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自搜狐鉴闻】"精日青年”调查

本文转发自搜狐鉴闻

“精日青年”调查:大多数是青少年 人肉殴打异见者www.sohu.com图标

文|姚舜

编辑|冯翊

“谁能去爆了董公公?”@阿卜杜拉 在QQ群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他的头像是一名穿着二战期间美军军服的士兵,笑容灿烂。群内,@风催顽石 与@比利-牛灵顿 正讨论“揪出内鬼”的事,没有理会他的提议。他们的头像带着明显的日本印迹:一个是戴着日本头盔的小孩,一个是穿着二战期间日本军服的军官。

张希对这一切都很熟悉。四年前,她活跃在“日本の家吧”贴吧,与那些说日本坏话的人打嘴仗,去年退出后,“张希们”依旧活跃,并被称为“精神日本人”(以下简称“精日”),一个被描述为价值观上认同日本,甚至把自己当成没有日本国籍的日本人的群体。

“董公公”指的是董青,是反“精日”组织的号召人,湖北一个企业的项目经理。2月底,他的朋友@上帝之鹰_5zn在微博曝光了两名“精日青年”在南京邵家山碉堡前拍二战日本军服照,引发舆论关注。

近十年来,“精日”与社交媒体一起成长,从论坛到QQ群,再到贴吧,一些人有了稳定的兴趣方向,聚在稳定的圈子,甚至诞生出像样的线上“组织”。他们大多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却对自己的价值观深信不疑,并转化为具体的行动。遇到不同意见,很难持续理性讨论,党同伐异,意气用事,有的走向网络暴力。

@阿卜杜拉 是一名“精日青年”,他的提议最终得到其他人回应,“他就是一个老工地油子,玉碎他,不值”。日本二战期间,日本军人将“与打到本土的美军同归于尽”称之为“玉碎”,现在,“精日青年”们用其指代“殴打”。



某“精日”QQ群内的聊天记录,称“支那猪是垃圾”。图片来源:@上帝之鹰_5zn

“日本の家吧”

2014年,张希曾在“日本の家吧”贴吧听了一首日本轻音乐《Palace Memories》,说的是故宫,但浓郁的和风令她“叹为观止”。她拿中国的新兴音乐作比较,发现“落后太远”。

此前,张希流连于各大传统文化贴吧,讨论日本文化和音乐,吧友与她一言不合就开骂,甚至频频骚扰。

加入“日本の家吧”后,张希了解了更多日本文化,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没想到被牵扯进更多的骂战。

早期,互联网实名登记制度不完善,各大论坛和贴吧是“精日青年”成员的主要聚集地,他们会讨论日本文化,也会发表一些歪曲日本侵华历史的文章。

“日本の家吧”诞生了370多万个帖子,每天充斥着各种社会负面“新闻贴”,如城管又打人了,警察不作为,井盖又被盗,很难有持续理性的讨论。

2011年,ID名为“小诺是天使”的网友,在“日本の家吧”公开发帖侮辱国家已逝领导人。2012年,一个论坛网友发帖质疑“两名日本士兵用刺刀挑婴儿”的照片,称“婴儿当时已经死了”。

据张希了解,“精日”多是十几岁的中学生,“日本の家吧”中50%是中学生、20%是留学生或者准留学生、10%是工作人员,“剩下20%是愤青卧底”,吧务管理员多是80后。

董青将“日本の家吧”吧友、日本历史爱好者、拍日军军服照群体,分别标为“键政圈”、“精日军史圈”、“精日军服圈”。此外,还有另一大群体“恶俗圈”­——专门和爱国青年对骂甚至大打出手的人,这些人也长期在“日本の家吧”发帖。

张希认可这些划分,“日本の家吧像是初代细胞。一切‘精日青年’都是其衍生变异的产物”。

“日本の家吧”活跃账号的名称很日式,如“相马孝”、“韦林宗政”。他们把中国称为“他国”、“支那”,称日本为“皇国”,称呼自己为“昭和男儿”。

有时候,吧内的“爱国青年”动辄指责他人为“精日”、“日杂”(注:有多种解释,一般理解为日本杂碎),在“日本地震吧”为地震叫好,宣扬“原子弹下无冤魂”。

张希说,“这些行为引发反感,壮大了‘精日’团队”。

“他们认为从小就被灌输恨日本,但是,过去的就过去了,现在的日本和我们没有关系。”

