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少女在日本戰國(節錄)

本文作於2015年8月,首刊於《東方文化學刊》第三期,現為配合《三國志姜維傳》作者Ratchet的訪談稿,在此貼出部分,以饗同好。因知乎系統限制,這裡只能貼三分之一,且待機緣到時再貼完吧。想立即看完整版的,請買《東方文化學刊》。或者您也可以先去找這遊戲下載來玩他一玩。

圖1:《宛如夢幻‧織田信長傳》標題畫面。

  十六世紀,日本戰國時代,這個已經出了無數作品的舞台,可不可以有東方角色的戲份呢?

  自然應該是可以有的。

  於是就有人做了:《宛如夢幻‧織田信長傳》。

  這是光榮1999年《三國志曹操傳》的模組,原作是《三國志英傑傳》戰棋系列第五作;大約在2005-06年,它的程式被大陸網友破解了,並且設計出了編輯器,讓愛好者紛紛來製作模組,產生了《呂布傳》、《岳飛傳》、《楊家將傳奇》、《聖三國志英傑傳》、《新豪華曹操傳》、《瓦崗山異聞錄》、《三國志姜維傳》等等名作;直到今天,還有人在修改引擎,還有許多模組在製作、更新中,真可說是中文同人遊戲界的奇蹟了。

  而這款完成於2015年4月的《宛如夢幻》,更可以說是奇蹟中的奇蹟,而且是混合了許多奇葩的奇葩。作者在遊戲中署名Kaneyuki
Imai(今井兼行),在百度貼吧叫「行逆施倒」,人或暱稱「行殿」;在軒轅春秋論壇上叫基丁,他本人表示是隨手取的ID。這名堂繁多,下面我們且管他叫「作者」或「行大」好了。

  遊戲開始,先來一段《平家物語》的開場詩,配圖是很正經的日文行書,頗有歷史正劇風範──

圖2:下半段:「驕奢淫逸不長久,恰如春夜夢一場。強梁霸道終覆滅,好似風中塵土揚。」

然後旁白道起:「上古之時,傳說有造化三神、神世七代,相傳到天照大御神。其苗裔神武天皇東征,乃始馭天下,成大和之君。後來世代相傳,到武烈天皇之時,國統即有衰微之兆。」好個端正的楔子,然而配圖是現代的動漫畫風:

圖3:這圖是哪一齣來的?

  到下一張,配圖赫然是《東方神靈廟》的蘇我屠自古、物部布都與豐聰耳神子,你就知道這個作者是會玩的了。有人問作者,哪裡找來這麼多圖,作者說:「養成平常看到就存的習慣,你不知何時會用到。」

圖4:蘇我、物部與聖德太子/豐聰耳,原圖出處待考。

  這裡我們可先離題一下,看一看《東方神靈廟》設定文檔中,ZUN對當年蘇我、物部爭端的解說:「整個國家因為佛教劃分成崇佛派和廢佛派,兩派的矛盾日益加深。其中,尊崇神道神明宇摩志麻遲命為祖先的物部氏為廢佛派,與拜人類為祖先的蘇我氏極端對立,兩股勢力之間進行的宗教戰爭並非像後世所說、僅僅是為了爭權奪利,也是賭上諸神系譜與人類尊嚴的一次虎鬥龍爭。」[1]

  我們讀現代史學、習慣了科學與唯物觀點的人,如果講這種故事,一般會強調現實的「爭權奪利」多於看上去只是標榜的「賭上諸神系譜與人類尊嚴」,然而ZUN是反過來。那如果都講,可以怎麼講呢?

  且存著這個問題,看看這部《宛如夢幻》會怎麼講吧。接下去,旁白又講到平將門之亂、源平爭亂,逐漸帶到應仁之亂,配圖也是不同的漫畫,你如果全都認得出來,九成九是重度宅。那麼,本遊戲應該可以讓你興奮起來……

喜聞樂見的綜漫大亂鬥

圖5:有很多玩者看到這個信長頭像以為是程式出錯。

  主角出場,照例是尚未元服的織田吉法師,頭像怎麼是個女的?其實在0.8版以前是沿用光榮《信長之野望》的信長頭像,1.0版時作者不知受了什麼刺激,故意改成這樣,反正也可以說是表現「少年時常穿女裝招搖過市」的歷史記載吧。

圖6:為了解釋信奈的金髮,作者曾作過「被織田信秀收養的西洋混血兒」的設定,但在本作裡廢棄了,不解釋了。這的確沒什麼勉強解釋的價值,在意細節的都是⑨。

  本作裡他多了一個金髮的雙胞胎妹妹叫織田吉,還有一個妹妹叫織田香──從著名H-GAME《戰國蘭斯》來的。第一關打完,主角正式命名為信長,而妹妹也跟著叫信奈──就是那部娘化戰國的輕小說《織田信奈的野望》的信奈。

圖7:《戰國蘭斯》裡的萌妹織田香,在本作中也容易衝動,然而也有一流的劍術;這種反差,和角色從年輕到成熟的歷程,即可見編劇之用心。
圖8:軍神上杉姐登場!

