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间休息室丨佛系舞者胡浩亮

舞间休息室丨佛系舞者胡浩亮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上周六的《这!就是街舞》,节目中因为放错音乐而开始Freestyle的胡浩亮早在之前跳跳就有幸采访过这位freestyle大神,毋庸置疑的是亮亮的freestyle能力确实就如节目中展示的那么炸,这次将这篇专访放出来,带大家走入亮亮的世界。


最近大家都爱用「佛系」来形容自己,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词语居然能用在一个擅长battle的舞者身上,太多人说到胡浩亮都是用「低调」来形容,但他却说,「跳舞的目的不是为了一定要被别人知道,好的话别人会知道你的,只是时间问题,不要太在意这些东西。」


虽然我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更多人知道胡浩亮这个人,但至少我在采访结束后由衷地觉得,这个人真是太特么酷了。


by: 粉红熊猫头

特别鸣谢:韩宇


第一次见到胡浩亮的时候,他刚刚从舞房练完舞出来,大汗淋漓的他笑得有些腼腆,走在路上的时候遇偶到亮亮的熟人,对方半开玩笑地问亮亮说,「那个XXX很想问你为什么不回他微信消息」,亮亮笑着回复道,「好多人都问过我,我一般不回消息都是因为在上课或是在练舞」,一旁的韩宇解释说亮亮的性格就是这样,很多人都经常找不到他。


我想这个人不是天生高冷就是人情淡漠,在这个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维护人际关系的时代,有时不及时回复一条消息都会一不小心触碰到对方逆鳞,更不用说经常不回复消息了。


但等到我们坐下开始正式地聊天后,我开始对刚刚的擅自揣测感到羞愧,原来就是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不需要太多表面的东西去修饰,也能让你感受到他们的真挚。


毫无疑问,胡浩亮这个人以及他的舞蹈都是如此。



内向舞者更走心


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韩宇发了一条亮亮跳舞的美拍视频并呼吁粉丝们给亮亮点赞加关注,视频中亮亮灵活却又流畅的身体表达能力令人叹为观止,可点进亮亮的美拍时却发现粉丝数依旧只有惨淡的一千余人,而此时距离亮亮的第一条美拍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趁自己现有的名气去维护人际关系或是获取利益,在他心中最值得维护和用心的东西还是舞蹈。




王菲的歌居然也可以用这种方式跳出来,我也只是忍不住反复看了十几遍而已


在这个粉丝上万甚至十万网红遍地走的互联网时代,胡浩亮作为一个不仅获得过KOD,Juste Debout, CCTV舞蹈大赛等多项冠军,还是G-SHOCK中国唯一签约的舞者,首个被海外受邀授课的Hiphop舞者,虽然在OG中他已经获得了高度的认可,但在新生代舞者中却鲜为人知。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舞者必定是张扬的,是极具个性的,更是开朗外向的代名词,大部分人热爱跳舞也是因为享受在舞蹈过程中人们赞许的目光,成为舞台最闪亮的焦点是所有舞者的追求。很难想象,这个在舞台上光芒四射舞者,在私底下却是一个有些内向的大男孩。


2011年,亮亮参加了由中央电视台主办的全国街舞大赛并获得了三项金奖,但是自己儿子上电视还夺冠的消息亮亮妈妈还是通过同事知道的,亮亮说从没想过自己能拿到冠军,所以一直都没好意思跟别人讲甚至是自己的家人。


虽然现在的亮亮已经开朗了许多,跟不熟悉的人也能侃侃而谈,但骨子里内敛的性格却是没变。



好多人问他,「亮亮,你为什么这么低调?」


他说这就是他的性格,从前他也高调过


刚开始跳舞的时候我就很想被承认,想让大家觉得我特别酷,但是现在觉得这种行为特傻逼,现在我就觉得这种酷只是表面的酷,可能只是表情很酷,pose很酷,但是我现在希望的酷是舞蹈带来的,而不是自己觉得自己有多酷。



曾经的亮亮不爱说话,很少跟别人交流,更难结交新朋友。因此从1998年就开始跳舞的他直到2008年才做出他认为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之一——离开武汉


