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通社
首发于航通社
2017,全球女性反对性侵剥削的标志性一年

2017,全球女性反对性侵剥削的标志性一年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 3·8 国际妇女节,航通社在此祝所有女性读者节日快乐!

过去的一年对欧美、中国等全球多地女性而言,都可以说是“扬眉吐气”的一年。性别平等运动取得了重大的突破,打破了一些曾被认为坚不可摧的“潜规则”和“明规则”。

特别是,过去的一年我们见到了依托上下级、师生等不平等关系的性骚扰、性侵等行为,受到了严厉的打击,尤为令人印象深刻。这样的变化,撼动着包括科技行业在内的全社会各个领域。

1

要回顾过去一年波澜壮阔的女性斗争之路,就让我们首先从大洋彼岸的美国开始说起。

在美国,这一波反性侵的运动最早由好莱坞大导演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陨落开始,逐渐扩散到文化、艺术、体育、学术等多个领域,而我们熟悉的科技互联网领域自然也不例外。

其中一个引发舆论哗然的案件,是说美国国家体操队的前队医纳萨尔(Larry Nassar)曾经以看病为幌子,侵犯100多位女性,在颇有戏剧效果的一番庭审之后,被合并判处了300多年监禁,也让全世界看到了一个并不声名显赫的小人物,是如何利用职权,对女性做出令人震惊的性剥削的。

历时大半年的轰轰烈烈的运动,号召有同样不愉快经历的姐妹们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故事,诞生了著名的“还有我”(#metoo)社交标签,让众多曾经声名显赫的大佬黯然下台。

好莱坞和电视等娱乐行业遭到彻底洗牌,全国广播公司(NBC)王牌早间节目主持人劳尔(Matt Lauer)、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彭博(Bloomberg)谈话节目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福克斯新闻(Fox News)当家评论员奥赖利(Bill O'Reilly)等全民耳熟能详的名字,相继从荧屏上完全消失,他们的不端行为也令自己身败名裂。

在娱乐圈,娜塔莉·波特曼等明星发起身穿黑衣出席影展的抗议行动,名为“是时候了”(Time's Up)。她们筹组 1500 万美元,帮助职场性侵受害者打官司、推动职场内性别平等。

至于名剧《纸牌屋》的前主演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他的垮台则让投资该片、并获利良多的视频网站Netflix大受打击,#metoo效应从洛杉矶蔓延到硅谷。

本来,能在2016美国大选当中一片深蓝,力挺民主党的硅谷地区,是整个美国进步思潮和政治正确思想浓度最高的地方,是女性、各种性取向者、少数族裔、不同宗教背景人士都能安居的地方,和经济凋敝民风保守的“铁锈带”形成强烈反差。

但是,过去一年的种种新闻证明了这只是表象,在硅谷的平权和风吹拂之下,实际上暗流涌动,体现出人性本质的邪恶力量。

2

2017年2月,一名2016年底离职的前优步(UBER)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用一篇博客文章,替当时仍冉冉上升的前东家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她说自己遭到经理们的各种歧视和性骚扰,但投诉到优步的人力资源部门,却没有回应。福勒认为公司高层对这种性别歧视坐视不管,甚至参与其中。

随着危机逐渐扩大,优步的声誉大受打击,同时也越来越不能留住各级人才。半年左右,优步损失了大约10位高管,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亚洲业务总裁和产品及增长副总裁等。

其中,总裁指的是一手缔造了公司扩张业绩和增长文化的创始人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他因为没能好好为公司掌舵而被董事会抛弃。

不过,优步的流年不利,似乎并没有立刻让其他一些坐山观虎斗的公司高管收手。于是到了去年底今年初,又有另一个重磅新闻在媒体曝光。

彭博社科技记者 Emily Chang 在《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发布的文章揭晓了在旧金山湾区和纳帕山谷进行的“滥交派对”,参与者中的男性是科技圈最有权势和金钱的投资人、创业者、高管,而数不清的年轻貌美的女性则从事工程师、营销、公关等职位。

在酒精、致幻药物和狂欢舞曲的伴奏下,完全不对等的性别关系和权力关系,把一张对外战战兢兢地发布“多样性报告”,同声谴责特朗普总统言论不尊重女性,并定期评价工作环境是否对雇员友好的,光鲜亮丽的硅谷画卷撕得粉碎。

风波远未过去,事情还在继续。我们早就应该意识到,科技圈也是有权力差序的地方,而有权力的任何领域,都不可能在性的权力分配上独善其身。

3

尽管《时代》杂志将代表抗议性骚扰的女性群像——“打破沉默的人”(the Silence Breakers)授予2017年度人物的称号,主要是以此事对美国的冲击为根据;但这不能说明 #metoo 是仅限于美国国内的运动。相反,它的影响力扩展到了世界的其他地方。

在香港,亚洲室内运动会金牌得主、有“香港栏后”之称的跨栏运动员吕丽瑶,在Facebook公开披露自己在约15岁时被前教练性侵的事情。“我被我的前教练性侵犯。”一个平淡无比的开头,让整个香港炸了锅。警方、体坛、学界、政界,包括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都对此事迅速表态,当事教练被拘留调查。

在中国大陆,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在今年初遭到他12年前的学生,现在是硅谷华裔学者的罗茜茜的实名举报。“被骚扰的女性,加上我一共已经有7位了。”