  同樣在第一關後的過場劇情,彼時還叫長尾景虎的上杉謙信也出場了──頭像也來自《戰國蘭斯》的上杉姐。不但如此,在史實和各種作品裡都時時打著毘沙門天旗號的她,這裡便報出了毘沙門天神使寅丸星的名號。沒錯,《東方星蓮船》裡毘沙門天的使者寅丸星,在本作中擔任重要的劇情推動角色。

  講到上杉,自然就要講到其宿敵武田,武田領有信濃、諏訪之國,看到諏訪,就想到守矢雙神了吧,那有沒有她們的戲份呢?

  有!

  不但有,而且,史實上,武田信玄吞併諏訪以後,納諏訪之女為妾,生子勝賴,繼嗣諏訪家,於是在本作中,武田勝賴也繼承了諏訪神氏一脈單傳的秘術,擔起了背後靈八坂神奈子的夙願,更在信玄死後率領武田軍勢與織田、德川聯軍對抗,有相當精彩的表現。[2]


圖9:勝賴初登場。身為當代諏訪大祝,應當是東風谷早苗的先祖,於是使用和早苗相同的台詞和招術名,也就是很合理的了。大家要留意每張截圖上方的標題和右上方的地點,作者在這裡下的工夫也很細膩,往往能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當勝賴第一次在諏訪大社登場時,背景音樂赫然是滿滿史詩氣息的改編版〈信仰是為了虛幻之人〉,隨後神奈子在他面前顯靈;身為東方同好,不用說,我是相當驚喜的。這裡寫了出來,想來會破壞許多初見的樂趣;不想被劇透的朋友,讀到這裡可以先去抓遊戲來玩。

  隨著劇情進展,武田軍到了強弩之末,準備作最後一搏的勝賴向神奈子辭行,在這一段對話中,他們補敘了家族和神氏的由來───

圖10:孤注一擲的神奈子與武田勝賴。ZUN原曲的曲名,在此用為標題,分外點題。

  武田家出自源氏,神奈子則是一千多年前敗於現在的王家(大和朝廷),到了戰國時代,這之中的歷史恩怨,也就給他們的的爭戰更添了一層執念:神奈子投注了神力在武田信虎、信玄、勝賴三代家督身上,期望藉由武田家的軍勢,實現對王朝的反攻。

圖11:在本作中自稱「被房客霸佔了一千多年的房東」的諏訪子。

  然而,同為神話時代與歷史上的落敗者,諏訪子只是旁觀著這一切,並且勸神奈子打消念頭:「有空不如來陪我玩……反正你們都是一家人」。熟悉東方的讀者,或者有看過本刊第一期宮酒姬〈生生不息的蛙蛇,重建信仰的奇蹟〉的朋友,應該就會發覺到,這個執著的神奈子,和這個無所謂的諏訪子,不但合乎東方一設,也很恰當地對應了真實的歷史與傳說:

圖12:大和神系系譜(引自維基百科)

  神奈子的原型,建御名方神和八坂刀売命,身為「具有土著信仰一面的中央神明」,在日本神系中被劃在「國津神系」,與天照大神的「天津神系」相對;建御名方神的父親,是原先統治著葦原中國(即凡間)的大國主,他們被天孫逼迫著讓出國土,所以,現世的日本王家,神武天皇的子孫,在本作中就是神奈子的舊仇,而他們其實也是一家人。這便解釋了神奈子為什麼想要藉由支持武田氏來向王朝反攻,而諏訪子一點興趣也沒有──都是外來政權的大頭在爭意氣,和她原住民何干。

  非但如此,在遊戲序章,依《曹操傳》原作和MOD的慣例,會有一個仙人出場教你操作方法,如果你已經通過關、集全寶物圖鑒,還可以發獎品或全部寶物給你;在本作中,這個仙人是未顯示名號的大國主,只暗示他是神奈子的父親[3]

於是你會發現,作者不但引用了東方角色,更將「零設」或者所謂的「原捏」與之雜揉在一起,一方面增加了本作的真實感與感染力,另一方面,這也極能給其他二次創作,或者我們一般同好啟發──是啊,大家有沒有想過,在神靈與妖怪還很活躍的戰國時代,神奈子與諏訪子在幹什麼呢?跟那時候的風祝、大名以及一般老百姓,可能發生過什麼故事呢?

圖13:長篠之戰,如果玩家選擇了困難路線,勝賴就會說出這一句早苗的招牌台詞而使出奇招。有趣的是,在亂世,這真的是至理名言。

  寫到這裡,大家再想想,東方角色裡面,還有哪些是活過戰國時代,可以有些戲份的?提示:富士山──

圖14:「信春哥,得永生」,此句原是網友調侃2005年《超級女聲》冠軍歌手李宇春的流行語,誰料得到這個「春哥教」居然聯繫上了有「爺們紅」之稱的藤原妹紅,益了本作的馬場信春,而且史實上他還真的在五十餘年的征戰中,沒有一處傷痕,被稱為「不死的鬼美濃」?
唯一與史實的出入是,他原是在1546年由信春改名信房。常言道「無巧不成書」,而如果事情就是這麼巧,那我們同人作者也自然沒有不玩一把的道理。