背井离乡这个词或轻或重,对于当时处于低谷时期的亮亮来说这个决定艰难而又无奈,用他的话来说,来到上海就等于「抛弃身边所有的朋友们,没有朋友没有老师每天在舞房里一个人对着镜子练舞」,但即使是如此,看着身边同期甚至后期舞者令人惊讶的成长速度,他发现如果不改变自己,可能就会一直原地踏步。


其实我以前跳舞都不太开心,后来我觉得我的性格会阻碍我的进步,于是我就慢慢改善,当我的性格逐渐变得随和和开朗后,也随着性格开始变得有趣了,舞蹈就不再仅仅是动作而成为了一种表达方式,跳舞对我的意义就是表达出内心最真实的一面,也就是走心。很多动作都是从里往外的东西,那就是情绪的表达,舞蹈更多需要的是情绪的感染力,跳舞多了之后你也能接触到许多你以前不怎么接触的东西,比如说,更生活化的东西,以前把舞蹈台舞台化了,这样反而不好。


舞蹈来源于生活,这并不是一句空谈,如果你的舞蹈失去了表达能力,失去了情感的表达,那舞蹈就永远仅仅只是动作,「情感的东西如果没有抒发出来的话,舞蹈中就差很多东西」





虽然道理很简单,但真正用身体去实践,亮亮却花了很长的时间。


有的人一战成名,有的人一蹶不振,但亮亮却参加KOD比赛却坚持了八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正如他说的,他一直都把从前的自己作为自己的目标,今天的自己要比昨天好,今年比赛的成绩要比去年高,直到KOD9的时候,亮亮才终于打败了韩国选手拿到了KOD Hiphop冠军。


这也许也可以用那句大家最熟悉的话来总结,荣誉也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因此,KOD9的决赛自然也成为了亮亮印象最深的比赛之一,在决赛battle对决之前,韩国选手假意握手却又快速收回以示挑衅,现在亮亮回忆起来还笑着说,「还好我反应快,趁大家不注意迅速把手也收回来了,并且在battle过程中我也没有受他的影响,因此最终拿到了冠军」


尽管已经参加过无数场大大小小的battle比赛,但亮亮却直言自己是个 没什么「火药味」的人


battle其实也就是两个人的竞技表演,我们比赛battle的时候很注重表现力,所以比赛的时候一定要走出去,这种表现力的battle会更精彩一些,而不是对着观众或是在自己的小方块里跳。

虽然在观众眼里看起来火药味很浓但其实我们也不会触碰到对方,毕竟他也不差我钱,这种火药味也不是愤怒,而是玩,在这一分钟里我不在乎你是谁,我只想在这个时间展现我自己的实力。






最坏的时代与最好的舞者


前不久,黄景行因为一条微博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很多人眼里,不参加比赛就是商业,就是不纯粹,就是恃宠而骄。


但是亮亮却说,舞蹈的「舞」并不是武术的「武」,现在的比赛太多了,大家反而忽略了学习。


一直比赛其实是没有什么帮助的,不把基本东西练好,你每天拿什么去跟别人比。比赛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出名,但是出名和跳舞好不好其实是两回事,现在比赛太多了,拿冠军的机会其实很多,很多人因为比赛而去停止学习,停止训练,这样其实是本末倒置,比赛应该是有计划地进行,一段时间联系进步后你给自己设立的一个目标,在比赛之前我应该准备些什么,做好一个这样的规划,而不是有什么比赛都去参加。


拿到了KOD冠军后,亮亮也停止了比赛的步伐,他开始将工作重心放在了做裁判,做老师上,并且也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




但这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足够了,而是他想要沉下心来,去接触更多不同的dancer,去接触不同的风格,去了解不同的音乐,学海无涯,把自己框死在同一个圈子其实更难达到新的突破。


同样的问题也有人问过亮亮,但是亮亮却用事实反击了他们——即使没有比赛,他还是一直都在进步,有太多人成名后结果停滞不前,但他却在自我练习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看过他跳舞的才知道什么事开心得像个孩子,也许这也是为什么他总能跳出让人惊讶东西的原因吧。



