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轮

我最初学编程,应该也就是2010年左右的事情吧。

当时啥也不会,就会在C++吧水贴。

在那,听说过了有一个很厉害很潮流的东西,叫做C++11,有什么叫concept跟module的东西,好像挺厉害的样子。

当时,在clang上就可以用C++11了,只不过这两功能还没有,就有auto, lambda, constexpr 不知道有没有(记不清了),也很好了。

时间快进到现在,这两功能还是没加进去。www.zhihu.com图标

不过C++厨们可以稍稍放心,我今天不是来黑C++的。

这固然是C++的悲剧,不过也是所有语言的悲剧。


如果去看历史,去看看一个个语言的发展,我们会发现一个规律:

语言/语言家族的发展,是不停的扩大,直到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而倒下为止。


让我们跳到1958。

ALGOL。

只要大家说计算机历史,就一定要说ALGOL。

因为这可以说是一切的开端。也是一门伟大的语言。

做Algol相关的work的图灵奖得主,足足有6个:John Backus,Alan Perlis,Peter Naur,John McCarthy,Edsger W. Dijkstra,Tony Hoare。还有无冕之王,Peter Landin跟John Reynold。

但是,为何这么成功的语言,却默默无名?因为错在了下一步。

在1960后,ALGOL推出了ALGOL 58,ALGOL 60,还有各种方言后,大家开始慢慢懂该怎么设计语言,实现编译器了。BNF,Recursion,Continuation,Stack,都慢慢被大家发明发现,慢慢熟悉。大家也开始发现了ALGOL 60没做好跟没有做的东西。

于是,1962起,大家开始发明一门新的,叫ALGOL X的语言,旨在把这些问题修好。从1962起讨论,一直到1965,变成一个draft。高兴的ALGOL厨把这叫做ALGOL W,并且等着用了。一切就差一些小修小补了。

就跟物理学大厦就剩下两朵乌云一样。

快进半年。另外一个ALGOL W的draft被奉上。情况不容乐观。

本来说好的三个月,跳票成了半年不说,draft变得更厚更长,问题反而越来越多。于是说在等三个月,我们再修修。

明明说三月,三月后又三月,三月后又三月,都快一年了。

拖了9个月后,在1968年尾,一个叫ALGOL W的,连设计者也不爱的怪兽产生了。

自此,ALGOL被命运之轮碾过。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则知名得多。CPL。

这是1963,离悲剧还远得很,这时候大家都已自己是ALGOL方言为荣。

CPL就是一个ALGOL方言,旨在做更底层的ALGOL。

语言的设计也不算很复杂,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为啥,编译器死活写不出来。

于是,1967,有人在想,为何我们不把CPL简化点?这样就能做出编译器来了。

然后就出现了BCPL。同年,BCPL的编译器也被实现了。

两年后,为了把BCPL放上微型机,再次简化,出现了B。

同时间,B的一些问题被发现,效率也不够高,于是一个差不多的语言开始被设计,C。

而在C设计过程中,1970年,CPL的编译器终于面世。

命运之轮碾压过ALGOL,再碾压过CPL,碾压一次不够再碾压一次,BCPL,最后出了B,然后造就了C。最大赢家。

之后的,就是历史。


不过,这不是结束。也不是结束的开始。顶多是开始的结束。

还记得最开头的C++吗?没错,命运之轮怎么会放过C。

在C++后,为了简化,出现了JAVA,旨在消除C++的各种复杂性-比如不区分unsigned啊,自动管理内存啊,只有Class啊-只不过,到了最后,还是照样该变大变大。自动管理内存的确比手动简单,但是JVM确变成一个怪兽。就连unsigned这种小东西,也回到语言中了。屠龙的勇士,必成恶龙。

另外一边,PERL崩溃之后诞生的Python也一样,,不知道怎么的,就加入了optional static typing。。。说好的only one way呢?Simplicity呢?


专门搞PL的人别偷笑,Scala就不说了,Haskell也一样,GHC无比复杂,连RecursiveDo都能水一篇170页的Paper,有一个minimal core,也不能解决这问题。也别以为Macro能解决问题-R6RS总共有187页,其中,有90页是语言定义。被称为怪兽的ALGOL W也就265页,实在差不了多少。ALGOL 60呢?17页。ALGOL 58则只有15页。不过R7RS倒是还行,只有77页。当然,这是以丢掉向后兼容性为代价的。


有没有语言试图挑战这命运之轮?

有。Scheme,Python,都壮士断腕,丢掉了向后兼容性。自己不丢,别人就会给你丢。

Go也算是,Rob Pike活了60年,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尤其是Google的Build Server再也撑不起他们的C++,当然知道复杂度乃洪水猛兽-要不然为啥死撑不肯加generic。

不过这几个付出的代价不少-不是兼容性就是限制自己发展。对于语言设计者来说,这是个绕不开的问题。


回到最初。为什么C++的concept module老是跳票,总共跳了9年?

还记得ALGOL W有多少页吗?265。至于C++17,1600多。6个ALGOL W,100个ALGOL 58。能让人大呼卧槽的数字。Java标准700页,加上JVM,也有1300页。


于是隔几天,我跟朋友吃饭的时候提起,卧槽,现在的编程语言复杂度都变成鬼了,100个ALGOL。这么复杂,怎么设计怎么写编译器。

我那在nvidia实习的朋友听了,不以为然的说了声,哦。直到我过了半年,上了门计算机架构的课,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被震惊到。


其实PL的复杂度爆炸还算好的了。

编辑于 2018-04-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