  是的,就是藤原妹紅。於是在長篠之戰中,馬場信春既能每回合回血、原地滿狀態復活,還能二次行動;只有在最後衝鋒時,才能由德川軍的本多忠勝將他的肝臟掏出來吃掉,此後蓬萊之藥便轉移到忠勝身上。然而妹紅也一直沒有現身,估計也不屑參與這些後生晚輩的爭產爛戲(他們真的幾乎全部都是親戚),直到幻想劇情藍線的德川軍敗亡,妹紅才會現身,「收回」本多忠勝的蓬萊之藥。

圖15:妹紅現身解釋,是因為無聊才將不死藥贈人。對照年表,妹紅之父藤原不比等的生卒年為659-720年,而遊戲進行到當時約是1586年,妹紅正好大約九百歲,這些細節都是準的。講完這些,作者便讓妹紅以一招「正直者之死」完納了本多平八郎忠勝的劫數。

  除了東方以外,取自其他作品的角色,設定也不馬虎。例如真田昌幸之女「真田初音」,其形象就是那位問世於2007年的著名雙馬尾虛擬歌姬初音未來,其出場配樂也是那首名曲〈千本櫻〉。加入織田家後,在戰場、外交與玩弄森蘭丸等方面都有精彩表現;當你以為這也就是另一個作者高興而加進來的角色時,她卻又在幾關後,經過家鄉上田的劇情中,講述了真田氏的來歷、「初音」這個名字的典故,及其和「上田千本櫻」這個著名景觀的關聯,你就再次受到了兩方面「竟然如此」的衝擊──初音未來和〈千本櫻〉居然還可能有如此的典故,而這就是為什麼本作設定初音出身自上田真田氏、而不是別家!

  又,百度貼吧「我想填小坑」(以下簡稱坑君)在〈匯集,評價那些微妙的細節〉(以下簡稱〈細節〉)一帖[4]中指出,這位初音原是NHK 2009年大河劇《天地人》的虛構角色,此初音和彼初音有沒有關係呢?可以有,這就是二次創作的魅力。

  其實,如果倒過來,從作者的角度來推,即使他沒看過《天地人》,這種設定也可以很順理成章:劇情要打武田家──武田家當時有個附庸是真田家──真田家作戰勇猛,也懂得見風轉舵──真田家根據地在上田,上田有名勝「千本櫻」,和初音未來的名曲同名──那就寫一個「真田初音」出來,加入我方,也為幻想線裡真田家的降服劇情作鋪墊吧?看過《天地人》的話,這就更好編了。

  說到真田,真田家有個著名武將叫真田幸村,他其實是一個傳說人物,其原型信繁並沒有傳說中的那樣忠勇無雙,本作能不能把他加進來呢?能:就讓武田勝賴的諏訪神氏秘術,再多加一門「召喚從者」──

  Type-Moon社著名的遊戲與動漫系列《Fate》中,歷史、神話與傳說中的名人會成為「英靈」,存在於超越時空的英靈殿,而或在「聖杯戰爭」中被召喚到現世,成為召喚主(master)的從者(servant)。於是,不被常識所束縛的勝賴,就以真田信繁為媒介,召喚出了未來傳說裡的真田幸村來助戰。

圖16:長篠之戰,尚未暴露真名的從者真田幸村,對上尚未透露自己姓真田的初音。

  〈細節〉又指出:這場單挑中,他們所用的招式名稱來自《戰國無雙》的真田幸村,根據考據,此君在長篠之戰時只有六歲,卻常在《戰國無雙》等遊戲的當時戰役活躍,頗被行家詬病;但在本作中,用「英靈召喚」這個概念來處裡,就「極為合適」了。

  及至勝賴敗亡以後,按照《Fate》設定,失去靈力供給的從者,若不趕緊尋找新主人就會消失,於是幸村就找上了他的原型信繁。及至幻想線劇情後段,信繁有所成長,找到戰鬥意義以後,從者幸村亦向他坦白了「真田幸村」這個傳說的由來,然後將全部力量授予信繁而消失,於是本人與幻影合體,信繁從此改名幸村,成為另一個可以開無雙掃場的神級友軍武將。

  言歸東方,東方project的招牌之一是巫女,然而彼時幻想鄉可能才剛剛建立,也還沒有博麗巫女[5],幻想鄉跟本作的現世戰國舞台也不大好扯上關係,怎麼辦呢?作者的辦法是:再從《戰國蘭斯》借巫女玉簽風華和名取來出任信長的親衛隊,取代史實上沒那麼出名的原型,而她們打出致命一擊時的台詞是「夢想封印」和「夢想天生」。

  如此借用靈夢的符卡名,除了簡單的同為巫女以外,還有什麼關聯可講呢?

