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霸主的野心...还在?

我很难想象到这一次发售 Yeezy 500 会沦落到那么难堪的局面。发售时,美国官网卖了两个小时还没卖完,StockX 的二级市场价钱接近中国官方售价,半年前的 Yeezy Boost 350 发售,一发售就售罄的状况,好像离我们很远了。

阿迪今年声势上的疲态经已众人皆知,近期所推出的重点鞋款可以说根本挑不起消费群众的购买欲,阿迪也不是没有用上自己的宣传来强推,就屡试屡验证了,阿迪本身靠着自己的能力,根本达不到 Yeezy 的热度,之前的 NMD, 就真的只是一个特例。


说到最后,阿迪还是要用上 Yeezy 来攻打市场。


阿迪这一次的司马昭之心,全部人基本上都猜得到,沉默了那么一段时期,近来又被对方耐克压得无声无气似的,难得隔了那么多个月,终于等来了一次阿迪店铺官方发售,无论如何怎样都要吐气扬眉一下。所以就有了,“先到先得”,“聚集人群”,“通宵达旦排队”,这几种搞声势的销售方法。

其实我曾经害怕过阿迪这么一搞,又会有几宗不愉快的事件发生,后来证明,我确实是多虑了,阿迪就这次发售,已经用上了很多额外的人手调配,让整件发售流程得以安全进行。阿迪确实很看重这一次发售,就不介意投入更多的资源,来换取难得一次的市场发售焦点。

我很难想象到阿迪和坎爷商讨这一次的发售对话,会是怎样的一个状况,让我意淫一下…


阿迪 : “哥,我们和你没做配合 3 个月了,这一次,让我有些量搞一搞吧,好吗?”
坎爷 : “上个月不是有一双 Powerphase 吗?”
阿迪 :“ 那双鞋子,有多好你知道我知道啊,我需要搞一搞,拿回些面子啊~”
坎爷 : “我真不想做第一名了,我对这个事情没有兴趣呢,我在烦着我的哥儿们去了 Louis Vuitton 呢~”
阿迪 :“就当我求你吧,就一次,米色的 Yeezy 500,给我敢敢搞一次,就一次。”
坎爷 :“好吧,就一次,钱照付就行。”


阿迪会不会像我写的那么低姿态,我不知道,可是坎爷确实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了


其实凑巧地在同一时间,坎爷也发布了他和室内建筑设计师 Axel Vervoordt 的访问,文章内也提到了,坎爷并不再想争第一名,他想要化为“水”,我把它解读为他想要变成了一种悠然自得的状况来搞这一个 Yeezy,不受时间的限制。他也说,他希望有Yeezy 是一个没有时间性质的品牌,就不需要纠结于过季不过季,以下是原话,

"This is very spiritual, what you're saying. At Adidas, I have Yeezy, but it's a namesake brand. It's my nickname. We do these sneakers that sell out and we get, "Oh, this is the number one brand on Women's Wear Daily." And I don't wish to be number one anymore, I wish to be water. I wish to be closer to UNICEF or something where I can take the information that I have and help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not to just shove it into a brand."

"你说的就是精神层面了。在阿迪,不错,我有 Yeezy ,但这仅仅是个名号,更像是我的一个昵称。无数的鞋子生产出来,卖给消费者,我们得到的呢?可能也只是听到 ‘啊,Yeezy 位居女子日穿球鞋榜首!’ 个人而言,已经无欲争首了,更想要学习水的姿态,流向儿童基金会(UNICEF), 流向一切需要帮助人的身边,而不仅仅是埋头将一切一股脑地塞进某个品牌中。" (谢谢 @DWUnik 的翻译)


我的解读是,他要把 Yeezy 扩展到一个文化,不再只是一个品牌,其实现在我确实有感受到这一个状态, 现在的 Yeezy 已经没有了像以前那么地带着攻击性,势要争市场第一名的感觉,现在的 Yeezy 也比较随性,不像当初一季能够发售几款鞋子的 Yeezy 了,现在 Yeezy 已经变成了几个月才来搞一次,坎爷在访问说出来的东西,确实如此,很现实也很贴切。坎爷不在纠结于第一名,却对着 Virgil Abloh 去了 Louis Vuitton 心烦。他只说出来对此事困扰在脑中徘徊不去,可是却没说明立场。倒是他的设计师透露了些信息。他说:


"We have to accept it like a samurai. Then nothing can hurt you. Acceptance is a learning process." "我们需要向日本武士一样虚心承认,那就什么都撼动不到你,虚心接受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的解读是,坎爷承认了 Virgil Abloh 确实超越他了,让他不能也不在纠结于第一名,而同时间也把自己的 Yeezy 方向转移,不在只归类于某品牌,或某时尚的范围。我甚至认为,他可能真的想我刚才说的,对着时尚或者球鞋,坎爷已经玩过了,不再对此有兴趣了。

坎爷在访问中也再说了,

"I feel like Stephen Hawking. He changed his ideas and his theories all the time." " 我觉得我好像霍金,他一直改变他的想法和他的理论。"

这么一说, 更确定了现在的 Yeezy,其实已经不一样的方式而存在了。当目前还想着力争上游的阿迪,碰上了这一种状态的坎爷,应该会觉得不知所措吧,如果要像往常一样,再依靠着 Yeezy 帮助自己继续前行,这个恐怕已经变成了不太容易处理的情况了。阿迪会向 Drake 伸出橄榄枝,是不是这事情的解决方案之一? 我们拭目以待。


衍生阅读:

  1. "The Future Is Here": A Design Conversation With Kanye West
  2. Kanye West Has Returned To Bless Us All With New Teachings

编辑于 2018-04-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