐标问题并没有难倒智商爆表的周乐之,他很快想到了办法:先找到地标。

“船家,这里离曹娥庙还远吗?”

“不远了,前面那个河埠头上去,翻过塘路就到了。”

“好,那就在前面靠岸吧。”

曹娥庙始建于东汉,明代的规模比后世小很多,但是香火却很旺。香客多自然买卖也多,门口空场上,不仅有卖香烛纸马的,还有卖日杂农具,瓜果蔬菜的,俨然就是一个小庙会。

随着一阵响锣,几个短打扮的卖艺人牵着匹马来到空场中间。一个看起来五十开外,满脸皱纹但身形扎实的班头招呼道:“诸位乡亲父老,我等乃是河北人士,家中遭灾,逃难至贵宝地,盘缠耗尽,米粮皆空。所幸自幼练些拳脚功夫,耍出来博诸位一乐。望诸位关照些个,我等在此先谢过了。”

绍兴一带水网密布,乡民很少见过马匹,没多会儿便围上来一大群人。几个卖艺人耍飞刀的耍飞刀,施拳脚的施拳脚,还有一个大姑娘表演马术,引得人群阵阵喝彩。周乐之和刘钊也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王知不够高,只能在外圈踮着脚干着急。“这练体操的身材就是不一样,还不裹脚,比那俩飞机场强多了。”周乐之正在YY,突然听到边上传来一阵喧哗。

“闪开,闪开!”

也不知从那边冒出十来个家丁打扮的人,拿着棍棒驱赶起看热闹的人群。大伙很好地保持了传统美德,一哄而散后围了个更大的圈继续看热闹。

“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们了,原来是换了地方,倒是挺能跑啊。我们武举老爷说了,小娘子若是从得,日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若是不从,我们就想办法让你从。”领头的说完挥了挥手,身后家丁便一拥而上。

卖艺的虽然也是有练过,但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况且对方人多,没几下就被控制住了。这时突然从马后边冲出一个半大的小孩,对准拉扯姑娘的家丁手臂,上来就是一口。家丁吃痛,大骂一声“好狗崽子!”,一脚便把人踢了出去。

“住手!”难得见到个符合自己审美眼光的妹子,周乐之鼓起勇气,大吼一声。

“莫管闲事!”领头的家丁打量了一下周乐之,觉得他似乎就是个长得挺白净的读书人,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不过广大围观群众再一次保持了传统美德,把圈子又扩大了些,于是周乐之也成了被围观目标。见有人站出人群,三四个家立即改变目标,向周乐之围了过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我是钦差!”周乐之想掏电击棒,但又觉得这货不能AOE,高输出反到容易被人集火,便采取了唬人策略,“府上的。”

“哟,这么巧,咱们也是钦差府上的,一起练练?”几个家丁显然不信。

刘钊受王业浩的嘱托,原本想看看周乐之有什么能耐,但是见他没说两句就开始往后缩,心中不禁有些鄙夷。既然家主有命要护他周全,便不能让他受皮肉之苦。刘钊侧身一步上前,左手把周乐之护在身后,右手伸进怀中,掏出来一块腰牌,在几个家丁面前晃了晃:“锦衣卫奉命办差,尔等速速退下。”

几个家丁还在发愣,倒是那个头领有点见识,赶紧过来说:“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了。”

“滚!”

头领讨个没趣,恨恨地对那伙卖艺人说:“且等着,看你们跑得了。”这才带着一伙家丁散去。

“多谢二位大人关照。”见家丁们走了,班主赶紧领着大伙上来磕头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坏人多……”周乐之原本对这套马的妹子有点意思,但是想到基地还没建,现在就爆人口好像有点不妥,便只好说,“你们还是赶紧走吧,省得他们再来找麻烦。”

刚才被踢倒的小孩这会儿缓过劲来,也要上前来磕头。周乐之见他头上都撞出血了,有些不忍心,赶忙拦住:“小兄弟,你别乱动,今年多大了?”

“十四了!”

“恩,十四也算半个大人了,今天很勇敢,记住,以后也要像今天一样保护好你姐姐啊。”周乐之忍住没说出下半句——保护到我来收为止。

“蒋锁记住了!”

回王业浩老宅的路上,周乐之越想越觉得不对,“这刘钊居然是个锦衣卫!我和王知都在场,既然他能在这儿公开身份,就说明不怕那王狗官知道。或者说,那王狗官已经知道他是锦衣卫了。可是如果身份都暴露了,刘钊怎么还能在这儿装家丁呢?我去,这是要演谍战剧啊!”

编辑于 2018-03-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