举报发出十几天后,北航通报称,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教师职务,取消教师资格。教育部决定撤销其“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奖金。

已经蔚然成风的 #metoo 运动,自然也不全是顺风顺水,颇有不少人担心运动可能变形走样,走向不可控制的方向。

去年12月,美国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约翰逊(Dan Johnson)在华盛顿山的一座桥上饮弹自杀,终年57岁。约翰逊遭指控曾经在2013年,在他家的地下室性侵一名17岁少女,当时警方曾经调查此案,但并未起诉他。随着一波性骚扰调查重来,他的旧事被媒体和对手提起,他疑似承受不了压力和指控而自杀。他的妻子说相信他无辜,并指责社会是诬陷了他。

只要有性侵指控和嫌疑,对当今美国的政客来说那就是一告一个准的“票房毒药”。除了约翰逊,还有民主党籍众议员科尼尔斯(John Conyers)和参议员弗兰肯(Al Franken)也深陷性丑闻旋涡,先后宣布辞去议员职务。

早前的9月份,在亚拉巴马州共和党党内预选中,共和党当红政治明星摩尔(Roy Moore)因为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和性侵,被民主党候选人琼斯(Doug Jones)翻盘,这是民主党25年以来首次在“红色州”亚拉巴马赢得参议员选举。

4

性侵已经成为美国上下一条红的不能再红的高压红线,可以说谁碰谁死;在欧洲一些国家,也有类似倾向。为此,99名来自法国艺术界、医学界和商界的女性发布公开信,指责#metoo运动正走向极端化的“猎巫”行动(顺带一提,特朗普特别喜欢用这个词)。

她们举例说,有的男人只是因为不善于表达情感,采用了触摸膝盖,试图偷吻,或者发送失败的调情短信等方式求爱不成,却因为遭受对方的指控而不得不辞职或被解雇。

不过,目前在支持和反对#metoo的舆论对抗中,依然是支持者多。总体来说,这都是女性在职场中长期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一次反击。即使当前有点过火,也只是让男性看到了他们曾经的所作所为,在自己身上重现。

在此之前,对女性的骚扰和侵犯问题如此严重,并且持续如此长的时间,是源于女性在公司的话语权不足。女性员工在公司内占比不够,以及从事的工作不够重要,都可以导致她们不被男性员工重视。

这反过来又影响了企业的招聘:女员工面临多种“玻璃天花板”,包括难以找到和男性同事同等劳动强度的职位,晋升困难,因结婚、怀孕、育儿等理由被开除等,这就造成了恶性循环。

通过运动为男性带来的更苛刻的职场和社会环境,一定程度上让男性体验到了女性独有的,他们从未料想过的额外困难,也让有良知的男性员工由此感同身受,更能理解女性。

对一些主观上并不参与,也不认同性骚扰的男性来说,他们可能将被迫重新界定自己跟女性员工相处的友好边界,有时候也难以区分一些行为是否善意。但未来经过多轮的博弈,人们一定会找到新的平衡点,以及形成新的社会规范。

5

与硅谷有差异的是,#metoo 运动或类似的反性骚扰行动,在国内科技互联网企业中,仍处于非常初始的阶段。

今年,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年会,依然是以女性员工的出场,以及具有挑逗意味的表演作为主基调。虽然没有前两年直接请AV明星站台那么大张旗鼓,但是像“程序员鼓励师”这种具有明显性别偏见的职位,还是不被认为有什么问题。

解决公司对女性员工态度,以及公司价值观问题的根本之道,在于调整公司员工的性别比例。

虽然阿里巴巴不见得特意宣扬过性别平等的价值观,但是因为其员工男女比例比较均衡,所以在他们的年会上,也出不了其他公司那样的幺蛾子。就连每年必变装出场的马云,他选择的也是白雪公主、Lady Gaga等男女通吃,都可以接受的角色。

在民间领域,对女性的态度始终处于新老观念交替的激烈对抗中,这体现在一个个进入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春节返乡时和观念守旧的亲戚的冲突里。

真正促使全社会对女性的愿望和诉求重视起来的,是女性群体经济实力的增强。曾几何时,社会对大龄单身的“剩女”并不友好。但她们和已婚女性、以及年轻妈妈的购买力相比并不逊色。因此,SK-II以一则《她最后去了相亲角》的广告体现了争取这一部分经济独立、“思想独立”女性的态度。

随着女性经济地位总体提升,她们在公开媒介的形象也日趋符合现代理念,或者说,不符合的会受到猛烈抨击而改正。前几年某婚恋网站的“结婚了吧”洗脑广告,今年已经替换成了“做独立女性”的主题;某地方卫视春晚小品出现“买妻子合算”的表述,随后需要在社会压力下道歉。

我们仍可在随处可见的网络广告里看到众多“后宫”和“油腻师姐”,仍可在新闻客户端看到众多猛打情色擦边球的图文,而女生还是比男生更不好找工作。整个社会对女性总体不友好的环境,仍未彻底改观;而充满暗涌的发达国家,也没有太好到哪里去。

要让女性提升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在职场,学业,生活中都减少被骚扰的几率,让品格不端行为得到准确的打击,让两性在各方面更加平等,未来要做的事情还太多太多。

本文为百家号妇女节约稿

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编辑于 2018-03-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http://lishuhang.me 微博 @lishuhang 微信 lifeissohappy 版权及利益相关 http://dwz.cn/lj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