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场少年孙宇晨的绝地求生

「你知道创业为什么会失败么?」

一位叱咤中国天使投资圈的老前辈问我这个问题,凭借我浅薄的创投知识我想到了很多词,团队不行、股权纠纷、产品力不够、冷启动失败……

老前辈笑了笑说:「缺钱,只有没钱了,创业才会失败。」

我恍然大悟,诚然如老前辈所说只要有钱,哪怕是只发布PPT也能一直做下去。

毫不意外的,在老前辈接下来的举例中讲到了波场:「波场刚出来的时候,谁不说他是个空气币,他其实就是个空气币。但是因为ICO搞到了钱,现在波场的技术做起来了,我咨询了一些人,都说他们现在还挺靠谱的。」

在 BlockBeats 区块律动和老前辈的对谈几个星期之后,一位接近波场的人士表示波场最近在疯狂招聘,在2018年员工人数要从 60 涨到 200,而且大多数的岗位都是技术相关的岗位,薪资 open,要多少给多少。


连公司的办公地点,也从 Fintech 骗子集散中心的中关村创业大街(苏州街附近),搬到了公司员工男女比例 9:1 的屌丝技术公司首选北土城。俨然一副要踏踏实实做区块链的样子……

这与孙宇晨过去几年在媒体和公众中的形象很不一样。在过去,孙宇晨给自己帖的标签是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中国 90 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 2015 年中国 30 位 30 岁以下优秀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 90 后学员……

而媒体给他的标签是:人人网草圈翻车、骗子、作秀、马佳佳的形婚对象、白皮书抄袭。



然而最狠的还是 GQ,一篇《风口上的孙宇晨》把孙宇晨从家庭出身一直写到波场发币,几乎 GQ 调查到的每一个事实都与孙宇晨的自述有着直接的冲突,可以说是一种天然的讽刺。

这篇文章把孙宇晨塑造成一个来自惠州,对大城市的纸醉金迷趋之若鹜的郭敬明式精致利己主义凤凰男。在这篇文章中,他说「郭敬明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尽管他认为郭敬明写的作品是「一坨大粪」。




而孙宇晨对此不以为然,毕竟自从发了波场,他总算是窥见了梦寐以求的上层空间。接下来,只要继续进行上层人士的表演,总有一天他就真的会成为上层人士。

然而,这个上升通道在 2017 年 9 月 4 日戛然而止,这一天发生了什么?

那天,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的融资,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94 定性对币圈来说是个灾难,三大交易所为此被受打击。

但俗话说多难兴圈,疼来的快,忘的也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很多币圈人士对此不以为然,不过就是要在香港、新加坡多搞几个壳,不过是把交易所撤出境内的事情。在一次圈钱几个亿的诱惑下,ICO 的趋势反而在 2017 年年末达到了新高潮。

怎么讲,稍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政策有延迟性,先吹风,再定性,然后抓典型,最后一网打尽。一般清理掉一个违法行业,周期要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而自去年 9 月 4 日定性后的种种政策收紧,也确实在证明这个包围网在逐渐的将存在侥幸心理的庄家拉入深渊。

而定性是个关键的时间点,大多数情况下,决定了「这个人要上焦点访谈」,「这个人要进去」,「这个人安全了」。

简单来说:


在定性前做了,在定性后妥当善后的,不进去。
在定性前没做,在定性后顶风作案的,当典型。
在定性前做了,在定性后负隅顽抗的,最后被一网打尽。


在币圈大佬争当典型的 2017 年年末,作为中国币圈最早也是最知名的空气币操盘者,孙宇晨凭借着敏感的政策嗅觉,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开始洗白。

从那天开始,孙宇晨「到底在国内还是国外」成了一个迷之问题,没有人可以找到孙宇晨,哪怕是孙宇晨的好友和投资人也不行。

孙宇晨捐款潜逃的消息一度刷屏朋友圈,BlockBeats 区块律动了解到当时「陪我 App」的投资人们(投人民币,不是投比特币的那种),为了保障项目的正常运转接管了公司。

但孙宇晨失联的消息大抵确实是不实信息,毕竟在 9 月的每个工作日孙宇晨都要发上好几条微头条。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微头条这个今日头条力推半年都没搞起来的产品,许多头条用户都会在他的微头条下留言「怎么老是你,是不是又来推你的破 App 了。」

