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竞选EOS超级节点。

今天,我要竞选EOS超级节点。

徐可灵魂三问:我从哪来?我是谁?我要到哪去?揭秘我的前史后记。——我的EOS超级节点竞选宣言。

渊源——“我从哪来?”

关于区块链,是一个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的东西。一切要从比特币说起。


说到比特币,就不得不提G这号人物。

故事从12年底的一个冬天开始,我还在伦敦念书。那时候华人圈非常小,基本都互相认识或听说,我算是不太爱社交的,主要觉得一些不务正业的学生整天聚会很愚蠢,和我一样不爱社交的还有个同学叫G。

G初来乍到,在IC(帝国理工)成绩算是非常不错。区别于其他混日子的华人富二代,G是个非常聪明勤奋的学生,加上我和G都很喜欢玩英雄联盟,由此“英雄”惺惺相惜,成为了非常不错的朋友。


  • 一个选择

那是一个阴冷如常的周日,G一反常态给我发信息,说是组了个局,兴冲冲地约我去一个泰国友人家里吃饭。

我去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G喝得微醺,高兴异常。落座一听,原来是G出国前在新东方上GRE,有个老师告诉他要重仓比特币,G将信将疑买了点,也赚了一点钱。

G琢磨到矿工这个事有前途,打算利用家里一些关系在国内搞个小矿场,一年成本估算大概一百来万。G能拿到第一批华强北阿瓦隆的机子,有渠道优势,不想出成本,于是约了几个手头宽裕的同学,邀我们一起来搞这个事。

我那时在学金融,比特币在华人金融学生圈热议一时,激起了一些浪花。我跟风学习,对bitcoin有个初步的、模糊的概念,大方向上觉得是个非常牛逼、非常意识创新、单凭分散记账权一点就对人类意义非凡的事情,但是又存在无数悖论。

其中,经济悖论始终无法让我认同——这种总量一定,天然通缩的coin没有流通价值,只有投资(机)价值的东西,算是什么定义?电子贵金属?这样的组织又有什么内因和意义导致需要依靠大约一百年后经济体系必然坍塌的交易来支撑?

G对这个事情倒很淡定:你就是杞人忧天,100年内可能会发生无数事,谁能控制那么多?

最后,我选择和G一起挖矿。


  • 巧合与注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未来的规划慢慢变得不同。矿场这个事,除了G对它很上心之外,我们都觉得还是小打小闹,不算正业吧。

事情的转折在2014年,发生了三件事:

1. mtgox事件我们损失惨重;

2. 上面下命令放在部队的矿机不能弄了,全面撤出;

3. 我打算回国创业了。

综合决定,散伙分家,把比特币卖光了,各自分到一些法币,这事就算这么完了。

后来的故事,G分到的钱拿去炒股,赔得精光。我分到的钱拿去创业,也没做成。G前阵子一直和我说:这是命啊,命啊。

这件事坦白说,我是不后悔的,反倒是启示了我几个道理:

1. 没真弄明白的东西,别入。就算短期赚了,那也不是你的,会还回去的。

2. 没有共同目标、愿景、价值观的组织,干不久远。

3. “投机主义者血本无归,理想主义者傻人傻福。”更多时候忍耐和坚持信仰,比聪明和灵活重要。


  • 区块链与我

最后的最后,G感到很受伤,发誓再不碰区块链。我则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深,成了一名区块链开发者。

我在做开发者这几年的拼搏、打磨和经历中,找到了我对区块链的信仰——它对我来说不是一场炒作、一次狂欢或是一种机遇,而是在人文层、社会层、经济层、机制建设层…我看到了它对人类来说真正非凡的意义和价值,它将有机会实现很多伟人的遗愿,它是一场伟大的、全社会性的、突破旧有人类认知和协作模式的科学实验。




基于EOS的自由开源、去中心化社交网络——“我是谁?”

