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祭品——《原书·原书使》的崩坏史

资本的祭品——《原书·原书使》的崩坏史

本文由小分队队员 @涼宮緑 创作。

2018年的一月番可以说是话题不断,不必说紫罗兰和ditf以及fate/extra之间的霸权争夺,单单是《摇曳露营》和《比宇宙更远的地方》这两个黑马就给人惊喜连连。然而,今天要讲的,却不是这些引人注目的作品,要说这部作品在不久之前刚刚成为了话题小火了一把。而这,就是松智洋老师的遗作,カントク插画的作品《メルヘン・メドヘン》(原书·原书使)。这一部作品延期两周最新播出的第九集因为大幅度的崩坏而以最糟糕的方式出名。

之所以要说这部作品,实在是因为它太具有代表性——这部作品从一开始就蔓延着崩坏的危险气息。而这一次的崩坏,可以说是足以载入教科书的崩坏,最近的著名崩坏事件需要追溯到2014年10月的《我,要成为双马尾》第十集。而随着twitter的使用,我们也得以从制作人员的抱怨中逐渐了解到这部动画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的。可以说这部作品真的算得上是一部典型的日本动画崩坏史的样本。

就让我们从最开始讲起,《原书·原书使》是2014年开始的一个多媒体企划,其中松智洋担任脚本原案,カントク则负责插画部分。而在2016年5月松智洋老师去世之后,由其创立的story works根据他的遗稿继续这个企划。2017年7月25日,动画化企划也正式上线。

然而这个企划甫一开始就让人惴惴不安,kantoku的插画本身就很难得以完美还原,加上作为美少女作品必然会有多套衣服满足观众,这无疑增加了作画人员的工作量。可以说从动画企划阶段开始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2017年8月,这部作品的主要staff开始公布。动画制作由不知名美少女动画制作公司hoods entertainment负责,这家公司曾经制作了《如果折断她的旗》和《大图书馆的牧羊人》,其共同特点是美少女都很萌,但是预算明显不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报价低的缘故,这一次负责《原书·原书使》的动画制作。而人设则是一位人设新人森川侑纪,这是他负责的第一部TV动画人设。在他个人的推特上也表达了自己的喜悦之情。谁能想到这将是他噩梦的开始。

(虽然还不怎么成熟但是我会努力的!)

虽然发表动画化的时间是在2017年7月,然而这部作品被定档在了2018年1月,虽然有足够半年的时间。然而2018年1月当年4月新番《3D女友》宣布动画将有hoods entertainment制作,作为一家小工坊,除了自杀我实在无法想象其连续两个季度制作新番的理由。也许这部《原书·原书使》早已成为资本的祭品,剩下的,只等送上死亡的绞刑架吧。natalie.mu/comic/news/2

1月11日,《原书·原书使》第一集开始播出,根据twitter趋势来看,第一集的反响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森川侑纪的人设也非常的可爱,抓住了kantoku的神韵。

(关键词:裸体、原书使、故事症候群、去找到自己的故事、领带歪了、心动、能成为我的朋友吗、上田丽奈、打不开、喜欢)

然而,从此之后的总推特维持在了4000上下,如此不温不火的热度无疑更是为艰难的动画制作添上了一把稻草。

当时的动画制作现场有多艰难,根据森川侑纪的推特我们可以得知在1月底公司内部开始爆发流感,而作为一部动画头面的OP居然等到第六集才勉勉强强完成,与它类似的则是2013年的《打工吧魔王大人》maousama.jp/info_01.htm 然而不同的是,打工吧魔王大人这部作品的热度不低后续也得到了更多的资金

(其中特别提到了是因为制作上的原因,决定放送特别版的OP视频——其实就是动画画面的剪辑)

OP未完成并不少见,其他类似的还有《漆黑的子弹》《大图书馆的牧羊人》等作品,然而他们或多或少都有较多中坚力量的原画师进行补救。其实本部作品也是如此,森川侑纪作为第一次担任TV动画的人设和总作画监督,倾注了很多心血在这上面,曾经工作到凌晨5点。迄今为止已经担任了6集的作画监督,这里提醒一下是作画监督,也就是说很多基础的修正都是他负责。甚至还在第5集负责了动画。(实在不能想象)

2月1日,森川侑纪第一次在推特抱怨人手不足。2月6日,森川侑纪说自己时隔数年负责了动画工作,然而第五集的播出时间是2月8日。除此之外不可能做到更后面,所以能够想象到当时的制作现场究竟是怎样的地狱了。而这,仅仅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2月15日,第6话正式播出,而从这开始就是属于外包回了,大面积的崩坏开始出现。

而第七集开始,则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相信有些读者早已有所耳闻,首先是森川侑纪本人在推特宣布本集他并未负责。然而在播出之后,制作现场的混乱完全暴露了出来。

