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与坏人,有那么重要吗

许多人认为,王夫人是一个坏人。

最起码,不像是一个好人。撑死了,也只不过是披着一张好人皮的“伪君子”。

尽管她吃斋念佛,对上对下大方周全,抚养几个并非亲生的小姐也算称职,还间接接济过刘姥姥,为日后贾府的大败局,埋下了一丝希望的伏笔——可是,毕竟有两个丫鬟,因她而死;更有几个女孩子,因为她,走向了更加悲惨的命运。

所以大家觉得,这一定是因为王夫人的本质不好——阴险,恶毒,嫉妒漂亮的女孩子,精通宅斗微操技术,以险恶的居心和老辣的手段,一步一步将那些可爱的生命,逼到退无可退的死角。

相反,“不信阴司报应”的凤姐,反倒更像一个好人。

尽管她害死过张金哥和守备之子、害死过贾瑞、害死过张华、害死过尤二姐和她腹中的胎儿,但许多人愿意相信,对平儿、对岫烟、对黛玉、对宝玉,对那些和她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她愿意分一点热情,去欣赏,去体贴。

所以大家觉得,凤姐尽管毒辣,但本质还是不坏的。

而贾母,那几乎就是读者心目中典型的“善人”了。对孙辈们宠着,对手下丫鬟护着,连打劁时乱窜的一个小道士,都非但不责骂,反倒给赏钱。

偏巧她的审美品位、识人眼力都是一流,今天的读者所欣赏的那些棱角锋芒的人物,如黛玉、宝玉、凤姐、晴雯、湘云一流,也都是贾母的心头爱。如果贾府是个朝廷,这位开明厚道的老太太,说是一代明君,也绝不为过。

可即便在这位“明君”的治下,金钏和晴雯还是死了。因为在“明君”的眼里,袭人只要一天是奴才,就一天不许回家守丧——哪怕是她最喜欢的鸳鸯,也是一样,因为奴才就是奴才,不配拥有完整的人权,自然也不配拥有完整的人伦。

所以,得知王夫人撵走晴雯后,贾母,至少看起来,还是一脸云淡风轻。就像袭人和宝玉说的那样,“我们去了,自然有好的来服侍你”,死了个漂亮聪明的奴才,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奴才来服侍。晴雯的命运,比她们婆媳之间,哪怕是表面上的和谐要轻。

同样在这位“明君”的治下,迎春嫁给了孙绍祖。因为在“明君”的眼里,女孩子出嫁之后的幸福,大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哪怕意识到了孙女要跳火坑,只要是孙女在父母之命下跳的,便合理合法,她也不想多做文章。

也是这位“明君”,虽然宠爱孙子宝玉、外孙女黛玉,也说过他俩“不是冤家不聚头”,但却万万不能接受他俩自行配成“冤家”。因为在她的观念中,女孩子自由恋爱、自主择偶,是一件“人不成人,鬼不成鬼”的大丑闻。连最宠爱他们、又最宽厚开明的贾母都这么想,宝黛之间为啥猜来猜去,表白个心迹都千难万阻,也就可想而知了。

说完了“善人”贾母,再回头看看“恶人”王夫人,她真的就是骨子里的坏吗?

不说故事开始的二十年前,王夫人是个爽利不拿大,善良可亲的当家夫人;就算在故事里,像贾母安抚小道士之类的小善意,她也并不少。黛玉刚进贾府,她生怕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女孩受宝玉欺负,提前让她远着宝玉,做好预防;迎春在孙家受尽欺负,回来只敢跟她哭诉,哭诉的话是“幸而在婶娘这里过了几年清净日子”;贾府里要放小戏子,她也并不攻击她们戏子的身份,反倒怜悯她们“装神弄鬼这几年”,也在能力范围内给她们安排了相对自由的出路:去留自愿。

哪怕是对金钏,金钏死后,她表现出来的难过和自责,难道就纯然只是“伪善”,没有一点儿真心吗?恐怕未必吧。看看后面的晴雯、芳官,你就知道,王夫人对于一个毫无感情牵扯的丫鬟,根本无需表现出哪怕是出于场面的同情。

我倒觉得,王夫人的问题,不是“伪善”,也不是“坏”,而是没有人可以约束她,按照她眼中的好坏标准,去决定奴才的命运。所以,她认为晴雯坏,晴雯就得死;她认为袭人好,袭人就能看到阶级跃升的一线曙光。她根本不需要使用“伪善”的技能,不需要假装什么好人——反正,只要她认为是好人的,就是好人。

因为,她是主子啊,她是拥有绝对权力的人啊!

所以,如果投胎在《红楼梦》的世界里,我们只能期待,自己成为主子,成为那个拥有绝对权力的阶层。

可万一投胎不利,做了奴才,那就只能盼着,自己摊上贾母这样,相对宽容的主子,多少能给你一些善意和自由。

可惜贾母身边的奴才有限,往往早被那些聪明乖巧的给坐稳了。资质一般的奴才,只好期望主子是王夫人,虽然不够开明,但至少她眼里的好坏标准明确,小心避着雷走,厉害点的能混成袭人或周瑞家的,傻白甜点的,只要不撞枪口,保个平安也问题不大。

点儿更背的,只能摊上凤姐这样的主子。虽然凤姐对平儿小红也不错,可是一屋子奴才里,也就只一个平儿,小红那样的人精,更是全贾府也挑不出十个来。那些做不成平儿小红的,难免要受凤姐的刁难打骂,可他们能怎么办?

能让凤姐,不做那金陵王家的小姐,不嫁入贾府,不做这管家奶奶,没有这杀伐决断、谋财害命的权力吗?

恐怕不能。

那么,只有祈祷她,快些死了。

(根据知乎要求,于2018年2月26日下午3时修改标题与部分内容。)

编辑于 2018-02-2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