实际上这个问题我曾无数次问过自己,现在可以拿出来说,因为找到了答案。


ONO,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创业。

  • 价值社交

2014年,我怀揣着激情和梦想回国,一头就扎进互联网创业的大潮当中,一进入就是寒冬。

我是全球首个提出价值社交——注意力经济应该被实际落地应用的人,做出ERA这款产品。但,它确实是超前的。

做它的过程中,很痛苦,大家可以想象的,我经历了很多蠢事。

比如,前合伙人做事只想to VC,快点融资上市套现,这让我很寒心;

比如,投资人非常投机,指手画脚掣肘管理,要求商业化,完全不认同我的理念;

比如,因为年轻和女性这两个标签,被很多双标的VC羞辱和歧视,这让我很愤慨;

比如,被很多“竞争对手”买恶评、写黑帖恶意中伤,这让我很无语,本质来讲,我没有把任何人当作竞争对手过——我觉得用户并不是商品,不存在“竞争”,就像谈恋爱一样,抢来的那叫霸占,能是真爱?

那个时候,我一直坚持,用户是创造平台价值的根本,也是平台唯一的资产来源,作为开发者怎么可以独享劳动果实?如果没有用户的劳动产出,千亿市值怎么来?

你作为平台,可以拿出大量股权和分红来激励团队,用户却不仅要付出劳力创造内容,还免费送你知识产权,不仅一毛钱也分不到,相反还需要付费才能广播内容获得流量?

这让我觉得,简直是极权主义的极端代表,完全是逆互联网创始价值观而行,希特勒都没这么玩的。

但那时候,这个想法遭受到无数嘲笑,“你有本事做那么大再来跟我谈情怀。”“不赚钱你打算做公益吗?”“你跟投资人说这话就是找死。”


  • 坚持,傻逼,坚持傻逼。

坚持,是一种选择。复盘下来,我自己有错的地方加以纠正,但我还是坚持“自由、开源、用户权益至上”的价值观。

那一年的失败经历,很痛苦,也很值得。

我组建了新的团队,光是打磨团队就花了一年多;

我有了新投资人,我面对他们只说真话,不相信这件事的坚决不要他的钱;

我成立了Nome Lab,也做了一些实验性的小产品,但大多数我想大家并不知道,我始终不愿发版,或不愿以我之名ALLIN。我觉得那并不是一些好的尝试,虽然它们都可以实现“商业成功”(其中来自Nome Lab的有区块链游戏CryptoDogs,社交游戏宠物乐园、水产大亨,MAP社交游戏地球入侵、GoinGo)。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那些平庸的产品无法解决现存平台独裁的问题,“屠龙少年终成恶龙”?那和我的价值观相悖,我无法认同。

那时我开始意识到,仅仅是产品的创新是完全不够的,它没有足够大的宏观体系支撑,就改变不了当下的平台腐败现状。

为此,我非常感谢我的所有团队成员、合伙人们、投资人们和合作伙伴对我的坚持信任。

每一次当他们问到:这样可以吗?我都说:“不,这也不是我想要的。”他们都说:好的,我相信你的判断。我们愿意让Nome Tech不断学习和实验,即便这看似浪费了不少时间。


  • 真爱的出现

即便有幸获得了很多支持和信任,因为一直没有推出我认可的产品,我的内心是沮丧的,要说没有恻隐之心,那是骗人的。

直到16年看到Steemit,17年看到EOS,是值得的,我终于看到了希望。也许它在商业上还没有验证成功,但,你无法想象,当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有人也在做这样有少年气息的事时,我有多么激动!我不是一个人!

区块链这项技术不仅能够真正落地注意力经济的概念,区块链组织形式的团队协作模式也让我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 ONO的名字

ONO全称叫做“Oh NOME”。

“Nome”是古埃及第一个用来形容州郡的词,预示着人类的第一个规模化社群。

它可以变形成为“Name”和“Home”,你的名字,我的家,我们对社交的原始期盼。

它最深的隐喻是“No””Me”,意在“Know yourself”(了解你自己)来自苏格拉底的习语——这是我们对社交的理解,社交渴望的最终目标。


  • ONO, In a Good Way.