首先是作画监督立石圣本人对字幕表记只有他一个人表示困惑,因为他本人只修正了20多卡的画面,实在不应该作为背锅人承担这部作品的全部责任。各位观众可不要觉得只写你一个人的名字是什么好事,事实上,第七集爆发出了一系列的作画问题,如果作监只有你一个人,试想这不就是公开处刑吗?而事实上立石圣本人也确实非常不满。

然而不仅仅如此,根据某位原画师爆料,这一集基本上原画基本上没有修正就直接进行动画工作。说到这里,就让我们再来温习一下动画的制作流程

制作流程表来自http://shirobako-anime.com/about.html 一个完美的13集动画第7集的制作应该在播放前完成,然而这部作品直到播出前都没有时间对原画进行修正。而更可笑的则是脚本家对自己的名字居然放在脚本的位置感到迷惑,宣称自己并未参与脚本的制作。staff截图均来自yaraon-blog.com/archive

除此之外,第六话原画师名字分别写错,应该是久保充照和西川憲二,第七集同样如此,片山陽一郎和柏原英里花被写错。看到这里不由得让人为这部作品捏了一把汗。


终于,在3月1日,官方宣布停播两周,而与其他动画停播采用总集篇的方式不同,《原书·原书使》是重新播放第一集与第二集,这意味着官方甚至没有时间去剪辑一集总集篇出来。maerchen-anime.com/news

然而两周之后,观众们迎来的,不是如官网所说改善了作画质量的一集,大家迎来的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作画大崩坏。

如果说这种人物构造还能让人觉得不是不能忍受的话。

那么这种五官扭曲已经完全影响到观众的三观,可以说现在我看见这种截图还是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这种三明治已经可以和《夜明前的琉璃色》的卷心菜媲美了

这种量产脸我想肯定是运用了CTRL+C&V的先进技术吧。抱歉,各位,如果说其他动画都是从一集中截图找崩坏的话,那么这一集可以说是截图找没有崩坏的画面吧。

而在推特实况上,这一集的讨论数也暴涨倒了7000以上,然而其中的关键词都是诸如“太糟糕了”“三明治”“作画崩坏”“糟糕”“bobnemimi”(嘲笑这部作品的作画与pop子的bobnemimi有一拼)“太过分了”的差评。而身为总作监的森川侑纪本人,也早已减少了发推的速度,精神状态也不是特别好。

可以说第9集算是这部作品的一个高潮之处了,可以预见之后应该不会有比这一集还要糟糕的情况出现,因为11、12集的档期已经被使用,所以播出时间也可以相应延后一点时间。但是这部动画的恶名却已经传播了开来。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这次的责任究竟在谁的身上。我想制作staff们是不愿意将这样的内情摆在明面上的。

在国外论坛上,有知情人爆料说主要原因则是因为要制作3D女友的原因,公司的大部分人手都去制作这部动画,导致这部作品人手严重不足,而第九集则外包出去了大部分的原画,而两周的时间完全没有时间去修正他们,于是staff们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后面的集数当中。这个爆料与森川侑纪的推特相呼应,应该是比较真实的。boards.fireden.net/a/th

而3月24日sakugabooru blog更新了一篇采访深入参与动画制作的人士,从他的回答中我们可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blog.sakugabooru.com/20

这里简要的复述一下,例如迄今为止已经有4位制作主任和设定管理退出,大部分(除了一位)制作进行没有任何TV动画管理经验,而这也解释了为何原画师表记频频出现错误的原因。

这位staff还解释道2017年秋季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担心来不及,然而动画制作人永井理因为预算的原因迟迟不肯同意外包,直到1月末才同意,然而已经没有公司愿意接受了,这也是为什么直到9集都是本社负责分镜演出的原因。

而第8集之后监督上田繁开始放弃这部作品,而伴随着制作主任的离开,推迟播放的两周内大家忙于资料的整理,所以第九集才会有如此严重的问题出现。而根据他的说法,制作的混乱从一开始就已经显露端倪,不断的重修分镜,不断的修改原画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在最后作品的失败主要的责任被归因在了永井理上。Ultimately, many of the problems we faced could have been quickly resolved with action on the part of [animation producer and Hoods CEO] (Masaru) Nagai.

然而,在我看来,这次的失败不仅仅在于个人身上,事实上缺乏资金以及急功近利才是根本的原因,永井理只是面对资金和压榨员工的选择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没有他还有其他人完成这个角色。

可惜的是,直到现在面对动画人的改善仍没有引起重视。3月23日日本经济产业省采取措施减轻工作负担。然而可笑的是在报道中主要的目的还提到了不让动画制作技术流到外国。不考虑增加工作人员们的工资和提高福利,这样的事情还会不断发生。作为资本的祭品的下一部《原书·原书使》也会继续出现。

headlines.yahoo.co.jp/h

作为总作监的森川侑纪的身体状况从3月1日开始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继续看下去的原因,不是因为支持这部动画,而是向这群耗尽自己精力于动画制作的他们致敬。

编辑于 2018-03-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