  有:玉簽風華沿襲《戰國蘭斯》喪失記憶的設定,名取則有尋回神器、重振王綱及重建巫女機關的夙願,所以前者配「封印」,後者配「轉生」(日語「轉」與「天」同音)。

  此外,這兩位在劇情中也有反制敵方術法,以及破解古代神秘的任務,這似乎也和博麗巫女「能破一切法」的屬性扯得上關係,不過,這設定上的牽連並不是我們應該重視的。同人創作本不應刻意將這個等同那個,重要的,還是設定與劇情的配合。

圖17:為反制武田勝賴的術法,名取指點信長前往石上神宮,拜請布都御魂大神前來助戰,一通神官祝詞過後,布都得知敵人在諏訪,便顯化為「布都御魂劍」給玩者用了。此劍是真有其劍,至今尚存的,但不知《東方神靈廟》裡的物部布都和這零設又有什麼關係?歡迎有心人前往考證,本刊隨時歡迎來稿。

  我們再回到上杉與武田這對宿敵。第一次玩的時候,我看到寅丸星做謙信的後台,神奈子做信玄與勝賴的後台,而寅丸星在本作中執行的是聖德太子的遺願,一時以為,敢情作者是想把上杉與武田之爭,寫成豐聰耳與神奈子的代理人戰爭,這種其實說到頭都還是一家子(真的是一家,這些人和神全都是親戚)的黑幕對黑幕的老梗,然後再讓玩者扮演的信長來個黃雀在後,把他們通通端掉?再看下去,才發現不只是這樣。

人類的宿命是打破宿命

圖18:本作以「松永久秀是毘沙門天的信徒,聽命於寅丸星」來解釋他最後一次在歷史上令人費解的反叛;而寅丸星在執行太子的託付時,也當然在設法解開聖白蓮的封印,但因為東方一設的「歷史之壁」,自然是還找不到頭緒的。所以雖然戰國時代佛教勢力甚大,但白蓮在本作中就沒能參戰啦。

  劇情中段,黑幕就揭露了:一千年前,太子進入沉眠之前,預言了日本未來一千年的發展軌跡,但太子只看得到一千年,所以預留了一個手段:千年後的戰國時代將有一位「聖人」出世,可以結束戰國,讓日本再穩個三百年。為了保證「聖人」不違反想定的軌跡,太子編寫了一套「聖人模式」,將植入這位聖人,使他成為算無遺策的完美神君,只要同時代的人都還用戰國的思維來行事,就沒有人可以逃出他的推算。唯一的微小可能,如果有大人物能超出戰國的思維,事態才可能逸脫預言。然而,太子認為,那樣也未必有什麼不好──因為願望是「以和為貴」,如果有人能做得比神君更好,那便也好。而那位神君,自然便是史實上最終結束了戰國時代的德川家康。

圖19:史實上聖德太子生卒年是572-621年,以「後知一千年」而論,正好差不多是到戰國時代的結束而止。

  如果你玩過原版《三國志曹操傳》,看到這裡,可能會想到藍線[6]裡,孔明被古代邪神附身,然後率領蜀軍、木人、土偶和幽靈武將和曹軍對抗,一下子把歷史劇變成神怪劇的超爛展開;不知本作是否借鑑了它,還是別的作品,然而,這其實是一種很古典的劇情設定:「宿命」與「突破宿命」的對抗。

  人會想要經由突破宿命來肯定自己的價值,所以古往今來的文藝作品,大多都在講各種人與各種命運的鬥爭(或順從、屈服、擺爛),其中偏向神話者,會把命運設定為是幾個神祇、主宰所給定的;偏向歷史與現實者,會把命運解釋作是各種人的理性、感性決定所交織而成的。在《宛如夢幻》的世界觀裡,歷史和神怪並存,而「前知一千年、後知一千年」的太子,兼具人與神的身份(雖然還未修練成仙,但有此異能也可算是神了),不同與以往故事裡那種「誰都不可能超出我的計算」的自信,太子打從作下預言、編好「聖人模式」起,就向寅丸星說明了預言被打破的可能。

  後來,隨著劇情的分支,藍線後段,在提早了十幾年發生的關原之戰,由於毛利家當主輝元並未以戰國的思維行事,仍與織田站在一起,令玩者打敗德川家康後,寅丸星便現身向名取解釋太子千年前的設計,表示接受預言外的結果,將不再干涉人間事,也就完結了東方角色在本作中的戲份。

  然而,作者在這裡,隱藏了一個伏筆,一個大家稍想一想就能問出來,可以說是「主題」的問題:

圖20:「以和為貴,無忤為宗」,做得到嗎?

  太子希望天下能「以和為貴,無忤為宗」,然而這日本一千年來還是神神鬼鬼、外戚藩鎮地鬧個不休;難得有幾年太平日子,也是上位者作威作福,然後腐敗,最後被「下克上」。當然,就算是神,也阻止不了人類的惡性,你就算能預見未來,只要國家仍然是這樣的體制,也就注定改不了這種發展趨勢。然而,太子似乎不想接受這種宿命,就像神奈子也不甘雌伏,本作的豐聰耳作了一套「神君模式」。

  根據回想劇情,太子斷言,說這位神君統一日本以後,將可帶來三百年的和平發展與兼容並蓄,然後平順過渡到下個時代。然而,史實上的江戶幕府,明明到第三代就開始鎖國了;兩百多年後,從黑船事件、倒幕運動到明治維新,日本更經歷了血腥的內戰,轉型為近代國家後,社會剝削更加嚴重,而走上了軍國主義之路,直到被美國炸了兩顆原子彈才歸零重生[7]

  即便遊戲的敘述可以稍微美化一些,但只要玩者仔細一想,就可以發現:太子的介入,也沒有得到好結果。完美的「神君模式」並不能傳給後代,而平庸的後代靠著「東照大神君」[8]的神話餘蔭來統治,只有腐敗得更快。

  相對的,紅線與藍線劇情中最後的敵人,據守關東,負隅頑抗的北條家,既有五代人慘澹經營、精誠團結的史實,作者也將他們寫成抱有以「關東獨立王國」來延續戰國時代百家爭鳴之活力的宏願。雖然在正史和遊戲裡他們都敗了,但這些自力奮鬥、戒慎恐懼的精神,是不是比「神君模式」的外掛更為可喜呢?