“In a good way.”是ONO社交网络的价值观体现。我们希望它是繁荣的、昌盛的,象征着美好与自由生活的社交网络。

“in”表示我们trust in(相信着),live in(生活着),love in(爱着)

“good”表示我们将永不作恶

“way”预示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和自由道路


  • ONO是什么
ONO“两个生态 三个机制”

ONO“两个生态三个机制”

ONO技术体系

ONO技术体系

想了解关于ONO的更多信息,或加入我们,可以进入ONO官网www.ono.chat查看白皮书。

在ONO,你将劳有所得;在ONO,你将参与建设秩序;在ONO,你将与所有人一起享有繁荣的社交网络;在ONO社交网络,由你创造,只属于你。

当然,一个成熟繁荣社交网络的存在,离不开所有用户与开发者们一朝一夕的积累和努力,离不开所有支持ONO的人对它成长的付出和耐心。ONO希望,它的价值不是瞬间炒作起来的,不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般充斥大量空气和泡沫。ONO希望,它的价值能够一步一个脚印,稳定且健康的完成增长,哪怕这会需要一些时间。


  • 关于ONO与EOS的渊源

我有幸曾与Blumer、BM(Daniel)分别沟通过关于ONO的愿景与价值观,聊得非常好,两位均表示认同和赞赏。我表达了ONO作为专注年轻一代的自由、开源、去中心化社交网络,也将是基于EOS的第一个社交网络DAPP,我们想为EOS的繁荣生态做贡献的心愿。

我们目前已在EOS Testnet上完成ONO的V1.0测试工作,拟于4月15日正式上线。计划当EOS主网完成落地工作并可执行后,我们将完成迁移与映射。





3. 竞选EOS超级节点——“我要到哪去?”

关注EOS的人都知道,随着主网上线日期临近,EOS超级节点之争已进入白热化。


如我所说,我是一个不争之人,但我要在这群雄逐鹿之际,做出一个选择:ONO要竞选,成为全球EOS 21个超级节点之一。


  • ONO为什么这么做?

1.EOS的生态环境不太平。投机者居多,而做实事者少。

EOS的目标是要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统,不是为了早期EOS持有人服务的。

EOS的节点收益应当用于扶持DApp孵化、建设社区meetup的推广运营与持续的研究,这将消耗大量的资源与资金,这也是每个节点以EOS生态繁荣为目标应尽的责任。

作为EOS的生态参与者、贡献者,我拒绝做出对整个EOS经济体系造成负面影响的行为。作为一个超级节点,如果一味追求眼前利益,选择直接后果,选择对单一个体或一个小群体利好的策略,那么将导致更长远来说,整个经济体系的坍塌。

我们团队有能力识别,且与EOS有着相当接近的价值观,来理解并恪守原则执行此事。

2. 完全的加入与决心。

我与我的团队已经身体力行地完全参与到这份事业当中,毫无保留——这是我们的决心。

ONO将是基于EOS的第一社交网络DAPP,相比短期获利,ONO更在意整个EOS生态的繁荣与可持续发展。ONO对于成为EOS超级节点责无旁贷,我深知其中责任大于荣誉利益!


3. 出色的开发者生态经验与理解。

如果说一定要有逐利诉求的话,ONO社交网络不仅具备运营社群的能力和资源,ONO对于开发者生态的经验与理解更为深刻。

我们希望能够帮助EOS完成整个中国大陆地区开发者的孵化、投资与服务工作。


  • 我们的超级节点团队

1. ONO有实力保护EOS网络安全。

ONO的开发者们来自五湖四海,主要团队在北京,服务器架设在北京与东京。

ONO团队有着浓厚的工程师文化、设计师情结。我们怀揣单纯的理想聚集在一起,共同孕育基于EOS的社交网络ONO。

Jeff是原fir.im应用市场的CTO,上架服务超过2000万应用

Micky是原金山、蓝港等公司全栈工程师、技术总监,曾独立创业被成功并购,十年以上架构经验;