比赛毕竟是竞技,所以经常跳的东西和你喜欢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拿到冠军之后我跳舞就不会带着竞技的色彩了,而是享受舞蹈本身,竞技的东西跳多了之后就会太多不是舞蹈本身的东西了,所以我希望在舞蹈上钻研的更深一些,让自己的舞蹈更成熟一些。只有这样,你以后才能够去更大舞台参加更大的世界级比赛,让别人看到你的舞蹈是成熟的,而不是你拿到一个KOD的冠军,就觉得自己有多么棒,而是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KOD之后我就很少参加比赛的原因。






不论你是否同意他们对于参加比赛观点,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批最优秀的舞者们似乎都诞生于同一个年代——


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街舞比赛是什么;

那个时候也找不到一个像样的舞房;

那个时候甚至都不知道给跟谁学跳舞;

那个时候跳舞不是为了表演更不是为了比赛;

那个时候跳舞很苦却很难挣到钱;

那个时候跳舞就只是跳舞。


1996年,在亮亮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偶然一次看到两个学校六年级的大哥哥们在元旦晚会上表演街舞,年仅十岁的他受到了触动,觉得这件事简直太酷了。


当时我们其实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这种黑人音乐叫做rap,因此用rap跳的舞我们也叫这种舞叫rap。


但在这个街舞都不知为何物的年代里,跳rap就等于你加入了街头小混混的行列,这对于出身在普通家庭的小学生来说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因此即使喜欢,却从不敢去找跳rap的人讲话,更谈不上找老师去学跳舞了。


既然不能光明正大拜师学艺,那干脆自己听音乐琢磨。亮亮自那次以后就开始自己买打口碟和磁带,当时的流行天王就是Micheal Jackson,Mc Hammer,后街男孩等等,听歌然后靠自己模仿和摸索着练习就是他最开始跳舞的方式。




MC Hammer,美国说唱界的鼻祖,同时也是一名优秀的舞者


直到2000年后,统一冰红茶街舞大赛在武汉举行,那是亮亮第一次参加比赛,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街舞有这么多舞种,原来街舞是这个样子的


在此之前我对舞种都没有什么概念,都只有一个舞种和几个动作,更谈不上什么街舞文化。现在的年轻人都懂得很多,在中国其实很多og都来过,都教过大家很多不同的风格,反而其实在国外很多年轻人对文化了解没有中国这么多。

但其实光说不练也没用,就是你也不要太在意这些东西,我最开始跳舞的时候对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就是练就是跳,然后通过日积月累地了解到文化的东西,但是了解之后还是练习,不要只是知道就不跳,那永远只是理论派,这和用身体感受到其实是两码事。


在正式接触街舞后,亮亮开始钻研popping,但是也许是场地匮乏的原因,当时所有舞种的dancer都会在一起跳舞,在同一个音乐下不同舞种的舞者之间也会相互交流学习,有时候租舞房不容易,他们也会选择在街上跳,去club跳,在公共场所里练习跳舞让他们养成了不对着镜子练习的习惯,「哪里有音乐哪里就有舞蹈」似乎成为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直到现在,亮亮也说,


如果有一天我不热爱跳舞了,那前提一定是我不会再听音乐了。


音乐和舞蹈本应是同一种自然的来源于生活的艺术,但因为现在的环境好了,舞蹈似乎仪式感也变得更强了,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只有在舞房打开音响放上音乐,穿条绒裤扎着马步这种才叫练舞,但其实只要你带上耳机,你在公交车上,在地铁上,在广场上,不论是在哪里,你都能练习。



在我们以前跳舞的时候,每天不断连八小时,各种training,基本功练习,battle练习,音乐练习,groundmove,身体开发各种练习,环境也会换着跳,舞房跳完去街上跳,街上跳完去club跳,我们齐舞编舞的东西也会练。现在年轻人的练习方式就很奇怪,就一个人呆在舞房对着镜子练一晚上然后回家,每一天都一样,给我感觉就是太单一。

练习的方式其实有很多种,你需要自己去发现。


为什么时代好了,却坏了舞蹈?