——因为孙宇晨的头条认证,至今还是「陪我 CEO」。

值得注意的是,从 2016 年夏天到 2017 年 9 月这段时间,孙宇晨的工作重心其实一直在陪我上。毕竟在遥远的 2016 年,还是一个声音社交流行的时代,波场不过是陪我这个没什么优势的社交产品在资本市场上凸显特色的加分项。

本质上说,波场在早期其实就是陪我股权的数字促销版。

但在去年 9 月的失联之后,波场逐渐走上前台,两个项目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以前波场主要出现在陪我的宣传里,而以陪我主要出现在波场的宣传力。

孙宇晨的工作重心,发生了重大转移。

BlockBeats 区块律动了解到,在孙宇晨失踪的那一个月里,其实并不是真的失踪,而是在试图寻找一些上层人士为其背书。

本文开头提到的老前辈就是孙宇晨的目标之一,这位老前辈至今难以忘记自己当时对孙宇晨要来见自己的感受——恐慌。

不是孙宇晨恐慌,是老前辈恐慌。

在见孙宇晨之前,老前辈咨询了很多圈内朋友,很多朋友都劝他不要见。但见多识广的老前辈最终还是决定去见一下,不过有两个底线一个是绝不收 token,另一个是绝不合影。

其实在这之前,波场就已经有了很「豪华」的背书团队。根据波场官方的介绍,波场的私募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CEO吴忌寒、FBG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硕基、币信CEO吴钢、量子链帅初、比特币中国杨林科、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也是波场(Tron)的首轮私募投资人。

但是抽丝剥茧之后,在去年 9 月前曾为波场站台的这些名人,要么本身就是受到 94 冲击的币圈大佬,要么就是上过焦点访谈。

唯一纯粹的正面投资人是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但令人疑惑的是,戴威作为一家业务增长迅速资金链又不够稳定的创业公司创始人,究竟是从哪来的钱参与的波场私募呢?

因此,除了在波场自己的宣传文案里出现过之外,ofo戴威和波场没有任何公开交集。甚至在前段时间还否认了与陈星伟讨论区块链的事情。

波场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取代现阶段互联网的去中心化互联网,根据白皮书显示项目的完成时间节点是 2027 年,波场实验网的最初上线时间也是 2018 年 12 月。

俗话说币圈一日,人间一年。而即便是在「人间」,以十年为周期的商业计划也很难如期旅行。波场的白皮书,更像是一个为融资而画的大饼,所有的时间节点都「遥不可及」。

而 94 冲击打乱了孙宇晨的步调,不得不让他开始加速执行这个原本「根本没打算完成」的时间表。

「失联一个月」之后,孙宇晨重回大众视野。此时,一些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项目已经重启了 ICO。而孙宇晨以及波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从10月开始波场官方的路线图出现陪我App的身影。

11月1日-12月15日这个App将加入波场,有1000万用户可以买卖TRX。目前Android版陪我App已经具备TRX的充值和提现功能。



10月至今,波场TRX上线了多家交易所,币安、Gatecoin、Liqui、CoolCoin、CoinEgg、Coinnest、Bit-Z、BitNewEx、OKEx、Bitfinex、火币、Bibox、Lbank、Upbit等,交易额从每日的100万美元到1.6亿美元,在1月5日达到最高的37亿美元。

12月下旬,币安与波场做了一场交易送玛莎拉蒂的活动,想赢取这台跑车,你需要成为币安上交易TRX量最大的交易方,以及其他各种诱人的奖励。因为这次交易量竞赛赢跑车的活动,TRX的交易量开始飙升,成为币安交易量最大的虚拟货币,超过以太坊、比特币、瑞波币。

在波场的官方Twitter上,孙宇晨的个人形象被无限放大到粉丝个人崇拜、称其为神的地步,甚至有粉丝将他的头像纹在自己身上。


12月底,Tron团队将代码在GitHub开源。此后波场在 Github 比较活跃,截至今日基于 java 语言的波场框架已经有了 1100 个以上的 star,这在 Github 上也算是一个热门项目的水平。

对比已经开源多年的NEO项目,TRON的开源项目相当活跃

1月下旬,孙宇晨在微博发布公告开始屏蔽、清退中国大陆境内的个人与机构投资者,并表示「项目发展与宣传专注于海外市场,国内近进行技术研发与技术研讨」,同时波场希望通过拒绝参与国内的IFO、IMO、私募、代投,严格遵守国内法律法规来洗白自己。