Torres是我的英国同学,UKC天才跳级生,20岁金融数学系硕士全A毕业,曾独立设计多种交易策略,如“以太币量化交易策略”、“Time Series Momentum动量交易策略”等;

值得一提的是,以郑书豪(清华交叉信息学院姚班,陕西省高考状元,最强大脑30强)为首的状元团队也在陆续加入ONO当中。

2. ONO不会因为市场波动而改变想法——我们目标并不在此。

我们团队40多人,都是EOS的持有者。作为开发者,我是不关注二级市场炒作如何的。

我持有的EOS是信仰注(我们团队几乎一样),我们的持有是因为相信EOS这个伟大项目,而不是指望EOS给我们赚快钱。

就像打德州,了解我的人是知道的,我喜爱的是战胜自身缺陷的喜悦而不在乎输赢多少。

因为有很多时候,看起来是输了实际上是赢了,也有时候,看起来是赢了但实际埋下了更大的隐患,如老子所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总有一手牌是在严谨的战略战术外的,就叫做信仰注。我会长期持有,并因此支付,不限筹码,坚守到底。


3. ONO超级节点为生态繁荣定制的严格分配方案

贿选是应当绝对禁止的。

但是,“可能存在的分红”应当需要存在。区别在于用它的目的、时间和尺度。

EOS就像一个早期组织,需要超级节点发动多项资源帮其完成初创期(增速慢)、成长期(增速快)和成熟期(增速最慢)三阶段的健康发育。

就如初创公司,我们认为投资人长期持有的决心和期待远期利益,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将产生投资人短期盈利诉求与早期公司发展诉求产生冲突的情况。

所以,不应当更早的启动分红。

以上提到的三阶段会形成一条S型曲线,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第二阶段。它的长度和斜率将决定公司将取得多大发展。

ONO认为合理的分配应当是,在初创期以激励生态中社群发展与孵化Dapp为主要目标,策略是适中偏激进的,配套资源力捧杀手级产品,确保可以在市场上力求质胜。

在成长期,则应当改变策略,在支持更多侧链与EOS主链效率服务上更为激进,同时其他投入不变或轻微增加——将初创期DApp的投资收入至少一半用于支持激烈扩张,一半用于分红。

为了保证S型曲线的长度和斜率,在合适的时间,应当进行“分红再分配”。

在成熟期,EOS生态已基本进入稳定规模与状态,整体价值也将产生质变,适宜采用谨慎策略,调整与防止生态未来可能发生的错误与崩塌。

此时,超级节点的运营成本与社群维护费用将变得低廉,许多生态投资也将产生可观的收益,ONO超级节点将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分红给投票者。

ONO将超级节点产生的利益,以EOS生态发展的阶段不同,进行严格的分配,力求满足EOS生态发展所需。


4. 感谢对ONO的信任与付出

为了答谢你对ONO无条件的信任与付出,在不破坏EOS生态发展的情况下,除了可预期的远期利益最大化,我们还将会从ONO社交网络基调合伙人、共建合伙人以及ONOT等三个角度分别感谢投票者。

同样,ONO将对EOS的生态繁荣做出贡献,以使得投票者的利益上涨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项好处。

ONO Is The One, The One For ALL.



支持我们

如果你想支持我们,请进入ONO超级节点竞选页面,留下你的大名、联系方式并给我们留言。

ONO超级节点竞选页面:www.ono.chat/eos

Telegram ONO官方中文群:@ONOCN

或是加小秘书微信并说明来意

ONO小秘书微信:onogogo

或是邮件和我们沟通

服务邮箱:service@ono.chat

如果你有话想直接和我说,请加我的Telegram或是邮件告诉我

徐可个人Telegram:@ONOxuke

徐可邮箱:xuke@ono.chat



加入我们

如果你想加入我们的团队,请将简历投递至我们的邮箱

ONO人事邮箱:hr@ono.chat xuke@ono.chat


编辑于 2018-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