  當然,歷史上的北條,除了求生存以外,未必有那麼遠大的理想,作者是將比較現代的觀念放到了他們身上。除了北條家,劇情前段的本願寺顯如,也被作者置入了一些自由、平等、民主與國際化的理念,雜賀眾還提前三百多年唱起了〈昭和維新之歌〉。這些安排或許有些刻意,然而可見作者是用心在刻畫角色,想將他們寫成有在為戰國時代找出路的志士,而不只是只管爭權奪利或茍且偷生的庸人。

  相對的,本作的主角織田信長,除了兩位巫女以外,並沒有超自然力量的加持(雖然後來收了一大堆掃場神器,不過劇情和戰鬥有時要分開來看),也沒有任何超越戰國時代的知識與理念,他就只是被形勢所逼,不得不爭霸,不得不殘酷的一個戰國大名。隨著劇情推進,我們可以看到,本性灑脫不羈的信長,一次次精準出擊、敏捷應變,勝了紮根固樁,敗了回頭再來,步步依據強權的現實主義邏輯,把超前時代的理想主義份子和那些有東方角色加持的傢伙都打敗了。

  化約成一個式子,可謂:「現實主義>理想主義>被各種傳統侷限的舊派大名(包括神明)」。然而,傳統和理想主義治不好國,現實主義就行嗎?

  紅線(霸者線)的結局,卻是織田信長與信奈繼續征討,勉強撐到七十歲死掉,日本最後還是被德川家康收割。藍線的結局,是推行「王政復古」,偃武修文,而有了三百年太平。其間最關鍵的差異,在毛利家:紅線是滅了毛利家,藍線則是使毛利家成了友軍。

  毛利的家主輝元,在本作中,是戰國時代幾乎不可能出現的「仁者」,一個純粹的好人;他頭腦不靈光,文武皆不成,只有樸素的道德感,重情重義,願意相信人,因而得到毛利全族「百萬一心」的擁戴。藍線結局也講到,輝元是信長在天下靜謐後最為器重的同事,進一步甚至可說人心有他乃得安。雖然聽起來也像日式輕小說裡「愛與友情才能達到好結局」的俗套,然而俗套之所以為俗套,也是因為它是我們共同的嚮往。被政治所戕害的性靈,如果不去找上帝尋求救贖,就只有喚回人性,達成某種和解。

  在這兩種好結局之外,還有一種真結局,就是繼續沉浮在人世間永無止盡的鬥爭之中,事情或有起色,但沒有本質的改變。我們的正史和現實世界就是這樣的,這不太美好,所以,追尋理想或返樸歸真的歷程,其生命的色彩、勁力的表現,相形之下,便會顯得如斯美好動人;也因此,我們作文學,總會想要突出這樣的努力;我們看小說動漫玩遊戲,也總會被這樣的情境所吸引。

  但如果你讀了些歷史,你又會發現,理想主義也好,樸素的人情義理也好,它儘管是人性與文明的光彩所在,在實際上卻往往是誤事的、一廂情願的。自古至今多少人想要打破宿命,結果卻是把群體的宿命釘得更深──在本作,太子給德川家康準備了「神君模式」這個外掛;在正史,江戶幕府自己把家康捧成神君,作成了固有外掛,結果,日本變成了什麼樣的國家呢?前面已經提過了。在東亞其他國家以至全世界,也到處都是把上帝或祖宗家法作成固有外掛來維穩,然後逸豫亡身的。

  故此,我們可以說:外掛開愈大,就愈與真實的人民脫節。政治是這個道理,文藝也是這個道理。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很多「起點流」的玄幻小說或穿越歷史小說,靠著大開外掛來稱王稱霸、消滅問題(聽說日本近年也開始流行這種爽書),爽是爽了,可是應對困難的掙扎、可讓普通人借鑒的處理問題的智慧,就沒有了。而那些會被公認為經典或者精緻藝術(fine arts)的作品,是要有著這些,讓讀者覺得自己受到啟發,從而有所進益,才會得到超越娛樂之評價的。

  在此,《宛如夢幻》的處理,可以說相當細心:神明和妖怪雖存在,且能干涉人世,但是力量相當有限,而且比人類更加無法突破宿命。在戰場上,所有的單位,包括騎兵炮兵,都還是人類為主,沒有原版《曹操傳》的什麼木人土偶;遊戲中唯一有參戰的非人武將,是從者真田幸村,其他也頂多是有著異能的凡人。而這,也就可以講到另一個本作所蘊含的史識:神威的褪色。

