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杂志
首发于假杂志
他拍出了一个粉色的新加坡;自出版摄影书,入围纽约时报年度十佳

他拍出了一个粉色的新加坡;自出版摄影书,入围纽约时报年度十佳

「Singapore」,Nguan「本书被评为2017纽约时报十佳摄影书,假杂志店有售」


当我第一次看到来自新加坡摄影师Nguan的作品时,我不止一次感受到我是否是看了一部街头电影。软绵而淡雅的色彩呈现,有时会让你感觉每一幅画面像是虚构出来的。Nguan就如同一位魔法师,手中的相机正如他的魔法棒,用十几年的时间去记录自己的故乡新加坡。他坦言,“我想展示这座城市的不同面貌,一个年轻的国家需要它的艺术家和梦想家来创造神话,我看到了一个机会,我想为这个国家作出一个截然不同的选择。”(采访 /假杂志编辑部)


「These Times」,Nguan
「These Times」,Nguan
「These Times」,Nguan


假杂志:Nguan您好,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当我第一次看到您的摄影书《Shibuya》时,就被照片中安逸的色调所吸引,之后通过查阅也看到了您更多的其他创作作品,无论是在《These Times》、《Shibuya》、《City of Dreams》还是《Singapore》,在您的照片中都潜藏着一种淡淡的粉色调,这样的色调在你的作品中占据着怎样的作用?


Nguan: 根据曝光实验、光照条件、底片年龄和扫描过程,可以进行颜色转换。我觉得这些颜色很漂亮,而且我不喜欢完全去除它们,所以我在照片中留下了它们的痕迹。这纯粹是风格上的选择。有时颜色是粉红色的,但有时则是蓝色、黄色或绿色。


「Shibuya」,Nguan
「Shibuya」,Nguan
「Shibuya」,Nguan
「City of Dreams」,Nguan
「City of Dreams」,Nguan
「City of Dreams」,Nguan


假杂志:据我的了解,您曾经远赴美国伊利诺伊州西北大学的电影学院深造,并且只是为剧本的创作而记录画面,而之后,您却创作出了多个系列的摄影作品,可以跟我们谈谈摄影有着怎样的魔力来吸引您持续拍摄十几年吗?并且电影在你的艺术创作路上对你有怎么样的启示?


Nguan: 在芝加哥的电影学校毕业后,我搬到了纽约。我在纽约认识的人不多,过去常常在城里独自散步。我开始考虑人和事的照片,在探索的城市中,我开始拍下其中的人和物,为想要创作的剧本准备素材。可是最后,我从来没有写过这些剧本,相反,我认为这些照片中的生命碎片比我编造的故事更有吸引力。

「Singapore」,Nguan
「Singapore」,Nguan
「Singapore」,Nguan


假杂志:您的几组作品都是在街头捕捉各种各样的人,去拍下他们的瞬间。通过这一系列作品,您想表达什么?


Nguan: 我的很多作品都是与陌生人眼神交汇的第一刻。在他或她消失在人群前,人与人之间会产生好奇心与认知感。独特的一瞥,很难用词汇或是画像来描述。



假杂志: 《Singapore》是您在美国留学回来后拍摄的吗?有一句话您是否听过“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故乡情结”,所以我想了解的是您的这组作品是否是怀着对故乡的陌生感而创作的?


Nguan: 我在国外待了15年,《Singapore》这个项目对我来说,是回到这里重新认识自我的方式。虽然我出生在这里,但是我必须坦言我感觉我并不属于这里,也许这样更有助于我以客观的眼光去看待新加坡。

「Singapore」,Nguan

假杂志:在这个系列中,多彩的南洋建筑和不同的人物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而你所拍摄的人物大都看着很孤寂,您认为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Nguan: 我认为孤独感已经成为现代城市生活的症状了,一起生活却又相互分离。即使我们站在人群中间,也只有我们这些居住在城市中的人才会完全清楚如何独自一人。


假杂志:我很诧异也很惊喜,您会把个体在人群中冰冷的孤独通过柔和宁静的方式描绘出来,您是如何看待人于自己、于他人的相处模式?


Nguan: 一旦你习惯了沉默,独处就会觉得很自然。忧郁和平静之间本没有太大区别。有时我觉得孤独是创造的必要状态,许多伟大的歌曲、诗歌和绘画都是对孤独的回应。我们寻求别人的帮助来证明我们的存在,但我们所创作的同样可以成为我们生命的证明。

「Singapore」,Nguan

假杂志:在系列《Singapore》中,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是三个在海中的人抬头望向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而让人奇怪的是这三个人并不像是游泳的人,你可以跟我们分享下拍摄这张照片的心得吗?


