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Stage One:游戏研究,从“我”做起

Back to Stage One:游戏研究,从“我”做起

最近一段时间,针对游戏研究究竟能做什么,而我又没做什么,我进行了一些痛切的反思。

自07年以来,我投入游戏研究,已有十一年。这十一年中虽然包括早期艰难探索而少有收获的五六年,沉迷于各种游戏化设计的五六年,但在把游戏研究融入传统学科、寻找恰当的对话方式这一点上,我确实投入了不少心力。在游戏研究方面,我开了游戏研究和游戏化的研究生课程、组织了促进产业与学界、国内与国外对话的国际会议,参与组建了chinese digra和游戏与社会影响协会,也积极与研究游戏的国际国内同僚互动;我设计了能造成影响的游戏化产品,教育、管理、医疗等等各种方面尝试着发扬游戏的积极社会影响;我接受各大报纸的采访,宣扬游戏作为一种媒介的积极社会作用的潜力,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回应家长、政府部门、开发者和社会各方提出的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的建议。在出国前,我觉得自己已经做了我能做的和应该做的,甚至有些超出我能力或职责范围的事情也做了—比如始料未及的与独立开发者们的种种精彩联系与交互。

但是回国后,我不这么确定了。

最近的一些事情以及一些采访,让我意识到,虽然我觉得自己挺努力的了,但我确实不可原谅地漏掉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比如更加重视“什么是游戏研究,为什么我们应该研究游戏”的科普。

这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第一次组织游戏研究的国际会议之前,一家游戏媒体的编辑就曾经问过我。而过去几年间,一同探索游戏研究在中国的可行性及边界的许多学界、媒体、开发者小伙伴们都曾经问过。这其实是个会影响大众对游戏,对游戏研究认知的重要问题,能够极大地提升社会的平均游戏素养,然而我却没有能够给出大家满意的答案。我总觉得,我的学养不足够就这种基础问题给出答案—基础的问题才是最难回答的问题—总有人能够比我答得好,答得贴切,答得清楚明白。

然而最近我觉得,虽然我仍然没有能力或者资格就这个问题给出标准答案,但我至少可以把它山之玉搬过来。

我在很多演讲中都说过,中国的游戏研究需要尊重知识产生的机理,尊重历史,尊重西方学者在同一个问题上的早期探索,而不是自立为王,一下子靠自己创造出一整个宇宙来。

但是我很惭愧的是,我只将这种认识落实在了自己的课程和研究中,却没有做什么工作增进大家对于游戏研究这个问题的认识。在“行胜于言”上,我做得不够;我确实应该做更多的基础工作,让大家能够有一个讨论的基础。indienova所做的国内外开设游戏设计的专业状况的系列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行胜于言”的建立基础的开始。我觉得,在大家都心浮气躁的当下,像这样的工作,才是我们应当切实开展的:游戏研究想要在中国有发展,最重要的一步,是先做好基础的教育工作,帮助大家把共识建立起来

我没有能力做媒体的专业采访,但我是一个有经验的译者,也是一个探索中的学人,我想翻译一些我们目前关心的游戏研究的问题的西方经典,还是可以的。

我想先从自己起,编译一些游戏研究的重要科普性文章和书籍评介发在专栏。之前我也曾做过游戏研究的书单发在澎湃,在豆瓣还有不断更新,但光有书单似乎还不够,一定程度的导引仍然是必要的。我打算以大概每周一篇的速度,在专栏翻译我认为有价值的文章,聊聊最近看过的有意思的游戏研究的专著(不一定是新书),介绍一些游戏研究的出色学者/学人及他们的研究,分析及分享一些游戏化相关的实践,并且针对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组织一些线下的读书会或讨论会,邀请一些游戏研究的国内外学者来更好地参与。

文章的体例我还在考虑,但很可能会和之前我与何威老师共同翻译的那篇网瘾文章一样,先有一个比较容易懂的导语,后附译文及原文链接。但学术文章大多艰涩,雅是不用想的了,如何在信与达间做好权衡,我还在考虑。如果不全文翻译,直接总结和概括文章大意,并后附原文的话,是否对于读者的理解更加友好?这也是一种选项。如果还有其他想看到的方式,也欢迎大家留言。文章的选择当然会受到我个人偏好的影响,也欢迎各位在评论区分享观点、提出建议和意见—更加欢迎各位的参与和投稿。

我选出了几篇想要翻译过来,应该会对大家认识游戏研究有帮助的文章,第一篇翻译就会从这其中选出。

  • wikipedia的game studies条目
  • 《An Introduction to Game Studies》的导论
  • Ian Bogost “Videogames are a mess" 或“"Game Studies, Year Fifteen"及其他同主题文章中的一篇
  • Dmitri WilliamsWhy Game Studies Now?

我作为译者和作者的稿费标准都很高,但是专栏这个科普系列的文章,我会免费写。除非原文版权所限,否则大多数文章都遵循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License,可不受限制地在任何媒体上出于非商业的目的来使用、分发、复制,但要提供原文和译文的作者信息和来源信息。我明白付费了的知识会令读者更重视这些文章,但为了游戏研究这样前途长远但路途艰辛的领域,一点点奉献的精神是必要的。希望屏幕前的你们在阅读和转发这些文章的时候,能够尊重一个译者和学人的心血,附上出处;也希望你们在评论时,能稍微建设性一些,少谈些主义,多谈些问题;少发泄情绪,多尊重彼此;在妄下定论之前,先把你要攻击的文字多读几遍,看看你所攻击的,是否真是人所遗漏的,还是不过就是另一个,由于误解和误读立起来的稻草人。

一个领域的创建与发展,需要的不仅是高屋建瓴的观点,也不仅是开拓者的心力和精力,而更加需要一个可以容纳讨论,使核心议题能持续得到交流与发展的场地,来让这一切得以发生。

游戏研究需要一片游戏场。

大软、电软这样的游戏纸媒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曾经是中国游戏研究萌芽的游戏场,但他们无以为继了;国内由于网瘾及关于游戏的偏差性认识,导致可以聚拢地刊登游戏研究的期刊长期缺席。没有固定的讨论场域,意味着学术成果也好,业界心得,开发者经验也好,都难以积累起来发挥作用。而在游戏的问题上,我们又有如此多文化偏见与短视造就的糟粕与杂音,使我们无法中性地正视游戏,更不用提积极地看待它的影响;而前人进行过的探索,无论成功或者失败,我们也许都不知道。这种无知造就的偏狭与自大,以及奠定于此的鄙视链,才是对于游戏研究或者游戏业界的长远发展影响最恶劣的毒瘤。

愿我翻译的这些文章,能够成为在瓦砾中清出一小块空地的开始。也希望对这个事业感兴趣的朋友,能够各尽所能,一同奋进。


p.s.我弄了个“游戏研究中文wiki”的维基站作为目前各位愿意参与翻译的小伙伴的工作平台,目前开放共同翻译的是英文维基翻译的这一篇,我已经完成了前几段,权当抛砖引玉。感兴趣的小伙伴请移步

http://zh.gamestudies.wikia.com/wiki/游戏研究中文站_Wikizh.gamestudies.wikia.com

这个站是一个大家共同建设领域知识的实验与尝试,欢迎各位多提意见,共同建设。


(题图来自aap.cornell.edu/news-ev

编辑于 2018-04-2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