火槍、大炮、全球化與神威之墮

圖21:長篠之戰的武田勝賴,擁有各種神裝、個人天賦和事件加持,然而也只是稍微棘手一點。

  遊戲中期最重要的一關,公元1575年的長篠之戰,前文已多次提到;正史上,進入熱兵器時代的織田軍以柵欄配合鐵炮三段擊,擊潰了還在冷兵器時代的武田騎馬隊,斷絕了武田家的武運,也被後人認為是日本軍事史的一大分期點。在《宛如夢幻》裡,此戰前後的鋪陳特別詳細;戰場上,作者也以事件特效,表現了這兩種軍隊的差異:武田勝賴會使用諏訪秘術(名稱同東風谷早苗的符卡),給我軍加上各種不良狀態;相對的,織田軍每回合會發動鐵砲齊射,使衝到柵欄前的敵軍直接損血100點(簡單)或50點(困難)。在《曹操傳》系統的限制下,作者直觀地體現了科技與魔法的差別。代表神秘的武田軍敗了,這象徵什麼呢?

  不用多猜。在之前的劇情,本願寺顯如已經敘述過:他在堺港與歐洲傳教士交談,才得知大地上還有那麼多國家,以及自由貿易的力量;相比之下,八島之地的日本,這麼多年自己打來打去,打得民不聊生,這都在幹什麼?在此,作者埋下了伏筆──日本已經有了睜開眼睛看世界的大人物,思考格局開始超出本國,而來自異國的人物也相繼進入日本,那麼,既有的預言、體制、神佛,大概也就不會再那麼穩定了。

圖22:顯如厭惡信長對寺社和商人課金,於是決定反抗,並且從歐洲尋得了理論基礎,讓這抗稅得以有其正義。

  然而,貼吧板友3_141592653589點評:「我一直覺得宛如裡顯如老空喊自由市場,卻不好好種田,發展生產力,只會發動人民群眾搞破壞,這夢想根本是空中樓閣──難怪打不過信長。」看來顯如的經濟並沒有學到家。話說回來,彼時西方也還沒有夠好的經濟學,被尊為經濟學鼻祖的亞當斯密也是十八世紀才誕生。

  如果這還不夠明顯,後面還有更突兀的:三方原之戰後不久,身體一直不太好的武田信玄病倒了,雖然經過七十九歲老父的精神喊話勉力支起病體,但還是奄奄一息。這時,神奈子現身了──

圖23:然而這個外掛並不怎麼給力。

  神奈子顯靈給信玄續了命,然而,緊接著,下一段劇情,信玄被德川家康設計,誘入林中,亂槍打癱了。然後勝賴用盡秘術,仍然救不活;一世梟雄的武田信玄,就這樣在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彷彿回到二三十歲,即將迎來人生又一高峰的時候,窩囊地掛掉了。

圖24:本多忠勝在本作中也是一個很鬼的武將:他自身武藝高強,但更喜在對手不注意或者全神貫注於他的時候,呼叫鐵砲齊射。只有在搶蓬萊之藥時,是自己用槍把信春哥的肝挑出來。所以,雖然他最後是被「正直者之死」處決的,但仔細想來,他或許從很早開始就不正直了。

  外掛失敗之二,長篠之戰,我方也有布都御魂劍,但它也就只是一把稍強的武器;外掛失敗之三,信貴山城之戰,寅丸星陪伴末路的松永久秀,作法欲害織田軍總大將信忠,被名取破法,直至法力耗盡,整場戰役沒有成功發動過什麼特效;久秀在第十回合會點燃火藥自爆,當然你可以在之前就擊倒他。外掛失敗之四,霸者線,本能寺事變後,如果觸發秀吉的「中國大折返」,毛利家會出現一個在嚴島神社用靈力療養了幾十年的兒童臉凍齡長輩,「天下第一好漢」毛利幸松丸,此君在先前的劇情中就不斷強調自己武勇天下無雙,只要療養完成即可出關……終於,他出關了,武力的確爆強,但是策略抗性差,戰場上秀吉兄弟一回合就可以把他打退;戰後劇情,秀吉使計將追擊的幸松丸誘入城中,然後鐵砲齊射,這個泡了幾十年溫泉才復活的英雄,就這樣馬上又送了。

  這幾場外掛的失敗,全都與火藥有關;不知作者是有意還是無意如此安排,但很顯然,在本作中,地理大發現/大航海時代/全球化[9]與熱兵器時代的開始,不只降低了傳統武藝的影響力,也讓神明和妖怪的威能,開始罩不住了。

  想想,這是不是也給守矢雙神四百多年後的遁入幻想,補了一個伏筆?我們都知道,《東方Project》與幻想鄉的由來,是因為現代文明洗掉了老遊戲和傳統文化;神主創造了一個讓懷舊人士和神明、妖怪可以繼續愉快玩耍的保育中心;一些具有歷史情懷的同人誌,將守矢雙神千多年前的各自來歷、諏訪大戰時期的結緣始末編了出來[10];現在,我們這款《宛如夢幻》,補的是她們在上古到現在之間,從中世到近世的一個劇變年代的歷程。