由于大部分人是青少年,他们更容易受到动漫文化的影响,称看过“新番”(最新播放的日本动漫)的人都是“存活军人”。他们因为相同的兴趣互相认同。

搜狐号鉴闻发现,“不同的‘精日’群体有各自的语言体系”。

有的群里会在每句话结尾加上“…”,有的会加上“VV”;有的全文没有标点只在结尾加个句号;有的在文后加入一个括号,括号里面写一个表情,如:你知道这个言论很错误吗(胁迫);当“头目”发完言,一些成员会打出“便乘”,表示同意观点,若打出“DSSQ”,就是指“大势所趋”。

身处虚拟空间的“精日”们,形成了暴躁的行事风格,他们攻击任何不同的观点,甚至会从线上“动口”发展成线下“动手”。

让“日本の家吧”吧友引以为傲的是2015年发生的“侯聚森”事件。

那时正值抗战胜利70周年,“日本”话题尤其火热,山东文登人侯聚森因为与大多数人言论不合,被一名成年人和三名未成年人以“当面理论”为由,约出校外互殴。后来,又有人带着辣椒水和甩棍袭击了侯聚森。

事后,打人者在网上炫耀殴打工具,被很多人点赞,有人还转钱感谢他们。这一事件被圈内人称为“文登玉碎”。



有网友在网上贩卖日本军服。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精神领袖”

和任何实体组织一样,“精日圈”中也有权威。

张希觉得李迪是“日本の家吧”的绝对精神领袖,他是贴吧创建人,网名“鬼石曼子”,吧友叫他“鬼主席”,账号被封后,改名“樱雪丸”。

张希记得,李迪曾经在吧内发了一条简单的“我饿了”,下面就有很多人回复。

他是唯一可以发表任何言论的人,甚至说过“日本人是狗”,也没人反对,“反而跟着附和说日本不好。”

张希喜欢汉服,也经常穿着汉服拍照,在圈子里“被人开了很多低级玩笑”,当李迪放话“只有我才能欺负她”,嘲笑销声匿迹。张希曾对李迪有过好感,“觉得他是个作家,长得帅还随性放纵。”

2016年初,业余日本战国史爱好者周森被拉进的“精日”圈子。一个叫“伊势早苗”的网友加他为好友,拉他进了一个日本历史爱好者QQ群中。

后来,周森才知道他的真名叫杨浩,是“日本の家吧”的活跃吧友,又名“北条源次郎”,是“精日军史圈”的活跃分子。

杨浩所在QQ群的成员经常撰写抗战史文章,标题耸人听闻,内容不同于时下流行认知,往往引发强烈关注。杨浩曾表示,“如果中日开战,我将捐一个月的工资给日本自卫队”。

杨浩有着很强的表达欲望,但凡对群内说的任何话题,他都会出来点评几句。只要有人说日本不好,杨浩一定站出来和别人吵架。一次聊到日本首相制度,杨浩一直重复说,“日本首相制好”,没人搭他的话。

杨浩常常维护李迪的权威。

一个“作家”曾说了李迪的坏话,杨浩主动找到对方吵架。吵完架后,他在群里说,“这个人说的都是假的,被我扒了户口”,“作家”的户籍页面截图随后出现在群里。

一次,周森说某日本历史学家做学问不严谨,其中一本著作中关于度量衡计算方面的东西写错了。李迪回应说“没写错”,杨浩也随声附和。

周森拿出日本历史文献逐字印证。他认为自己争赢了,但“他们觉得我驳了他们面子,要来报复我”。

李迪随即表示,要人肉周森。几天后,户籍信息出现在群里。待了一年的周森主动退了群。

他对“挑战者”很敏感。曾经一名非常活跃的成员想申请成为吧务,李迪怀疑他要夺权,随即对他人肉和辱骂,并罗列了很多不轨行为。后来,成员退出,在别的贴吧里长期辱骂李迪。

“在精日圈内,私人恩怨决定一切”,张希说。



2月20日,两名“精日军服圈”青年在抗战遗址前拍照。图片来源:上帝之鹰_5zn

背后的生意

2月20日,南京邵家山碉堡遗址,大雨。

宗伟和唐仁每人带着两套二战时期日军的海军特别陆战战斗服和海军作战服,在车内换好服装后,下车在抗战遗址前摆出不同姿势,拍照,开车离开。

当天晚些时候,宗伟把照片发在QQ群,群里有人点赞,并截图发给了董青,经过网上曝光,宗伟和唐仁因“寻衅滋事”被南京警方行政拘留15日。

董青说,涉事人属于“精日军服圈”,“出事被抓的经历,反而会让他们在圈子里的地位更高”。

读高三的张蒙加入“精日军服圈”是在2016年的一次动漫展,当时他穿着越南军服,一群身穿各国军服的年轻人向他走来,其中领头者邀请张蒙加入,说准备组建“联合舰队”,讲了很多二战时期日本军舰的历史。“日本是亚洲第一个拥有主力舰的国家。”对方说。

