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知止斋

有一种春药,男女通杀

1

有个前辈曾对我说:权力是有魔力的。

是的。没有权力者争夺权力,会付出任何代价去争取,包括他人的生命;得到权力后,会付出任何代价去捍卫,直至捍卫不住了。

2

我辈总是很难理解,那个位子很烫手,干嘛要去抢?能抢这位子的人都已功成名就,要钱有钱,要名有名,何不林泉之下与家人一道闲云野鹤一番?

这是令狐冲、张无忌此等没有出息人士的想法。

在康熙这样雄才大略君主的心中,却是另一番情形。

他面对假太后毛东珠时,思想斗争很激烈,先是想到:“这女人害死我亲生母亲,害得父皇伤心出家。。。世上罪大恶极之人,实无过此了。”

但内心深处,又隐隐觉得:“若不是她害死了董鄂妃和董妃之子荣亲王,以父皇对董鄂妃宠爱之深,大位一定是传给荣亲王。我非但做不成皇帝,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如此说来,这女人对我还可说是有功了。”

书中道:在数年之前,康熙年纪幼小,只觉人世间最大恨事,无过于失父失母,但这些年来亲掌政事,深知大位倘若为人所夺,那就万事全休,在他内心,已觉帝皇权位比父母亲的慈爱为重。

康熙是圣明天子。其他的圣明天子与他想法差不多。

汉武帝因为巫蛊案误杀太子,唐太宗要夺位杀兄杀弟,武则天更厉害,几个儿子不是废了就是杀了,自己登上那个位子。

李贤在哥哥李弘死后,凄然写下“黄台瓜辞”: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对政治人物来说,“蔓”比“瓜”可重要多了。

3

“寒战2”中,梁家辉饰演的李文彬对李子雄饰演的黎永廉说:特首这么难做的位,你都敢做,你背后一定有人。

再难做的位子,只要有权力,总有人敢做。正所谓“杀头生意有人干,亏本买卖没人做。”

那个位子虽然难做,但一旦坐上,却有无穷乐趣。

汉高帝七年,长乐宫建成,各诸侯王及群臣来朝,按照叔孙通设计的礼仪参拜皇帝。大典后,刘邦说: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

这种支配他人、让他人拜服于地的快感,只有权力能带来。

任我行复位后,众堂主、香主前来朝见。

对第一批人的跪拜,他还不习惯,想起身摆手说:不必如此多礼。但想想东方不败靠此威服众人,自己当年当教主与下属只是拱手,太LOW逼了,于是从第二批开始,他就不再起身了。

他也可以说:吾乃今日始知为教主之贵也。

就连疯疯颠颠的慕容复,也知道受人朝拜之乐妙不可言。

4

权力,真的很迷人,以至于岳先生等人为了夺取权力,可以不惜自宫去势。

如果说权力是春药的话,这种药比那种春药更有劲道。所以有人可以为了这种春药带来的乐趣,放弃那种春药带来的乐趣。

“那种”春药,可以支配人的身体;“这种”春药可以支配人的身体,还有精神。

世上春药用得最多的地方有两处。

一处是皇宫,“这种”春药用得多,另一处是妓院,“那种”春药用得多。

“鹿鼎记”中说,妓院与皇宫两处,更是天下最虚伪、最奸诈的所在,韦小宝浸身于这两地之中,其机巧狡狯早已远胜于寻常大人。


韦爵爷既在此两处浸染多时,自然善用春药。

他知道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人喜欢臣服,于是一顶顶高帽送出去,让人家充分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鸟生鱼汤”,无往而不利。

至于另一种春药,他用得更是直接。

在丽春院中,他直接下春药迷翻了一众姑娘,大被同眠。什么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真情不渝、海枯石烂,都不如春药有用。

他七个老婆中,我认为最难搞定的是苏荃和阿珂,结果都是靠春药成功的。

5

春药就像韦小宝手中的石灰粉一样,正道人士、甚至不正道人士,只要入流人士,都不屑用。但看看韦小宝用石灰粉干了多少大事:帮茅十八杀史松,帮康熙杀鳌拜,救陈近南驱走冯锡范。

石灰粉与春药一样简单有效。

成功人士,用的都是简单有效的法子。

这世上都知道春药好用,都想去用,偏偏有人撕不下脸皮,担不起恶名,不敢、不愿、不屑去用。

既然如此,就别报怨斗不过那些敢、愿、屑去用的人了。

6

郭靖质问成吉思汗:你杀这么多人,流这么多血,占了这么多国土,到头来又有何用?

成吉思汗被他问住了,一口血喷了出来。

不过他毕竟英雄了得,答复也了得:我一生纵横天下,灭国无数,依你说竟算不得英雄?嘿,真是孩子话!

他说得对:真是孩子话!

在权力面前,流血算什么?人命算什么?

只有孩子才不懂春药的功效。

(喜欢请关注公众号“江湖种树书”)

发布于 2018-03-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