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你三十岁了为什么每天都在要饭的边缘徘徊?

妈:儿子你还活着伐?

我:我活着呢。

妈:看你朋友圈感觉你要死了。

我:我还没死。

妈:要我来看你伐?

我:侬飞机票我出不起。

妈:我只是说说你别当真。

我:那就好。

妈:听说侬最近一段relationship又熄火了?

我:是的。

妈:你现在什么感觉?

我:很麻辣的感觉,我在吃螺蛳粉。

妈:你怎么这么不生心肝的?分手了难道不应该至少象征性的难过一下?

我:生活太艰辛老子没有这个闲暇难过。

妈:为什么我感觉你生活一直这么艰辛,隔壁老张他们女儿去南加利福尼亚留学,朋友圈里每天都在沙滩上打滚,蹦蹦跳跳蹦蹦跳跳的,听说要PHD了,为什么你在外面感觉随时要饭的感觉,说起来都是出国的年轻人。

我:你为什么把隔壁老张女儿形容的跟一条狗一样。

妈:你今天聊天的语气非常negative, 我不是很喜欢你的tone

我:因为我刚买的黄瓜被我掉地上了。

妈:你们那里黄瓜多少钱?

我:我买了八根一百块人民币。

妈:我们家楼下早市农民挑担子过来卖的新鲜带刺黄瓜,一百块可以吃到你细胞液渗出。黄瓜掉地上你脸色就难看了?你是不是又要破产了?

我:是的。

妈:上次破产是因为吃了八张罚单,这次是因为什么?

我:吃了两张罚单,拢共一千刀。

妈:怎么回事情,你和人家交警打架了啊?

我:老妈你以为这边的警察是我们那边骑着电瓶车身板瘦弱香烟抽抽的协警吗?我要是在这边和警察打架我就西特了!like literally

妈:哦,那你不要和他们打架哦。

我(扶额):晓得了,我很温顺的,要转身就转身,要抱头就抱头。

妈:香烟带一包,见了人家要聪明点。

我(有点不耐烦):老妈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你快点讲。

妈:我就问下,为什么感觉你一直在吃土,你钱都花到哪里去了,请问你三十岁了为什么每天都在要饭的边缘徘徊?

我:老妈这个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妈:你是不是在搓麻将?

我:没有。

妈 :你是不是在吸毒?

我:你有见过吸毒还胖成我这样的么?

妈:你……是不是在嫖娼?

我(失声呐喊):你儿子没有性欲了!性欲消失了!黄瓜掉地上的男人不配有性欲!

妈:噢要这么激动干嘛啦!没有性欲个么就没有性欲了!喊这么响干嘛啦!你要不要写篇文章向全世界公告你没有性欲了!当妈的关心你问问你不可以啦真是的造孽啦!

我:老妈我要去西海岸了。

妈:什么意思?加拿大还分东岸西岸的啊?

我:老妈我朋友圈一天到晚在post我在港口的照片,你想一下为什么会有港口!?

妈:那个不是湖么?

我:老妈我错了你是对的,我向你道歉。

妈:请问你去西岸怎么去?

我:全部家什塞进车里,一路开过去,慢慢开的话大概是十天半个月可以开到。

妈:为什么听上去跟逃难一样?

我:这位阿姨如果你要强行这么定义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妈:所以西海岸和东海岸有什么差别,除了一个在西边,一个在东边之外。

我:东部是城市,西海岸是农村。

妈:wait, 我之前以为东部已经是农村了,you are saying 你要去一个比农村更农村的地方?

我:恩,那是个半岛,进去要坐船,出来要坐船,与世隔绝。

妈:土著人呆的地方?

我: 以前是…. 老妈,农村和部落还是有区别的。

妈:那个地方有菜场伐?

我:有的。

妈:那我放心了,买菜的时候多要几个环保袋,可以当垃圾袋用。

我:嗯,我感觉我每次去一个地方你都是嘱咐我这个。

妈:y'all ain't throw away nothing if there still is a value in it.

我:why the southern accent mum?

妈:那以后亲戚问起来我儿子去哪里了,我说你去海边当农民去了,这样的描述准确吗?

我:嗯,你可以这么说。

妈:哎,隔壁老张他们女儿去南加利福尼亚留学,朋友圈里每天都在沙滩上打滚,蹦蹦跳跳蹦蹦跳跳的,听说要PHD了,为什么你在现在要去当农民了,说起来都是出国的年轻人。

我:你再说下去我要去嫖娼了。

妈:我一般不过问你职业规划的事情,但是我就问一句,当农民是你打比方like in terms of lifestyle, 还是literally 真种田的那种。

我: 打比方的。

妈:哦哦哦。

我:嗯。

妈:西海岸女朋友好找伐?

我:老。妈。我。没。性。欲。了。

妈:我一般不过问你这么私人事情,但是我就问一句,没性欲是你打比方like in terms of lifestyle, 还是literally 真没性欲那种。

我:打比方的。

妈:哦哦哦。

我:嗯。


(沉默)


妈:实在不行就回来。

我:回不去了。

妈: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

妈:哦,你早点睡。

我:嗯。











**********************************

PS:

很多朋友读完这篇的结论是:我嫖娼了。我抓进一把地上的沙子甩你们一脸.




********************************

For the record, those conversations between me and my mother are fictional. Me and me alone was the script writer for those two characters that I portrayed. I did this to get a laugh out of the sheer misery that I put myself in. Writing has been my way of dealing with anxiety that I constantly have and depression that I occasionally have. Your comedy is my thera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