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岁的法国时装大师去世,赫本曾说:“是纪梵希创造了我”

91岁的法国时装大师去世,赫本曾说:“是纪梵希创造了我”

纪梵希去世了,享年 91 岁。

全名于贝尔·德·纪梵希的他,是法国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奥黛丽·赫本的挚友。Breakfast at Tiffany’s 电影开场的那条小黑裙即出自纪梵希之手,赫本曾说:“是纪梵希创造了我。”

很多人都在感叹,他们终于能在天堂重聚了。


肯尼迪夫人也极爱纪梵希,以至于碍于“美国第一夫人”身份不便穿太多法国设计的她,还要请人来“定制”相似的款式。

等来了访问法国的日子,肯尼迪夫人便名正言顺地穿上纪梵希设计——那条象牙色的丝绸裙子见证了她最光芒四射的时刻。


上个世纪 50 年代,纪梵希非常前卫地设计出了“非配套女装”,那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女性,她们终于可以不受套装的拘束、自由地搭配上下装了。

时尚界大亨 LVMH 集团的总裁先生说:“纪梵希是让巴黎在 50 年代登上时尚界之巅的设计师之一。”

1982年的纪梵希

不过,对于自己的角色,纪梵希先生并没有赋予其太多功利意义。去年,他在个展开幕式上说:“我所做的事是时尚行业里最动人的工作之一:即用一个灵感让他人感到快乐。”

至于他本人,也一直保持着优雅绅士的风格——身高 198 的他,年轻时翩翩,年老时就算拄着两条拐杖,也不忘身着西装与领带。

这个为女孩们创造快乐的老头儿离开了。

如今,很多人提起纪梵希,会不自觉地先想起口红。

而关于纪梵希本人,还有太多值得了解的事。


/ /

Things about Givenchy

/ /


1927 年,纪梵希在法国城市博韦出生。他的家庭不赖,父亲家族有着 18 世纪的贵族血统。

可是,纪梵希不满 3 岁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他跟随着母亲和外婆长大,自然而然地开始对面料与服装产生了兴趣。

小时候,纪梵希会与姐姐们去买时尚杂志,他说:“我在书里懂得了所谓的巴黎情调。”

17 岁,纪梵希离开家乡前往巴黎。对于想要成为设计师的年轻人来说,那里机会更多。

纪梵希的母亲是唯一支持他去上服装学校的人,其他人则希望他成为律师或进入银行。

他的母亲说:“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设计裙子的人,可以试试。但是千万不要抱怨,永远不要改变你自己的想法。”

后来,每次服装发布会结束,纪梵希的母亲都会拥抱他、亲吻他。

纪梵希的母亲


年少时,纪梵希曾带着自己的手稿跳上火车,他要去见偶像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Cristóbal Balenciaga)。结果,对方的女经理对他说:“巴伦西亚加可不是无名小辈。”

18 岁,纪梵希便成了法国高级定制大师雅克·法斯(Jacques Fath)的学徒。雅克·法斯的另一位著名学徒是瓦伦蒂诺(Valentino)。

后来,他又师从了罗伯特·贝格(Robert Piguet)、吕西安·勒隆(Lucien Lelong)和艾尔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当时,与他一起学习的还有还未成名的皮埃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与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

25 岁时,纪梵希拒绝了来自迪奥的工作邀约,而是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时装屋。迪奥觉得在这个年纪建立自己的品牌太冒险了,不过,他们俩还是成了很好的朋友。

纪梵希的第一个高定系列名叫“Bettina Graziani”,以当时巴黎最有名的模特来命名。这个系列一炮而红,因为它的“非配套女装”概念实在摩登。

Bettina衬衣


作为一位男设计师,纪梵希相当了解女性需要舒适,而非禁锢。

在他看来,女人如若要时髦,“只需要一件雨衣、两件套装、一条裤子,还有一件羊绒衫。”

26 岁,纪梵希认识了他此后 42 年的挚友:奥黛丽·赫本。

那天,他期待着另一位“赫本”凯瑟琳·赫本前来试服装,却等来了当时并不出名的奥黛丽·赫本,她想请纪梵希为《龙凤配》设计服装。纪梵希想要推脱这桩差事,但赫本说:“我真的很想试试你设计的衣服。”

《龙凤配》很成功,吸引来了很多女演员上门找纪梵希。

赫本很生气,她对纪梵希说:“今后,别理她们。首先,你要继续为我之后的每一部电影设计服装。”

纪梵希的第一支香水也是为赫本而设计的。赫本为这支香水拍摄了宣传片,一分佣金都未收取。

回忆起赫本,纪梵希说:“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奥黛丽·赫本那样了。怎么形容她呢,她能给我一种非常强大的情感能量。每次谈及她,我都会激动不已。”