圖25:藍線結局,神奈子既已放棄再介入人世,諏訪子問她還有沒有想做的事,神奈子答尋找故人。依這裡的敘述,所指的當是八咫烏,對應的則是《東方地靈殿》中,神奈子將核融合之力賦予靈烏路空的劇情。

  科學技術抬頭,神秘力量消退──日本戰國時代一個關鍵詞是「下克上」,在西方,科學與航海的興起,正是各種「下克上」的結果:文藝復興以對抗教廷的神權,尋找新航線以突破鄂圖曼土耳其的壟斷。而在日本,神權與君權早被架空,無論是上古的神明還是萬世一系的天皇,都不得不仰賴實權者以存續香火;實權者時時又有被「下克上」的可能,你要想不被克,就只有想辦法把自己挪到一個超然的地位,或者是虛君,或者是全民的神祇、傳統文化的載體,可以和任何現任的統治者配合[11]

  這便是日本神道自中世以迄於今的發展:仍能保有一定的地位,但不會再是政治的主角了。當然,逢到亂世,不死心的神祇與神氏,如本作的神奈子,是可以再搏一把的;但若失敗,就可能連大本營諏訪大社也被燒燬。即便成功,也不見得能有多好的後續,如豐聰耳「預錄」的神君德川家康開啟江戶幕府,說要繼續與西方交流,結果在正史上到第三代就鎖國、殺基督徒,神道繼續與專制之業攪在一起,越來越背離那所謂的「以和為貴,無忤為宗」。本作尚未講到這麼遠、這麼透,只有隱約暗示;如果有續作的話,不知作者會不會在這方面繼續深挖下去?

  不論如何,能在神技滿天飛、神裝滿地走、人人皆可為神將的電腦遊戲裡表現這等史識,並且謹慎控制神怪角色的強度,已是非常難得的了。中國戲曲界有一句古話:「戲不夠,神仙湊」,意思是碰到凡人解決不了的局面時,只好寫一個神仙出來救場;古希臘戲劇理論也有「機器神」(Deus ex machine),用現在的遊戲術語講,就是開外掛解決,這是會被內行觀眾鄙夷的。但如果你的戲本身已經很夠,神仙的戲份與強度,自然就不必開太大,而這也才能讓你的劇情更具有真實感。

  現代動漫與玄幻、修真小說裡常有「力量設定崩壞」的弊病:把主角和各路牛鬼蛇神的強度設得太高,個個都有毀天滅地之能,雖然發威的時候很可以爽一下,但是爽完以後,劇情就不免愈來愈扯,結局也就可能真的要來個宇宙毀滅、重新開機[12]

  網上也有一些東方同人小說,把幻想鄉眾強者的威能設得天高,只因為各種限制或者自律,不去全力施為──而主角就是可以打破限制或幫她們打破限制的。但如果限制沒了,威能全開了,這書大概也就不能再好好編下去,只能寫成惡搞爽書了。為什麼呢?因為脫離「凡人能夠共鳴的困難與奮鬥」太遠了。

  所以,合理設定神明與妖怪強度的作品,就特別值得我們多加參考。《宛如夢幻》裡,妖怪與異能者,頂多是百人敵的強度,強如英靈真田幸村,也是要與凡軀肉體的信繁合體以後才開得無雙;法術的功能,也多是改變天氣或者加狀態(而地水火風四系有直擊能力的叫「策略」),不是直接的物理傷害。這樣的分寸,就劇情張力的保持來說,是相當關鍵的。


(待續,或請購買實體書)


[1] 中譯引自東方維基:thwiki.cc/物部布都


[2] 〈細節〉:「早年,武田信玄為了侵佔諏訪,迫使諏訪當主諏訪賴重將女兒嫁給自己,這位女兒叫做諏訪御料人,也就是著名的由布姬。由布姬隨後生下了勝賴,勝賴繼承了被武田信玄攻滅的諏訪家,成為了諏訪勝賴。

  諏訪家是歷代侍奉諏訪大社的神官家族,而諏訪大社供奉的則是建御名方【八坂神奈子】和洩矢神【洩矢諏訪子】。而八坂神奈子是日本的風神,也是神代時期的朝敵。

  勝賴作為諏訪大祝,從心中有某種目的的八坂神奈子處學得很多法術,也是很正常的。

  ……最後,需要注意的是,神奈子為什麼要幫助武田家上洛!?這個伏筆後來似乎得到了回應,是要打倒神代一來建立的王朝,不過這是為什麼呢?本作沒有解釋。這個伏筆,也許會在續作得到解釋吧!」


[3] 其台詞:「希望以後你的兒子碰上我的女兒的時候,對她溫柔一點」,後來信長之子信忠打敗武田勝賴,兵臨諏訪大社的時候,便有保留或燒燬神社的選項。


[4] tieba.baidu.com/p/38320


[5] 根據《幻想鄉緣起》,八雲紫約在「至少五百年前」,「為了恢復受到人口增加的影響而逐漸陷入劣勢的妖怪勢力」而提出「妖怪擴張計畫」,開始建構遁入幻想的機制。從今天推算回去,其時恰好就是15-16世紀,戰國時代。考慮到《幻想鄉緣起》是所見有限的稗田阿求的作品,並不等於官定一設,所以實情也可能是:人類變得太可怕了,人類對人類的恐懼,在戰國時代,蓋過了對妖怪的恐懼,所以妖怪衰弱了。相對的,神佛的信仰會變得特別強。這樣一層設想,又可以生出多少作品呢?