在亮亮眼中,现在的舞者们都太幸福了,几乎到哪里都会有国内外优秀的舞蹈老师们来教课,宽敞明亮的舞房,但是在那个跳舞没钱的时代,亮亮甚至都不舍得买一双Air Force1,就希望把钱省下来在演出或是比赛的时候能把自己打扮得帅一点。


也许会有人觉得胡浩亮「大器晚成」,当身为学生的韩宇16岁成名时,亮亮还在武汉的小圈子里跳,不是因为天分或是努力不够,而是因为他的舞蹈都是靠自己研究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


你自己研究就需要很久,但是学的人却不用动脑筋,所以会学的很快,我为什么进步慢的原因就是这,我一直都没有人教,但是我研究出来之后就会教学生,他们学的又很快,我们研究个五六年,他们一两年就会了。

现在优秀舞者也很多,但是很局限,会编舞的dancer基本功不好,会battle的dancer不会编舞,会跳齐舞的dancer不会freestyle,还是没有把基础练好,急于出名,所以现在出名的dancer很多,但是真正跳得好的dancer却不多。

时代变了,即使再多人缅怀「从前慢」,但实际上大家都不敢真正放慢自己的脚步,毕竟舞者的黄金年龄短短数年,如果不抓紧时间出名,等待舞者的可能就是默默无闻一辈子。


今年31岁的亮亮在街舞圈中已经算不上年轻了,因为长期高强度的舞蹈练习身体也多处有新伤旧伤,即使是在采访过程中,他也选了一处角落的沙发上,好让疼痛的腰部能够找到着力的支撑点。


但是谈到「退役」这种说法,他却说自己从没想过。


你看我腰这样我还在跳,(不跳舞)除非我没有那口气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和坐在旁边的韩宇都笑出了声,但是亮亮却一脸认真地说他还是会坚持到能坚持的那一天,他希望尽量能让自己跳的久一点,即使他也不知道最终能跳多久,可能六十岁也可能七十岁,但不论是什么时候他都希望能保持自己的状态让自己跳的更久一些。



聊起养生,90后总是会带些自嘲的味道,而作为80后的舞者,亮亮显然是认真在看待这件事,在意识到身体大不如前后,他开始更加注重健康和饮食,在他眼中,更好的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才能让自己跳得更久一点。


我去年胖了,现在身体状态已经不如十几岁的时候了,腰也不好了,腿也麻,韧带也没以前好,所以我现在还会做一些瑜伽,徒手健身,尽量不熬夜,酒也不喝了,烟少抽一点,最好抽0.3mg,健康一点,这样才能减缓一点。

到了一定的年龄,你的身体会堕落也许你刚开始察觉不到,但是一旦这样之后你的身体会逐渐跟不上音乐,会迟缓,身体一旦灵敏度,爆发力都跟不上之后,你的动作只会从难到简单,从简单到更多人看不懂,就是你听到很厉害的音乐,但是你的身体跟不上,结果表达出来的只剩下最简单的东西,现在开始就要注意和保养自己,这样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在亮亮刚聊完养生经后,一旁坐着的韩宇就爆料了亮亮一个不那么健康的爱好——美黑


烈日炎炎的夏天,当人们忙着找块荫凉地避暑的时候,亮亮却不舍得浪费大好的阳光,毅然站在大太阳下沐浴阳光。亮亮说自己喜欢黑黑的皮肤,会显得自己更阳刚一点,于是他开始热衷于去东南亚地区旅游,然后把自己晒成当地人的肤色再回来。



没错,那个舞动的白T就是你们的亮亮


暴晒会伤害皮肤,在加入美黑族后,亮亮琢磨出了方法,要想不受伤就需要慢慢晒,用降温晒的方式,比如要涂油,或者泡在水里晒,这样表皮就不会受伤。


但同时他却又笑着说,不过这个速度还是得取决于每次出去旅游的时间长短。


如果时间长就慢慢晒,但是如果只能旅游四五天,阳光来的实在可惜我就不得不晒得快一点。


听完这段形容,我由衷地相信其实亮亮是个有趣的人,即使他说自己不善表达,但他总是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回应别人。


就像喜欢隐身的人其实不一定是希望与别人失联,而是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的头像就能只为你亮起。


*本文由作者根据采访整理完成,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END



【舞间休息室】

——也许这里没有你要的关于干货的分享,但是希望你在坐下休息静静聆听他们故事的时候,也能有所收获。


编辑于 2018-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