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说狗·狗狗的智商排名真的靠谱吗?

狗年说狗·狗狗的智商排名真的靠谱吗?

撰文/ @Hedy Huang


哈士奇,外号“撒手没”,被主子宠溺地称为二哈,以实力浮夸的表情和逗逼的气质走红网络,又因为一身用不完的气力外加难以管教的个性,被人们普遍认为相比其他狗更傻一些。

然而,要讨论狗的智商,首先我们需要理解智商本身的含义。智商的定义涵盖多种方面,往往包括抽象思维,逻辑推理和视觉记忆等等,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获取信息,并转化为知识和经验以适应不同环境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在谈及高智商动物时,首先想到的是类人猿,除了生物上的基因相似性,在大范围的认知行为测试中他们也表现出了出色的自我探索和问题解决的能力。然而如果把这个标准运用在狗狗身上会发现行不通,研究观察发现,狗对物理世界的理解能力并不突出,他们也不具备制造工具使用工具的能力,当需要自己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往往容易迷失方向。幸运的是,虽然自己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他们善于通过寻求帮助获得解决方法,出色的社交能力才是他们真正的迷人之处。所以,评价狗的智商,用什么样的标准更合适呢?

杜克大学Brain Hare教授(在Cousera平台开设dog emotion and cognition课程的主讲人)提出从五个维度对狗的智商进行评价,分别是:同理心(empathy),沟通(communication),诡计(cunning),记忆力(memory)和推理能力(reasoning)。每一个维度通过设计好的两个游戏来完成评价。(如果你对自家狗狗的智能感兴趣,可以登陆dognition.com/网和狗狗一起完成相应的游戏)。Brain Hare教授团队通过对过去十年发表的文章中经过同行评价的最佳游戏的筛选,挑选出5套(共10个)能反映狗狗不同智能维度的游戏,并建立基于公民科学数据的狗认知研究网络,在此基础上得出具有不同认知特征的九种狗狗类型,就像是不同的人格类型一样。并通过收集全球公民数据从而回答了一些普通实验研究难以做到的关于狗的认知的问题。

杜克大学Brain Hare教授团队将狗的认知类型分为以上九种,分别是ACE/EXPERT/EINSTEIN/CHARMER/RENAISSANCE DOG/MAVERICK/SOCIALITE/PROTODOG/STARGAZER

在对狗的智商的讨论中,人们大多以为不同品种狗之间差异很大。因为品种繁多,狗的种间也确实存在一定区别,比如哈士奇最开始被培育的目的是拉雪橇,协助人类工作,具有与生俱来的强大而迅速的牵拉能力,又比如牧羊犬,天生具有放牧的职责和优势,他们赶拢动物只需要人类一点点方向的指引即可,寻回犬善于拿回物品,猎犬则善于追踪。但是brain hare教授团队收集的狗的认知网络数据发现,狗的不同品种并没有在五个认知维度中出现明显的区别,以猎犬和牧羊犬为例比较,在五个维度上的差别并不突出。并且关于杂种狗和纯种狗谁更聪明这样的问题,数据显示,纯种狗在沟通能力上更突出,杂种狗则记忆力更好。

在Brain Hare教授的观点提出之前,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Stanley Coren曾发表了一份关于狗狗智商的排名,一直以来被人广泛搜索和使用。这份结果是他通过向美国和加拿大犬业俱乐部发放评价问卷,在收回的199份调查问卷中得出的。他将狗的智力归为三类:本能行为,适应性能力和工作顺从能力。本能行为包括不同品种狗本身的特点,比如边境牧羊犬的放牧能力等,而适应性能力代表的是狗学习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工作顺从能力考察的是与人配合的程度。Stanley坦言,这份调查针对的只是狗的工作能力和顺从程度,评价的主要标准是狗“对新指令的理解速度和执行能力”,排名并未考虑全面因素。但存在的问题是,对工作能力和顺从程度的排序所运用的标准实际上隐含了对新指令的理解和学习,这样则很难排除其分类中第二分类适应性能力的干扰。但是有趣的是,这份问卷被广泛接受背后的逻辑可能是因为人们似乎更愿意相信“听得懂”并能照自己要求做的狗更聪明。哈士奇在这份智商排名中位列76看来也不足为奇。

Stanley Coren教授在The Intelligence of Dogs一书中发表的狗智商排名名单

但是如果要让我选择的话,我可能更倾向于测测我的狗子是九种“狗格”中的哪一种,而不是拿表去对照硬梆梆的排名,你家的哈士奇之所以被认为“二”,只是因为不服管,不代表在其他维度的智能表现差。不过话说回来,即便这份排名是合理存在的,狗主子们在“二哈”那“迷人”的社交微笑下,真的会在乎他智商是高还是低吗?



参考文献

1. en.wikipedia.org/wiki/I

2. Coren, S. (1994). The intelligence of dogs: canine consciousness and capabilities. New York: Free Press.

3. Stewart, Laughlin, et al. “Citizen Science as a New Tool in Dog Cognition Research.” Plos One, vol. 10, no. 9, 2015, doi:10.1371/journal.pone.0135176.

4. 狗的情感与认知,coursera.org/learn/dog-

编辑于 2018-03-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