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萧平实正觉同修会混淆视听的央掘魔罗经

萧平实及其徒子徒孙最喜欢的套路之一

混淆大正藏阿含部与阿含经的概念,逢人便说(杂)阿含经里有央掘魔罗经,经里明确说了如来藏,以此来证明小乘(声闻)法也认可如来藏。


这实在是个对经藏稍有研修的人都会发现的问题,一捅即破。

依次来解释一下几个名词,

大正藏:全称大正新修大藏经,是日本大正年间(1924),日本佛学界组织、发起的编修藏经的活动,最后完成了这部大正藏。

大正藏阿含部:大正藏中规划出的部类。以阿含经为主,也收录很多阿含经内含小经的别译、重译等等。

央掘魔罗经:述说释迦牟尼度化杀人狂魔央掘魔罗因缘经过的经文。

此经在大正藏阿含部中共有4个不同版本

1、杂阿含经1077经,南北朝刘宋 求那跋陀罗 译;

2、佛说鸯掘摩经,西晋 竺法护 译;

3、佛说鸯崛髻经,西晋 法炬 译;

4、央掘魔罗经,南北朝刘宋 求那跋陀罗 译;

这4个版本里,杂阿含是众多小经的集合,后三个都是单经;

前三个的主旨都在声闻佛法的立场上,只有最后那个单经本央掘魔罗经大谈特谈如来藏。


所以萧平实那套的问题出在哪一目了然。

阿含部只是一个大部类,而非一部经,阿含部显然不能够等于阿含经。

求那跋陀罗专门分别译出两个版本,这两个经文又怎么能混为一谈、指鹿为马?

是故,凡是信口就来“杂阿含里也有如来藏”的,要么是压根没读过杂阿含,要么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杂阿含经中与央掘摩罗有关的部分没有任何提到如来藏的地方,不存在【杂阿含经记载如来藏】这种事情。述说如来藏的【央掘魔罗经单经本不在杂阿含经内】。



而持类似论点的人,往往会继续狡辩,觉得只要在大正藏阿含部内,就属于小乘法,所以阿含部含有央掘魔罗经=小乘法也讲如来藏。

所以上面才会介绍大正藏的来历,它仅仅是一部近代日本编修的藏经,不是唯一,也不能代表绝对正确。

古代中国唐朝,僧人释玄应注释各部佛经名词,著《一切经音义》 ,将央掘魔罗经归类到“大乘经单本”,并不将其放入“小乘经单本”或“小乘经重译”。

永乐藏,古代中国明朝编修,将央掘魔罗经归类到“大乘经五大部外单译经”,并不将其放入“小乘经阿含部”或“小乘经单译经”。

乾隆藏,古代中国清朝编修,将央掘魔罗经归类到“大乘单译经”,并不将其放入“小乘阿含部”或“小乘单译经”。


乃至古代其他大藏经

比如金朝的赵城金藏,高丽根据宋藏、辽藏编修的高丽藏,都将央掘魔罗经与其他大乘单译经置于一处。


由此可见,佛教并不将其视为小乘法,在藏经中也不将其放于小乘法所在部类。

就算要提近现代佛学界,现代以来,中国自己出的中华大藏经,也没有将央掘魔罗经与小乘经放在一起,而是与大乘单经放在同一册。


抱着一部大正藏就想偷天换日只不过是欺负别人没有查过历代大藏经罢了。

编辑于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