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言微影
首发于薄言微影
百看不厌-电影情节的音乐性

百看不厌-电影情节的音乐性


有没有让你可以一看再看,乃至看无穷遍的电影?我反正是有的。问题来了如果一部电影只是讲了一个故事,那么是什么让人在知道了全部情节之后,再去重头再看一遍呢?

当然电影的艺术魅力不仅限于情节,可是我们仍然可以列出一堆百看不厌以情节取胜的娱乐片,我的名单中,就有 骇客帝国(The Matrix),虎胆龙威( Die hard 1 & 3), 魔鬼代言人(Devil’s advocate),Bad Boys 1等等。

不由联想到音乐也是一种可以反复欣赏的艺术。如果用音乐的特性来套用在电影情节的安排上会是什么样的呢?

1. 节奏和对比

音乐中充满了对比,快与慢,强与弱,和谐与冲突,矛盾与解决。如果用在情节安排上,则似可理解为要有张有弛,高潮要有铺垫。安排是艺术,要注意整体性,不能太长时间的沉闷,也不能太长时间地或者是无节奏地安排高潮。

那种上来就安排的高潮是为了先声夺人,抓住观众, 不过编剧同时也挑战了自己——因为后面要更精彩才行,不然就是“虎头蛇尾”。个人认为一个例子就是 Skyfall(007:大破天幕杀机),前三分之二部分情节的转折起伏令人炫目,使“史上最好的邦德电影”的讨论绝非虚谈;可是后三分之一呢?唉,戏法实在太难变了,就算最后的弹雨加轰炸的大破坏不算“蛇尾”,但整部片子的基调彻底变了。

当然成功地“一浪高过一浪”直到最后的完美之作也有不少,比如Die hard 3(虎胆龙威三)。

2. 精致对称的结构

音乐的结构里绝无冗余,每一个音符都有其功能,一部电影一百多分钟,每浪费一秒钟都对不起观众的注意力。编剧安排任何刻意的细节都应该有其意图,“不了了之”的交待会被细心的观众发现,削弱电影的魅力。

作为题外话,其实在现在的电影工业化的制作模式下,相当多的制作环节是不确定和不可逆的,很多“大片”都免不了留一些技术和情节逻辑上的“漏洞”。只要在网上搜搜就知道了。


3. 解决——最终的平衡,矛盾的解决

音乐放到中间戛然而止 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因为没有“解决”(不和谐到和谐)。情节电影的结局也要恰当地收场,尤其是娱乐性质的电影。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动作片中正面一号和恶人一号对决的结局,必须在最后,必须要非同小可,必须要险过剃头,最后正面一号以一根头发丝的优势(或纯属运气)成就了恶人一号的“壮丽”灭亡。

不过有常例就有特例,有些作品特意安排了不干净的收尾。比如 Devil’s advocate (魔鬼代言人), 和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沉默的羔羊)。只要电影好,观众也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如果成功,则独树一帜令人更难忘,有时还能让观众走出影院时在现实生活中产生联想。

4. 大逆转

为什么许多部几近完美的情节片喜欢在大结局前再来一个转折?这个转折有时是大逆转,而且有时不止一个,大转折后再跟一个小转折。

我想这就是情节的音乐性,正如经典的音乐进行在最后回到平正的主和弦之前,前一个和声往往是最尖锐,最不平衡的。

有矛盾才有解决,正如以一落千丈的急流来衬托入海时的平静舒缓。这种结局前的音乐性的对比所带来的魅力是如此难以抗拒,剧作家有时竟然不惜牺牲情节的逻辑性和可信度。

不过,与此同时,这个魅力也让观众变得宽容,不去细究了。

例子1:《骇客帝国1》MATRIX

笔者最欣赏的片子之一。整部电影情节严密,丝丝入扣,接近尾声,高潮迭起。NEO在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后,跑向电话机,马上要脱险,一声枪响,被特工SMITH所射一颗子弹穿过胸膛。这一瞬间时间静止了,他低下头,难以置信地看看伤口。继而枪声连续,他几乎被打成马蜂窝。

这时影院内的观众只怕人人都屏住呼吸,我记得自己的心跳都大概停了。编剧Wachowski 姐妹就是为了这样的戏剧效果而不计后果地挑战自己。

电影快结束了,NEO必须复活,女主角TRINITY 在他耳边倾诉,深情一吻,他复活了!接下来以神一般的力量对敌人进行摧枯拉朽般的打击。这一发展的可信度和逻辑性显然是部电影最薄弱的,可是谁在乎呢?NEO复活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例子2:《骇客帝国2》MATRIX: RELOADED

近结尾时,笼罩整部电影的不祥预言终于实现:这回是女主人公TRINITY伤重不治停止了呼吸。编剧故伎重演,让NEO拒绝接受现实,倾诉,深吻加上从身体里取出子弹,这时音乐大响,TRINITY也复活了!她还说了句俏皮话:“我们这回扯平了。”

几乎是拷贝上一部,不但牵强,连新意都没有。可是还是那句话:谁在乎呢?为了终局的悬念之美,真实性,逻辑性两者皆可抛!

例子3:《虎胆龙威1》DIE HARD

这里最后的转折用的是好莱坞常用的一招:在最后关头,大恶人在稳占上风后突然出现宋襄公式的仁慈,大约有两类:一类是觉得寂寞了,非要倾诉一翻;二类是好象面对美食,舍不得下口,百般拖延。于是结果只有一种:主人公寻机反败为胜,将恶人壮丽地消灭,这一瞬间大恶人的表情多种多样,比如吃惊,认命等等,就是没有后悔。

在电影结尾,主人公John在妻子作为人质的情况下,听话将枪扔掉,抱头跪下。匪首乐了:你们美国人就是这样,牛仔片看多了。举枪要射,John也大乐,笑得如此开心,匪徒们先是纳闷,接着都被感染了,跟着咧开嘴。这时John抽出后背上胶带粘的一把手枪,啪啪两个点射,结果你知道了。

可信吗?没人去追究。大笑声中生死逆转,转折的魅力不可否认,想来仍算是编剧的得意之笔。

发布于 2018-04-2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