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遥远西部的一个角落?

伊犁:遥远西部的一个角落?

文 | 星球研究所

(首发于公众号:星球研究所。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

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

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

重拾西域雄心


今日新疆地域广大

一条天山横亘中央

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分立两侧

昆仑山、阿尔泰山南北夹峙

首府乌鲁木齐居中辖制

(新疆地形图,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Steffen Hammer/123RF)


然而在历史上

尤其清代的鼎盛时期

全疆的中心并非乌鲁木齐

而是一个“遥远的地方”

伊犁


说它遥远

是因为它与“遥远”一词同时出现的频率极高

作家王蒙曾于文革期间“下放”伊犁10余年

在回到北京之后

他回忆起伊犁的往事

文章的开头便是

(语出自散文《新疆的歌》)

“在遥远的伊犁······”


以演唱新疆歌曲闻名的歌手刀郎

也在其代表作品中唱道

(语出自歌曲《新阿瓦尔古丽》)

“她带着我的心,穿越了戈壁

多年以前丢失在遥远的伊犁”


伊犁在哪里?

它真的很遥远吗?




从地图上看

伊犁的确很遥远

它偏居中国西北边陲

与北京直线距离2900千米

约是同样以草原闻名的呼伦贝尔与北京直线距离的3倍

与地处东南、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广州

直线距离更是高达3700千米

两者还恰好连成了一条贯穿中国大陆的对角线

(伊犁与北京、广州直线距离示意图,绿线为呼伦贝尔与北京的距离,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国家地理测绘信息局)


但是

当我们跳出现今伊犁州的位置

从一个完整的地理单元

伊犁河流域

着手

便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伊犁河流域

三面皆为天山主脉、支脉所挟

包括伊犁河谷盆地及其外延

(伊犁河流域地形图,伊犁河自东向西贯流,最终注入今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巴尔喀什湖;因为有7条河流汇入巴尔喀什湖,所以国外亦将外伊犁及其外延称为“七河之地”;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这些山脉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

位于伊犁北侧的科古琴山

高低起伏,逶迤连绵

(科古琴山,摄影师@赖宇宁)


博罗科努山

更加巍峨,苍茫一片

(博罗科努山,摄影师@赖宇宁)


东南侧的那拉提山

主峰喀班巴依峰海拔4257米

山形如角,直刺苍穹

(从库尔德宁远眺喀班巴依峰,摄影师@马俊华)


最为险峻的山脉当数

伊犁南侧的哈尔克他乌山

古人为沟通天山南北开拓出数条古道

夏特古道便是其中之一

它沿途翻越哈尔克他乌山的众多垭口

遍历冰川、激流

(夏特古道始凿于西汉,全长120千米,有考证认为玄奘西行曾走此道;下图为夏特古道沿途的雪山夕阳,摄影师@赖宇宁)


南北两侧山脉与东侧的依连哈比尔尕山汇合

形成群山之结

其山势更加陡峭,加之岩层疏松

泥石流、滑坡时常发生

著名的独库公路穿越其中

曲折而艰险

(独库公路,摄影师@姚璐)


这些高大的山脉从北、东、南三面合围

形成了一个朝向西方的喇叭口

一个超级集雨器诞生了

(伊犁“喇叭口”地形示意图,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伊犁所在的亚欧大陆腹地

受南部青藏高原的阻挡

印度洋的水汽难以到达

因此形成了大面积的沙漠、戈壁

伊犁的西方却是平坦的欧洲平原、欧亚草原

相距超过5000千米的大西洋水汽

可以一路向东,直达伊犁河谷

(伊犁水汽路线示意图,标注@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当水汽进入山谷

超级集雨器开始发挥作用

迎风坡每年降水可达600-800毫米

山间道路上的积雪更是高达数米

(科古琴山,下边是为铺设西气东输管道修的施工路,汽车就行进在“雪墙”中,摄影师@赖宇宁)


大量降水在高山上以固态形式留存

形成冰川

(据统计整个伊犁河流域冰川面积为3052平方千米,其中中国境内的冰川面积占2/3,为2023平方千米;下图为夏塔古道上的冰川,摄影师@李翔)


冰川融水聚集成湖

有如镶嵌在群山之中的宝石

(位于特克斯县乌孙古道上的月亮湖,又被称为天堂湖,由古冰斗积水而成,摄影师@刘灵波)


水质纯净、烟波浩淼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注意两侧古道上的徒步者,摄影师@秦建)


