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处理概念厂在路上

污水处理概念厂在路上

今天(4月17日)上午,第一座污水处理概念厂在宜兴奠基了,从2014年年初六位专家正式提出概念厂理念,到科学上争论,技术上研讨,再到如今工程上实践,4年过去了。如果要算上2013年9月的初次会议,已经5年了。

一个命题的诞生

概念厂命题的诞生源于曲久辉、王凯军、王洪臣、余刚、俞汉青、柯兵六位专家。

六位专家志同道合,共同组成概念厂专委会,他们各自都是业内翘楚,共同谋事当然也非泛泛。

这是一批有梦想和使命感的人,他们共同署名发表的首篇文章《建设面向未来的中国污水处理概念厂》中提到“每个行业都难以跨越历史,污水处理行业高速取得的巨大成就之下也同样隐存着短视、粗放乃至劣质。面向未来,我们必须进行反思。”

作为秘书处配合概念厂专家委员会工作的是江苏宜兴环保产业研究院。时任院长许国栋,是中持环保的董事长。秘书处的另一些工作者包括:谢琤琤、王志新、陈珺、高嵩,以及当时在中持工作的我。还有陈湘静,也参与了一些相关工作。

专委会专家之间经过无数次沟通,从思想的朦胧状态一路走来,这些智慧的大脑,共同创造出一粒种子——“中国城市污水处理概念厂”,他们一起决定这种子该以何种面貌问世、该以何种方式生长。秘书处则一直在推动和组织相关的工作。

从经济发展方面看,跟发达国家比,中国是新晋追赶型国家,环境技术方面也一样。

当我们从一穷二白状态开始助跑起飞时,距离发达国家的距离最远,但是差距如此大,意味着我们至少还有很充裕的后发优势,所谓学习型红利,所谓“干中学”,借鉴发达国家的环境技术和管理经验以超常规地提升自己的发展水平。

第一次概念厂会议上曲久辉院士说,“我们从事这个行当很多年,但是始终没有做出中国人比较领先的东西。希望这一次做的事情,是中国率先做的。”专家们判断,低水平的追赶阶段过去后,在中国巨大的水处理市场上,应该产生出领先的技术和模式了。像美国的21世纪水厂和新加坡的NEWater那样,为世界先,并带动一地、一国成为水处理技术中心。

NEWater(新生水)是新加坡人发明的词,新含义:营养(Nutrient)、能源(Energy)、水资源(Water)。新生水的诞生,使新加坡在污水治理领域走在世界前列,成为国际水业界公认的以科技创新解决水资源困境的成功实践者,也使新加坡在水资源开发方面不仅能做到自给自足,而且也有可能成为水资源输出国。

12年前,我曾经参加过西门子水处理招待会,参观了新加坡的新生水厂,并得到一瓶“新生水”。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西门子水处理部门的高管——一名德国人,当众打开一瓶喝了一口,但在场的记者只有少数几个人有这个勇气。那个瓶子里的水,和普通的瓶装水看上去一模一样,据说用当时最先进的仪器分析,也和饮用水一样。

我清楚记得这个事。很多年后,具体来说,就是上周,许总也提到,他也有过一瓶这样的水。未必一定要喝,但是这瓶水留给人的印象是难以磨灭的。一生中你可能喝过很多瓶水,但你没喝的这一瓶让你永远记得。

专委会专家们的演讲、文章中也屡次提到NEWater。有和概念厂类比的意思,但也有很多不同。我觉得相同的一点是,都有一种力争引领未来的气质。

概念厂提出了污水处理四个新的目标,又叫四个追求,分别为:水质可持续、能源回收、资源循环、环境友好。“概念厂将是一座集科研、示范、教育、生态体验于一体,污水处理设施将从社会‘负资产’转变为‘正资产’。专家们说。再进一步的话,基于概念厂,衍生出城市生态综合体,它是城市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再只是一个废水处理终端。