张蒙本来就是军事迷,离开时,他们相互留了QQ,后来被拉进军迷群。

但入群有一套严格的审核标准。董青说,在“精日圈”比较核心的QQ群,新人入群时,必须说明介绍人,管理员核实后才会允许。

据董青介绍,“精日军服圈”的活动背后,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

张蒙在圈内学到了很多二战时期日本海军的知识,也拍过日本军服照,圈里就鼓动他去网上某家“影视服装”店铺买服装。

店铺内的衣服很精致,帽徽、肩章等细节和二战时的日本军服高度相似,但价格很贵,一个帽子卖800元,一件衣服1500元,更高级的服装一套上万元。

董青说这个老板也是圈内人,“他自己也穿军装照相”。现在店铺被封,他又去别的平台做生意。

“精日军史圈”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据董青调查,混迹于“精日军史圈”的杨浩与某出版社有合作,在他所经营的QQ群里,引导杂志主编和作者们谈论生意,有时候会成功出版战史方面的书籍。

同在“精日圈”,李迪看不上“精日军服圈”,他觉得这群人“太蠢太无聊”。他认为“只有像他一样会赚日本人钱、一顿饭能吃好几百的,才配亲日”。

杨浩说,李迪“搞游学、旅游、留学”,有一个自媒体号,做点历史文化的内容。他跟着李迪工作,每个月能拿到钱,还有去日本的工作签证。

有的钱来得很直接,李迪和杨浩将QQ群设置了入群门槛,想进群必须先交50元。



3月8日上午,外交部长王毅在记者发布会后称,“精日”是“中国人的败类”。图片来源:网络

“出道”

因为无穷尽的争吵,张希选择退出,但这并不意味着关系的终结。李迪声称将公布她的户籍资料,张希说,“他手下收集我的故事造我的谣”。

类似的情节已经发生在周森身上。

退群之后,李迪决定上门打他,杨浩把他拉回QQ群观赏打人直播。但李迪没有去找周森,而是去了周森所在贴吧一位吧主的门口。

他看到李迪敲门,呼喊“周森,敢不敢出来”、“周森是懦夫”,看了几分钟,周森退群,没多久,杨浩又把他拉回,“来来回回有好几次”。期间,周森母亲的电话被骚扰得无法使用。

但在张希看来,周森“喜欢吹毛求疵”,李迪上门报复,应该是周森“把他惹急了”。

据董青了解,圈里把报复行为叫“出道”,并“出道”过不少人。

因为临近高考,张蒙淡出了圈子,还曝光了一位穿着日本军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拍照的当事人个人信息。没过几天,他的日本军服照被人放到了网上,骚扰电话也随之而来,又被威胁上门“玉碎”。

与周森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林毅,去年在网上发表反对“精日”的言论后遭到报复。照片被放在境外社交平台上恶意侮辱,与自己相关的人,每天会不间断地接到骚扰电话,“都是不堪入耳的言论”。其中一人留言,要把林毅的学校炸了。2月底,林毅被威胁将遭到殴打,并要往家里邮寄枪支。

一些不堪骚扰的人找到了董青,董青也会用曝光隐私的办法威胁“精日”。

今年2月,董青和他的朋友曝光“精日”在南京穿日军服拍照的时间后,一名女孩公开说董青是所有“日本の家吧”成员的敌人。董青找到女孩,在QQ上粗略说出了她的姓氏和大致住址,对方知难而退。

2015年“文登玉碎”之后,“日本の家吧”被封,李迪等一批账号永久封禁,他的很多拥趸退出,张希说,这些人“背地里称李迪是过气儿废物”,“笑得我忍不住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退出的人曾告诉董青,当时他们活在自己想象的日本世界里,是为了维护心中那个虚幻日本的一切。有的人反思自己是“交友不慎”,但“当时就喜欢支配别人的感觉”。

仍有人持续入圈。

消息人士告诉搜狐号鉴闻,近年来,他们主要在中国南方城市活动,上海、南京有2000多名成员。近期,大量“精日”主题的QQ群被封,有的换成“动漫主题”隐藏起来。

没有任何一位身在圈内的人在公共媒体上发声,他们的神秘性并没有因为“精日”的标签而消解。

曾在“精日圈”混过的张希这样描述李迪:“晚上不睡觉熬到四五点,中午十二点起床,不爱洗澡,不做家务,任由猫把毛蹭一沙发一地板,爱吃甜食,颈椎不好,不注意休息,喜欢看三无网文。”

令她印象很深的一个签名是,“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会流眼泪的自己”。

(为保护受访者,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发布于 2018-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