波场每周项目汇报多语言版本

而波场的每周进度汇报,也是业界最真诚的,不仅一期不落而且每次都要翻译成土耳其语、俄罗斯语、韩国语、日本语、英语、西班牙语。

在 9 月闭关之后,波场的团队也迎来了重大转折。

波场团队持续地在社交网络公布有大牛加入团队,借此来增加市场对波长团队技术能力的认可。


例如阿里巴巴首席数据挖掘专家赵宏加入波场团队,负责区块链整体架构设计,智能合约设计的研发。
阿里巴巴智能营销部技术专家张思聪加入波场,负责智能合约和相关的技术开发。
顶级密码专家章安文加入波场,负责区块链安全技术开发。
美团/乐视高级软件工程师岳瑞鹏加入。
美团/百度(T4)技术专家吴斌加入。

根据美团员工介绍,吴斌之前在美团的职级应该为 2-3,并非什么这一职级并非技术专家只是普通研发水平。而吴斌在百度 T4 的职级也被媒体公开质疑「不足以称为技术专家」。



除了吴斌和岳瑞鹏之外,BlockBeats 区块律动 均未能从公开渠道找到对应人员的历史工作经历。


一个月前,为了进行项目 BlockBeats区块律动研加入了波场的 QQ 交流群。波场的 QQ 群和其它代币的 QQ、Telegram 群很不一样,气氛很温和。

什么叫温和呢,就是在他们的 QQ 群里可以自由的讨论自家和别人家代币的价格。甚至连前段时间有人往里转网易星球和公信宝的发糖链接都没有被群主请出去,反而可以自由的讨论哪个项目靠谱哪个项目不靠谱。

从纯空气币到区块链实干企业,波场的转型工作确实有一些成效,开头提到的投资圈老前辈对孙宇晨的态度也从吓的「不敢和他见面」,变成了「这个孩子还是值得关注的」

然而,「抛开ICO 价值,波场的愿景作为一个普通项目」靠谱吗?

如果只从技术和应用场景考虑,波场拿到任何一个传统 VC 面前会被前台小姑娘建议「要不您去隔壁VC试试」。

因为,以区块链为基础的完全去中心化的网络本身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包含技术在内的商业、政治和国家博弈。

在现阶段,与波场所要实现的目标较为相似的成型产品有两个一个是 IPFS 另一个 ZeroNet。尤其是后者,虽然仍未达到目前移动互联网的产品成熟度,但其应用的可用性已经至少超越了 2008 年的互联网——ZeroNet 里,有博客、有论坛、有微博、有在线音乐和在线电影,而且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以非常低的门槛开设新站(几乎是一键)。

ZeroNet 从 2015 年上线至今,其用户总量可能不到 1 万人。理由其实很简单,为什么没有即时通信能颠覆微信?因为即便是有人做出比微信先进十倍的产品,你也没法快速的把你的整个社交圈搬到新 App 上,而这段时间足以让微信改进追上。

这几乎是古典互联网一道不可逾越的护城河,以 ZeroNet 为代表的 DApp(去中心化应用)受到的不只是单纯技术上的竞争,还会有跟多来自商业和政策上的封杀。

前两天一位行业人士一个评论,用于描述现阶段的区块链与数字加密货币格局十分准确:「现在还在劝人定投数字加密货币的,不是蠢就是傻。这就好像站在 90 年代初分析浏览器究竟是该投资 Mosaic 还是 Netscape。结果我们都知道,浏览器这个品类确实火了几十年,但微软在 1995 年用 IE 把这个品类一波端了)

简单来说,你做一个去中心化的音乐 App,能拿到版权吗?做一个去中心化的微博,能上架应用商店吗?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电商平台,商品能通过微信发给你同事吗?

当然不能,因此几乎可以断言,原教旨主义区块链信仰者眼中的绝对 DApp 时代绝无可能来临。区块链在未来的应用,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在阿里和腾讯中落地,而国外则是在亚马逊、微软、IBM。

那么孙宇晨如此大费周章的直播、招聘、搬迁、邀请技术人才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这样波场将不再是一个诈骗项目,而只是一个不够靠谱的创业而已。

几个月,或是几年后,转当转型后的波场终将走向终局的时孙宇晨,不就不再是一个诈骗倒台的骗子,而是和万万千千创业者一样,是一个在商业上不够成熟被大公司和商业社会联手剿杀的逐梦创业者。

这样也算是一种妥当善后了,至少上焦点访谈的风险减少九成。

这也是99%的区块链项目,最好的出路了。

编辑于 2018-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