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及其象征性的释放 弗洛伊德心理学文论

欲望及其象征性的释放 弗洛伊德心理学文论

弗洛伊德算得上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心理学家,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的理论影响力颇大,任是谁都知道“本我自我超我”、“力比多”“梦”等等概念。他的影响甚至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心理学领域,更渗透进了现代文化的各个领域。虽然弗洛伊德不是专职的文艺理论家和批评家,但是他的著作中讨论了大量的文学艺术问题,并利用精神分析理论分析文学艺术作品的内涵和创作者的心理机制,这对于20世纪的文艺理论有着重大的影响。


| 精神深层结构的分析:意识和主体

“精神分析”对于弗洛伊德来说意指一种诊治精神病人的医疗实践,但是就其论著的整体来说,“精神分析”也可以指其核心的心理学观点。弗洛伊德心理学的核心就在于他对人类精神结构的分析,也就是他无意识理论以及人格结构理论。

弗洛伊德在1912年发表了第一篇系统解释无意识理论的重要论文,那就是《关于精神分析中的无意识》。在这篇论文里,他把人类精神分为三个层次:最下层是无意识,中间层为前意识,最上层是意识。

无意识是人心理结构的深层领域,充满了人们压抑到心灵最深处而不被意识到的,充满本能和欲望的心理活动,也是心理系统最原始最根本的动力。前意识是介于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能被意识召回的心理层面,它和无意识一起构成了潜意识,也就是未被自我意识和察觉到的心理内容。最表层为意识,具有理性的认识能力,能够清醒地与外界交互,也是自我能够感知和察觉的部分。

这三者混合存在于人的心理活动中,共同构成人的完整心理。但是相对于潜意识来说,意识仅仅是无意识海洋上的孤岛,是冰山露出海面上的一角,而潜意识才是人心中最主要最广阔的领域。

在1923年,弗洛伊德在《自我与本我》中,对前期的无意识理论进行了修正,提出了人格结构理论,这一理论把人的心理结构分成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组成部分。

本我是指充满了本能性冲动,为整个心理过程提供心理能量的无意识部分,它只按照快乐原则运作,也就是趋乐避苦,因此不为正常的意识所允许,常常被压抑在人的心灵深处。自我位于人格结构的表层,是和外界打交道的知觉系统,属于意识的部分,其按照现实的原则控制本我的运作,弗洛伊德认为自我是本我的骑手,本我是自我的坐骑。超我是道德化的自我,象征着在社会文化的熏陶中形成的道德规范,其位于人格结构最高层,按照至善原则指导自我,以便达到理想自我的实现。

这三个部分并不是相互独立的而具有明确分界的,而是在相互冲突中混杂成人的心理结构,在这一系统中,本我是基础性部分和动力源,依次派生出自我和超我,而自我和超我则在更高层面上统摄和控制本我。

这一部分其实和弗洛伊德的文艺批评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出名了,介绍弗洛伊德怎么能不写这部分呢……所以就简短介绍一下,下面关于本能和梦的理论才是同他文艺理论直接相关的。


| 本能的压抑、俄狄浦斯情结和梦的解析

弗洛伊德认为本能是一种源自体内而表现在身体上的原初刺激,是最根本的动力,是根植于人的一般性需要而生发的。按照它成熟时期的讲法,本能分为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一者是爱和建设,另一者是恨和毁灭。虽然弗洛伊德并没有把本能等同于性欲,他的本能似乎和人自我持存的抽象需要联系在一起,但是他对于性的突出强调和独特解释,绝对是其思想不可忽略的重要特点。也许说他是泛性论者是过分的评价,但人们对他的一般看法,认为他说的性欲能量力比多是人全部行为和心理活动的内在动力,这一观点也是符合他原意的。

奠基于本能理论之上,弗洛伊德提出了关于人格发展的理论,以及对于梦的解析。

关于人格发展的理论就是大名鼎鼎的俄狄浦斯情结,这来自于索福克勒斯的名剧《俄狄浦斯王》。在3岁到5岁的幼年时期,儿童逐渐形成了本能的性欲,并把其母亲作为这种欲望的对象,把其父亲看成是与其争夺母爱的竞争对象,最终结果是儿童形成了杀父娶母的欲望——这就是俄狄浦斯所做的事情。但是在父亲的强大力量带来的阉割恐惧之下,男孩压抑了自己的欲望,并且开始认同父亲的性别角色和社会角色,因此成长为一个社会人格健全的成年人。他相信自己终将拥有父亲的力量,并且拥有一个母亲的象征性替代物,也就是妻子。伴随着本能的被压抑,儿童的人格才得到发展,但是被压抑进无意识的本能依然存在并影响着人的行为,对于这些压抑的本能深层欲望,人们拥有梦这种形式来排解。

弗洛伊德认为,梦境或许是再现被压抑之物的最生动的舞台,其是本我激发的欲望和自我对欲望的压抑两者冲突而形成的“妥协结构”,因此,弗洛伊德的重要论断出现了:“梦是对被压抑的欲望的隐蔽性满足”。因此他通过解梦来进行自己精神分析的临床实践,从梦外显的层面,尝试解读无意识的“真正含义”——因为他对性的突出重视,我们可以看到他可以把所有梦中的意象解读为生殖意象,这也是他理论中饱受诟病的一点。

