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斐:当我说学无国界我是在说什么?(一)

郝斐:当我说学无国界我是在说什么?(一)

当我们遇到一个和我们有不同经历的人的时候,我们常会有好奇,很多人会有社交的需求和冲动,希望通过这个人窥视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想去了解这个人的幸福感来自于哪里、他的所做意义在哪里。。。但是往往这个不同被加了一个标签“外国”的时候,这种想去了解的冲动往往大打折扣,就产生了沟通障碍,甚至很多没有语言障碍的留学生也有这种倾向。

想想有些奇怪,我们对于很多“界限”本来是无感的,对“跨界”甚至是推崇的,因为我们不希望维度太过单一,我们不希望因为不了解而显得无知。但是一谈到“国界”,马上就多了一层意味,顿时跨界的包容没有了,变成了一种浓浓的自我保护情绪。。。“我们有我们的特色”、“中国和国外的情况如何的不一样”、“外国对中国不怀好意”、“外国人歧视中国人吗?”。。。请问,外国人是哪国人?刚果,斯里兰卡还是墨西哥?

什么时候会产生误会?不了解的时候会。

作为一个有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国家,我们是否可以孤立的存在。。。还是想要取代某一极的绝对影响成为世界有影响力的国家?那首先得去更加主动的去了解这个世界、了解不同的生活方式、了解不同的价值观,让“影响外面的世界”成为一种让我们很舒适的行为。

今后我们再谈“跨界”的时候,先想想一个最简单的跨界方式--跨跨国界如何?这和留学、学游、旅游等是否走出国门的行为无关,而是心态。对于多元文化,多元价值观更加的充满包容和好奇,别再把“外国的,外国的”这样词挂在嘴边,都离清朝过了一两百年了,当你说“外国的”的时候,除了中国这一分支,还有两百多支国家和文化,你具体是指哪一支?!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他的名字叫“外国”。

我一直觉得,反复强调自己的独特性,要么是文化傲慢,要么是文化自卑,要么就是没文化。三种都要不得,因为你永远都不希望把自己当成是边缘的一拨,你不希望“一带一路”只是送出去的钢筋混凝土,这个世界也需要来自中国的影响,而且对于中国影响力的需求,不管是我们自己的,还是来自世界的,都会越来越大。

脱离国界,学习和了解这个世界多种多样的文化和思维方式,是件简单而有趣的事情,我们可以为自己去做,也可以为这个国家去做。所以当我说学无国界这四个中文字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是一个十四亿人口的生活趣味,也是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国家的战略需求。

编辑于 2018-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