Nguan: 这是一张很富有情绪的照片。在我拍这张照片的那天,我收到了一个非常令人悲痛的消息,于是决定逃到岛的最边缘去。当我站在海滩上时,我听到一个越来越响的声音,当我抬起头时,看到一架正在靠近的飞机,意识到海滩就在我们的机场旁边。对我来说,这幅作品是集中了逃离和幻想的意义,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Singapore」,Nguan
「Singapore」,Nguan
「Singapore」,Nguan

假杂志:区别于一般街头摄影捕捉猎奇怪诞的画面,在您的街头摄影中,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在表现日常人的一种状态,我特别想了解的是您是如何选择拍摄对象的?


Nguan: 我对奇异的或令人震惊的主题并不感兴趣,因为我发现那些类型的照片很容易拍摄。我被日常生活中微小的、几乎无法察觉的互动吸引住了。很多时候,拥有注意力和提升敏锐度是一个过程,在这之间,也逐渐认识到自己是在这个世界上的一部分。


假杂志:现在来说说您最近入围纽约时报十大摄影书的《Singapore》,据我了解《Singapore》这个系列您已经拍摄了10年之久,您是如何定义这个系列作品的?或者说当初为什么想要拍摄这个主题?


Nguan: 新加坡被称为一个超现代的城市,以功能性、智能性著称。虽然在很多方面这些描述都是准确的,但我想展示是这座城市的不同面貌。一个年轻的国家需要它的艺术家和梦想家来创造神话,因此我看到了一个机会,便想为这个国家创作一个截然不同的面貌来。这部作品将新加坡的日常生活描绘得既平凡又神奇,同时也得承认我们社会中存在一些令人紧张和矛盾的问题。


假杂志:在这10年里,您认为新加坡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Nguan: 城市的高档化升级,以及一些社区一直在被“进步的产物”替代。我想中国的城市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件。2006年时我在在北京参观了一些胡同,我猜那些胡同现在已经被拆除,而那里的居民有可能搬到了高层公寓。


我认为变革是不可避免的。我也意识到,如果所有的东西都保持不变,孩子们没有长大成人,成年人不会变老、死去,那么也许照相机就没有发明的需要了。


摄影书「How Loneliness Goes」封面



假杂志: 在第二本书《How Loneliness Goes》以及最新的《Singapore》书中有一些重复出现的图片,这是否可以理解为一张照片带有两种或多种含义?


Nguan: 是的,所有的照片都来自《Singapore》系列,其中包括超过500张照片。《How Loneliness Goes》一书最初只出版了220册,它被列为“Singapore”这本书的序言。这些重复的照片是整个作品的组成部分,我认为它们在第二本书中能看到了不同的“重量”——对于那些拥有这两本书的人来说,这有点像是从一部早期电影中重现人物,但它们现在更成熟了,更智慧了。


假杂志:至今为止您已经出版了三部摄影书了,您如何看待摄影书对摄影作品的呈现?您在书籍的编排上又有什么独到之处?


我认为书籍是一种加强图片结构的方式。一本书,有可能产生一种动力,创造一种叙事感,因为你可以更好掌控画面的顺序。当一些图片与其他图片制造出“韵律”,我会非常感兴趣,以及图像的意义似乎可以根据它接近其他图像改变。我认为完美的摄影书就是模仿了一个难忘的梦之旅。


假杂志:《Singapore》这个系列是否会持续拍摄下去?


Nguan: 是的,摄影已成为我的习惯了。即使我不再拥有书籍、展览或者观众,我也会继续。在任何一个城市,每天我都会捕捉那些偶然发生的事情。所以当我在新加坡的时候,我会继续在城市的街道上创作。


假杂志:您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呢?之后是否有计划来到中国举办展览呢?


Nguan: 我正在为一个有潜能的新展拍摄照片。我很乐意能在中国举办展览,这也是我近两年真正想做的事,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



关于艺术家


Nguan,出生于新加坡,他在美国学习电影制作,毕业后在纽约做制片的间隙开始拍摄城市的街道与人。他的第一本摄影书《Shibuya》被提名为PDN年度最佳之一,第二本摄影书《How Loneliess Goes》被American Photo称为“宁静生活的杰作”。第三本摄影书《singapore》于2017年出版,并被纽约时报评为2017年度十佳摄影书之一。


个人网站


nguan.tv



摄影书「Singapore」被评为2017年纽约时报十佳摄影书之一






淘宝

复制这条信息 ¥55mR0pgCexd¥后打开👉手机淘宝👈




微店

摄影师自出版/Nguan「Singapore」/签名版 预售weidian.com图标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我们是一家以图书为介的艺术机构,致力于图像作品在纸上的呈现。始于二〇〇九年,我们的实践包括杂志、出版、书店、图书馆、展览、书节。我们关注以影像为媒介的艺术家和写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