他说自己与赫本之间“类似婚姻”。


从年轻到年老


赫本则说:“42 年的友情。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纪梵希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正直的一个。”她说自己穿着纪梵希设计的服装时,“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因为赫本,纪梵希在美国的客户数远远超过法国。

纪梵希为那个年代最重要的女性几乎都设计过衣服,包括:温莎公爵夫人沃利斯·辛普森,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等等。

另一位著名的纪梵希客人当属肯尼迪夫人。

在成为肯尼迪夫人之前,杰姬就很喜欢纪梵希的设计。纪梵希后来回忆起两人相识的情景,杰姬是一位在巴黎工作的记者,却身着纪梵希的设计前来采访。

肯尼迪去世后,杰姬也很快找到了纪梵希,请他设计丧服。据说,纪梵希那儿有着肯尼迪一家人衣服的尺码。

还是在 26 岁那年,纪梵希终于见到了他的精神导师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他说:“巴伦西亚加关注领口设计、布料选择、帽子搭配、翎饰,给予服装更强的设计感。”

这些来自 Balenciaga 的设计哲学,也成了纪梵希的 DNA。


纪梵希说:“设计一条最简洁的裙子,反而是最难的。”

27 岁,纪梵希成了第一个推出成衣线(ready-to-wear)的设计师。他想要为普通女性设计日常服饰,而不只是为上流社会的社交设计华服。

有人说:“纪梵希的设计理念就是让所有的女人都穿出自己的风格。”

怪不得,纪梵希找的模特也都是极具个人风格的、并不是气质多变的女孩。

1957 年,纪梵希影响最深远的设计诞生了:布袋装。对于那个年代,它太具有前瞻性了。布袋装摒弃了束缚女性的腰线,纪梵希还裁短裙边,鼓励女性露出双腿。

布袋装


纪梵希希望顾客能对他的衣服感到舒适。

他常观看米罗、马蒂斯或是罗斯科的展览,还会从女艺术家身上寻找灵感。根据她们的气质、举止来设计服装。

纪梵希设计过一件服装,灵感源自画家桑贝尔画在木头上的画作。

他曾对当下的时尚风气表示不认同。“我们谈论奢侈的次数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市面上的裙子越来越多,却缺乏风格。带着链条的包包、几乎无法穿着的鞋履……如果那就是奢侈的话,它也不会成为传世的经典。”

“我觉得优雅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纪梵希还说:“真正的美是来自对传统的尊重,以及对古典主义的仰慕”,这句话也准确地描绘出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纪梵希是如何追求完美的?

他不停地画设计稿,而他的手稿已经很细节化了。


另外,他每一件时装都有差不多 200 个设计模型,只为考虑各种材质和颜色,穷尽一条裙子所有的可能性。

61 岁时,纪梵希卖掉了自己的同名品牌,7 年后,他退休。

1995 年,他的最后一届时装秀,座无虚席。他带着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全部穿着白色工作服上台。

退休后的纪梵希忙着办展、画画。

他还担任过法国佳士得的主席,因为他也是一位出色的文物鉴赏家,他喜欢研究 16 世纪与 18 世纪的古董家具。

只要谈起那些著名的古董经销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激动和热情。曾经,他经常从那些人手中购买壁灯、烛台或是吊灯。

纪梵希也还是没有彻底放下时装设计。在他短暂住院的时候,他曾拿起速写本,以此寻求治愈。

他曾说:“我一生都在追寻儿时的梦想。现在,它实现了。”

“我这一生很幸福。”

RIP.


更多有趣内容欢迎

微信微博 "WeLens"

Lens-知乎Lens-专栏

Lens旗下包括出版、新媒体、重逢岛视频、沙龙等业务,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Reference:

Thelocal: French fashion designer Hubert de Givenchy dies aged 91

WWD: Documentary Captures Hubert de Givenchy’s Grand Life

The telegraph: Hubert de Givenchy: My relationship with Audrey Hepburn was 'a kind of marriage’

纪录片:《于贝尔·德·纪梵希:高级定制的生活》

点击a href="weidian.com/item.html?">“阅读原文”微店购买《安藤忠雄:建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Lens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平台。 Lens于2005年由法满先生创办,早期专注于杂志,逐步成长为中国最具口碑和份量的人文杂志,2015年升级改版为《目客》、《视觉》系列Mook,及其他书系。 与此同时,Lens品牌也从单一的杂志产品,成长为一个活跃且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旗下业务涵盖出版、新媒体、文化活动、视频产品(“重逢岛”)等。 微信公众号:Lens杂志(ID:lensmagazine) 微博@Lens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