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花生
首发于蛋壳花生
痛点、爽点和痒点,你的产品解决了哪个点?

痛点、爽点和痒点,你的产品解决了哪个点?



1、

想象这么一个场景:

你在路上疯狂的往前奔跑,手里拿着一块披萨,一边跑一边咬一口,觉得好爽。

不过,不幸的是,你身后有一只疯狗在不停的追你。

当然,幸运的是,你前面有一个发着光的身影一直在引导着你。

你现在心里的需求是什么?想要摆脱疯狗肯定是最紧迫的,吃披萨当然肯定爽了,追寻那个发着光的身影当然也一样重要啦。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提起这么一个场景呢?

因为他囊括了我们市场上基本上所有产品的需求点。

追在身后的疯狗,代表的是恐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痛点。

手里拿着的披萨,代表的是即时满足,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爽点。

前面发着光,引导者我们不断前进,不断去提升自己的,代表着我们想象中最好的那个自我,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痒点。

2、

恐惧是驱动产品最厉害的情绪,也是影响人类最深,最原始,最底层的情绪。

它来源于我们进化史的最开端,处于我们大脑的最底层——爬虫脑。

基于恐惧,慢慢延伸出的情绪,比如愤怒、焦虑、羞耻感都是来源于恐惧。

愤怒来源于边界被侵犯后的恐惧、焦虑来源于对恐惧的想象、羞耻感来源于对外界社会评价的恐惧。

恐惧,就是最大、最深、最底层的痛点。

我们判断产品是否解决了用户的痛点,就是要判断它是否帮用户缓解了恐惧?

很多人会把“难受”当做痛点,但是短期的难受和长期的恐惧,它是有本质区别的。

比如生气、烦躁、不爽、痛苦、厌倦、悲伤、烦恼、茫然这些都属于短期的衍生情绪,他们可以自我恢复,也可以被其他情绪瞬间取代,所以他们都是不算是真正的痛点。

因为让“难受”变得不在难受,它并不是一个非常亮眼的产品,它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产品,没有你,用户自己也可以自我解决。

除非,你解决他的难受的时候,还能让用户爽。

比如画面里那个披萨,他觉得有点饿,或者有点无聊,于是去吃披萨,那个入口的口感让他爽翻了,这个即时满足的感觉,就是爽点。

所以,要么做一个让人愉悦到暴爽的产品,要么做一个帮人抵御恐惧的产品。

游戏和电影行业,就是解决了爽点的行业。

医疗和教育,就是缓解恐惧的行业。

3、

那么,飘在前面发着光的是什么东西呢?

我们每个人都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虚拟的完美自我。

比如我们追偶像剧的时候,偶像的穿搭就是一种,我们看电影的时候,电影的周边产品,你喜欢的英雄的玩偶也是,它们满足的就是你内心里面那个渴望成为的自我。

梁宁老师这样解释痒点。

所有能够帮你去塑造你的虚拟自我的产品,帮你去营造想象中的虚拟生活的投射,实现那个完美追求的一切,都在满足一个人的痒点。

痒就是不痛,但也不爽,就是时时刻刻在你的前方撩拨着你,让你心痒痒。

现在自媒体蓬勃发展的时代,好多营销号给大家塑造的完美女神生活方式,淘宝网红们给大家塑造的高端时尚生活搭配等,都是在满足我们心中美美的幻想。

所以满足痒点的产品,没有像痛点和爽点一样那么强的功能性需求,更多的是在产品身上附着着的精神幻想。

比如裂帛家的民族风服饰,真的有几个人能够穿出去?还不是满足女孩子们心中文艺又野性的虚拟自我嘛?

4、

当然,痛点、爽点、痒点都是很好的产品切入口,关键还是在于每个产品经理对于不同的点的敏感度。

比如饿了吃东西,吃饱和吃爽是两个概念,让你吃的很有高端大气文艺范又是一个新的概念。

吃饱是解决痛点,对于饿肚子的恐惧,吃爽是让你味觉即时满足的爽点,而一个特别的吃的方式在特殊的环境里面,满足的就是你对于这种生活方式的幻想。

有时候,牛逼的产品都是三种点都能满足的,但是三种点是永远无法相等的,必然有一个最主打的点去切入的。

发布于 2018-03-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