[6] 《曹操傳》劇情根據玩者的選擇,會有紅-霸者線、藍-王者線以及黃-中間路線三種分支,部份mod及本作也編寫了兩種以上的分支。


[7] 《東方永夜抄》裡,上白澤慧音有一套符卡,從E級到L級分別叫「武烈的危機」、「將門的危機」、「義滿的危機」、「GHQ的危機」,排的是日本史上四次國統中斷的危局,最後一個「GHQ」,就是二戰後麥克阿瑟在東京成立的盟軍總司令部(General
Headquarter)的簡寫,中文簡稱「盟總」。ZUN在符卡說明中寫道:「然後到了現在。/似乎有種已經無法挽救的崩潰之感。加油啊日本。」大約就是思想起戰後一段時間,日本人覺得自己再也抬不起頭的絕望氛圍。及至韓戰爆發,美國決定扶植日本,日本才時來運轉,並且在盟總給定的和平憲法下走到今天。


[8] 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大興土木,建了金碧輝煌的「日光東照宮」供奉家康,是日本有史以來最豪華的神社。


[9] 2008年,北京大學中文系戴錦華老師,在「文化研究的理論與實踐」課堂上曾說:全球化的進程,是從十六世紀就開始了。


[10] 參見K.N.:《風哭了》(かぜなきし),Iyokan Stories,2010年12月。


[11] 參見津田左右吉著,鄧紅譯,《日本的神道》,北京:商務印書館,2011年4月。此書是1930-40年代揭破皇國史觀下淪為宣傳工具的神道思想的力作,對神道思想的由來及歷朝歷代的政治扭曲,有詳細的辯析。我於2015年7月在台大圖書館略讀了本書,也是因為入了東方,辦了本刊,才去找這些書來看。


[12] 例如黃玉郎《龍虎五世III》。


[13] 導演姜文在某次訪談中說:「拉丁美洲有魔幻寫實,中國是現實魔幻,我們的現實很魔幻。」出處應是2007-10年間的某期《南方週末》。


[14] 本作中的景家之死,是被初音的離間計所陷害的。但謙信也必須要是這種典型的狂人,有這種性格弱點,初音才能得逞。


[15] 2015年5月,台灣《民歌40》演場會上,包美聖演唱〈小茉莉〉時說:現在我們是五十九歲的老茉莉了,但是內心總是還有那個十九歲的小茉莉的。


[16] 胡又天:〈從道家思想看《沒有名字的怪物》 ──浦澤直樹與老子、韓非對權力結構的回應〉,《字花》2014年5月號,頁136-140。亦見ptt.cc/bbs/MONSTER/M.14


[17] 中文維基百科「輕小說」詞條:「Light Novel這個名詞是日本發明的英文名詞(和製英語),來源說法有很多種,由NIFTY
SERVE(@NIFTY)的SF‧Fantasy電子會議室裡參加的讀者們討論間造詞,取其『輕的小說』意思而來,是最有名的說法。依字面上來看,可以解釋為『可輕鬆閱讀的小說』。」


[18] 台灣青文出版社翻版時代譯名。


[19] 西村滿原作,梶川卓郎漫畫,2011年開始連載,2013年出了同名電視劇。


[20] 金庸在《鹿鼎記》後記曾向讀者致歉,說韋小寶這個主角比較反英雄,不能滿足想要代入主角的讀者。他哪知道,二三十年後,許多讀者最喜代入的主角,就是韋小寶!


[21] 附帶一提:我在台灣生長,上學時讀國編本歷史教科書,對「滅佛」與壓迫宗教團體等事,通常會以為是壞事;如果有接觸佛教團體善書,更會看到他們不只是批判,還用因果業報之說來詛咒。例外的有汪公紀《日本史話‧近古篇》(台北:聯經,1985年)直說「這批和尚不守清規,是無惡不作的酒肉淫僧」(頁15)。大概因為作者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佛教徒,不用為之迴護。及至上了大學以後,我讀到中共方面唯物史觀的論述,以及中國大陸的歷史小說,對滅佛與打壓宗教,卻幾乎是一面倒的肯定。這種觀念的衝擊,很值得記載下來。


[22] 「他力本願說」是淨土宗的招牌法門,本義是勸導根器較差的眾生,藉由依循阿彌陀佛的本願,逐漸精進而得到解脫;然而,本作裡顯如宣講的版本,是只要跟著本願寺走,叫你念佛就念佛,叫你打誰就打誰,便可得到解脫,無論你犯過多大罪業,都能被佛祖原諒。


[23] 「一揆」典出《孟子‧離婁》:「先聖後聖,其揆一也」,「揆」的字義是「審度」和「道理」,「一揆」也就是同道、同志的意思。


[24] 本作中我方武將,河尻秀隆大叔的致命一擊台詞。


[25] 行逆施倒:〈【扯淡坑】說戰國〉,tieba.baidu.com/p/18769

,尾頁,2013年3月31日。

编辑于 2018-03-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