众多的河流

也从高山上奔腾而下

(夏特河上游,摄影师@杨思航)


一路穿越森林

(琼库什台,摄影师@KaKa)


漫流草原

(特克斯河上游,摄影师@赖宇宁)


切出峡谷

(鳄鱼湾,因形如鳄鱼而得名,摄影师@李文博)


拓为宽谷

(特克斯河,摄影师@赖宇宁)


最终汇聚成新疆水量最丰沛的河流

伊犁河

(伊犁河中国境内年地表径流为158.7亿立方米,占全流域径流的70%;图为航拍伊犁河,河水在宽阔的河谷中肆意流淌,如同一条分叉众多的发辫;摄影师@马俊华)


河水一路滔滔西去

在哈萨克斯坦注入巴尔喀什湖

因为水量巨大

甚至让巴尔喀什湖呈现出了“西淡东咸”的奇特结构

(从太空拍摄的巴尔喀什湖,东西两部分颜色差异明显;20世纪以来,伊犁河中、上游工农业发展,用水激增,尤其是卡普恰盖水库的截流,巴尔喀什湖接受伊犁河的补给日趋减少;图片源自@NASA)


就这样

本应干旱的伊犁

在大西洋水汽的帮助下

成了新疆乃至亚洲内陆水资源条件最好的区域之一

(中国年降水量分布图,可以看到伊犁的降水量在新疆“特立独行”;地图源自@中国科学院资源环境科学数据中心)




除此之外

伊犁河谷地形既深且窄

容易形成外部寒冷、内部温暖的“逆温带”

使得该区域草木极为繁盛

(伊犁河谷主要河流及植被景观分布示意图,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著名的雪岭云杉

仅凭一个树种之力

便在天山北坡形成了一条长度超过1000千米的森林带

全国独一无二

(喀拉峻雪岭云杉,摄影师@老J)


喜温的野生苹果、核桃、杏

在此大量繁殖

伊犁也成了中国野生果树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第1张为杏花沟,第2张是新源县野果林,摄影师@赖宇宁)


树木不能生长的地方

草原开始肆意蔓延

从高山草甸

(雪莲谷,摄影师@郝晓钦)


到山麓林缘草甸

(夏日的那拉提草原,摄影师@马俊华)


从起伏和缓如人体曲线的坡地草原

(喀拉峻人体草原,摄影师@都文明)


到平坦的河谷稀树草原

(那拉提草原航拍,摄影师@李珩)


其遍布山谷与平原

且垂直分异明显

可繁花似锦

(喀拉峻草原,摄影师@刘灵波)


可遥望雪山

(喀拉峻草原,摄影师@马俊华)


水草丰美的伊犁

很早就成了古代游牧民放的放牧之所

塞人、乌孙、突厥、蒙古准噶尔部

皆曾以伊犁为中心

建立起强大的草原政权

(昭苏县马场,摄影师@赖宇宁)


天山以南则没有这样优异的水汽条件

只能凭借雪山融水

形成一个一个独立分割的绿洲小国

(公元前1世纪“西域三十六国”分布示意图,这里仅做部分标注,它们大部分都是绿洲之上的农业小国,相比之下天山以北的乌孙则地域广袤,实力强大;制图@星球研究所,参考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底图源自@Google)


天山以北的游牧政权

可以翻越天山攻入绿洲

将南部小国各个击破

反之则完全不可行

绿洲城邦往往国小力微、无力北上

正所谓

(清代龚自珍《龚定庵全集类编之西域置行省议》)

“北可以制南,南不可制北”


但是汉代、唐代

因为农业经济的相似性

都将经营西域的重心放在天山以南

中央政权强盛时尚可对天山以北羁縻抚绥

一旦式微

中央帝国多年经营的心血

便会在游牧政权南下的铁蹄中灰飞烟灭


为拥有这片热土

中国人努力了2000多年

从西汉张骞,到东汉班超、班勇

再到唐朝名将苏定方、高仙芝

无不为经营西域费尽心血

然而强盛如汉唐

西域仍然避免不了降而复叛、叛服不定

甚至在宋元明三朝的数百年间

中央政权基本失去对西域的有效治理


如果这种状况长期延续

中国也许将永远失去西域

(元朝新疆基本归属察合台汗国而独立于中央政权之外,故元朝所辖疆域并未包括新疆的全部;明朝最盛时在新疆也不过设立了哈密卫,但大多数时候,其疆域只限于嘉峪关以东、长城以内;下图为明代永乐时期疆域图,制图@玖巧仔/维基百科)


