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Yourself
首发于KnowYourself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女生朋友,激烈的心情不输初恋?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女生朋友,激烈的心情不输初恋?

有段时间,网络上流行这样一句话:“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却永不凋谢”。一时间,很多女性都反映自己曾经遇到过“塑料姐妹花”似的友谊。


娱乐圈中,这种大家眼里的“塑料姐妹花”更是数不胜数。像是“欢乐颂‘五美’同台唱歌互相黑脸”,“杨幂唐嫣一面发着秀恩爱的微博,一面买水军互黑”,“八一八范玮琪当年借张韶涵上位,转头就插刀张韶涵”这样的标题,可以说是随处可见了。



那么,女孩子们的感情果真这样脆弱么?如果并非如此,为什么大家又会产生这样的误解呢?今天,想来和大家认真聊聊女性之间的友情。

从部分研究结果上来看,说女性的同性友谊(same-sexfriendship)更加脆弱也算是事出有因(Benenson & Christakos, 2003)——至于“脆弱”是否是放在此处最恰当的词,我们稍后会再讨论。


研究显示,与男性相比,女性之间的友谊的确更加不稳定(Kon&Losenkov, 1978)。Apter和Josselson(1998)的一项研究结果指出,相比起男生,女生身边那个“最要好的同性好友”更换得更加频繁。


还有研究者表示,长期来看,她们处理矛盾的方式,容易对关系造成更加负面的结果,使矛盾愈演愈烈(Crick, 1995; Crick & Grotpeter, 1995; Kon & Losenkov, 1978)。其中一种常见的方式,就是将对方的私密信息透露给他人,以此来攻击对方。此外,女性友谊的破裂也会比男性更加“决绝”——两个人可能从原本非常要好的朋友,到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


看起来,“更不稳定”的确是女性友谊的一个特点。但,我们能因此判定女性的友谊更加脆弱么?在此之前,不妨先来看看男女性在与同性交朋友时,有什么其他方面的差异。


与男性友谊相比,女性友谊中这种相对的“不稳定”其实与男女同性友情不同的属性,或者说形式上的差异密不可分。在关于男女性友谊的研究中,有一个共通的发现是,“功能性”是判断男性间的友情的重要标准,而女性之间的友谊中的“情感性”则更加突出。


换句话说,男性更喜欢以“一起玩(do activities)”来增进、维持友情;而女性之间关系的亲密则更多表现在交流与分担情绪和感受——“男性分享活动,女性分享情感”(Nardi, 1992; Vigil, 2007)。而这种形式上的差异,对男性和女性与同性好友之间的关系也造成了一些的影响:


比如,男性更多是一群人关系好,而女性则更容易形成两三个人的小团体。较大的群体更利于矛盾的解决;而两个人的矛盾如果只存在于两人之间,就更容易沟通不畅,使矛盾愈演愈烈(Benenson et al., 2001)。


另外,男性也容易拥有更多的好朋友,而女性之间则更易达到情感上的亲密。这是因为,男女友谊在形式上的差异,使得男性之间更加容易打成一片——一起打几场篮球,几次群架,几次网吧开黑,就成为了好哥们儿。而女性若要将对方看作知心好友,可能就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深入的考核。



也正因为交流在女性友情中的重要性,女性好友间在情感上会达到一种更加亲密的状态——成为朋友后,她们更愿意去留意、也更了解对方的感受、情绪和想法。这种亲密让女性友谊比起男性友谊,具有更强大的支持性(Riggio, 2014)。


不过,这种情感上的亲密是一把双刃剑。女性友谊中大量的自我暴露,可能会成为她们相互攻击的武器。借将对方的秘密告诉别人来伤害对方,就是一种最容易想到的方式(Crick, 1995; Crick & Grotpeter, 1995)。


但其实,这样的事更多地发生在女性之中,并非因为她们的友情脆弱,也不是因为男性不会这样做,而是因为男性无法这样做。上面提到,分享情感和深度的自我暴露在男性友情中既非必要,也不那么重要。


这种差异使得女性大都对密友的烦恼、感情、心事了如指掌,而男性就算不知道最好的朋友情感上的烦恼,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因此,女性之间的友谊并不是“脆弱”两个字就能简单概括的。即使与男性的友情相比,女孩子们的感情或许更不稳定,我们却不能因此忽略了这两种友谊更本质上的不同。这种不同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利与弊,“不稳定”不过是其中的一面。


女生之间的友情最不稳定、变化最大的两个阶段,分别是青春期和结婚后(Benenson& Christakos, 2003;Kon & Losenkov, 1978)。


青春期的时候,好朋友就像谈恋爱


常有人说,女生比男生更早成熟。这种说法其实是有据可查的。纽卡斯尔大学的一项研究结果指出,女性的大脑发育,包括脑中神经元连接大量地增加和丰富,都比男性开始得要更早。研究者们认为,这或许能够解释在童年和青春期阶段,女性在认知和情感方面比起同龄男性表现得更早熟。


