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逼死了人,可你也不该出来揭露呀!”

“我们是逼死了人,可你也不该出来揭露呀!”

张无忌学医的师父胡青牛,有个妹妹胡青羊;她救了华山派的鲜于通——那时,鲜于通正因为始乱终弃,被报复性下毒,生命垂危呢——以身相许,不料始乱终弃的惯犯鲜于通又抛了胡青羊。

胡青羊自尽了。胡青牛难过之极,引为终身恨事,告诉了张无忌。


光明顶上,张无忌排难解纷当六强,跟鲜于通交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鲜于通中了自己放出的金蚕蛊毒,逼他当众认罪。

不料鲜于通痛苦之下,招认出了亏心事:不是逼死胡青羊,而是害死自己师兄白垣,嫁祸明教。

——用赵本山的话说:“还有意外收获!!”

——因为在始乱终弃专业户鲜于掌门心里,胡青羊是自杀的,不关他事;白垣却是他亲手害死的,心里倒真有些阴影。

按说到此为止,就是一个无耻之徒现形记。张无忌替华山派揪出一个坑害同门、阴险狡诈的杀人犯,华山派该当谢他才是。

然而好戏登场了。


华山派里,跳出一个高老者,一个矮老者,两位前辈高人。

矮老者向张无忌道:“我师兄弟是鲜于通这家伙的师叔,你帮我华山派弄明白了门户中的一件大事,令我白垣师侄沉冤得雪,谢谢你啦!”说着深深一揖。

——然后,矮老者厉声道:“可是我华山派的名声,却也给你这小子当众毁得不成模样,我师兄弟跟你拼了这两条老命!”

——看着是先礼后兵,但细想想,他这是什么鬼逻辑?


张无忌脑子还算清楚,替他们华山派找台阶下,说:

“华山派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偶尔出一个败类,不碍贵派威名。武林中不肖之徒,各大门派均在所难免,两位何必耿耿于怀?”

说得多得体?

然而高矮二人还是要打,俩老头围着张无忌一个打,打半天自然是打不过,于是好玩的又来了。

高老者大忽悠,说华山昆仑有一套正反两仪,配合起来天下无敌。还直接放话:

“昆仑派中除了铁琴先生夫妇,常人也不配和我师兄弟联手。就不知何掌门有这胆量没有?”

——硬生生把他们华山派的破事,跟昆仑派搅和上了。

之后就是昆仑派与华山派联手,四个高手打张无忌一个,一度大占上风,逼得周芷若在旁卖萌指点。


自然,最后,张无忌还是赢了,但此刻水已搅浑,丢人的已不止华山派,又带上了昆仑派。

妙在高老者还是很洒脱,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子是满不在乎的。”

之后昆仑派撒泼,偷袭张无忌未遂,杀了鲜于通。高老者又出来抢镜头:

“昆仑派的泼妇,你杀了本派掌门,华山派可跟你不能算完。”

就这样,光明顶大战,其实最丢人的还是华山派。

然而七扯八拉,居然就过去了。




金庸先生写的是武林,聊的却是人事。

以前写过,帮就是地方自营组织,巨鲸帮啦、巫山帮啦,那都是有组织的社会人。

派,比如五岳剑派,比如武当少林,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他们是武术学院嘛。


华山派,出了鲜于通一个负心薄幸的臭流氓,坑害无数姑娘,又害死了师兄,自己当了学院院长;这种无耻的学术腐败、逼死人的破事,被张无忌当众揭穿。

然而华山派的校方不想着追责,不想着对社会有个交代,不想着自清门户,不想着感激张无忌,却想先把张无忌给对付了。

哪怕张无忌给他们台阶下了,“华山派偶尔出个败类,不碍贵派威名”,但华山派还是要撒泼打滚闹到底。

这里的潜台词是:

“我们是犯了错,可是你怎么能当众揭露呢?”

——《红楼梦》里,焦大所谓“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就是这个意思了。

——韦爵爷在《鹿鼎记》里说,当官的诀窍就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嘻嘻,就是这个道理了。


之后,华山派发现没法对付张无忌,既然堵不住嘴,便把昆仑派也拉下水,搞成利益共同体,一起去封张无忌。反正,最后要丢人一起丢,就是不能华山派自己一门丢人。

之后昆仑派替华山派处理了罪人,华山派还要去追责:

“我们华山派的人也轮得到你杀?”

——这就是体制的威力,组织的魔力。


——所以,为什么许多人都想找个靠山?

因为作恶有人替你背锅,犯事有人替你遮羞;背靠华山派,就等于逼迫整个华山派为你擦屁股,如此做起无耻的事来,尤其肆无忌惮。


而华山派的每个人,并没意识到自己在协助作恶,他们只觉得在维护自己华山派的体面。一如阿伦特所言,许多纳粹也没觉得自己在作恶,只是在维护组织的运转。

毕竟,华山派在意的,就是自己的面子上是否下得去。


至于是非曲直,死者是否冤枉,他人是否痛苦,他们大可以施施然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子是满不在乎的!”

编辑于 2018-04-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