直到清代

对游牧民族了解至深的乾隆皇帝

决心大规模经营伊犁

公元1755年

他派遣大军进入伊犁河谷

一场对伊犁天翻地覆的大改造开始了

首先


造城


清代以惠远城为核心营建伊犁九城

形成了当时新疆最宏大的城市群

(惠远位于今伊犁霍城县,下图为惠远古城钟楼遗址,摄影师@赖宇宁)


一位到访的外国探险家

给予惠远极高的评价

(语出自卡尔·古斯塔·夫艾米尔,中文名马达汉,是一位为俄国刺探清朝情报的探险家)

“惠远城是我看到过的最整洁、最美丽的中国城市。城市设计得很好,笔直的街道宽敞而漂亮”


第二


屯田


伊犁草原气候温和湿润

土壤肥沃、宜牧宜农

乾隆没有仅仅将伊犁作为一个军事重镇

而是提出了一个雄伟的经济目标

即实现衣食财赋“与内地无异”

在这种政策推动下北疆垦区迅速发展

到了1820年

农田便已超过120万亩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水田,摄影师@赖宇宁)


伊犁草原土地肥沃,阡陌交错

从此变成了农业高产区

直到今天还是新疆有名的“粮仓”

(伊犁河谷农田,摄影师@焦潇翔)


第三


移民


清代从全国各地征调移民充实伊犁

包括厄鲁特蒙古、满族、锡伯族、汉族

以及从南疆来的维吾尔族(塔兰奇)等等

这些新移民不但爱国意识极强

而且伊犁也因此成为一个非常独特的移民社会

民族杂处、共融共通

各民族的融合度远较其他地方更高

这一点对现在伊犁的稳定依然有着重大作用

(下图红圈中的伊犁,民族数量较其他地方要多)


造城、屯田、移民

长期建设之后

清代新疆最终形成了

以伊犁为核心的稳定行政区

得以真正牢固地融入中华版图


之前历朝历代从未重视过的伊犁

居然改写了历史

今日中国的西北版图就此奠定

法国历史学家勒内·格鲁塞

在其经典著作《草原帝国》的结尾写道

“乾隆皇帝对伊犁流域······的吞并,标志着中国在历经18个世纪之后,实现了班超时代就制定的目标,即定居民族对游牧民族、农耕地区对草原的还击”


可以说

如果没有清朝当年对伊犁雄心勃勃的经营

就没有今日之新疆

完成旷世功勋的乾隆皇帝也颇为得意

他在官修文献中明定“伊犁”之名

谓之曰

(伊犁之“犁”定名于清代官方编修的《西域同文志》,取意“犁庭扫闾”,闾音lǘ,即犁平敌人的庭院,扫荡敌人的街巷;但也有学者认为这种说法缺乏足够依据,应与伊犁古代的其他名称“伊列”“伊里”一样,仅为古代少数民族语言音译)

犁庭扫闾,一统西域


(伊犁乾隆御笔格登山纪功碑,摄影师@赖宇宁)


此时的伊犁河谷

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

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

(清乾隆时期伊犁将军管辖范围图,制图@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这种核心地位一直保持到了清朝末年

直到俄国占领伊犁以外的中国领土

伊犁从新疆核心变为边防一线

新疆政治中心、经济中心

被迫迁移至迪化(今乌鲁木齐)

新疆的伊犁时代才宣告结束




今天的伊犁

交通日益便捷

北京、上海、广州都已开通飞往伊犁的航线

高速公路、特大桥梁也连接起伊犁内外

(果子沟大桥,摄影师@赖宇宁)


它拥有中国最独特的城市

(特克斯八卦城航拍,第1张摄影师@刘灵波,第2张摄影师@张新)


拥有中国优质农产品最好的生产条件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昭苏油菜田,摄影师@李翔)


还拥有全疆最大的陆路口岸

拥有政策极为优惠的经济开发区

(霍尔果斯口岸,图片源自@图虫创意;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则因税收优惠,吸引了众多影视、文娱公司入驻)


那颗西域雄心正在重新澎湃

伊犁终将不再遥远

(昭苏县洪纳海镇草原石人,古代伊犁草原游牧民族的遗物,摄影师@赖宇宁)



... The End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星球研究所”

我所聚集了一群国家地理控

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

by 星球研究所 原创编辑,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星球研究所”

星球研究所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风光

编辑于 2018-03-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