另外,在诸多的情商研究和测试中,女性也显现出了比男性更高的情商。研究指出,女性在情绪管理(Farrelly & Austin, 2007)、情绪觉察(Barrett,Lane & Schwartz, 2000)和共情能力(Goldenberg et al., 2010)上都有显著优于男性的表现。


女性的“早熟”和高情商,导致她们会更早地产生、体会和觉察到一些较为激烈的情绪和情感需求。有时我们尝试追溯一个女生在亲密关系中的表现,我们会发现它能够追溯到真正意义的“初恋”开始更早之前。很多(包括大部分异性恋的)女孩子最早都是在同性好友的身上体会到那些激烈的情感:付出、牺牲、承诺、占有欲、嫉妒、欺骗、竞争、攻击、甚至也有性。


这与我们社会对“早恋”的批判和禁止也有关系。在先于男生产生和察觉到了自己这些情感需求的年纪,女生们很难把这种感情叫作“爱情”,同时所处的环境也不允许她们自由地与异性交流和探索。因此,那个年纪的女生之间可能会存在一种非常复杂而激烈的情感,那也是一个我们最容易动辄就与最亲密的人“绝交”的年纪。


很多小说和电影中也有对少女间的这种复杂情感的刻画,我很喜欢的《七月与安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七月和安生是看似有着截然不同的灵魂的两个女孩子,但她们同时又是这个世界上离对方灵魂最近的那个人。


七月是世界上第一个爱安生的人,安生更是将七月对自己的好视若珍宝。她们会像每一对好朋友那样互相陪伴,嬉笑打闹,为了喜欢的人争执。但同时安生会因为七月有了喜欢的男孩子而失落,七月也会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像安生爱自己那样爱她而哭泣。


那种复杂的情感,虽然与爱情无关,却也似乎无法用“友情”两个字简单概括。



“结婚生子后,我从我自己变成了‘某某的妈妈’。我的朋友从此只在妈妈群里”


有数据显示,在婚姻和为人父母的早期,女性的友谊比男性显著收缩。不难想象,社会对女性的期待,几乎不可避免地使得她们会更多被家务、育儿等事情捆绑在家中。而这些变化还被社会当作一件女性为人妻、为人母之后“理所当然”的事情。于是,她们去维系那些真正亲密的友谊的时间越来越少,接触的圈子也会变得更小。


在这个时期所剩不多的女性社交圈中,“妈妈群”算是一个典型的代表。类似于妈妈群这样的,本就是非自愿选择的社交圈中,她们很难再去建立真实的、深厚的情感联结,大都只是停留在浮于表面的人际交往。而这样的社交圈中往往也存在着大量的社会比较的部分,稀少的真心交流和过多的互相攀比,也就成为了大家眼中的“塑料姐妹花”。

当我们在谈论“好朋友”时,可能说的并不是一回事。这是一个有些指代不清的词,每个人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它的含义或许都有一些不同。人们偶尔会忽略,对于友情的定义本就是因人而异的。


在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发现,人们通常把友谊分为一般朋友、好朋友、亲密朋友三种,还有很多人将那些还算不上朋友的人统称为“熟人”。但,每个人对这几类人的划分方式却不尽相同。有的人会把熟人、同学都叫作朋友,也有人给好朋友这个称呼设立了极高的门槛。



另一方面,成年人友情的种类和功能也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复杂和多样。除了最容易想到的那种真心相待、互相关心的朋友以外,从事性别研究的Susan Shapiro Barash在她的书中还列举了一些其他的朋友类型,比如:


  • “门垫型”朋友:Ta在朋友中的定位就像我们常说的“老好人”。Ta几乎从不会拒绝你,也极少提出自己的需求,更不会让你为难。当你遇到任何困难、烦心事时总会想到这个人,因为你知道Ta不会说“不”。


  • “利用型”朋友:Ta与你结识、和你交往抱着明确的目的,通常是看中你拥有的某种资源。Ta可能会先隐藏起自己的目的,也可能将其暴露得很明显。甚至,你们或许在一开始成为朋友时就达成了资源置换的共识。


  • “奖杯型”朋友:Ta是那个最常被你提起的朋友之一,但并不是因为你们有多么亲密,而是因为与Ta是朋友是一种好的谈资,让你很有面子。似乎与这样的人交朋友,能显得自己也更加光彩。



在上面列举的几种朋友类型中可以看到,有一些朋友可能看起来就是很“假”,很“塑料”。但我们鲜少意识到,在复杂的成人世界里,对于特定类型的朋友,我们本来就不会去预期Ta的真诚。


这些功能各异的朋友当然不止存在于女性之中。只是,性别的刻板印象让“塑料姐妹花”这样的女性友情在影视作品中更多的被夸张地呈现,从而又加深了这种负面的刻板印象。



美国心理学家开瑞·米勒博士的一次调研结果显示,样本中87%的已婚女性和95%的单身女性都认为,对她们而言最好的、最舒适的解压方式,既不是运动,也不是旅行,而是与关系亲密的同性好友的倾心交谈。


