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西方战神《下一站火星》#3

火星:西方战神《下一站火星》#3

在人类悠久的历史上,西方人看到的火星与东方人看到的火星并没有什么区别:颜色橙红发亮、运动轨迹捉摸不定、时亮时暗难以预测。因此,在古老的埃及文明和两河流域文明中都给予火星死亡、战争与灾难的象征,也被叫做“血红之星”、“死亡之星”、“瘟疫之星”的说法。


这也继续影响了后续的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希腊人用战争之神阿瑞斯(Ares)来命名这颗血红色的星球,他带来了战争、瘟疫与死亡。后人发现的火星两颗卫星也因而沿用了阿瑞斯两个孩子的名字,福波斯(Phobos)和德莫斯(Deimos)。

希腊神话里的阿瑞斯(火星)和它的两个孩子(火卫一和火卫二)来自:NASA


罗马和希腊神话体系近似,不过很多神的名字大不相同。

后继的罗马文明也相应使用他们的战神马尔斯(Mars)来命名火星,这也是今天我们使用的英语名称。

在古罗马历史中,对马尔斯态度发生了变化,随着罗马帝国的快速版图扩张而愈加明显,他也从一个人们心目中原本象征着着灾难和战争的神变成了一个象征着胜利与辉煌的神,备受敬畏与尊崇。

战神马尔斯雕像 ©意大利罗马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在神话故事中,他的两个孩子罗马路斯(Romulus)和瑞摩斯(Remus)成为了著名的被狼抚养大的孩子,他们在后来创建了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而罗马一词就来自罗马路斯的名字,他在政治斗争中杀掉了弟弟瑞摩斯。

罗马帝国最早的塑造者,就是战神马尔斯的两个孩子之一,罗马路斯,来自:Wikipedia


甚至我们用来表示星期二(Tuesday)的词汇也与马尔斯有关,在拉丁语系里星期二就是为了纪念罗马战神马尔斯,叫做dies Martis,仅次于太阳日(Sunday)和月亮(Monday)。只不过在后来的英语演化历史中,英语融合了凯尔特人、北欧维京人、诺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等诸多文化背景。英语使用了来自北欧神话的战神提尔(Tiw)而已,相当于新一代阿瑞斯和马尔斯。

这些足以可见马尔斯对西方文化的影响力,也因此可以一撇火星的西方人心目中的重要性。


事实上,对于火星的观测也对西方天文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中具有重大意义也影响最深远的便是推动从地心说到日心说的转变。在漫长人类历史上,根据人们的日常生活经验,最重要的太阳和月亮都仿佛在围绕地球运动一般,我们因此发明了太阳历和月亮历、古老的中国人甚至发明了将这两种历法完美结合的阴阳历(农历),地心说也理所应当成为顺应人们认知的理论。

经典地心说模型:地球外侧依次是月球/水星/金星/太阳/火星/木星/土星,来自:slideplayer.com


但随着古代天文学家的深入研究,却发现很多现象难以通过地心说解释,一个重要的现象便是火星的逆行现象。如果宇宙万物都在围绕地球运动,火星为什么会在运行过程中出现“后退”的现象?不少天文学家都在尝试用更成熟的理论解释,当然也有很多顽固的地心说支持者不断缝缝补补“理论”去解释火星木星土星的逆行,但这也导致地心说越来越站不住脚。


这一切被波兰天文学家尼古拉·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所改变,他在1543年去世前终于鼓足勇气发表了在天文学历史上影响深远的《天体运行论》,首次系统阐述了日心说的理论。如果换做这个理论,无论是太阳、月亮和地球之间的相互运动,还是火星逆行、土星逆行现象都可以完美解释。

哥白尼(左)和伽利略(右)都是西方天文史上的巨擘,来自:petelagi.com


而到了17世纪初,后继者伽利略·伽利莱(Galileo Galilei)则凭借对天文望远镜的改进和由此对木星四颗卫星(又称伽利略卫星)的发现,证明了地球不是宇宙中心,至少那几颗伽利略卫星在围绕木星运动,且木星并未围绕地球而是围绕太阳运动,彻底坚实了日心说的观测基础。


可以说,火星在西方文化到科技影响力的变化,也反映了人类理智与智慧升级的过程。


还有更多火星相关内容在本人自己录制的喜马拉雅音频,可以听一听:

科学发声会(一):下一站火星_有声小说在线收听-喜马拉雅FMm.ximalaya.com图标



这是本专栏《下一站火星》写作计划的第三篇,往期内容:

太空精酿:我们为什么要走出地球?《下一站火星》发刊zhuanlan.zhihu.com图标太空精酿:火星:东方荧惑 《下一站火星》#2zhuanlan.zhihu.com图标

欢迎持续关注本专栏!

编辑于 2018-04-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