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30

眨眼就周五的凌晨了,24小时前,我肉身还在深圳。再往前推五六个小时,我刚和小伙伴谈好协议条款,收拾家伙准备去撸串。路上,看到一家连锁酒店,才想起自己连住处也没确定下来,赶忙先把小伙伴送到烤串店,然后掉头去酒店。毕竟能放车的连锁酒店也不多,又想喝点啤酒,就计划先把车放了再说。

正要开过去,门卫却不抬闸门,出来问我:预订了吗?我答没有,他说房满啦,没预订不给进。我只好走人,把车停到附近商场的地下车库。

幸好深圳那么大,撸完串出来也能找到落脚之处。不过我就在想,那个连锁酒店真的满房了吗?有没有可能那个门卫根本就是不想它有生意?

其实有可能。

天下间的很多大事,做不成往往不是操盘者大局观不行,最后的失败极可能是来自一些之前忽略的“小角色”。古语也有云:宰相的门房三品官,所以我对那个酒店停车场的门卫真的不是阴谋论。

再比如街头的共享单车,我留意过那些坏掉的,往往是人为地刮花二维码、敲掉锁的拧把、在车座上抹白灰,等等。破坏成本其实非常轻,往往一两秒就可以无成本地破坏一辆车,我称之为“点穴式”破坏。

防总是比攻要难一万倍。

做好事总是比做坏事难一万倍。

创始人苦心营造的品牌,可能被临时工的一个小操作就搞到分崩离析。做建设,可真真难。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