她们说,与同性好友之间的情谊是生命中最快乐、最满足的部分,这种情感关系也是最深刻的。那些了解自己、能够以相互依赖的好朋友为她们带来一种无形的支持,就像氧气一般令人安心。


因此我想,就算是已经长大了的我们,也仍然需要和最亲密的女性朋友在一起,分享生活和思考。否则,生活大概是会孤单很多的——这种孤单是男朋友甚至老公都无法解决的。


最后,分享一段安妮宝贝的小说中,一段对于女生之间的情感的描写:“想在彼此的灵魂里寻找一条通往世界的途径。而这个进入的切口,只能是给予彼此的爱。我们在信里写,我爱你。就像对这个尚未展开旅途的世界说,我要出发。这种感情,现在看来,其实已经如同一场初恋。”


看今天的文章让你想到了谁?把文章转给她吧,告诉她:你想她了。


以上,晚安啦。



References:

Apter, T., & Josselson, R. (1998). Best friends.

Barrett, L. F., Lane, R. D., Sechrest, L., & Schwartz, G. E. (2000).Sex differences in emotional awarenes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Bulletin, 26(9), 1027-1035.

Benenson, J. F., & Christakos, A. (2003). The Greater Fragility ofFemales' Versus Males' Closest Same‐Sex Friendships. Childdevelopment, 74(4), 1123-1129.

Benenson, J. F., Nicholson, C., Waite, A., Roy, R., & Simpson, A.(2001). The influence of group size on children's competitive behavior. ChildDevelopment, 72(3), 921-928.

Bergland, C. (2013). Scientists Identify why Girls Often Mature FasterThan Boys. Psychology Today.

Crick, N. R., & Grotpeter, J. K. (1995). Relational aggression,gender, and social‐psychological adjustment. Childdevelopment, 66(3), 710-722.

Farrelly, D., & Austin, E. (2007). Ability EI as an intelligence?associations of the MSCEIT with performance on emotion processing and socialtasks and with cognitive ability. Cognition and Emotion, 21, 1043-1063.

Goldenberg, I., Matheson, K., & Mantler, J. (2010). The assessment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 comparison of performance-based and self-reportmethodologi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86(1), 33-45.

Kon, I. S., & Losenkov, V. A. (1978). Friendship in adolescence:Values and behavior.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Nardi, P. M. (Ed.). (1992). Men's friendships (Vol. 1). SagePublications.

Riggio, R.E. (2014). How Are Men’s Friendships Different From Women’s?Psychology Today.

Vigil, J. M. (2007). Asymmetries in the friendship preferences andsocial styles of men and women. Human Nature, 18(2), 143-161.

Apter, T., & Josselson, R. (1998). Best friends.

Barrett, L. F., Lane, R. D., Sechrest, L., & Schwartz, G. E. (2000).Sex differences in emotional awarenes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Bulletin, 26(9), 1027-1035.

Benenson, J. F., & Christakos, A. (2003). The Greater Fragility ofFemales' Versus Males' Closest Same‐Sex Friendships. Child development,74(4), 1123-1129.

Benenson, J. F., Nicholson, C., Waite, A., Roy, R., & Simpson, A.(2001). The influence of group size on children's competitive behavior. ChildDevelopment, 72(3), 921-928.

Bergland, C. (2013). Scientists Identify why Girls Often Mature FasterThan Boys. Psychology Today.

Crick, N. R., & Grotpeter, J. K. (1995). Relational aggression,gender, and social‐psychological adjustment. Childdevelopment, 66(3), 710-722.

Farrelly, D., & Austin, E. (2007). Ability EI as an intelligence?associations of the MSCEIT with performance on emotion processing and socialtasks and with cognitive ability. Cognition and Emotion, 21, 1043-1063.

Goldenberg, I., Matheson, K., & Mantler, J. (2010). The assessment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 comparison of performance-based and self-reportmethodologi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86(1), 33-45.

Kon, I. S., & Losenkov, V. A. (1978). Friendship in adolescence:Values and behavior.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Nardi, P. M. (Ed.). (1992). Men's friendships (Vol. 1). SagePublications.

Riggio, R.E. (2014). How Are Men’s Friendships Different From Women’s?Psychology Today.

Vigil, J. M. (2007). Asymmetries in the friendship preferences andsocial styles of men and women. Human Nature, 18(2), 143-161.


KY作者 / 咯咯

编辑 / KY主创们

想更有针对性地解决心理问题,请关注KY心理课:【KnowYourself】KnowYourself,宇宙中最酷的泛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跟谁学官网

点击查看过往高赞回答:

年轻人千万别碰哪些东西?

有哪些看似很傻,实则聪明的行为?

恋爱中不合适就分手是什么心态?

为什么一部分女性不喜欢生孩子?

有哪些细微但是高效有用的习惯?

点击查看相关微信文章:

你的孤单可能是因为,没有给过爱你的人接近你的机会 | 成年后的我们,如何中止童年不良影响的延续?

发布于 2018-03-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人人都能看懂、只有一部分人会喜欢的心理学科普。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