梦包含两个要素,一个要素涉及心理的内驱力,也就是属于无意识领域的被压抑的本能,另一个要素涉及其独特的形式和手段,也就是改装。对于前者,弗洛伊德认为有一般性的来源、童年时代的经验和肉体的刺激等来源,而梦本身被看做是一种隐蔽地排解核心欲望的方式。对于后者,因为梦并不是直白地表达欲望,而是隐晦地表达,这种象征性的特殊手法就是梦的运作机制。这一机制包含①凝缩,用简单的意象表达复杂的意义②换置,用替代性对象隐喻实指的欲望对象③特殊表现,用直观的现象表达不直观的观念④二度校正,在把梦的经验转换成叙述时,自我对梦进行了规制和修饰。

我们能看到梦和文艺作品之间的相似之处,作品不正是作者的一个梦吗?作者用创作的方式,用一个符号结构的形式表达自己深层的欲望。弗洛伊德也是这么想的,他的文艺批评基本就是把作品当成梦来进行精神分析。


| 创作者的白日梦,以及某个群体的集体白日梦

在《创作家和白日梦》以及《诗人和幻想》这两篇文章中,弗洛伊德明确地把作品和梦看成是类似的东西。一般人可以用做梦来使自己潜意识的欲望获得假想的满足,但是创作家则能用升华的形式——也就是艺术创作——来满足其本能欲望。文学作品和梦一样,一方面来说,它们都是一种愿望的满足,都是对于被压抑的本能的满足。另一方面,梦那种独特的运行机制,也和文学作品(尤其是诗歌)有相同的地方,比如罗曼·雅各布逊所确认的人类语言的两种活动,隐喻和换喻,就和梦运行机制的凝聚和换置相对应。

总之,他认为艺术作品是艺术家在本能欲望支配下制造的幻想,这是一种作者中心论的理论样式。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弗洛伊德尤其关注艺术家个人生活的经验与其作品之间的关系,试图解释创作者的生活史怎样给予它自己创作动机的。比如他对于达芬奇的解读,认为达芬奇的童年愿望未经实现就被压抑进了无意识,他的艺术作品就是他补偿童年愿望的努力。

弗洛伊德的文艺观集中于作者,但是其思想中也包含了很多关于文学和社会文化关系的论述,这就是其升华论。他认为人类的文明就是建立于对本能的压抑之上的,这些本能不被社会文化的秩序所允许,形成了一种根植于文化深处的精神结构。而艺术活动就是用社会文化所允许的方式,把本能欲望的对象换成文化领域中地位较高的形象,这就是升华。因此文学艺术承担了一种为人类文化抒发排解深层欲望的功能,既然作品是作者的白日梦,那我们可以理解为,文学就是集体的白日梦。

弗洛伊德在其批评实践中也使用了这个理论,他特别地认为人类文化核心欲望就是俄狄浦斯情结,一切文化形式,宗教、道德、艺术等等,都起源于这个情结,而文学艺术的核心创作力,也因此和这一情结联系在一起。他认为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都表达了弑父这一主题,都淋漓地表现了俄狄浦斯情结,因此是文学史的三大杰作。

除此之外,弗洛伊德还隐晦地涉及了文学作品和读者的关系,在讨论文学就是作者的梦的时候,他还顺便提到,读者在作品这一作家的梦中会读出自己的梦,从而获得对于欲望的排解。不过这个观点并不起眼。


本文写得略微有些冗长了,因为弗洛伊德首先是一个心理学家,然后才是一个文艺理论家,他的文论是和其心理理论密切相关的,所以本文第一节和第二节似乎也是不可或缺的。对于弗洛伊德本人来说,他认为自己精神分析的方法能够做到的只有两件事,“一是解释文学作品的内在意义,二是解释艺术家作为人的气质”,可见他对于自己理论的有效性范围还是有认识的。只不过他所说的文学作品的内在含义,实际上指的要么是作家的深层欲望,要么是群体的深层欲望,很难说和作品本身的结构契合。

由此可见,他对于自己作家中心论的文论有自我意识,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社会文化向文论的倾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提及了很多读者中心论的思想。我们看到后世的文论学者大体上继承和发展了他社会文化向的文论,认为文学的核心欲望是根植于社会文化的深层结构当中的,这就是拉康和其他的结构主义者所做的工作。

最后画个图来总结一下:

p.s.最后这幅图的来源请看我的另一篇文章:

玄玖爷:如何评价“如何评价某部作品”这样的问题zhuanlan.zhihu.com图标

再p.s.题图为《super meat boy(超级食肉男孩)》,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寻找《独立游戏大电影》这部纪录片观看,尝试用弗洛伊德文论解释Edmend(也就是我们熟悉的e胖)和tommy的创作。

编辑于 2018-03-0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