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妇女节特稿|捍卫女性的劳动权

三八妇女节特稿|捍卫女性的劳动权

2015年10月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职场女性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递交全面实行三孩政策的议案。让女人回家的声音层出不穷。

问题来了,要养育孩子,为什么是女人回家,不是男人?

人们通常认为,女性是天生的家庭照顾者,母性是她们的天性。男性以事业发展为由,缺席与子女的养育照看是正常的;而女性绝不可以不顾家。这些性别刻板印象和偏见值得我们反思。根据《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在中国,女性花在照顾家庭等无报酬工作上的时间占总劳动时间的44.6%,而男性的这一数字仅为18.9%。而无报酬工作的价值往往被人们忽视。

从社会整体来看,男性收入高于女性。有人据此认为,当家庭面临育儿压力(社会提供的育儿服务不足,如没有足够或可靠的幼儿园,0-3岁幼儿托育空缺),基于“理性选择”,女性应该回归家庭,肩负育儿责任。实际上,女性收入水平不及男性本身就是性别不平等的恶果。

性别薪酬平等方面,女性往往遭受同工不同酬的歧视,即在同样的工作或同等价值的工作中,女性薪酬较男同事更低。更值得关注的是,性别不平等将女性挤压至低薪行业/职业,女性的职场发展空间不足。《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估算,我国男性平均年收入是19028美元,而女性仅为11821美元。《2018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同样显示,整体来看,女性的月平均收入比男性低22%。在普通职员阶段,男女薪酬差距不大,而整体薪酬差异说明,女性获得晋升的机会更少,女性职业发展天花板现象严重。据统计,中国女性在公司董事会级别的人数占比仅为9.4%。关于性别薪酬平等,主任在《坐等100年后实现男女平等?》一文中,有更详细的分析。

男人真的挣那么多钱,够养全家吗?目前双职工家庭是主流。如果大规模呼吁女性回家,按照目前工资水平,单靠男性的收入是否足以应付日益上涨的育儿成本,是否有能力为家人提供较好的生活条件?如果可以,作为家庭唯一收入来源的男性,将面临巨大的身心压力。如果不能的话,从职场退出的女性可能要在完全承担家庭责任的情况下,同时从事一份或数份低收入、不稳定的兼职工作,才能维持家庭开支。

谈了很多为什么反对“让女人回家”的声音,也需要谈谈女性自主选择的空间。有人选择做家庭主妇,就和有人选择做工程师、教师、程序员一样。不同的是,家庭主妇从事无薪酬劳动,这份职业还远没有得到大众的理解,她们的劳动价值还远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和尊重。

我们要警惕的是,“让女性回家”的声音越吹越响,甚至女人自己都认为职场没有她们的一席之位,有事业心的女性迫于社会压力不得不回归家庭。这时就不再是自主选择的问题了,因为实际上已经没有选择的空间了。这并不是天方夜谭,日本女性往往在婚后辞职做家庭主妇算是女性的自主选择吗?

面对老龄化压力,将政府、社会应付的责任,完全甩给家庭、个人来承担是最差的解决方法。所谓“让女性回家”不过是画饼充饥。真正解决问题就必须保障受到人口政策直接影响的女性的劳动权利。

从1908年纽约纺织女工走上街头,要求缩短工时,改善工作条件,到今天,国际妇女节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这一百多年来,妇女权利是许多致力于性别平等的人们一步步争取来的。回顾过去一年,许多女性拿起法律武器,努力消除就业性别歧视,维护孕妇的劳动权利。今天,我们要大声对“让女性回家”说不,捍卫女性的劳动权。

发布于 2018-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