奇怪的组织:老文青们和小文青们

2013和2014年,概念厂多次活动,包括国内的研讨,国外的考察,外国专家到中国的深入交流等。我有幸跟着许总参加了国内的历次活动,还有高嵩,我们俩算是比较年轻的服务概念厂事业的人。高嵩现在担任院长的江苏(宜兴)环保产业研究院后来还协助专家们做过面向高校学生的概念设计大赛。

概念厂国内的活动,基本上六位专家都会出席。这些活动和会议不是政府主导的、偏形式主义的会,是务实的。

概念厂六专家(2014年) 摄影:高嵩

这些专家之间非常熟稔,现在,他们为了一件“好玩”、“有意义”的事坐在一起。在发言时,他们是喜悦的,充满感情地描述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以及十余年来相关的思考。基本的共识之下,对技术、对运作方式等,他们常常直言不讳地争论。正如王洪臣老师所说,推进概念厂的过程中,大家常常“掐”,不掐才不正常呢。

曲院士认为这是一种新的组织形态,“我们脱离各自工作单位的背景来探讨,就是一种新机制,摆脱现有的框框,通过头脑风暴,在学术上确定目标,在这种框架下来做事情,本身对业界也有意义。”“要通过做这个事情,不断出成果,形成学派,对业界产生积极的影响。”

事实上,“城市污水处理概念厂”固然是一个污水处理行业的崭新思路,这种集合专家讨论、工作的机制本身也已足够新颖,和以往的做课题、做项目、产学研合作等形式大不一样,没有完全现成的东西可以遵循,所能做的只有参考、改造、利用。正式基于此,曲院士还带着大家一起制定了章程,每一位专家都签字确认。

许总对这种工作形式的描述是,一帮老文青,带着小文青。还记得每年元旦,曲院士都要做一首词庆贺新年,发到专委会微信群里,果真不负文青之名。

相信人们追求进步的力量

很高兴看到新的进展。科学家们的设想,将首先由中持和宜兴市合作来实现。这个“首座”,它对未来污水处理厂可能性的探索,它对生态、环境研究方面的价值,它的产业意义、社会意义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国家到目前为止已经建设了大量的污水处理厂,有很大的成就,但这肯定不是说污水处理事业就到了终点。思考和探索,为生态、环境事业贡献更大价值,是接下来要做的事。

进步是从某一个状态演变到另外一个状态,并且后来的那个状态比原来那个状态在某一个意义上是更好,概念厂提出的四个追求,显然要比现有状态要更好,所以这展示出一种追求进步的力量。

不管水处理行业或者环境产业已经如何繁荣昌盛,行业里的人无法放弃“进步”这个概念,因为人类的本性就不能接受没有进步这回事,这也是四年前概念厂命题提出后即获得很大反响的原因。

NEWater是国家战略,概念厂目前还是科学家们和企业家们在推进。对于新事物,对于未知,大家的理解可能是不同的,但现在有了先行者,会不会对其他有志于创新、追求进步的力量产生正面影响,从而促成第二座、第三座概念厂的实现呢?或者是促进环境领域其他方面的发展?

在我看来,概念厂的重大价值就在于它的问题意识与思考方向。

我相信人类有进步,相信水处理行业也要追求进步,而且一定能够进步。这想法并不是意愿或者选择问题,而是人类一切挣扎努力的预设。

满怀期待,并希望概念厂引发更多的思考和探索。期待概念厂以及围绕它开展的工作,为生态、环境事业贡献更大价值。

宜兴污水处理概念厂奠基仪式
宜兴污水处理概念厂奠基仪式
宜兴污水处理概念厂奠基仪式,曲久辉院士发言
宜兴污水处理概念厂奠基仪式,许国栋董事长发言

(the end)

编辑于 2018-04-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古人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靠积德、五读书。 大约说明了改变命运的五种方式,其中排名一二的命和运几乎被先天注定,无从改变。而排名四五的积德和读书,即是做好事和多学习,需要我们后天养成习惯。唯有排名居中,承上启下的风水,翻译成白话,其实就是我们生存的外部环境,亦可为我们塑造。 辛辣的讽刺,今天的山河饱受毒害,土壤满是伤痕,关心风水,关心环境,就是关心人类自身的命运和未来。 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会像海子一样: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关心粮食和蔬菜,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